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Project Aces为皇牌空战系列构建的Strangereal世界中,从1995年的Belka战争到近未来的2040年Usea企业战争的每一个冲突中,都缺少不了一连串的政治阴谋,其中大部分的冲突之中都缺少不了Belka人的身影。但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所有冲突中,我们真的把一切冲突的根源都责怪在Belka人身上吗?

来自远方的不善来客:Ulysses 1994XF04小行星

九十年代对于Strangereal世界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年代,USEA大陆上同样也不平静,90年代初某个时候,统治艾尔西亚王国 (Kingdom Of Erusea) 的D'Elise王室家族被爆发的共和制革命推翻,尽管政权更迭,但随即上台的联邦共和国 (Federal Republic Of Erusea,FRE)政府仍不允许之前所吞并的小国恢复独立并保持其王国时期留传下来的扩张主义政策, 随后和中USEA联邦(Federation Of Central Usea,FCU)在Amber-Ugella边境上进行长时间的武装对峙。
直到1994年10月,在希尔斯布吉大学(University of Seals Bridge)工作的天文学家Jonathan·Payek教授 [1] 和USEA国际天文联合会 (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IAU)研究人员首次发现了一颗直径约1.6公里(1英里)的小行星正在接近地球。随后他们在科莫纳大学(University of Comona)的同事用计算机模型对该小行星的运行轨道进行计算预测,在1994年12月证实现在这颗被正式命名为尤利西斯 1994XF04(Ulysses 1994XF04) [2] 的小行星将会在1999年7月3日USEA大陆东部标准时间下午3:30突破地球的洛希极限后粉碎成许多碎片,并以相当于总共200万枚核弹头加起来的威力轰炸整个北半球,由这一事件所产生的大气碎片将使受影响的地区陷入核冬天,而这只是其中一个最坏结果之一。
从此,1999年7月3日被称为“尤利西斯日”。 IAU向中USEA联邦政府报告了其调查结果。FCU“出于对政治和文化上的考虑”拒绝向公众公布这一事实,并召开了一次航空航天会议,以决定如何防止即将发生的灾难,会议以与会各方达成了一个明确的共识结束:即FCU必须与其盟友合作对付这颗小行星。
这是一场迫在眉睫的灾难,不仅对整个USEA大陆而言,而是对整个世界而言……我们必须采取一切手段,以便我们能够活着看到新千禧年的到来。——1996年时任FCU总统Robert·Sinclair
1996年4月20日,随着时任FCU总统Robert·Sinclair在一次历史性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全世界披露了尤利西斯的存在和即将产生的影响引起了相当大的震惊和恐慌。当天晚些时候,FCU国务卿出席了在中USEA条约组织(UTO)总部举行的外交事务委员会紧急会议。在会议期间,国务卿提议在UTO成员国之间建立一个“国家导弹防御”(NMD)系统机制及其替代方案 :包括一个部分完成的基于卫星平台的完成的反小行星激光防御系统和重新启用位于北角(North Point)正准备爆破拆除的Intolerance堡垒作为NMD的替代方案。
尽管UTO成员国最初的犹豫源于NMD作为未来战争武器的潜在用途,但它最终被外交事务委员会选为最可行的选择,然而NMD计划最终被废弃,转而支持在FCU内部称为“STN项目”(空间卫士炮塔网络:Spaceguard Turret Network STN)的“防御倡议”。该计划提出了建立一个由八门大型轨道炮为主体组成的综合设施。最终,这个计划的结果成为了后来在Hatties沙漠里通过国际合作努力建造的“巨石阵”综合设施 [3] 。

