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大概8000+,大家可以选择看文字,或者直接看下面的视频。
这一期开始前,先扩充与修改一下第二期的两个内容。
第一个是上一期有一处翻译导致的错误,《格林亲族梦魇》中文的里的记载是:“永无尽日的舞蹈、死与生”而英文的记载则是:“Dance and die and live forever”。
我同时参考了一下游戏里其他语言的翻译,比如日语,大部分都把这句话翻译为:“舞蹈、死亡与永生。”
交叉对比后,我认为永生的理解更为合适。意思改变后,便会为我们上一次的猜想提供更有利的文本证据。
第二个是,我们第一次击败格林,用梦之钉击打他会听到他内心的话:“真是精妙!即使一个被抛弃的容器也容纳着如此凶猛的力量。你的手艺可真不错,亲爱的沃姆,这可真是延续格林之心的完美工具呀。
这两条信息里,我们便能够明确上一期的几个问题。
  1. 格林与沃姆也就白王是相识的,并且他们相识的年代是在白王还是沃姆的时候,呼啸山崖召唤格林的锚点,从这里来看,便能确定是白王所建立的,这也是为什么白色夫人会知道格林部落的原因。
  2. 同时我们也明白了,格林来到此地明确是为了寻找能够延续自己格林之心的容器。
格林之子并非象征意义,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父子传承。不论这种传承的方式多么与众不同,但格林之子的的确确作为梦魇格林的生命延续。这种方式类似于无性繁殖,把自身的力量通过战斗的仪式移植到另外的一个躯体里。
但击败梦魇格林后,得到的格林之子也并非是最终的结局。从格林的对话里的“这可真是延续格林之心的完美工具呀”便可得知,这里的工具是指代的是我们这个容器,而不是格林之子。
因此我们也能预想到,最后格林之子会打算侵占我们的身体,但是究竟会何时侵占,游戏里并没有明说,或许如同格林的言语一般,会是在我们见识到了无数的荣耀与悲剧之后吧。
在万神殿里使用梦之钉对梦魇格林进行击打的话,我们也能看到类似的话:“神明…被仪式联系…最深的力量…心…散乱的国度…梦魇联结一切…”
结合我们上一期的分析,再一次的明确了,吸收了梦魇的猩红火焰的格林之子,也同样会作为锚点存在,有了这个格林之子,格林就能把梦魇的世界与现实的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分析到这里,作为格林对标的空洞骑士,在他被移除的梦语里的最后一句话则是“FATHER”,我们便明白了,这个 Father 指向的便是白王。
通过另外的一个容器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与力量,在沃姆的年代里这或许就是神明一直以来的繁衍手段之一。虽然我们目前的解析,一直是以神明会侵占其他生命的角度来解析《空洞骑士》的内容的,但是在游戏里,同样的也提供了另外的一个族群,它们以自身追求神明的角度来展开了故事。这个族群他们对神明崇拜至极,没有如同布鲁姆背叛格林或者先知的祖先背叛辐光一样,他们反而是被自己的神,被他们所信仰的雷霆与落雨之神所抛弃。
他们的神为何抛弃了他们,游戏里并没有告知我们,但是这些被神所遗弃的族群,却一直在寻找着新的神明来填补自己遗失的空白。
这些人便是《空洞骑士》DLC里所描述的族群——寻神者。那么寻神者为什么要寻找其他的神呢?寻找到新的神后并对其信仰,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呢?他们是如何来到圣巢的呢?为何会被封锁在箱子里,又是谁把他们封锁起来的呢?在游戏的最后,寻神者的眼里流出来的黑色液体又代表了什么呢?
