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含剧透。
《荒野大镖客2》里,大家跟着达奇四处逃窜,营地所在的每一处都很有特色。而它们分别代表了西班牙、德国、英国、法国在美国土地上建立的社区,这从地名上也看得出来。地域文化特色有时表现得非常显著,任务中碰到的说英法德语言的NPC就是很明显的提示,但其他细节也许容易被不熟悉这些梗的玩家忽略。

德国移民

虽然游戏里西德法俱全,但只有德国人NPC不会说英语。这确实是当时德国移民群体的真实写照。德国移民特别封闭,真正融入美国社会是二十世纪的事情了,之前的德国人特别是德国新移民不会说英语很正常。
虽然那时候德国人不说英语,但德国人学起英语来拥有先天优势——德语和英语都是日耳曼语族西日耳曼语支的,比起拉丁语族的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意大利那些人来,德国人学英语那是驾轻就熟的事情。现在到德国,英语基本上畅通无阻,但你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试试?英语里很多单词跟法语是很像,但那主要是诺曼征服导致的法语外来词侵入,是面上的事情。
十九世纪时德国政局动荡,从拿破仑到俾斯麦,从1848革命到大量涌入的外国货,没有哪个能让人安生;四分五裂的德国,封建诸侯又对社会精英残酷打击,所以德国人怀揣着建设一个“新德国”的梦想,纷纷投奔西部开发中的美国。十九世纪末虽然移民大潮已经过去,但确实会有新的德国移民来到中西部。

法国人的圣丹尼斯

游戏地图是虚构的,但几乎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个西部世界,真正的西部是黑水镇以及黑水镇以西, 而游戏中似乎一直是在中部转悠。
亚瑟到了圣丹尼斯说从未想过会到那么东边的地方,而达奇后来也说他们没法再往东去了,再往东就进海里了。这可以有两个解释:游戏中的地图设计里,圣丹尼斯已经很东边了,而点子王因为没法继续往东,画饼画到了北上去纽约。
但结合真美国地图,也可以认为无法再往东并不是因为圣丹尼斯在美国国土的最东部,而是它位于中部一个靠东的突出角上。
圣丹尼斯的华人虽然很容易让人注意到,但其实这个城市里各色人等俱全,只不过非英语的台词很多时候没有字幕。其中法国人比起其他人明显是多得多得多得多,跟人打招呼的时候碰上法语(Monsieur,Bonjour,Santé)的概率我感觉都高过了英语。
圣丹尼斯的原型应该是法国人在密西西比河入海口建立的殖民城市新奥尔良,在路易斯安那州。但法国人当时在北美的殖民地范围比路易斯安那州大得多的多得多,不仅包括现在美国中部,还包括了加拿大魁北克大片地区。直到今天魁北克都是一个重要而大型的法语区,而新奥尔良仍然有个高大上的法国区。
新奥尔良的确实有过中国城,但现在已不复存在。游戏中我没有留意华人在建的是哪条铁路,按说1899年时美国的铁路应该都已经贯通了。不过游戏没必要完全忠于历史,还原历史从来不是游戏的使命,意思到了就行了。
圣丹尼斯很多很多梗,比如当地的宗教是天主教(毕竟法国人建的),而来到美国的英国殖民者都是清教徒,他们是美国宗教信仰的奠基人。英国来到北美的殖民者从一开始就与西班牙、葡萄牙那些一门心思来新大陆追寻发财梦的殖民者不一样,英国殖民者是宗教迫害的受害者,普遍来自社会中层,有不少人都受过很好的教育。
如果要把清教徒和天主教徒的故事展开说,那怕是一段非常漫长的历史。圣丹尼斯的小孩给亚瑟领路时也说到了天主教迫害清教徒的往事,法国画家查尔斯抱怨自己为啥跑到清教徒的国家来,达奇也说过天主教徒(和强奸犯)所在的圣丹尼斯是个奇异的所在,都可一窥天主教徒和清教徒彼此的看不对眼。
私酒的问题恐怕也可以和宗教结合起来看。亚瑟跟电椅教授说了,他身在圣丹尼斯还要找私酒未免太荒谬了,圣丹尼斯可是美国的合法饮酒之都。
当时美国的一些州已经开始陆续禁酒,但禁酒步调并不统一,直到1920年以宪法修正案通过了全美禁酒令。禁酒的一个因素是清教徒严苛的教律,而要说到最后哪里还能合法饮酒,圣丹尼斯确实会是酒鬼们的最后一方乐土,毕竟那地儿是个各色移民大熔炉,还是纵情享乐的天主教徒的地盘,不时兴新教。
不过,电椅的第一个“牺牲品”不在1899年,而是1890年。纽约的犯人威廉·凯姆勒杀死了自己的情妇,然后“荣幸”地成为电椅的第一个试验品。他确实没被一次性电死,而是受尽电椅的折磨而死。果然美好理想不是一蹴而就的。