灾难前的争端:USEA大陆政变

尽管Osea大陆上的战斗最终以贝尔卡(Federation Of Belka)联邦武装部队在自己国土上引爆了7枚V1战术核弹为代价而血腥收场时,也让尤托巴尼亚(Union Republics of Yuktobania)和欧西亚(Osea Federation)开始了它们帝国主义扩张的时代。USEA大陆上的国家醒悟过来,如果再不团结一致对外的话,他们与Yuktobania和Osea作对的下场不会比Belka好到哪去。
来自两个超级大国和即将到来的小行星这迫在眉睫的威胁导致USEA大陆上的国家,包括并不情愿的Erusea,一同抛弃了他们之间的成见和争端,结成了USEA联盟军。然而,位于USEA大陆南部的部分国家决定与Osea联邦联系结成联盟,而不是与联盟军结盟。
位于大陆北方和大陆西方的国家强烈抗议南方国家的决定,尽管如此,Osea联邦仍和南部国家的领导人们在1997年5月30日签署Spring Sea条约。该条约签署当日,由于担心Osea军队在USEA大陆上的军事存在和可能随之而来的采矿权丧失,整个大陆的保守派极端分子(包括Usea联盟军内部人员)组织并发动了一场大规模政变,在整个大陆爆发了一场由USEA联盟几乎一半的军队叛变而爆发的全大陆范围起义,导致了一场席卷几乎整个USEA大陆的全面内战。
尽管USEA联盟军他们希望将叛乱尽快平息以面对即将到来的灾难,但随着FCU海军的两艘Dragonnet级潜艇相继叛逃,与刚运抵一批反小行星激光防御系统平台卫星的Comona群岛航天中心失去联系后他们被迫在所有地区撤退。随着USEA联盟军在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和多个部队叛逃的劣势中被迫撤退到大陆西部,USEA大陆的局势开始偏向叛军将成功接管该大陆并很可能解散USEA大陆上的所有政权以建立一个新的大陆联合政府。作为最后的手段,USEA联盟军雇佣了Scarface中队,从叛军轰炸机和侦察中队手中保住了联盟军位于Twinkle群岛上的盟军基地后,该中队将带头拉起反攻序幕。
1998年4月,随着USEA联盟军夺回了锚头湾(Anchorhead Bay)和摧毁了叛军前线基地和石油设施并拦截了试图再次攻击Twinkle群岛的叛军中队的同时,远在北Osea州首府Sudentor的北Osea Gründer工业认为在遥远的USEA大陆上发生的全面内战成为了对从1995年12月31日坠毁于Avalon大坝的ADFX-02 “Morgen”残骸中回收的飞行记录器中数据的研究创造出的第一架ADF-01 Falken原型机和开始进入实战测试阶段的Zone Of Endless战斗AI项目进行实战测试和收集战斗数据的完美场地。很快Gründer工业在五架不同战机( F-14D,F/A-18E,YF-23,F-15S/MTD和ADF-01原型机一号) 上安装了Z.O.E.程序并都涂上了独特的深红色涂装但没有任何国籍标记,使其无法追溯其来源,这五架战机和研究人员很快在叛军人员的帮助下陆续运往USEA大陆开始进行实战测试。
1998年5月,叛军意识到,如果联盟军的攻势继续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输掉这场战争,为了减缓阻止联盟军的推进,叛军开始撤回兵力并集中兵力进行更有力的反击。在一次Scarface中队完成了拦截叛军电战机的任务后,一架Z.O.E.项目的F-14D出现并与Scarface中队交战,这是Z.O.E.项目已知的第一次战斗。然而,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在这一交战期间,该F14及其机载AI并没有满负荷运作,它拒绝向Scarface 1 Phoenix发射任何导弹并受损后退出战斗。
在这次交战之后没人再见过它,这使得人们相信这架F14D可能在返航途中没能撑住回到基地中途出了故障并坠毁。在这一交战之后,叛军计划同时发动两次攻击以削弱联盟军。他们派出两个隐形轰炸机中队分别前往攻击Twinkle群岛和锚头湾,但两次轰炸都没有成功。
6月,叛军试图从东部为西部前线空运补给但在Scarface中队的干扰下失败了,叛军开始输给联盟军。他们绑架了一名政府VIP并将他扣为人质,但Scarface中队与一支联盟军特战小队合作将他救走。获救的VIP告诉盟军,他已经了解到叛军舰队正在计划对盟军的大规模攻击。虽然目标不明但VIP知道攻击会由驻扎在南部度假胜地Skully群岛的叛变原USEA联盟军第二舰队执行,整个舰队和负责保护他们的Concoon中队都在Scarface中队的突然袭击中被摧毁了。但是另一架装有Z.O.E.的F-18E出现并与Scarface中队作战,这架Z.O.E.超黄蜂明显比F-14D机动性更强,能发射导弹。然而它在受损后也撤出了战斗,并在这次交战之后从未再被看到过。
7月,自叛乱开始以来,联盟军一直在寻找相继叛逃的两艘Dragonnet级潜艇,两艘潜艇都携带了至少一枚潜射弹道导弹。一号舰Fensalir被发现正停靠在多艘盟军船只沉没的南部水域Seals bridge峡谷附近,Scarface中队低空飞进峡谷并摧毁了潜艇。几天后,在斯科菲尔德高原(Scofield Plateau)以东海域执行训练任务的联盟军飞行员被叛军飞机埋伏。Scarface中队协助他们逃跑但有一架被另一架装有Z.O.E.系统的YF-23A击落,与它的同伴不同的是Scarface 1 Phoenix成功击落并摧毁了这架黑寡妇。其余的联盟军飞行员则被安全救出。

