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之前的两篇文章里我分别推荐过早坂吝老师的《彩虹牙刷》《OOOOOOOO杀人事件》
这个将侦探设定为援交美少女,所有案件都包含某种性行为或性癖元素的推理小说令所有读者都大为惊叹。在恶心的同时令人震撼、在反胃的同时令人喜爱的主角——上木荔枝(上木らいち),其援交美少女的设定使得不少读者的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根据书中上木自述,我们可以推断其名字“らいち”正是荔枝之意)。

灵与肉的分离及“粋”的要义

我一直想为这个大约永远不会在大陆出版的推理系列写点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入手,只好先引用一段早坂老师在《彩虹牙刷》所写后记:
说说本作的创作历程吧。援交侦探上木らいち这个角色,是我本科一年级,也就是2006年的时候构思出来的。当时我就想,如果把一个看起来在一般推理小说里活不过三章的轻浮的美少女角色设定为侦探,岂不是非常有趣。但这就对情节有了更高的要求——假如她解决的只是普通的事件,那么读者肯定会质疑“那援交这个设定有什么作用呢”。因此,援交侦探必须要进行エロ推理,才能彰显她的价值。
感谢豆瓣网友@liquidhclo的翻译, 后记全文请移步
的确,在普通的推理小说乃至恐怖电影里,轻浮的女性角色很容易领便当。早坂吝就是要塑造一个浪荡却自省的、不令人反感的性工作者。
起初,早坂吝苦于不知该如何在援交这一限定条件下写推理故事,便将构思说给他的朋友听。他的朋友听完开玩笑地提了一句,“荔枝不是援交侦探吗?那你就去写跟她援交的那些男人们身上发生的事件,然后让她来解决不就好了”。
这下早坂吝茅塞顿开,故事脉络瞬间清晰。
尽管可能未必是早坂老师的本意,窃以为上木荔枝这个角色体现出了日本文化中名为“粋”的美学精神。
“粹“这一概念发源于江户幕府时代,大放异彩则是明治时代。最初这一字词被用于形容艺伎,后来引申至以艺伎为代表的一种女性美学。
要达到“粹”之美,首先自然是女人的性吸引力。吸引力不仅源自艺伎美好的胴体,更注重于其言谈举止、一颦一笑间流露出的媚态。这媚并非谄媚,是两性交往中那份若即若离的紧张与挑逗,是对等状态下流露出征服与被征服的可能。
这吸引力来自艺伎和客人间对等的距离感,来自出卖肉体却无损于灵魂的女人之孤高。 因此,明治时期浪漫派作家永井荷风写道,“没什么比曾经被渴望,而后真被得到手的女人更可怜的了”。
只有追求中的女人最具吸引力,失却距离感,“粹“之媚态亦荡然无存。
为了达到这份吸引力,就需要在艺伎和客人之间维持平等。至少,灵魂上的平等。在小说《彩虹牙刷》中,上木荔枝曾这样说道:
我是不交男朋友主义者。大家都是平等的五万元。付钱了我们就是朋友,不付钱就再见。
明明靠出卖肉体为生的上木荔枝却并不令读者感到肮脏或背叛,皆因这份灵魂上的平等。在性交易的过程中,作为通常被视为弱势的女方,上木荔枝对待客人的态度有时可谓颐指气使,丝毫不见自卑与羞耻。
这种灵魂上的平等出于“粹“的深层要义,便是悲观与乐观并存的达观主义。
作为出卖身体的艺伎,尝遍世间百态,看透人情冷暖,对所有的情感抱持着既恣意且淡漠的心态。这并非常言所道“婊子无情”,恰恰相反,是情到深处人孤独,是孤高。 容我不合适地借用《沙家浜》中阿庆嫂的一句台词来形容,那可谓是“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只不过,若从客观现实的局外角度看。“粹”的概念也许是艺伎们哄抬身价的手段和噱头,是对性交易的包装。艺伎常言“宵越しの金を持たぬ”(不留过夜钱)。夜夜笙歌的女人们,在推杯换盏的欢声笑语中,究竟有多少孤高的成分?
