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系列的开头,我们首先来说说帝国的东部贵胄——巴本堡家族(House of Babenberg)
1、同名的巴本堡 巴本堡(Babenberg)这个名字P社玩家一定不陌生,在游戏《十字军之王2》中,制作组还贴心的提醒玩家们不要混淆排行榜上垫底的同名家族——Babenberger

在现实历史中,的确有两个不同的家族共享着巴本堡这个名字:一支是法兰克尼亚的巴本堡(游戏中被称为 Babenberger),他们与显赫的卡佩家族同属于罗伯特家族(Robertian)分支。这个家族还因为自己的发家祖宗,格拉普菲尔德伯爵·珀波(Poppo of Grapfeld, 格拉普菲尔德位于巴伐利亚与图灵根的交界处)而被称为珀波家族(Popponids)。
另一支更加有名的则是奥地利的巴本堡(游戏里被区别为 von·Babenberg)。虽然奥地利巴本堡的利奥波德一世声称家族起源于法兰克尼亚的巴本堡,但现今通常认为,奥地利的巴本堡是巴伐利亚公爵 Luitpolding 家族的直系后裔(李鬼—李逵的既视感)。尽管我们的主要内容还是介绍奥地利的李鬼·巴本堡,但是我还是想花一些篇幅讲述一下法兰克尼亚·巴本堡家族的历史。

法拉克尼亚·巴本堡的姓氏来源于家族成员法兰克尼亚公爵·亨利在上美因河地区建立的城堡·巴本堡(Babenburg),之后著名的班贝格城(Bamberg)则围绕着这个家族城堡而建。巴本堡家族在东法兰克国王胖子查理时期十分得宠,巴本堡家族的两兄弟:亨利和珀波二世(都是伯爵珀波的儿子),亨利被任命为法兰克尼亚的公爵(之后死于886年对抗维京人的巴黎围城战),另一个兄弟珀波二世则在880-892年被任命为图灵根的边疆伯爵。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随着胖子查理的继任者,卡林西亚的阿努尔夫上位后,由于阿尔努夫的老婆来自于康拉丁(Conradin)家族,这位加洛林的皇帝因此转而支持法兰克尼亚的另一个地头蛇,黑森的康拉丁。很快,巴本堡两兄弟之一的珀波二世就被剥夺了图灵根边伯的头衔,而这个头衔则被授予给了康拉丁家族的老康拉德Conrad the Elder),虽然一年后老康拉德在图灵根的统治就被推翻。
更加激烈的冲突发生于阿努尔夫的继任者,孩童路易时期。两个家族在前期的领地火拼中各有胜负,最终在906年于弗里茨拉尔(Fritzlar),康拉丁与巴本堡进行了最终合战。康拉丁一方出场的是老康拉德和被任命为洛林公爵的弟弟,格布哈特;巴本堡一方出场的则是亨利的儿子们。尽管老康拉德死于战场,但康拉丁家族却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这场胜利促使加洛林朝廷最终倒向了康拉丁一方,而亨利战后唯一幸存的儿子,阿达尔伯特(Adalbert)则被朝廷传唤并将受到当时的摄政、美因茨大主教哈托一世的审判。由于哈托是康拉丁家族的同党,担心受到不公正审判的阿达尔伯特拒绝出庭。在国王的军队长期围攻其藏身的城堡之后,阿达尔伯特在906年不得不投降,结果遭到斩首。

至此,康拉丁家族的小康拉德(Conrad the Younger)即未来的德意志国王·康拉德一世便彻底控制了法兰克尼亚公国,而法兰克尼亚·巴本堡就此绝嗣。不过,公爵亨利的一个女儿嫁入了萨克森的奥托家族,并将亨利这个名字传给了奥托家族的捕鸟者亨利(Henry the Fowler)。而奥托家族最后从康拉丁手中夺取了德意志王位,巴本堡们也算是通过线粒体遗传扳回了一局。

2、崛起的东部边疆区

奥地利巴本堡家族的发家祖宗则是杰出者·利奥波德一世(Leopold Ithe Illustrious),利奥波德是萨克森王朝·奥托大帝与其继任者奥托二世的忠心跟班。奥托大帝于955年的列希菲德一役(Battle of Lechfeld)中决定性地击败马扎尔人后,在原巴伐利亚被占领的土地上建立了巴伐利亚东部边疆区(Bavarian Marcha Orientalis),第一任边伯 Burkhard 由于参加了巴伐利亚公爵·亨利二世针对皇帝·奥托二世的叛乱而被剥夺了头衔。因此,在976年,忠实的利奥波德被任命为新的边伯。
在之后的日子里,利奥波德老哥就开始了他的个人奋斗,在984年,他扫清了梅尔克(Melk)周边前任边伯支持者控制的堡垒并将梅尔克作为了他的居所。等到了987年,利奥波德将他的边疆区向东拓宽到了维也纳林山。在991年,他又与巴伐利亚公爵·亨利二世(这位公爵此时重新拿回了他的头衔)联合开疆到了 Fischa River。