这一期进入《空洞骑士》研究的第三期——《寻神者的梦与虚空之神》。

走投无路的寻神者

我们发现寻神者的地方是位于圣巢的泪水之城的下方的皇家水道,而进入到这里的时候游戏画面的下方会明确提醒了此处为垃圾场。
由此我们便可知晓,这里是泪水之城丢弃各个杂物的地方,无论是普通的废弃物,还是圣巢的贵族用来存储吉欧的箱子,最终都回被收集到此处。
我们可以在此地的高处看到一个名为吸虫隐士的虫子,跟他言语,他会说道:“奇怪的东西潜伏着……等待着?母亲的宝物……太可怕了。
通过他的台词我们可以知道这里之所以只会积攒如此多的箱子是吸虫一族为了吸虫之母而收集的,虽然对泪水之城而言这里是一个杂物丢弃处,但是对吸虫一族来说却是宝藏处。
而从他看到寻神者后瑟瑟发抖的神情来看,他内心深处便是知晓寻神者的可怕。
虽然我们玩家未曾有什么感觉,但是无论是从吸虫隐士的行为上来看,还是寻神者苏醒后对我们猖狂的言语来看,他确实认为自己伟大,并且对身为爬虫的我们不屑一顾。正如同圣巢会对圣巢之外,未曾开化的虫子称为野兽一般,寻神者对我们这些力量弱小的虫子则同样称为爬虫。
我们继续跟苏醒后的寻神者对话,他会告诉我们:“爬虫,是尔辈唤醒了吾等?这个王国,复苏了。那些被击败、调谐的诸神,其光芒在心灵中闪烁。明亮;又刺眼。吾等承受强制休眠如此之久,而结果却造就了强壮躯壳……如此强壮。圣巢……即便已日渐衰弱,依旧是光荣之神土。
由此可见,他们明确是来圣巢寻找神明的,而且他也知晓圣巢这片土地上有着神明。而从他所说的:“圣巢。这个王国受到真神之赐福。确实!四边八方皆是伪神之遗骸。然而!圣巢里却没有……”我们可以了解,自从他们的神抛弃了他们之后,他们便是走过了大量的国家,但是这些国家里所谓的神,要么是假的伪神,要么是真神早已消失只留下了遗骸。
可见,神的隐去与消失,不仅仅是在圣巢,在圣巢之外的其他的国家与世界也同样如此。或许,在沃姆所在的时代里,就已经是神的末路了,他的到来,只不过是想开创出另外的一种能够继承他们神明意志并继续繁衍下去的生命。
那么为何寻找神明的寻神者会被锁在箱子里呢?
DLC里,除了多出来寻神者的神居外,还增加的一个内容就是打开寻神者箱子的简单钥匙。但简单钥匙获取的地方,并非是在泪水之城的地下水道,而是在远离此处的看似毫无关系的愚人角斗场。在角斗场的右侧会打开一片新的区域,并且在这个区域里有一个新的虫子,他的名字叫做,苍白潜伏者。
很有趣吧,苍白很明显是指代的白王,不论是鹿角虫还是寻神者偶尔也会把白色夫人叫做苍白夫人。而拿着打开封锁寻神者箱子的钥匙便是在他的手里。同时我们看他的文本说明:“被遗忘的斗兽场冠军,被奇怪的执念吸引走了。
是的,他是角斗场的冠军,并且他跟着白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他死去的地方,向右淌过水池,便会见到一处帐篷,帐篷的土黄色与他身上的衣服的土黄色完全相同,并且在这里我们同样也能得到一个国王雕像。
如果我们把雕像卖给古董商,他则会告诉我们:“国王神像?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神像每个都有些许不同。得花一些时间才能从精细 的雕工中发现这个秘密。我觉得可能每个都是定制的。这是对全能国王的个人化象征。
因此,这个雕像明确地告知了我们,这个苍白潜伏着很有可能是崇拜着白王的。而他手里紧握着的则是打开寻神者封印的钥匙。