通往Saint Ark之路

8月,联盟军决定兵分两路开始Alphaville行动和Bellissima行动以开辟一条通往叛军在圣舟(Saint Ark)临时首都的道路。Scarface中队和联盟军在前往首都的途中分别与联盟军第四舰队强行进入佩顿海峡(Payton Channel)摧毁了叛军基地。摧毁了叛军为圣舟周围的防御提供动力的Turntable地热发电厂,随后摧毁了在科莫纳群岛航天中心装载到航天飞机上的反小行星激光卫星并协助救援部队营救一架被迫紧急降落在桑德伯里沙漠(Sandbury Desert)的呼号为Cassiopea的E-767并将Cassiopea的机组人员安全送回家。之后Scarface中队摧毁了叛军在Faith Park的弹道导弹发射井和叛军在Snider's Top的最后一道防线后,通往Saint Ark的道路畅通无阻。
9月7日,联盟军在Scarface中队的带领下对Saint Ark发动全面进攻,当Scarface中队开始摧毁叛军的每一条防线时,装有Z.O.E.系统和干扰技术的F-15/MTD进入了作战空域并与Scarface中队交战,但随着Scarface 1 Phoenix成功击落了这架F15时,Scarface中队随后摧毁了叛军的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当Scarface中队与叛军总部交战并摧毁防御工事时,联盟军舰队开始从南部逼近城市。
Saint Ark重新回到了联盟军手中几个小时后,Dragonet级潜艇二号舰Folkvangr在Saint Ark以东海域上浮,并在被Scarface中队击沉前成功发射了一枚潜射弹道导弹试图摧毁这座城市,但这枚弹道导弹在上升阶段时随后就被Scarface 1 Phoenix摧毁了,这座城市和城里的每一个人都安然无恙。
在Saint Ark解放约一周半后,联盟军得知剩余的叛军藏匿在位于北角的Intolerance堡垒并准备向尤克托巴尼亚共和国联盟发射大型洲际弹道导弹,希望能以此爆发一场国际战争,这样叛军就可以在混乱中溜走,Scarface中队被要求前往摧毁Intolerance堡垒。
9月18日,Scarface中队前往摧毁由强大的防空系统和最后一架Z.O.E.战机守卫的Intolerance堡垒,这架ADF-01原型机是Z.O.E.战机中最先进的一架,完全配备了干扰能力并能够从向后发射导弹。然而Scarface 1 Phoenix成功击落了这架战机,随后与保护这座偏狭要塞的敌机和防空工事交战。Scarface 1 Phoenix进入堡垒内从里面摧毁了弹道导弹并及时飞出了堡垒,结束了內战。

遗产

随着Intorlerance堡垒的毁灭,剩下的叛军很可能要么被杀、被捕或失踪,Osea暂时放弃了与南USEA国家的军事协定,等到USEA大陆上的紧张局势再次缓解后再作打算。而Gründer工业秘密回收了ADF-01原型机和其他四架战机残骸里的飞行记录器数据以改进ZOE AI和ADF-01。在这次内战中组成联盟军的许多国家后来在2003年大陆战争前加入了独立国家联军。