南部风情

游戏第三章充满了南部风情,这种南部的风味除了种植园,还有内战余波。例如对亚瑟一行“北方佬”的称呼,还有这个身着南方军军服的残疾老兵。
老兵这身军服,这个袖章看着就是个军官。到如今的乞讨境地,也是南方军退伍军人悲惨命运的写照了。这或许也让我们更容易理解南北战争后“不法之徒”的一个重要来源——南方军“遗老遗少”。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就是杰西·詹姆斯,这个原本跟“北方佬”作对的南方游击队成员,在内战结束后成了著名劫匪,领导着臭名昭著的詹姆斯帮。并且和游戏里的达奇一伙一样,他遭遇平克顿侦探的追杀,最终他因巨额悬赏死于手下弟兄的暗枪。
在南部,那个种植园应该给玩家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它有没有现实基础呢?看这些现实中新奥尔良的种植园照片眼熟吗?眼熟就对了。
还是上一张游戏截图吧。

出现在法国人地盘的德国移民

地图上可以看到,游戏第三章代表了美国南部的那个罗兹镇(Rhodes),其实和圣丹尼斯一样,是在莱莫恩州(Lemoyne)。
Lemoyne 其实是法语的“僧侣”(le moine),也是一个法语姓氏。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莱莫恩州是法国移民建立的。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亚瑟第一次遇到那个德国移民家庭,就是在这个罗兹镇,为什么德国移民会出现在法国人的地盘?
个人认为这个安排不是巧合,也不是随随便便放的。
早期的德国人是跟随荷兰人来到美国,他们的身份是契约奴。荷兰到美国的航线主要从事的就是贩运契约奴的贸易,但在十九世纪初这种贸易就被禁止。由于荷兰人缺少与美国贸易的商品,到美洲的航运渐渐衰落。与此同时,法国人仍然与自己原属殖民地打得火热,其中最大的港口就是新奥尔良。德国人在法国港口乘船前往美国时,只能跟着法国人一起,先到新奥尔良落脚,然后再顺河北上,前往德国移民的城镇。
新奥尔良,刚才已经提到了,是游戏中圣丹尼斯的原型。
要说德国移民的领地在游戏中的代表,那当然就是新汉诺威(New Hanover)。除了新汉诺威这个州名本身,一些地方,例如“Van Horn”,“Annesburg”也都很德语。特别是“-burg”经常出现在德国的地名里,也就是看德国地名时动不动就冒出来的“xx堡”——比如人尽皆知的“汉堡”。
实际上,当亚瑟告别那对“希望英语能说得更好一点”的德国移民时,也正是身处这片领地。游戏这是告诉我们,这个曾经在罗兹镇附近受到亚瑟帮助的德国移民小家庭,已经顺利抵达了德国移民大家庭。