在994年的时候,利奥波德一世受邀前往乌尔兹堡(Würzburg)去调解他的远房堂兄,诺德高边伯·施韦因富特的亨利(Henry of Schweinfurt,Margraviate of the Nordgau)与乌尔兹堡主教的冲突。在当年7月8号举行的比武大会上,倒霉的利奥波德被一支瞄准他堂兄亨利的箭射中了眼睛并在两天后挂掉,挡箭的边伯被就地埋在了乌尔兹堡,直到十三世纪遗体才被重新运回梅尔克。
之后,利奥波德一世的儿子壮汉·亨利一世(Henry I the Strong)继承了他的头衔。在1002年的时候,奥托朝皇帝·亨利二世(前文中巴伐利亚公爵·亨利二世的儿子)授予了边伯亨利两块领地:一块在维也纳西南边,一块在Kamp与March河中间的高地,这两个地方前者是对抗匈牙利的前线,后者则是对抗波兰的前线(传说中的双路抗线)。

不过亨利面临的最主要威胁还是在于北边的波兰,尤其是在999年前任普热美斯家族的波西米亚公爵死后,他的继任者很快就被波兰公爵,皮亚斯特家族的鲍莱斯瓦夫一世击败(此公于1025年加冕为第一任波兰国王),于是鲍莱斯瓦夫在1002年成为了波西米亚、摩拉维亚和斯洛伐克的公爵。在进一步入侵了帝国的迈森边伯领后,波兰公爵由于拒绝向皇帝亨利二世臣服,被帝国的军队狠狠地教训,并剥夺了波西米亚公爵的头衔。然而直到1018年,鲍莱斯瓦夫依然控制着摩拉维亚与斯洛伐克并持续地威胁着东部领土。在这期间,鲍老哥两次尝试进犯东部边疆区但被亨利一世边伯打飞。在壮汉亨利的统治时期,东部边疆区所辖的领土开始被称为 Österreich——即奥地利。
除了壮汉亨利之外,利奥波德一世还有三个儿子,其中的二儿子欧内斯特一世(Ernest I),在1012年被皇帝亨利二世授了施瓦本公爵的头衔,由此也可见巴本堡家族在奥托朝十分的得宠。

前任的施瓦本公爵则是康拉丁家族的赫尔曼三世(Herman III),由于赫尔曼三世即位时只有9岁,所以皇帝亨利二世作为他的监护人代行公爵的职责,也捎带着打压康拉丁家族在施瓦本地区的权势。等到赫尔曼18岁暴毙后,亨利二世便钦定壮汉亨利的弟弟欧内斯特一世继承施瓦本的爵位,并且让欧内斯特娶了赫尔曼的大姐吉塞拉(Gisela)以加强他的统治法理。

但好景不长,由于打猎出事,欧内斯特一世在1015年便去世,幸运的是,他与吉塞拉留下了两个儿子:欧内斯特二世与赫尔曼四世,这两人都相继承袭了父亲的头衔,开创了巴本堡的施瓦本支系。此外,利奥波德的四儿子珀波则被皇帝·亨利二世在1015年硬点为特里尔大主教(Archbishop of Trier),大主教珀波后来又成为了施瓦本侄子们的监护人。
至于利奥波德的三儿子胜利者·阿达尔伯特(Adalbert the Victorious),在他的大哥壮汉亨利一世去世后,于1018年继承了奥地利边伯的头衔。阿达尔伯特在位期间不断地向东扩张领土(本质就是入侵匈牙利),并且支持萨利安朝皇帝·亨利三世对抗波西米亚与匈牙利。这位老哥活的长(985 – 1055),在位达37年,但只留下了一个儿子:欧内斯特。欧内斯特在他老爹死后继承了奥地利边伯的头衔。

至此,发家人利奥波德和他四个儿子们的故事就算结束了,此时的巴本堡家族分出了奥地利与施瓦本两个支系(两开花),接下来我们将首先从短命的施瓦本支系说起。
3、昙花一现的施瓦本支系 欧内斯特二世(Ernest II)在他老爹欧内斯特一世打猎挂掉后承袭了施瓦本公爵,而欧内斯特二世的老妈吉塞拉于1016年便改嫁给了康拉德(即未来的萨利安皇帝康拉德二世),至此,父慈子孝的戏码就上演了。