不过早坂吝笔下的上木荔枝,她的孤高不存在疑义。
虽然在系列每一作中,上木荔枝都有数目庞大的客户人群,但她并不依附于任何人。上木对待性的态度是洒脱的、是不受任何伦理道德拘束的、是在功利主义和享乐主义间来回切换的。这一特质在《彩虹牙刷》中成为了某种诡计的关键要素。

系列作品介绍(无泻底)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殺人事件》
户外派的公务员冲等人在自由作家成濑的博客上相识,每年都会前往假面男子黑沼拥有的孤岛进行线下聚会。正在冲对今年刚入学的研究生渚单相思时,成濑竟擅自带着年轻的恋人登场。到达孤岛的第二天,两名参加者失踪,在此之后的杀人事件!还有,那连续的意义不明的密室……凶手是谁?以及,这部作品的标题是?
系列第一作,一举夺下了梅菲斯特奖,早坂吝也凭此作出道。
虽然是系列出版的第一作,《OOOOOOOO杀人事件》在创作时间上其实是《彩虹牙刷》之后的第二作。这本书里上木荔枝受客人相邀,来到孤悬海外的南国小岛,碰上了暴风雪山庄模式下的连续杀人事件。隐藏在这其中的究竟是什么色情元素诡计呢?
早坂吝在这一作精进了自己的文笔,小说不以上木荔枝为核心。这是推理小说常用的写法,侦探只负责抛出线索与提示,不作为中心人物。
需要说明的是,书名中的“OOOOOOOO”既不是O也不是0,而是日文中表示保密的“○”,即书名中有八个字被作者刻意遮住,这八个字是一句谚语,也是本书所使用诡计的重要提示。早坂吝嚣张地在开篇就发出致读者地挑战书,十分嚣张。难怪这部作品会得到梅菲斯特奖的青睐。
顺便提一下,不走寻常路的梅菲斯特奖被包括我在内的众多推理迷误以为是推理小说大奖。其实梅菲斯特奖的参选条件不限于推理小说,科幻、玄幻乃至爱情题材都在其列,只要有趣就能得奖。
《虹の歯ブラシ 上木らいち発散(彩虹牙刷 上木荔枝发散)》
早坂吝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个人推荐从这本开始阅读。
围绕着上木荔枝所发生的七个案件,每个案件都以人类的性癖为核心,是“上木荔枝”系列中人气最高的一作。这部作品其诡计的掩盖和利用、推理和性文化的结合,伏线的埋藏与收束,均是系列最高水准。其中尤以“青之章”最为令人称道,无怪乎这是早坂吝构思最久的一章,整整花了他两年大学本科时间完成。
最后一章“红之章”中早坂吝利用 meta 形式,打破传统推理小说的框架,将作者本身抽离出来,将作者意志置于笔下和读者进行直接沟通。这是他向自己所喜爱的卡夫卡进行致敬。
这本没有官方中文出版的小说在豆瓣上竟有超过两千人标记,实属奇迹。
《誰も僕を裁けない(谁也不能审判我)》
系列第三作。本作中可爱的上木荔枝受到陌生人的邀请,前往一座十分绫辻行人的洋馆当女仆,随后便发生了连续杀人事件。
本作使用类似西村京太郎《双曲线杀人》的双视角叙事,分别以上木荔枝和嫌疑人为主角进行叙述。在本作中早坂吝放弃 meta 要素,以常规手法写了一部颇似社会派的推理小说。之所以只说颇似,是因为在我看来这部作品所讨论的社会议题未免过于纸上谈兵,最后落脚点的价值观很难让我认同。
不过单纯以推理小说而言,可看性仍旧可以打个八分。如果说《彩虹牙刷》是展示不同诡计的短篇集,本作就是杂糅不同诡计的大杂烩案件。
エロ元素诡计、不在场证明、构造密室的理由、杀人的顺序,还有一点点叙述性诡计的文字游戏,以及服务于社会派讨论的宏大馆诡计。在小说中,早坂吝借笔下角色之口,对某些批判本格推理小说只重逻辑、不符合人性的观点进行驳斥:
本格经常被人说是非人性的,冷彻的等等,但是我不那么认为。认真决定规则,然后在规则内堂堂正正,不耍花招,这不是非常人类性的行为吗。不如说现实的人类才让人感觉不符合人性,那是无秩序的,动物性的。