最后时刻

在女儿们的建议下我们决定在每日晚上8点就关掉家里的灯。关于巨石阵建设的一些东西肯定会要用上非常多的电力。尽管巨石阵项目执行委员会声明了巨石阵有一个专用的发电设施,所以她们可能误解了什么。但我认为女孩们是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全心全意地相信只有像这样的情感才能拯救世界。---一位居住在爱德华港(Port Edwards)[4]的公民寄给今日USEA报编辑的一封信
在席卷整个USEA大陆的全面内战以Intolerance堡垒的毁灭为结局后,USEA大陆继续为对付尤利西斯 1994XF04努力,部分完成的反小行星激光防御系统的卫星网络相继上线运行和被设想为“USEA大陆守护者”。OSEA和Yuktobania最初都表示愿意合作建造但由于1995年贝尔坎战争的重建努力无法参与的巨石阵综合体于1998年6月完工,炮塔在几个月后完工。
当我听说我将参与这个项目时,荣誉、压力和好奇心都同时到来了,全世界的目光都在注视着我们。如果这个(轨道炮)最后被证明是无用的话,那么一切都结束了。许多人开始意识到了它作为战争武器所拥有的潜在力量。如果碰巧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STN空中保卫中队成员,前Scarface佣兵中队成员John Harvard接受Our Science杂志 [5] 采访中谈及到对自己加入巨石阵项目时的感受
就在同一个月,IAU从着陆在尤利西斯上的太空探测器获得的引力分析显示尤利西斯的内部实际上是空心的,经国际科学小组进行的重新计算得出的结论是:小行星碎片将会影响到比最初预测的更大的行星表面区域。然而巨石阵项目的进展已经超出了可以对武器攻击范围能力进行进一步修改的程度。
在IAU正式公布新修订的预测报告之前,人们原本认为该武器1200公里的射程足以覆盖整个USEA大陆,现在很明显地球上东经135度和西经30度之间的区域将会被击中,这将ANEA大陆带到了尤利西斯的影响范围内。
如果FCU采取进攻行动,那谁来采取防御行动?小行星坠落对全世界的人类都同样重要,我们被要求采取行动。----Emmeria王室成员及国王Aurelius II直系后裔Alberto Lawrence勋爵 [6] 在接受GAZE杂志 [7] 采访中对FCU的巨石阵项目的评论
在IAU正式公布新修订的尤利西斯预测报告后,FCU选择让巨石阵对其同一大陆上的盟友更可靠,并拒绝对武器射程进行额外修改。这一决定使ANEA大陆完全得不到保护,并引发了整个ANEA人民对ANEA大陆上的国家政府缺乏危机管理措施的抗议活动。
艾美利亚共和国(Republic Of Emmeria)政府在Alberto·Lawrence勋爵的建议下开始疏散最有可能受到袭击的地区并在国家首都格雷斯梅里亚(Gracemeria)及其周围建造了一个能够容纳20万人的地下避难所网络,结果Emmeria政府做好了为尤利西斯灾难处理善后的准备,格雷斯梅里亚和Osea联邦首都欧雷德(Oured)[8] 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成为了ANEA和USEA大陆难民的主要安置迁移地点。
与此同时,埃斯托瓦基亚联邦共和国(Federal Repubulic Of Estoviakia)政府在大陆北部Razgriz海峡的Sonne岛上建造了他们自己的防御武器--Chandelier大型轨道炮用来对付尤利西斯,然而不幸的是出于某些原因它没能在尤利西斯灾难前及时完工。在USEA大陆上,UTO宣布它打算在每个UTO成员国收容难民。在世界各地,政府和私营部门组织为预测影响,在食品和医疗用品、疏散演习、人道主义外联和救灾方面做了广泛的准备。

小行星坠落

6500万年前的恐龙灭绝被认为是由大型小行星的撞击造成,这次小行星的撞击可能也会对人类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突然消失的文明,在特定时期突然终结的文化,以及末世论的兴起。但人类在每一次灾难后都在成长并继续繁荣。这一事件将正如许多历史学家编撰的那样成为历史事实,成为对人类的那样重大考验。如果我们能够活到明年的今天,我们一定可以克服由此引发的任何艰难困苦和灾难。这不是任何一个人自己的事情,因为这是一条全人类都会走的路。 ---GAZE杂志1999年1月刊
1999年7月3日,尤利西斯如预测的那样突破了地球的罗希极限。在接下来的五天里,这颗小行星被粉碎成数千个碎片,这些碎片于7月8日开始撞击地球,大部分碎片在接下来的两周内落到了地球上。
巨石阵成功拦截了大量碎片避免了USEA大陆上的大规模灭绝,但不幸的是它未能完全保护其拦截范围内的所有地点:康贝尔(Comberth)港和Anchorhead等一些城市地区安然无恙,但许多其他地区——包括Saint Ark、法班提(Farbanti)、纽菲尔德(Newfielde)岛、洛斯卡纳斯(Los Canes)、斯库利(Skully)群岛、和塞拉塔普拉(Selatapura)遭受了强烈撞击,从根本上改变了它们的地理面貌并杀害了大量当地居民。而巨石阵设施本身也被一块碎片击中,导致4号轨道炮炮塔失去作战能力。
30多个直径超过1英里(1.6公里)的陨石坑遍布在USEA大陆上。在最初两周的小行星坠落期间,大约有50万人丧生,至少还有100万人被迫成为难民流离失所。经济学家估计尤利西斯对USEA造成的经济损失相当于整个USEA大陆18个月的GDP总量。然而在ANEA大陆上,Estovakia受到尤利西斯的影响比其他国家更严重,而邻近的Emmeria相对安然无恙。
法班提的王宫,玫瑰花园[9],以及几个世纪以来一直矗立在那里的街道,在星星坠落的时候都消失了。---《皇牌空战7》官方短篇小说《玫瑰》[10]