起初,康拉德希望通过自己作为公爵继父的身份在施瓦本取得影响力,不过当时的皇帝亨利二世很快就通过把欧内斯特二世的叔叔,特里尔大主教珀波立为监护人打消了康拉德的企图。等到了1024年康拉德二世被选为皇帝后,由于这二人都有勃艮第王国的宣称(吉塞拉是勃艮第韦尔夫家族末代国王鲁道夫三世的侄女),想等无嗣的鲁道夫死后继承勃艮第王国,因此继父子二人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在1025年,年仅12岁的欧内斯特就加入了对继父康拉德的叛乱,结果次年康拉德就成功平定了叛乱。

接着,欧内斯特被迫跟随继父参与对意大利的远征。在这期间,康拉德二世派小公爵返回施瓦本扫清残余的乱党,但这位少年回去后直接加入叛军又一次对抗继父。但由于大部分施瓦本领主们的不合作,直接导致了叛乱的二次失败。之后,欧内斯特二世便被康拉德投入了监狱并由他的母亲,吉塞拉代行统治施瓦本。可能是由于母亲的缘故,欧内斯特还是在名义上保留了公爵头衔。
时间到了1028年,康拉德与吉塞拉的儿子亨利(后来的皇帝亨利三世)被提前加冕为德意志国王。在这期间,由于老妈吉塞拉和同母兄弟亨利的求情,欧内斯特被皇帝释放。在1030年,欧内斯特二世被要求对抗康拉德的敌人以赎回自己在施瓦本的权力,但欧二拒绝对抗自己的朋友—基尔堡家族的沃纳,因而被剥夺了公爵头衔。在数月之后,他和他的好基友沃纳一起在战斗中被康斯坦茨主教的人马杀死并葬于康斯坦茨,英年17。

赫尔曼四世(Herman IV)在老哥死后获得了施瓦本公爵的头衔,但这个时候他还未成年。七年后,他的继父康拉德二世安排他迎娶了都灵女边伯·苏萨的阿德莱德(Adelaide of Susa, the marchioness of Turin),于是赫尔曼四世同时成为了都灵边伯。但在次年,随同康拉德二世在南意大利的军事行动中,赫尔曼在那不勒斯附近染病离世。康拉德随即将施瓦本转交给了他的亲儿子亨利。由于炎热的天气使得他的尸体无法被运回德国,赫尔曼四世在1038年7月28日被下葬在了塔伦托。至此,施瓦本的巴本堡家族绝嗣。
4、反复横跳的奥地利支系 再让我们把目光投回奥地利,在胜利者·阿达尔伯特于1055年辞世后,他唯一的儿子,勇敢的欧内斯特(Ernest the Brave)继承了奥地利边伯的爵位。在欧内斯特的统治期间,奥地利边区已经开疆扩土到了如今的下奥地利州。欧内斯特的绰号来源于他帮助匈牙利的所罗门对抗匈牙利国王贝拉一世(Béla I of Hungary)父子。这时的奥地利·巴本堡家族依然保持着对萨利安朝皇帝的忠心,当时的帝位已经从康拉德二世传到了他孙子亨利四世手上,在著名的主教叙任权之争(Investiture Controversy)中,欧内斯特坚定地站到了亨老四这一边,并在1075年6月10日死于和萨克森叛军进行的巴特朗根萨尔察之战(Battle of Langensalza)。
在欧内斯特死后,他的儿子帅锅·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the Fair)继承了头衔。这位帅哥起先像父亲一样站在皇帝的一边,甚至在亨老四前往卡诺莎悔罪的时候依然待在皇帝的朝廷里。不过在他老婆艾达(Ida)和帕绍主教·奥尔特曼(Altmann of Passau)的影响下,利奥波德最终站到了皇帝的对立面。在1078年奥尔特曼被皇帝驱逐并逃到利奥波德的领地中寻求庇护后,利奥波德二世马上面临着皇帝军队的入侵,而巴本堡家族也彻底与朝廷决裂。

在1081年的夏天,当皇帝还在意大利征战的时候,利奥波德选择支持对立皇帝,萨尔姆伯爵·赫尔曼(Hermann of Salm)并且在奥地利的图尔恩正式宣布独立。旋即,他被皇帝罢免并将其领地转封给波西米亚公爵·弗拉迪斯拉夫二世(Vratislav II of Bohemia)。这位普热美斯家族的公爵奉命入侵奥地利并且在1082年的迈尔贝格战役(Battle of Mailberg)取得全胜,但帅哥利奥波德侥幸死里逃生。

在这之后,不知进行了什么样的PY交易(可能是将部分北边的领土割让给波西米亚并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了普热美斯家族),利奥波德最终保留了自己的领地而弗拉迪斯拉夫二世则被皇帝升格成波西米亚国王。在奥尔特曼流亡奥地利期间,整个边疆区深受格里高利教改(Gregorian Reforms)的影响,利奥波德公爵还于1089年资助了梅尔克大教堂在瓦豪地区的建设。
利奥波德二世的老婆艾达同样有故事可说。艾达是巴伐利亚一个伯爵的女儿,并在当时被认为是最漂亮的女人之一。在1101年,艾达随同自己的亲戚,萨尔茨堡大主教·蒂默(Archbishop Thiemo of Salzburg)和巴伐利亚公爵·韦尔夫四世(Welf IV Duke of Bavaria)参加了1101年十字军。