徽章与身份

徽章是当时美国有身份的人佩戴的东西。比如平克顿侦探和各种警察。
游戏里的1899年我们可以看到的警察,如果玩家们留意一下,会发现同为警察,称呼却不一样。
  • 在圣丹尼斯,他们是城市警察(Police);
  • 在南部乡下的,是执法官“警长”(Sheriff);
  • 劫火车时在城乡结合部来追我们的,是联邦法警(U.S.Marshall)。
要区分他们,就可以看他们佩戴的徽章。
至于联邦法警,现在确实是法警,负责的是和联邦法院有关的事务。但当时的西部,联邦法警是无政府地区的主要治安力量,很多西部亡命徒(outlaw)和“法律人”(lawman)的故事,都是枪手们在与联邦法警对掐。
在点子王不停在干“最后一票”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见到州警。
没有州警又怎么样?
1899年,我的亚瑟在圣丹尼斯接悬赏任务时问过(市警)警长:为啥你们不自己去抓人啊。警长回答说,他们负责的是城市的治安工作,而人家都在乡间活跃,他们没空抓。所以说,没有州警还是有点尴尬的。
州警什么时候出现的呢?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几年后,赏金任务中抓到的人就是送给州警的。
其现实基础是整个十九世纪美国的州立警察部门几乎不存在,二十世纪开始才陆续设立。这或许也可以看做文明和秩序到来的一个标志。而游戏中确实也注意到了这些细节。

平克顿侦探

在游戏中,平克顿侦探声称是效忠美国政府,在真实历史上不存在的。1899年时政府已经跟平克顿拜拜了,因为举国对平克顿侦探执法权来源的疑问,尤其平克顿侦探暴力执法激起的民愤,让政府不得不跟他们划清界限,标志性事件就是1893年《反平克顿法》的颁布。
平克顿侦探向亚瑟提出的交出达奇就饶过亚瑟,现在在中国刑法上叫做“重大立功表现”,是“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一个情节,但在中国不允许这样的交易,这个裁判权也是在法官手里。而美国的这种控辩双方的有名的“交易”,则是一套“辩诉交易”制度,对于被告人的定罪量刑,被告人和检察官可以商量着来。不过这个“交易”跟平克顿的这个提议(抹掉通缉)还是很不一样的。平克顿侦探其实也没有这个交易权限,不过游戏的设定里连范德林德帮一伙的通缉令都是平克顿发的,那么他们有权取消通缉貌似也说得过去(吧)。

历史与虚构

补充几个,抛砖引玉。
  • 要说与历史不符,3K党那个著名的焚烧十字架在当时也是不存在的。这应该是二十世纪初才引入的仪式。
  • 游戏开场就是一场暴雪,达奇一伙凭借这老天帮忙得以逃脱追捕。1899年确实发生过席卷全美的大暴雪,史称“1899大暴雪”。在游戏第五章里,当说到应该去温暖的地方休养生息时,我记得亚瑟说的是“佛罗里达”,可见在美国人心目中这是个温暖港湾。而1899大暴雪时的佛罗里达,是这个画风……
  • 除了刚才提到的法国人的莱莫恩州和德国人的新汉诺威州,游戏中另外几个州,西伊丽莎白代表英国,黑水镇以西则是西班牙人的地界,与墨西哥相邻。
  • 游戏开篇我们所在的 Ambarino 州虽然是西班牙语,但更让人瞩目的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和白人之间的冲突在游戏中已经不能算是“细节”上的表现了,倒是亚瑟撞见的白人针对印第安人猎杀野牛这个细节,也是真事。
  • 游戏里多处显示牛仔的地位不高。比如亚瑟送一个纽约客到草莓镇,人家称亚瑟为“牛仔”,还补了一句“无意冒犯”。亚瑟跟人比枪法,对方称亚瑟为“牛仔”前,还犹豫了一下。桩桩件件,可见“牛仔”在游戏里不是什么高大帅气的形象,而历史也确实如此。牛仔在当时只是看牛的,地位虽然比牧羊人高,但终究不是高大上的职业。在第三章里,亚瑟和约翰去偷羊时,对话里也能看出来。
游戏里还有大量的细节在还原一个西部世界。比如淘金客、女权运动、旧金山到上海的航线、美墨战争、大量的动植物(其实它们背后还有很多故事)等等,简直数不过来。感兴趣的玩家还可以体会一下“点子王”达奇从“西部买块地老婆孩子热炕头”,到“流亡大溪地欢乐农场主”,再到北上去纽约,这饼要吃到的难度等级是如何一步步上升的。

I
TombCrow
TombCrow

1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41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