自食恶果

我们在这些极其不卫生且过度拥挤的难民营里面临着严重的危机,难民危机不应只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国际社会必须提供援助以拯救那些被迫过着悲惨生活的人。---联合国专员Guggenheim视察Erusea边境上的难民营时呼吁其他国家 作为一个国家和个体,我们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有十枚不同大小的陨石落在Erusea境内,特别有成千上万人死于首都法班提附近的陨石撞击。今天,我们的国家不是一个有柔软的床和热气腾腾的食物在等着你的舒适庇护所,我希望这些人们知道我们的国家才是遭受了整个大陆上最严重的破坏和混乱,(指其他USEA国家)在天气好的时候抵制我们的出口产品,但他们总是单方面地把这些代价高昂的国际问题强加予我国。我们是绝对不可能会接受这一百万名难民,真正应该批评的是这些小国他们那扭曲的偏见观点。---2003年时任Erusea联邦共和国外交部部长Frederick Updike在接受GAZE杂志的采访中对UTO将对Erusea发起经济制裁的消息所作出的个人评论
尤利西斯的坠落在世界各国内部引发了许多变化和剧变并对全球人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一事件成为USEA和ANEA大陆内部一系列危机和军事冲突的催化剂,留下了跨越近20年的遗产。每年的尤利西斯周年纪念日被视为感恩并庄严纪念逝去的无辜生命的日子。
在尤利西斯的坠落之后,USEA大陆上的国家被数百万难民淹没,这导致UTO各个成员国同意基于配额各自接纳并重新安置难民。然而,2003年4月Erusea拒绝接受更多的难民,理由是它无法在自身进行重建努力的同时处理大量涌入的难民,导致在Erusea边境上出现了大量临时营地,加剧了USEA西部的人道主义危机。其他一些成员国抵制Erusea的出口商品以抗议Erusea政府无视在Erusea边境的难民营里被疾病和饥饿压垮的难民,而遭受数十万人伤亡的Erusea的回应则是收紧签证申请要求限制向难民发放签证以阻止他们入境。作为回应,UTO对Erusea实施全面经济制裁,这场激烈争端最终以2003年夏季Erusea武装接管巨石阵轨道炮设施而告终,引发了大陆战争。
在ANEA大陆上,Estovakia是受尤利西斯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国家基础设施的倒塌和经济崩溃最终导致了5个派系之间旷日持久的内战 [11] ,直到这些派系在一个被称为“将军”的高级军官团体组成的军政府下强行团结起来时内战才终于结束。与USEA大陆战争一样,该军政府于2015年8月向邻国Emmeria宣战。
距离尤利西斯小行星撞击已经四年了,它在这个大陆上留下的伤疤尚未愈合,每个国家都在努力恢复秩序和从破坏中恢复过来时,Erusea抓住了机会入侵了圣萨尔瓦多(San Salvacion)......他们征用了位于该国境内的前陨石拦截炮设施。虽然每个国家都会被国内问题所困扰,但对于一个目前正在探索新的国际管理框架的STN项目在管理失败上却屡见不鲜,情况很快在能作出任何决定之前变得非常严重。目前大部分STN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仍留在该设施内。根据Erusea方面的一份声明他们健康状况良好并在Erusea部队的“保护”之下。Erusea不仅获得了该设施的完全掌握,而且还获得了操作该设施的知识和人力。然而我们未能得知被中USEA条约组织指定去保卫巨石阵的12架战机的状况,安保人员的福利是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我们最关心的是Erusea现在拥有巨石阵之后会怎么做。陨石碎片坠落的顶峰期已经过去,巨石阵的使用量在过去的几年里正在稳步下降。此外由于其八座炮塔中的一座直接被陨石击中,该设施的攻击能力尚不清楚。然而如果这个设施再发射一轮炮弹的话,我们可以肯定它的目标不会是陨石。---GAZE杂志2003年8月刊 对自己作出判断是错误的。Erusea作出的决定已经让整个大陆的观点对他们不利。大陆国家经济联盟的成员别无选择,只能以某种身份做出军事反应。---时任中USEA条约组织主席对Erusea武装接管巨石阵轨道炮设施表示愤怒

