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六角星是一个很常见的符号,从古老的硬币到以色列的国旗,和许多小说里都有围绕这个符号的各种图像。然而,人们很难说明这个符号究竟是从何起源。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就来谈一谈六芒星这个符号的发展,应用,以及今天为什么它几乎成为了犹太教和以色列的象征。

让一个正六边形的每一条边都彼此交于六个点,就得到了一个正的六角星图案。同样,把两个正三角形上下重叠,得到的也是一个正六角星图案。这个图案总体来说非常容易绘制,而且也是一个完全对称的规整图形,想必从诞生之日开始,就被不同的民族赋予了某种神秘的色彩。
最古老的六芒星图案发源于印度,出现在印度南部的古代印度教寺庙里。这个符号所表示的意思是介于人和神之间,最完美的冥想状态。而在达摩系宗教(印度教,佛教和耆那教)里,六芒星也有着一定的运用。
印度教里,组成六芒星的两个正三角形分别被称为“Om”(朝上)和“Hrim”(朝下),象征人在天地间的位置。朝上的一半也被解释为男性神湿婆,朝下的则是女神沙克蒂,二者组合在一起象征男与女的结合,有着生命诞生的神秘意义,六芒星的六角也被解释为湿婆和沙克蒂的孩子卡提克亚的六个面容。而在佛教,特别是藏传佛教里也有独特的解释,将其称为现象的起源,并且常常和金刚瑜伽母联系起来。另外,印度教里还把六芒星称为“Shatkona”,象征湿婆-沙克蒂或者超自然-自然的结合,这个符号在此已经和正六芒星没有区别。
不过,古印度的六芒星并不是一切文化里六芒星的起源,更有可能的是各民族各自发现了六芒星并为之冠上各种名号。在中国古代有“六合”的思想,最初仅仅表示上下东南西北六个方向,后来逐渐变成了风水学和玄学的用语,其思想和六芒星图案有相通之处。而在公元前五世纪的日本,这个正六角星的图案也出现在一些神社里,被称为“龙目”( かごめ )或“龙目纹”,是用竹条编出的连续截半六边形图案。这一完美镶嵌的图案可能是受到了印度教的影响,而和西方的那个六芒星没有关系。
然而,在地球另一端的中东土地上,这个图案则还没有诞生。在古老的纸莎草文书里,有时候会出现和犹太教神名有关的五芒星图案,有祛疾病之意,然而却没有六芒星图案的出现。直到若干年后,这个符号才会以大卫星( מגן דוד )的名义,成为犹太人的象征。而对于这个大卫星的说法,也有不同的解释,一种说法是认为,在希腊字母里,大卫的首字母D对应的是一个三角形的字母Δ,两个Δ叠起来就是一个六芒星;另一种说法则认为这个图案是联合王国时代大卫王所持盾牌上的图案。不过,这些解释都缺乏历史证据,已知最早的大卫盾出现在3-4世纪加利利地区一座犹太教堂的拱门上,此时距离第二圣殿时代的结束已经有几百年了。而在这之前的经文里,则完全看不到有关大卫盾的记载。
追究其起源,这个六芒星很可能是希腊化时代的产物,来自在数学和几何领域颇有造化的古希腊。它在进入了中东地区后,在几百年的发展里被赋予了自己独特的性格。这就像它的“小兄弟”五角星一样,经过不同的演绎和解释,也成为了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象征。
六芒星不只是犹太教的专利,伊斯兰教里也有大量引用。伊斯兰教中对于六芒星最常见的解释就是“所罗门之印”( خاتم سليمان ,罗马化:Khatam Sulayman),相传它是古代以色列的所罗门王(阿拉伯语读作“苏莱曼”)指环上的符号,可以赐予他同万物交流,或者镇压妖邪的能力。早在一世纪就出现了有关控制恶魔的指环的传说,不过直到中世纪这个符号和驱魔指环联系起来,且很可能是起源自西班牙的卡巴拉传统。相映成趣的是,文艺复兴时期很多涉及“驱魔”魔法阵又经常引用五芒星(正或倒)图案,这却是反过来受到了阿拉伯和犹太教的神秘主义影响。
