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

自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截止发稿前,全球已有数百例患者确诊感染此病毒,世卫组织将此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随着事件的发展,《瘟疫公司》这款游戏的讨论也越发增多,游戏还于近日登顶了国区 iOS 商店收费榜。
借此机会,笔者也想和各位谈谈这款游戏背后的真实性、为何一款目标是消灭全人类的游戏受到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赞扬、游戏带给我们的启迪和思考。除此之外,笔者还想聊聊本次事件的起源,并结合游戏谈谈我们面对大型流行疾患能做什么。

真实性

在游戏的商店页面,开发者就明确的谈到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他们的赞扬,而这背后的重要原因正是游戏成功的引起了公众对疾病暴发和病毒传播的认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表示,“游戏创造了一个引人入胜的世界,使公众参与到严肃的公共卫生话题中。”[1]
实际上,《瘟疫公司》中让人印象深刻的传播途径、感染周期(infection cycle)以及滚雪球的传播速度都是基于现实而演绎,这也是为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邀请开发者去展示他们的传染病模型的原因[2]。
当然,《瘟疫公司》也少不了向游戏性妥协的地方。作为一款毁灭全人类的游戏,包括突变、防护措施、人类反应等因素都与现实中不同。不过,开发者也没有想让游戏成为严肃准确的模拟器,而是通过简单的玩法让玩家对相应概念有所知晓,但玩法也难免让人产生一些错误的认知,其中最著名的正是下面的:

“先传染再点致死”

实际上,病毒和宿主的共生才是双赢,这也是为何一般来说“致死性”较低的病毒传播人数更为广泛的原因。在适者生存的基础下,死亡率较高的病毒更容易因为宿主死亡而一同消失,死亡率低的病毒则有更多机会存活下来[3]。的确,病毒复制很容易出错,因此很容易突变,但一般来说突变后死亡率遍低的病毒会更有优势。更重要的是,不可能全世界病毒突然一下子同步突变。
如果从毁灭人类的角度来说,“先传染再点致死”的确是个可行的想法。然而,病毒并没有这样的邪恶动机。正如大自然的所有物种一样,生存才是第一要务,病毒也不例外[4]。话虽如此,不知道各位读者朋友是否想过,历史上的欧洲殖民者给印第安人带来了致命的天花、麻疹等疾病,为何他们没有感染印第安人的致命病毒呢?
究其原因,城市的人口密集以及四通八达的交通让致死率较高的病毒可以不断的繁衍传播给更多人,源源不断的人群确保了致命病毒不会消失。相对而言,致命病毒在感染并杀死了当时封闭和闭塞的印第安人聚落后就无处可走,最后自然消失[5]。
正因如此,如果不加措施,大城市可能会引发很多死亡案例,并让致命病毒得以不断的发展宿主来存活下来,这也值得我们的注意[6][7][8]。(幸运的是,正如游戏中的难度设定一样,我们已经知道了检测和隔离的重要性)。

免疫系统

另一点《瘟疫公司》可能造成误导的是所谓解药。现实中,人体的免疫系统实际上才是抗击病毒的关键。经历了数千年的锤炼,人体的免疫系统可以说是相当的精细、合理、科学。从识别到防御,从战斗到抗体;每天,史诗般的战斗都在我们的身体中上演。
免疫系统与病毒的战斗,在此可查看完整纪录片
体液免疫组成了组成了身体的第一道防线。而当病毒入侵成功后, 淋巴细胞、吞噬细胞、白细胞、自然杀伤细胞、抗原传递细胞等等又挺身而出,与病毒近距离交火作战,身体的细胞更是做出了崇高牺牲,而我们的研究也正是如何配合免疫系统。