分析到这里,我们自然能够看出制作组的暗示,封锁寻神者的人就是白王,并且白王与角斗场与冠军都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同样的我们能在神居里见到寻神者对白王的描述:“即使离去已久,吾等仍能感受到这王座上神力的余辉……其力量重压着王国……仅此未曾消散之力便足以如灯塔般吸引吾等来到圣巢。若凡虫直面此力量,定是无比刺眼……
可见,这些寻神者是多么钦佩白王的神明之力,并且也正是白王的神力吸引了寻神者而来的。
而白王也同样明白寻神者的目的,所以才把他封锁了起来。

战斗是升华的仪式

在《空洞骑士》这个游戏里,有一个很明确的元素被反复利用,这个元素便是角斗场,战斗以表演的方式取悦着观赏的虫子们。
游戏里有三个地方运用到了这个内容,位于世界边缘的角斗场需要进行表演的战斗;格林之子成长的方式是与格林与梦魇之王进行表演的战斗;在寻神者的神居里进行自身生命与力量的升华,同样也是在万神殿里进行表演战斗。
上一期的格林我们已经很明确的找到了,表演战斗是格林嘴里的舞蹈,同时也是格林之子成长的仪式。也就是说,这种战斗,至少是在格林的那个年代里代表着生命与力量传递的方式之一。
而在寻神者的梦的世界——神居,则表现出来另外的一个方面,表演战斗同样也是自身的生命与力量进化的另一种方式。
就如同最后我们击败无上辐光后,进化成为虚空之神一样。
在游戏里每一次我们对万神殿的挑战,就会看到寻神者对我们不同的言语,而这种言语会随着我们不停地击败其他的神明发生着改变。从原来的轻视傲慢,到中间的直视,再到最后的尊敬。
我们第一次挑战万神殿时寻神者们会言语道:“尔辈为何溜入万神殿,卑微者?尔辈的蠕动发出甚多的杂音,几欲淹没了吾等欲调谐之神性共鸣。
当我们击败了多个万神殿的神明后,寻神者则会说道:“尔辈正痛苦坚持!为何要以尔辈之存在玷污此万神殿?徒劳者,欲寻求荣耀乎?尔辈误解了吾等之目的。吾等以战斗仪式与诸神之声调谐。
等到最后,我们要挑战纯粹容器与无上辐光后,他则会说:“敬畏之,卑微者,畏惧之!尔辈正接近一位伟大而可怖的神明!尽管它的世俗之躯被束缚与污秽缠绕,它纯碎的荣耀仍会经久不衰,它乃此万神殿之统治者。它的无尽力量将使吾等调谐,靠近更加强大的,诸神之神。
由此可知,原来我们真的是不入他们这些寻神者的眼呀。不过在万神殿里,即便最弱的小BOSS——格鲁兹之母,都能成为沉睡的生育之神
而我们进入到神居前不知道击败了多少只了,居然还瞧不起我们。
先不吐槽这个设定了,我们继续说。
万神殿的战斗是寻神者通过他们的力量而把这些神的精神,请入到万神殿里,并让我们与之战斗的。战斗的目的则已经告诉了我们:“吾等以战斗仪式与诸神之声调谐,靠近更加强大的,诸神之神。
而寻神者之所以能够使用这种力量便是因为他们独特的道具——神明调谐器,而调谐器则明确地记载着:“与强大力量共鸣的装置。寻觅圣巢的诸神,与他们的力量相调谐。借助他们的力量,进升
或许也正是通过这种调谐,所以他们才能一路探索,最后寻找到了圣巢。
我们如果在战斗的时候通过梦之钉击打大黄蜂,便会听到她内心的言语:“ 他们是在看着我们战斗吗?……是你闯入了我的梦…还是反过来?小鬼魂…我们共享了怎样的梦啊…。
这里我要先解释一下,如果我们进入到梦境攻击某个虫子的话,我们进入到的便是他的梦中世界,或者说精神世界,有些虫子即便死了,但是他们的精神仍旧会留存在圣巢这个世界里一段时间。