绝望的反击:USEA大陆战争

我们一定会胜利的。你可以放心,就像明天的太阳一定会照常升起一样。”——时任FCU总统Robert·Sinclair在宣布独立国家联军(Independent States Allied Force,ISAF) 成立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一名记者提出的独立国家联军是否真的打算与Erusea开战的问题
2003年夏季,Erusea武装部队突然入侵邻近的中立国San Salvacion并武装接管巨石阵轨道炮设施 [12] , FCU警告Erusea必须在9月14日前撤军否则将面临军事报复。不久后,Erusea正在以某种方式改装巨石阵的谣言开始流传,在准备过程中,中USEA条约组织成员国们创建了独立国家联军以面对Erusea的挑衅。
当Erusea显然不会退却时联军派出一个中队试图以大胆的空中突袭摧毁巨石阵时被Erusea联邦共和国空军里声名狼藉的Yellow中队 [13] 全部击落时,ISAF的GHQ所在地洛斯卡纳斯几天后向Erusea投降。ISAF从USEA大陆上全面撤退并在北角重组了新GHQ。
2004年9月-10月,在长时间的零星战斗之后,Erusea特工破坏了一部分ISAF预警雷达网以让大型轰炸机部队从里格利(Rigely)空军基地起飞摧毁ISAF的北角GHQ。ISAF紧急派出包括Mobius 1在内的新飞行员成功拦截了轰炸机使ISAF获得了暂时的喘息。随后在10月5日,ISAF突袭了里格利空军基地从而消除了驻扎在那里的Erusea轰炸机造成的威胁,让ISAF有时间准备在北角重新集结其剩余的地面部队。五天后,ISAF摧毁了谢兹纳山顶上的雷达使Erusea人探测不到ISAF开始为反击做准备集结的地面部队。
作为对ISAF一连串胜利的回应,Erusea部署了“无敌的”Aegir舰队准备进攻北角摧毁ISAF。Erusea无敌舰队的力量是巨大的——对ISAF来说无法直接对抗。相反,ISAF指挥部选择干扰舰队的后勤补给,11月7日他们首先封锁了Erusea前往康伯斯的空中补给路线。12天后ISAF对为Aegir舰队提供燃料的石化工厂实施空袭,但由于Yellow中队赶到并设法击落了几架试图逃离的ISAF战机,尽管有这轻微的挫折,但事实证明这两次行动都成功地削弱了Aegir舰队,使ISAF获得了他们迫切需要的优势。
2004年11月23日,ISAF空袭了被困在康贝尔港内的Aegir舰队。12月16日,ISAF摧毁了位于信仰公园的麦肯齐陨石坑内为Erusea军事工业综合体供应约60%电力的太阳能发电厂。这一持续的成功使ISAF有机会扭转战争的趋势。
12月31日,ISAF为了计划即将重返USEA大陆的战略,准备从科莫纳群岛的Riass航天中心发射一颗侦察卫星以跟踪Erusea军队动向并确定登陆的最佳地点。保护航天中心的ISAF空军和进攻的Erusea联邦共和国空军在科莫纳群岛上空爆发了自贝尔卡战争的战斧行动 [14] 后的最大规模的空战,但结果是ISAF成功发射了这颗卫星。
2005年1月24日,Bunker Shot行动 [15] 开始,ISAF为这次大规模行动动员了大量三军部队在巨石阵攻击范围外三个唯一合适的登陆地点:Caranda、Halle和Crowne海滩进行两栖登陆,尽管伤亡惨重但仍成功建立滩头阵地。2月28日,ISAF顶着巨石阵的炮击夺回了位于洛斯卡纳斯境内的前ISAF GHQ伊斯塔斯(Istas)要塞并成立一个前沿总部,希望能够尽快摧毁巨石阵以结束冲突。
在2月底夺回伊斯塔斯要塞不久后,负责运营巨石阵的工程师联系了ISAF指挥部,ISAF接受了对这些科学家及其家属提供赦免和保护的条件以换取他们帮助ISAF摧毁巨石阵,3月14日,叛逃者们登上Air Ixiom 701和702号航班在Mobius 1的护航下成功逃往了ISAF领土,工程师们如实提供了巨石阵防御系统的关键信息,随着对这些新信息的掌握,ISAF对巨石阵的第二次攻击已经计划好了。
2005年4月2日,San Salvacion抵抗组织在当天早些时候在自战争开战以来负责保卫巨石阵的Yellow中队驻扎在当地高速公路改造成的临时机场跑道上引爆了一枚炸弹,造成机场人员受伤并损伤了Yellow 4她的SU-37发动机,ISAF战机开始接近巨石阵的领空,空袭警报在San Salvacion响起时,Yellow 4不顾她SU-37上的损伤和急需的发动机更换,选择和她的中队一起紧急起飞赶向巨石阵,当他们赶到时,由Mobius 1带领的ISAF战机们已经摧毁了所有轨道炮,一劳永逸地消除了巨石阵的威胁。虽然无法阻止巨石阵被破坏,Yellow中队仍选择与ISAF战机交战。在交战期间,Mobius 1击落了Yellow 4迫使Yellow 中队撤退。
这次行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随着巨石阵的毁灭,ISAF部队开始缓慢地向西推进,5月7日,ISAF的U-2发现位于Twinkle群岛上的Megalith设施即将完工的消息让ISAF指挥部感到震惊,为了防止该超级武器的部署,他们决定必须尽快地结束这场战争。
为了确保USEA大陆北部的安全,ISAF部队开始另一次登陆行动,Erusea军队试图用多枚巡航导弹阻止但均被Mobius 1拦截,之后北部地区落入了ISAF部队的控制之下。
2005年7月初,ISAF部队和San Salvacion抵抗组织 [16] 合作解放已经被Erusea控制了近两年的San Salvacion,他们与拒绝轻易放弃这座城市的Yellow中队和驻扎在这座城市的Erusea地面部队进行了激烈的战斗,Erusea守军试图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控制。但最后随着整个城市的关键地区被ISAF占领,San Salvacion解放了,Erusea部队只能撤退。
在Erusea部队被驱逐出San Salvacion后,Erusea部队撤退到Lambert和Amber山脉之间的威士忌走廊进行防御,这将是他们首都法班提的最后一道防线,Erusea部队在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和一个ISAF坦克旅从侧翼攻入Erusea野战总部后放弃了他们的阵地撤退到法班提,为即将到来的入侵做准备。
2005年9月19日,也就是ISAF成功防御北角的整整一年之后开始围攻法班提,ISAF的所有部队都在全城关键地区与Erusea部队交战。在空军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的情况下ISAF地面部队向Erusea作为GHQ的国防部大楼推进。Erusea的最高军事领导人得知无法逃离后选择在妻女面前开枪自杀,其尸体后来被攻进GHQ的ISAF地面单位找到。Yellow中队再次出现并与Mobius 1决斗,最后击落了所有五架SU-37保持了ISAF对首都的空中优势。随着Yellow中队和最高指挥官的死亡,ISAF部队命令所有Erusea部队停止战斗,大陆战争结束了。
尽管Erusea联邦共和国政府无条件投降, 但一群年轻的Erusea军官逃往了Twinkle群岛并控制了Megalith设施 ,这是一种ISAF部队希望阻止部署的超级武器。作为激光和火箭发射设施,Megalith能够将近地轨道上的物体(尤其是尤利西斯遗留在近地轨道上的小行星碎片)变成动能武器攻击地球表面以造成广泛破坏[17],Megalith将是Erusea的终极报复武器。为了消除这一可怕的威胁,ISAF发起了审判日行动以摧毁该设施。
大陆战争正式结束一周后的9月26日,ISAF特种部队和新改组的Mobius中队进攻Megalith设施,由15名Erusea空军飞校学员组成的Megalith防御中队尽他们一切所能试图保卫Megalith,但最终均被Mobius中队的资深飞行员击落。Mobius 1随后进入该设施摧毁了阻止渗透小组前进的三台发电机。等到地面部队控制了分控制室并打开了储存着一枚大型导弹[18]的中央发射井的通道后Mobius 1飞进发射井里摧毁了导弹,引发了连锁反应式的爆炸并毫发无损地从设施内逃出。