我深以为然。
《双蛇密室》
正如标题所言,这本书主打的就是密室诡计,而且是两个极为相似却天差地别的密室。
这部作品以“天与地的密室”为噱头,一个是高层公寓里的密室,发生在半空中;一个是地上金库中的密室,而这两间密室内的凶器都是毒蛇。
整本书色调阴郁,一改过去上木荔枝系列插科打诨、自带吐槽的风格,余味非常苦涩糟糕。恕我妄言,整个案件已经不是现实不现实、可能不可能的逻辑问题了。打从一开始,这答案就是完全奔着猎奇方向想出来的。
猎奇与性被早坂吝放在第一位,推理反而是其次。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的偏见,因我对类似《神探伽利略》那样的冷知识推理并不感冒。
在这个非常致郁、阴霾的故事的结尾,上木荔枝依然以达观的心态开导她的嫖客:
如果被隐藏的真相比继续隐藏下去还要恐怖的话怎么办。那时候你们逃到哪去呢?……必须要享受真相!
这个案件催生了第一位主动离开上木荔枝的嫖客。
《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邮件恶魔的战栗)》
名为“邮件恶魔”的用户寄来了邮件,写着“一周后你就会死”。东京都内发生多起杀人事件,死者年龄、职业均差别极大,却有着一个共通点:均使用 X-phone 手机,还收到了上述的邮件。
到底是谁针对 X-phone 用户进行连续杀人?
早坂吝在创作中一直在刻意消除系列作品的连续性。这样读者无论从哪一本开始阅读都不会有障碍。可这句话不适用于系列最新作《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
在这部作品中有大量前四作角色登场,并且他们也对故事产生了巨大影响。如果未曾拜读过前四作,那么有些描写则显得非常累赘、莫名其妙。可读过前四作的读者则会心一笑,看出了早坂吝的小心思,这是作者和读者在精神上的交流。
在这部作品里,早坂吝利用社交媒体的特点,巧妙地把线索隐藏于白纸黑字之间。可以说真相在一开始就摆在读者面前,真是大隐隐于市到让所有人都视而不见。
小说开篇第一桩杀人案就是个包含エロ元素的密室诡计。可在我还没来得及将这个案子视为叙事核心的时候,上木荔枝三下五除二地就把密室破解了( 我估摸着这个密室若是搁到其他人——比如折原一或京极夏彦——的手里,那必然可以灌水灌出一部中篇)。
可早坂吝就这么“暴殄天物”地在第二章把它破了……足见早坂吝老师多么本质、多么自信!
这部作品在第十三章进入高潮。直到终章第二十章前,小说不再掺杂任何水分,全无杂物,只有逻辑的朵朵浪花。角色们根据线索进行推理并相互驳斥,最终得出唯一的解。没有多余的描写,只有一句又一句、话赶话的交流,这样纯粹的辩驳令人大呼过瘾。
如果你对具体刑侦手段和动机的合理性要求不高的话,那么这部作品绝不亚于《彩虹牙刷》。《メーラーデーモンの戦慄》是“上木荔枝”系列的最新作。上木荔枝破了那么多案子,睡了那么多男人,最终仍是孑然一人回到住所。
上木荔枝,今天也是孤身一人。
“上木荔枝”这个系列恐怕永远得不到大陆出版的机会,但他的另一部作品《无人机侦探》,也就是上图下方的作品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希望感兴趣的朋友踊跃购买!
本文引用了下面材料:

I
巴甫洛夫的忌日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500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