所以我们可以见到许多梦之战士,同样也能在灵魂沼地看到许多安息在这的虫子的灵魂,他们以前或许心里扭曲、或许充满暴力,但死亡后,在这片安息之地得到的只有平和。
当然,如果有些虫子死不瞑目,他们自然也会接受你的挑战。
而我们进入到这些虫子的梦中世界,其实也是我们的精神入侵到了他们的精神里,所以,我们在梦中世界即便是挑战失败了也不会死亡,而是会跳出来,然后可以再次挑战。并且不论是挑战成功还是失败,最后我们回到现实世界时,我们都是躺在地上的。
同样的,我们进入到的神居,也是寻神者的梦中世界,或许是许多寻神者的统一的梦境的世界,或许是单一的寻神者的梦境的世界。但是不论哪一种,我们进入的都是梦中的世界。
因此大黄蜂小姐姐才弄不明白,究竟谁闯入到了谁的梦中。
正是因为寻神者有神明调谐器,所以才可以强行把圣巢里他们认为的神的精神体拉入到此地,进行战斗。正如同在万神殿里的格林的言语一般:“ 多么盛大的舞台!一个迷人的仪式……一份享受!我的荣幸,寻觅者,来参加你的召唤!
如果说格林之子的通过表演战斗的形式来实现仪式的完整性在以前是一个孤证的话,寻神者的万神殿便是再一次补足了这个证明。
无论格林的话还是大黄蜂的话,早就是直接告诉了我们,即便我们不去挑战,这些神的精神也会被强行拉入到此地,进行着永无休止的战斗,直到从中选出最强的一个神,也就是寻神者嘴里所说的众神之神。
分析到此处我们便明白了,寻神者不仅仅是要寻神,还要筛选出他们心目中的最强的神。
而我们一路上从大师万神殿、艺术家万神殿、贤者万神殿、骑士万神殿,到最后的圣巢万神殿。并且在挑战最后的一个门时,游戏的文本明确告诉我们了,是进升而不是挑战。所以最后,我们不仅击败了无上辐光,同时也是升华了我们自身,解脱了枷锁成为了真正的虚空之神。
至于为何没有把圣巢的乌恩,白色夫人以及白王这三个重要的神召唤到此地,在游戏里跟寻神者对话也同样告诉了我们。
他们对乌恩的描述是:“沉眠之神,吾等难以在余留的绿意中感受到大人的存在。大人曾拥有何等力量,却已消散于时间之中,谐调不及……
对白色夫人的描述是:“如此悲剧!这位宏伟之神以此等轻易之手回避了吾等的谐调。
对白王的描述则是:“即使离去已久,吾等仍能感受到这王座上神力的余辉……其力量重压着王国。
这些都表明了,参加的人并非是完全出于自愿,他们这些寻神者能通过谐调的力量来把神的精神体引来此地,并进行决斗。
而这三个重要的神,都回避了这种谐调,所以才无法召唤。
白王虽然在游戏的梦境的白色宫殿里出现了他的尸体,但是从许许多多的地方都能得到对应的文本证明,白王是离开了或者消失了而并非死亡。
无论是我们击打白宫的虫子得到:“ …我们会等着您的……国王…
还是骑士粪虫防御者的言语:“你高贵的举止风度让我想起了敬爱的国王。他回来之后,我会请求封你为骑士。
这些文本都在告诉我们,白王并没有死。
于是整理了上面的种种的信息后,我们便知道了,这种万神殿的战斗便会让新的力量强大的众神之神产生。而产生后,对圣巢的繁荣而言又会是一场灾难,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白王才会把这些寻神者关闭了起来。

神明与虚空

我们跟寻神者对话,他会告诉我们:“诸尊将引领吾等抵达更高处!更高、再高、又更高之境!直到经由虔诚之专注,吾等将与沉眠于王国之心的强大力量交融。
在梦境外的寻神者同样也会告知我们:“吾等以调谐自身试图了解诸尊之伟大,诸尊之不朽,诸尊不为人知的辉煌。