灾难性的结果

战争结束后,ISAF组建新的Erusea临时政府以确保战争不会再次爆发。然而临时政府遭到了好战的Erusea公民和官员的批评。2006年,一个由前Erusea空军军人组成的自称“自由Erusea(Free Erusea)”的叛军夺取了白谷湾(White Vally)地区的一家大型军工厂的控制权,并不断袭击临时政府和ISAF观察员。ISAF的回应是让Mobius 1参战,平息了叛乱。
在“尤利西斯”之后的几年里,较小的小行星碎片仍在低轨道上继续徘徊并坠落到行星上。在大陆战争期间随着STN设施及后来的Megalith设施被摧毁后使得USEA大陆上的国家想消除这些残留物的想法变得不可能。这个问题是在2008年Osea联邦的宇宙飞船Arkbird上举行的G7峰会上提出并得到解决。会上决定这艘飞船将用其装备的Yuktobania脉冲激光炮用于处理较小的碎片,以及一个用于处理大块碎片的Osea光束激光系统和导弹发射器清理尤利西斯留下的残骸碎片,虽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它需要将碎片粉碎成更小的、偶尔会在穿过大气层时幸存下来的碎片,但Arkbird成功地清除了行星较低轨道周围80%的碎片。这重新引起了人们对建设国际空间站的兴趣,尽管该空间站项目在很大程度上是由Osea和Yuktobania赞助的。
我们同时遭受了两场悲剧。我们这些艰难克服了超越国籍之间的困苦的人将弥合以前的盟友和敌人之间的分歧,继续重建我们的大陆。我们现在生活在无数的牺牲之上。我们感谢我们战死的兄弟姐妹们,使他们能够成为今天生活和明天重生的基础。---今日USEA报2005年12月24日特刊