另外,所罗门之印里常会故意通过交错的线条制造类似立体的效果,据说有困惑恶魔的能力,这和五芒星法阵里的很多解释相映成趣。而这个图章也多次出现在伊斯兰地区的旗帜,硬币或者石碑上。

在公元三世纪意大利南部塔兰托的一块犹太墓碑上出现了一个六芒星图案,在这个时期,六芒星也是中东犹太人一种普通的装饰性图案。不过,塔兰托地区的犹太人以卡巴拉派的研究闻名,这可能暗示了卡巴拉派和六芒星“发扬光大”之间的关系。
中世纪一本卡巴拉魔法书里也出现了六芒星,但是并没有确定它们是“大卫盾”。此外,文艺复兴时期以色列的一本卡巴拉派书“Ets Khayim”里用两个正三角形来分割逾越节泥板上的传统物品,然而,这些三角形是彼此平行而非重叠的,无法构成六角星。
无法构成并不意味着完全没关系,因为在这里引用了一个“七部分”的概念,即六芒星的六个角和中心。至少在20世纪,六芒星仍然和7有直接关系,这个7可以代表传统的七枝灯(Menorah),七个方向(上下东南西北中),或者六个男性的Sefirot和一个女性的Sefirot结合,还有人认为两个正三角形表示南北王国时代的犹大-便雅悯两派,而两个六芒星则代表十二支派。基督教里有时也将正三角形解释为耶稣,而把倒三角形解释为水。
同时期西方神秘学里对六芒星也有着不同的解释,例如六芒星的两个三角形可以代表两种元素,而叠加的两个内外六芒星则代表四元素。这种内外六芒星的设计在一些魔法阵里也有体现。
最早在东欧的犹太社区里出现了六芒星象征物。1354年的波西米亚国王查理四世为布拉格的犹太人制定了一面红旗,上面是一个很大的六芒星。而15世纪匈牙利的国王马蒂亚斯给犹太人的红旗则包含两颗金色的五角星。1592年,布拉格的犹太人被许可拥有一面自己的旗帜,上面也是一颗六芒星。1648年的布拉格之战后,为了表彰犹太人在御敌中的贡献,他们有了一面新旗帜——红旗中心是一颗黄色的六芒星,以及一颗小星。六芒星借此逐渐成为了犹太教的象征,就如同十字之于基督教一样。
外部因素逐渐推动了内部变化。随着欧洲民族主义支持下的反犹浪潮,犹太人的民族归属感也不断提升,从而促进了锡安主义的发展。在1896年的《犹太国》里,锡安主义之父西奥多·赫茨尔首次为尚未出世的犹太国设计了一面旗帜,在他的设想里,这面旗帜是白色的,中间是一颗六芒星,六芒星的每个角上还有一颗小六芒星,算上顶部的一共七颗星。
在赫茨尔的理解里,白色象征纯洁,而七星象征着未来的犹太国将执行七小时工作制。不过,这面旗帜没有引起多数人的关注,而真正设计出未来的以色列国旗的是另一个人——大卫·沃尔夫森。他将六芒星和传统的犹太祈祷披肩结合起来,设计了一面蓝白旗,上下为蓝色条带,中心为六芒星,1897年第一次锡安主义者大会期间,这面旗帜被选为未来的锡安之旗。
在20世纪,六芒星成为了体育界的犹太队伍的象征。比如维也纳Hakoah俱乐部,队服使用六芒星设计,以及费城的斯巴斯篮球队,也用六芒星作为队服标志。
不过最著名的是著名的犹太拳击手马克思·贝尔(Max Baer),他在他的裤子上画着六芒星图案,这个想法也许来自之前的另一位犹太拳击手本尼·伦纳德(Benny Leonard)。1933年他打败了德国拳手马克斯·施梅林( Max Schmeling),极大伤害了元首的面子,后者从此禁止施梅林和犹太人打拳。
然而,贝尔打出的一拳并没有改变犹太人的命运。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之后,犹太人的噩梦又一次来了。在纳粹德国的法律下,所有犹太人都必须佩戴黄色或白色的六芒星臂章,1941年开始,所有六岁以上的犹太人都必须佩戴这个符号。此时,六芒星又变成了耻辱的身份,变成了奴役,屠杀和流浪的命运。当然,至暗时刻也少不了反抗者,一些其他国家的犹太士兵则佩戴这个符号作为反抗纳粹的象征。