可见在他们心中,神明是一种伟大的存在,这种存在能够充溢他们的心灵。至于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我们都会体会到心灵充溢时的满足感,同样的也会体会到心灵空虚时的干渴感。
或许寻神者目前就一直处于干渴之中,所以为了找回那种充溢与幸福,他们才会去寻找自己的神明。
所以我们才可以听到他们如此地哀求:“何等神明,能拯救吾等之死寂心灵。
同样的先知也会描述他们祖先的信仰辐光时的感觉:“我们部落的民众都是从一道光中诞生的。有那么一段时期,民众无比崇敬那光辉并从沐浴其中感到无上的喜悦。
或许对神明那个时代的虫子而言,自身便是不完整的存在,他们心中永远缺失了一块,无法独自存活,必须用神的信仰来填补自己心中缺失的那一块的空虚。
而沃姆的创造便是让圣巢的虫子从对神的信仰的追求改变为对规则与律法的追求。
所以我们在进入到圣巢前看到的留给我们的留言:“走过这里你就会进入国王和造物主的领土。跨过这道门槛,遵从我们的法律。
这仿若是映射了人类目前的历史,由神占据我们生活的一切到由规则与律法占据我们生活的一切。对大多数人来说神明成了单纯的象征,即便是要有信仰,也要信仰的是自己的王,而不是神。
正是因为如此,沃姆转化的白王才会把体型变得如此的小,如同大多数圣巢的虫子的体型,所以巴冬才会言语道:“想成大业的总是矮小的生物。
但新的神产生也并非未有危险,寻神者也并非未曾知晓,毕竟他们所追求的是同一片思想,同一片海洋。
仍旧是如同辐光一样的思想的同化。
而之后,我们自然看到了虚空之神的产生,而产生后的虚空之神则毫无疑问地侵占了,寻神者的思想与身体,所以我们能够看到梦境之外的寻神者的眼睛流出了黑色的液体。
虚空之神的产生则是来自深渊,我们自己本身。我们的内心本身就是虚空、就是深渊力量的一部分。
所以我们能在虚空神像里见到如此的描述:“那些远古的虫子,不知是受启发了还是陷入疯狂了。他们不崇奉王权或是力量,而是崇敬着黑暗本身。
分析到这里,我们便发现格林之子与虚空之子,或者我们说白王之子的产生是如此的相似。都是获取本身力量的一部分,并且通过战斗的方式进行力量的生成与进化,这毫无疑问为白王制作空洞骑士的方式埋下了伏笔。我们等到讲到白王的时候再说。
如果我们击败了万神殿的所有的敌人后,可以打开右侧的门,在这里可以看到三种不同的关于我们自身的雕像。这三个雕像的形态指代的便是我们自身进化的状态,对应的也有三段完全不同的文本描述。
当我们仍旧是被困在躯壳里的样貌时,文本对应的描述则是:“非虫、非兽、亦非神。
所以大黄蜂小姐姐对我们的称呼,不是虫子,而是幽灵。
第二个状态,也就是我们打普通结局里的辐光时会化为的形态,它的记载为:“虚空成形。
第三个状态,虽然不明确,但是从其是一个递进关系,便能猜测出来,这是虚空之神的形态,而它的记载则是:“虚空启智。
也正是这三个状态分别告诉了我们自身的道路的选择都有哪些。
你可以选择成为容器。你可以选择回归深渊。你可以直接选择吞噬了辐光,自身化为更为强力的虚空之神。
《寻神者》的这个结局与游戏本篇的结局完全不同,是另外的一个方向。
本篇里无论是我们成为容器,再次成为空洞骑士,还是把辐光拉入深渊同时也让深渊陷入沉寂,都是以付出自身生命或者付出自身曾经存活的痕迹为代价。但是在《寻神者》的结局里却完全不是如此,制作组给出了另外的一条道路,便是自身进化为虚空之神,成为凌驾于圣巢众多生灵之上的众神之神,侵占这片土地,把自己被压抑的心灵完全释放出来。
