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小岛秀夫的游戏一直有一个特点,它们当中总是会充满着各种真真假假的科学或玄学,有的时候不仔细分辨真的很难分辨孰是孰非,而小岛又有着把这一切都融入自己世界观的本领,所以诞生出来的作品便有了一种独特的科幻感。《死亡搁浅》作为全新的IP自然有更多可发挥的空间,里面跨越不同领域的信息数不胜数,其中就有一些看似很玄乎的设定,不过心人提到的那条“艾登堡鱼母”可是确有其事。
艾登堡鱼母在游戏中的出场并非那么正式,为了补充心人对死亡搁浅现象的猜想它才出现在档案当中。鲸鱼虽然名字里带个“鱼”字,可它们却是如假包换的哺乳类动物,留有脐带还可以理解,可这种艾登堡鱼母无论从体型上还是样貌上都像是条标准的鱼类,鱼在我们通常的印象里都是卵生的,怎么就有脐带了呢?
艾登堡鱼母 (Materpiscis attenboroughi) 这个名字比较奇怪哈,鱼母(并不是母鱼)代表了它的身份,而艾登堡却不是指它的发现地,是为了感谢BBC的著名主持人大卫·艾登堡所做出的贡献。这位先生光说名字可能大家还比较陌生,但如果你曾经看过BBC的自然科学纪录片,那你一定就见过人家老爷子。作为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艾登堡践行者用双脚去探索地球的原则,走在科学探索的最前沿,因此也被许多古生物学家所尊敬。艾登堡鱼母化石如此重要的发现他的名字命名正是因为他早在三十多年前的节目中就提到了这个化石发现点。
和中国的云贵,德国等地一样,西澳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总能发现一些改变物种进化时间线的化石,艾登堡鱼母的化石于2008年在澳大利亚西北部被发现,目前全世界这一种鱼类的化石只发现了这一块。艾登堡鱼母是属于盾皮鱼的一种,它的化石被发现于泥盆纪晚期的岩层当中,不同于一般的个体化石,艾登堡鱼母的化石尾部还有幼体的化石以及已经矿化的脐带,这一切在一个非常极端的极速缺氧的环境下被保存了下来。正如《死亡搁浅》中提到的另一点所说,在生物演化的历史上,陆生生物与海洋生物有过无数次的“跨界”,它们中的很多特性都会给人似曾相识的错觉,这些都还要从地球的地质时期讲起。
咱们肯定不会从远古开天辟地说起,生命最早期的形式就还是菌、藻、海绵之类,然而在经历过一次近乎残忍的大灭绝之后,生命终于在约5.4亿年前的寒武纪爆发了,这次生命爆发的原因不明,但如今生物分类的“门”就在这个时期诞生。当时数量占大多数的生物是三叶虫,而在两千多万年之后,最早的脊椎动物诞生了,从这里开始,生命的进化开始从“与天斗”转向了“与人斗”,为了更快的反应速度诞生了神经系统、脊椎;为了更好的防御攻击诞生了坚硬的甲胄;为了能够走上陆地夺取资源诞生了外骨骼与节肢;为了更精准的猎杀诞生了下颌等等等等。经过一系列的发展,在奥陶纪-志留纪灭绝事件之后,被称为鱼类天堂的泥盆纪(Devonian Period)到来了。
上面提到的种种进化所得的特性在这个时期的鱼类身上都可以找到体现,并且伴随着“辐射适应”,无论是淡水还是海水,陆地还是海洋,到处都出现了生物的身影。一些鱼类的鱼鳔为了吸到更多的氧气开始往肺进化,尝试变成两栖或干脆走上陆地,现在仍然存在用肺呼吸的鱼。同样的道理,卵生和胎生都各有优劣,卵生相对会保护生产者的安全,不同动物的受精方式也各不相同。胎生则是在子代出生之后就给予了一定的行动能力,幼体存活起来更有优势。我们并不能直接判断哪一种生育方式对当时的鱼类来说就是更优的,无疑生物们都有自己的选择方式。
艾登堡鱼母作为盾皮鱼类既有盔甲又有尖牙(下颌),另外作为有脊椎的物种,它的发现把胎生脊椎动物的原点直接推到了约4亿年前。但就是这样“先进”的鱼类仍然逃不过随之而来的泥盆纪大灭绝,起因不明的大灭绝事件几乎杀干净了当时的海洋生物,反倒是登上陆地的肉鳍鱼类和植物有了更长足的发展。中间的断代导致了胎生繁殖研究的困难,不过至少我们现在能确定:包括人类在内的胎生繁殖方式并不是在陆地才进化出来的繁殖方式,在生命还在水里游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此后的故事相对于太古来说不少人就熟悉多了,植物繁盛,鲨鱼崛起,再到后来恐龙称霸世界。其实说回来,《宝可梦》中的许多精灵设计都包含着生物演化的痕迹,不光是复活的化石宝可梦,类似古空棘鱼其实都是地球上真实存在过的生物,只要大家有心就能从这些游戏里打开不一样的新世界大门。比如绝大多数宝可梦都是雌雄一个样貌的,有少量的精灵会存在性别不同外观不同的差别,这种现象在生物学上被称为:两性异形。而刚巧《死亡搁浅》里登场的这种艾登堡鱼母所属的褶齿鱼目就是唯一的两性异形盾皮鱼。此前就有科学家猜测它们是体内受精的,艾登堡鱼母化石的出土以及更早在戈戈发现的盾皮鱼化石也算是应证了这一猜想。
上边咱们说了这么多,物种总是五花八门且千奇百怪的,现在也仍然有鱼类保有着非卵生的繁殖方式,更何况还有那么广阔的海洋没有被探索。另外和人类出现的时间相比,地球上生命演化的时间可要长出许多,现如今我们对古生物的研究主要还是依赖化石,一旦有新的化石出土,都有可能极大的颠覆原有的生物进化线,但更有可能的是依旧有巨量的化石默默地躺在不知名的地下甚至某些生物就没有留下化石,如果各位有兴趣去了解一部分古生物的知识的话会更加领会到“生命的赞歌”。
I
NJBK
NJBK

1040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77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