大屠杀在造成新一轮大流亡的时候,也在无形中继续增强了犹太人的民族认同,锡安主义力量不断壮大。1948年随着联合国通过分治协议,一个新国家随之在中东的土地上诞生了。此时,六芒星也不再是耻辱和悲惨的印记,它再一次回到了过去的位置上,10月28日,当初的“锡安之旗”被正式确定为以色列国旗,历史新的一页向前翻开了。

现代六芒星广泛出现在以色列的各种旗帜上,还是先从国旗说起。以色列国旗直接使用1897年的设计,长160cm,宽220cm。尽管如此,对于这面国旗的争议一直没有停下,一些犹太人认为应该使用更具有代表性的“七枝灯”图案,还有人则出于对锡安主义的抵制而反对这个图案。而在中东的伊斯兰国家里,则经常把旗帜的两条蓝色条纹解释为尼罗河和幼发拉底河,并将此认为以色列扩张的象征,不过,驳斥这种理论的人也不在少数。
不过,有一面以色列国旗的样式和这个并不一样,具体为中心的六芒星是蓝色实心的。说到这面旗帜还有一个趣事,在1949年3月5日,第一次中东战争接近尾声的时候,以色列国防军发起了“奥华特”(Uvda)行动,10日到达了南侧红海沿岸埃拉特附近一个叫乌姆·拉什拉什(Umm Rashrash)的地方,不费一兵一弹就完成了最后的战斗。于是,到场的内盖夫旅第8营的一位连长纳胡姆·萨利格(Nahum Sarig)决定在此升旗。几个士兵拿一张白床单在两侧涂上蓝墨水条纹,撕掉急救箱上的大卫星图案,缝在中心,随后升起了这面草草制作的国旗。
同国旗一样,以色列国防军的旗帜也少不了六芒星。以色列国防军的军旗为左上角是缩小的以色列国旗,右下角是黄色的六芒星和希伯来语“以色列国防军”字样,六芒星中心是“刺刀加橄榄枝的符号”,这个符号来自国防军前身“哈加纳”民兵组织(希伯来语里的意思是防御),和六芒星一起组成以色列国防军军徽。这面旗帜从1951年开始正式被选用。
以色列陆军的旗帜并没有使用六芒星作为图案,而是直接继承了哈加纳的徽章图案。以色列空军和海军作为“新生”的军事力量,则纷纷把六芒星作为旗帜图案。
以色列空军于以色列建国之后的1948年5月28日成立,第一批飞行员几乎都是外国的志愿者,最早的飞机也都是外国淘来的二手货,比如“英俊战士”、阿维亚S-199、“喷火”IX和没有瞄准器的B-17。在经过了多次战争的洗礼后,才成为了一支强大的空中力量。
1991年使用至今的以色列空军军旗样式和国旗很像,区别在于上下的条带为一条纯白一条靛蓝的四条条带,且底色为天蓝色,中心是以色列空军的机徽——中心为蓝色实心六芒星,外周白色。
以色列海军在1948年就确立了自己的旗帜,旗帜比例2:3,左侧是白色三角形和蓝色六芒星。按照规范,所有以色列军舰需要挂国旗和海军旗,具体为船尾和桅杆挂国旗,船首挂海军旗。
除了军队以外,以色列的很多其他官方或民间机构也使用大卫星作为徽章或者旗帜,在此简单列出一些,就不予一一介绍了。
不过,针对“六芒星之旗”的争议仍然存在,主要围绕着两个问题——“六芒星是最能代表犹太的符号吗?”以及“六芒星应该作为一国的‘专有符号’吗?”前一个答案可能见仁见智,后一个显然不是的。六芒星这个符号在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流传以后,几乎在所有文化里都有出现,无论神秘学,宗教,旗帜或者图案种种。在不同的文化里,六芒星的内涵也有着不同的解释,一个绝妙的数学符号会有如此丰富的文化引用,甚至会变成一个民族的“标志”,大概也是当初画出这个符号的那些人想不到的吧。
I
西米恩说
西米恩说

183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66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