疫苗

作为人类抗击病毒的大杀器,疫苗可以说是至关重要,而其背后原理则是通过注射保留免疫反应性但没有或很低危害的病毒,让免疫系统了解并产生抗体。常见的疫苗方式包括灭活(完全无效化的病毒)、 减毒活(轻微反应)以及基因重组。
话虽如此,针对新疾病并无现有可用疫苗。开发一新疫苗可能需要若干年时间,其背后也和需要从小鼠到猴子再到人类的安全性检测有关系。在研发疫苗之前,医疗人员除了各种方法控制和缓解症状之外,能做的也只有隔离患者,让免疫系统加油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开发者接受了玩家的请愿,并为游戏添加了“超级简单模式”。而这一模式的最大不同正是世界都相信了并接受了反疫苗运动。在西方,有些阴谋论者认为疫苗是政府的阴谋产物,并且甚至有拒绝为子女接种疫苗而导致其死亡的案例。

野生动物的风险

这里笔者不得不提到一个事实,那就是非典的来源是野生动物。同样的,专家更是怀疑本次病毒的爆发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有关[9]。无需多言,进食野生动物、尤其是人工养殖和储存野生动物有极大的风险。
且不论本次事件的起源,这些野生动物的身上可能携带数百种人畜共患疾病,而新的疾病可能也通过这种渠道传染到人类的身上。即使自认不会抽到全新疾病,那么进食未经检疫可能携带狂犬病、结核、甲肝等的“野味”就好到哪里去了吗?笔者认为,这种行为,不仅是对自己不负责,更是对社会乃至我们所有人的不负责

社会认知

说了这么多,笔者也要强调一点,盲目的恐慌绝对是我们最不该做的。这不意味着不做相应的防护措施、不了解相应动态的盲目乐观。相反,正如福岛核事件时哄抢碘盐毫无帮助一样,恐慌和错误的认知才是我们的最大敌人。
我们唯一值得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难以名状、盲目冲动、毫无缘由的恐惧,可以使人们转退为进所需的努力全部丧失效力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在接受财新网时表示,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程度还没有非典那么高。目前,世界卫生组织也在密切关注新型冠状病毒,并表示目前分析仍为有限度的人传人,而非持续性的人传人。就目前来看,我们也无需过分恐慌。[10][11][12]

我们能做什么

除了避免过分恐慌之外,我们能做也应作的是保护好自身和家人。需要注意的是,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不正确的使用口罩实际上可能增加传播风险而不是减少风险。更要注意的是,仅有执行医用防护口罩(N95/KN95) 以及医用外科口罩【明确标明执行标准YY 0469-2011,并非“医用口罩”、“普通医用护理口罩”、“雾霾防护口罩”等】标准的口罩并配合下文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戴法才能达到防范的效果[13][14]:
  • 用口罩仔细遮盖嘴和鼻子并系牢,尽可能减少面部与口罩之间的空隙;
  • 在使用时,避免触摸口罩——在触摸用过的口罩后,例如为取下或清洗口罩,用肥皂和水或使用酒精洁手液洗手;
  • 在口罩受潮或沾染湿气后,换上新的清洁和干燥的口罩;
  • 不要重复使用一次性口罩,一次性口罩在每次使用后应丢弃并在除下后立即处置。
除了口罩之外,以下世卫组织表示以下建议一般性措施可能比戴口罩更重要[15]。
  • 与有症状者保持至少一米距离;
  • 避免触摸嘴和鼻子;
  • 使用香皂和水或酒精洁手液,经常保持手部卫生,尤其是在触摸嘴和鼻子以及可能感染的表面之后;
  • 尽可能减少与可能染病者的密切接触时间;
  • 尽可能减少在公共场合逗留的时间;
  • 尽可能频繁开窗,增进居住空间的空气流动。[16][17]

结语

正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所指出的,《瘟疫公司》是一种向公众传授疾病暴发和疾病传播的工具[18],笔者也推荐各位读者朋友尝试下这款游戏,参与到流行病学的探讨中。在撰写本文的过程中,笔者也查阅了包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卫生保健设施、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以及相应的专家观点及文献。如本文存在任何谬误,也请务必指教,在此感谢李昂的帮助。
最后,笔者在这里衷心祝愿各位读者朋友身体健康,也希望各位能和家人过个平安快乐的春节。
参考资料:







I
ytytytytytyt
ytytytytytyt

57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91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