给原本的文明带来更深的毁灭,给原来的虫子带来最根本的否定。
也正是如此,我们才能看到这个结局里,我们化为了八只眼睛的虚空之神,直接把辐光击倒并且吞噬殆尽。
给没有打过众神殿的小伙伴提醒一下,打过神居的最后一个门后,直接便是结局,我们不会再进入黑卵神殿里了,这就是正式的结局分支之一。
所以在寻神者的结局处,我们看到的不是在其他结局里封印了辐光后,虚空的黑色液体喷薄而出覆盖了世界,而之后是世界被洗涤干净,白色光虫再次照亮这个世界,黑色会逐渐离去。在这个结局里,我们能够看到生命被剥夺,植物会枯萎,会看到位于黑卵神殿外面,等着我们的大黄蜂小姐姐,见到另一个神秘的生物的那一刻时,便会立刻警戒起来,并随时准备进攻。
而之后便是游戏的结束,这之后所有的一切,或许都会在第二部《丝之歌》里面告诉我们答案。

最后

这一期讲述了《空洞骑士》里三个竞技场里的两个,它们分别代表了生命与力量的延续与进化。还有一个竞技场,也就是王国边境的愚人竞技场,会单独留在白王专题的时候去说。
寻神者是一群在圣巢土地里,看似返璞归真的虫子,明明神都已经逐渐不见了,但是他们却反其道而行,特意来寻找神明。若是找不到他们认同的神,就让被他们认可的众多的神互相残杀,造出一个众神之神来。
很难说这种执念究竟是一种希望,还是说是另一种与生俱来的诅咒。
游戏里,寻神者在的结局的最后,会被虚空之神所侵蚀,圣巢的土地会迎来另一个灾难。但这个灾难或许也并非毫无希望,无论是,虚空神像最后的描述——虚空启智。
还是我们可以送花给寻神者,让白色的花朵有机会洗涤他的心灵,制作组都给我们留下了足够多的遐想。
想要开启下一个时代,那么便是让虚空占领了圣巢,虫子们会获得新的神、新的王国、新的生活与新的智慧。正如同白王击败了辐光得到了圣巢开辟了新的国家一样,虚空也会在吞噬完白王的圣巢里,开辟出来另外的一个时代。
如果想要保存圣巢,击败虚空之神,让其重新回归地底,那么这个花朵明显就是作为伏笔而埋下的机制。
我们把花送给白色夫人她会告诉我们:“在这脆弱的花瓣里隐藏着罕见的力量。
当我们把花送给寻神者后,他的态度也有很明显的变化,或许这个象征着纯洁、美丽但同时又十分脆弱的花,便是指代我们最纯粹的心灵。
或许最后填补寻神者心中那一个丢失了的碎片,不会是被他曾经的神所填满,也不会是被他如今的虚空之神所填满,反而是会被这娇柔而美丽的花所填满。
而我们自己本身不也正是喜欢娇柔而美丽的东西吗?
不过花究竟是因为娇柔易碎所以才显得美丽,还是因为美丽所以必须娇柔易碎呢?因果关系早已在无数的时光与概念里变得无法说清了,同样的,寻神者看似高傲,但仍旧不过是一群被神所遗弃的可怜的虫子罢了,他们在不停地高声呼喊着能在意他小小执念与任性的神的名字。
它们虽然高傲但也自卑。那么神呢?白王呢?圣巢里的虫子呢?它们难道不嘲笑比自己低等的野兽而显示自己的高贵吗?对待野兽的他们,难道就不高傲但也自卑吗?
我是狗哥,感谢你观看这一期的空洞骑士的解析。
我们下一期再见。
拜了个拜。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09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84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