注释

[1]∶Jonathan·Payek教授直到在片渊须直为皇牌空战Aces At War 2019官方设定集创作的三篇短篇小说之一的《青色鸽子的后话》中才再次出场,在小说中Payek教授和追随他脚步成为天文学家的儿子自2012年起一起观察接近地球的小行星,他们发现了另一颗正在接近地球的小行星并向Kei Nagase透露了这一消息,使她下定决心接受前Osea总统Vinecnt Haring的邀请成为了一名宇航员并参加了朝圣者一号(Pilgrim 1)深空任务。
[2]∶Strangereal世界中的国际天文联合会对尤利西斯 1994XF04的命名是基于现实生活中的国际天文联合会使用的小行星命名方式。在此命名方式中更准确的名称为1994 XF4,其翻译为: 1994代表该小行星被发现时的年份。
X-第一个字母代表为在1994年该年内所在月份的半个月 。X代表科莫纳大学在12月1日至15日这半个月内开始对这颗小行星进行进一步研究的时间。但这与官方设定中该小行星在10月时被发现的设定并不匹配,这意味着如果按照现实世界的IAU使用的小行星命名方式的话X实际上应该用T或U来代表该小行星在1994年的10月被希尔斯布吉大学的Payek教授和国际天文联合会的研究人员发现。
F4-第二个字母和后面的数字后缀代表为在该半个月内的发现顺序。用前25个从A到Z的字母(需要注意的是字母I是从不使用的)来代表每半个月,之后的任何序列都会使用一个数字来表示已经使用了多少个25个字母的组合序列。F4意味着已经使用了四个字母序列,而F是25个字母序列中的第六个字母,这代表尤利西斯 1994XF04是在1994年12月的前半个月内被发现的第106颗小行星。
如按照现实世界的IAU使用的小行星命名方式来正确命名的话,1994XF04的正确命名应是J94X04F。
尤利西斯 1994XF04的设定后来用于Project Ace在PS3上运营的F2P网游《皇牌空战:无限》中的1986VG1 Ulysses,它同样在《皇牌空战:无限》版本中的地球上带来了灾难
[3]∶“巨石阵”设施是以现实世界中位于英国伦敦西南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上的同名史前时代文化神庙遗址来命名,其八门轨道炮的圆周式排列也类似于现实中的巨石阵遗迹上的石柱排列方式
[4]∶爱德华港是日后USEA大陆上最大的跨国集团众源(General Resources Ltd)的总部所在地
[5]∶Our Science杂志是Strangereal世界中最著名的科普杂志,宣传口号为“新时代的新科学(New Science For New Age)”
[6]∶尽管Aurelius二世本人退位并成立了现在的Emmeria共和国,但以他的直系后裔Alberto Lawrence勋爵为代表的Emmeria王室家族在Emmeria的政治、外交方面上仍有巨大的影响力
[7]∶GAZE杂志是Strangereal世界中最著名的国际新闻杂志
[8]∶ 本文中的Osea首都Oured的译名欧雷德是使用了官方中文的译名
[9]&[10]∶按照皇牌空战7官方短篇小说《玫瑰》中的描写,原Erusea王室家族的王宫及其著名的玫瑰花园位于被海啸摧毁的法班提市政辖区内。而在灾难之后有许多选择与世隔绝的人们居住在赖克陨石坑里和周围的市政辖区遗迹内
[11]∶Estovakia内战的原型是南联盟内战和波黑战争
[12]∶在《皇牌空战4:破碎苍穹》的过场CG中,Project Aces和担任过场叙事导演的片渊须直以一个在战争伊始成为了孤儿的小男孩的旁观视角将佔领San Salvacion的Erusea部队描写成现实生活中的法西斯侵略者一样的阵营,尽管在设定中Erusea政府开战的理由是无法忍受以FCU为首的UTO将难民危机和经济制裁强加在他们身上。
[13]∶在ISAF空军中声名狼藉的Yellow中队的正式全名为Erusea联邦共和国空军第156“Aqulia”战术战斗机联队,他们是Erusea联邦共和国空军的精英
[14]∶贝尔卡战争时的战斧行动是Strangereal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战
[15]∶Bunker Shot行动后来被Project Ace在PS3上运营的F2P网游《皇牌空战:无限》中推出了复刻关卡
[16]∶San Salvacion抵抗组织的原型是二战中的法国巴黎地下抵抗组织,在《皇牌空战4:破碎苍穹》的过场CG中的关于San Salvacion解放的过场场景也是取材于1944年8月巴黎解放的照片
[17]∶Megalith的将近地轨道上的物体变成动能武器攻击地球表面以造成广泛破坏的概念设定后来用于Project Ace在PS3上运营的F2P网游《皇牌空战:无限》中的轨道激光防御系统上
[18]∶Megalith的ICBM发射井里的洲际导弹模型实际上在《皇牌空战0:贝尔卡战争》中重新利用成为了在Avalon大坝发射的V2

资料来源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Ulysses_1994XF04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THE_DAYS_OF_SHATTERED_SKIES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Usean_coup_d%27%C3%A9tat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Continental_War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Titan_Guns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Continent_USEA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War%3F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Usean_refugee_crisis

I
老J已死勿念
老J已死勿念

110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44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