当横穿安纳托利亚时,艾达自己统领着奥地利的军队在9月遭受了罗姆苏丹·基利吉阿斯兰的突袭(Kilij Arslan I),并被认为死于这一场战斗。但是有传言称她幸存了下来并被掳走送入了一个穆斯林领主的后宫中。之后的传说甚至声称她成为了赞吉王朝开创者赞吉的母亲(战斗女神被掳入后宫生下敌人未来的大英雄...这个剧情可以拍电影了)。总之这对美女帅哥的夫妻组合只留下了一个儿子,在利奥波德二世死后,他们的独子利奥波德三世于1096年承袭爵位。
圣人利奥波德三世,又被成为好人·利奥波德(Leopold the Good)在帕绍主教奥尔特曼的监护下成长(奥尔特曼真的是深得巴本堡家族的信任)。在1096年时,23岁的利奥波德三世继承了奥地利边伯。在他的一生中,利奥波德有两段婚姻,其中的第二任妻子艾格尼丝是皇帝亨利四世的女儿,未来皇帝亨利五世的姐姐。

利奥波德三世在亨利五世反对自己老爹的叛乱中支持了亨利五世,这使得作为姐夫的利奥波德在萨利安朝中重新得势,皇帝亨利五世因此给与了奥地利边伯很多的皇家特权。由于艾格尼丝的前夫来自当时施瓦本的霍亨施陶芬家族,而她与前夫的儿子康拉德(未来的皇帝康拉德三世)继任了施瓦本公爵的爵位,因此这段婚姻又将施瓦本和奥地利联结在了一起。在1125年随着皇帝亨利五世的离世,利奥波德作为帝位的有力候选人却拒绝了竞选(相当于卖了霍亨施陶芬一个人情)。

利奥波德在位期间主要致力于领地的发展,特别是建立了数个修道院。同时,他治下的城市,包括维也纳、克洛斯特新堡,也欣欣向荣。利奥波德三世于1136年11月15日去世,并在1485年1月6日被教皇英诺森八世封圣。之后的哈布斯堡王朝在1663年宣布利奥波德三世为奥地利的主保圣人。利奥波德与艾格尼丝育有四子,而此时的神圣罗马帝国在经历过苏普林堡的洛泰尔(Lothair of Supplinburg)统治之后,进入了霍亨施陶芬王朝的时代,由于和施陶芬的皇帝康拉德三世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因此巴本堡们又重新成为了神罗朝廷的宠儿。
5、奥地利公国的成立 当施陶芬的皇位从康拉德三世传给侄子红胡子腓特烈后,由于腓特烈的老爹也是艾格尼丝的儿子,因此好人利奥波德三世的四个儿子全都算是红胡子的叔叔。在这四位好叔叔中,首先登场的是幺叔,巴本堡的康拉德(Conrad of Babenberg)。

这位爷在1148年至1164年间担任帕绍主教,等到了1164年,随着上任萨尔茨堡大主教埃伯哈德的去世,康拉德被选为其继任者。不过让康拉德蛋疼的是,由于选举他的主教团们支持教皇亚历山大三世对抗皇帝腓特烈,因而红胡子拒绝了对康拉德的就任批准。不被承认的康拉德在1165年被朝廷勒令下台,并在次年3月29日吃到了帝国驱逐令。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康拉德致力于恢复自己在萨尔茨堡的统治(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直到1168年死前,才与他的大侄子和解。
紧接着上场的是三叔,弗赖辛的奥托(Otto of Freising)。奥托是一位著名的编年史撰写者,这位兄弟从小在巴黎接受学习并对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1133年说服了自己的老爹利奥波德三世建立了海利根克罗伊茨大教堂(Heiligenkreuz Abbey)。奥托于1136年被选为巴伐利亚地区的弗赖辛主教(Bishop of Freising)。在1147年他参加了第二次十字军并设法抵达了耶路撒冷,归国后,便受到了侄子腓特烈的器重(康拉德:同样是叔叔,待遇为什么不一样?)。

奥托撰写的编年史中最有名的是 Gesta Friderici imperatoris,翻译过来就是《我大侄子腓特烈干的那些事》,这部著作是应腓特烈的请求所写并以皇帝写给奥托的一封信作为整本书的序。尽管整部书对霍亨施陶芬家族有些许美化,但依然被评价为“历史著作的楷模”(家族好感+20,封臣好感+10,外交+2,威望每月加0.5,妥妥的五级书)。
之后要介绍的,则是承袭奥地利边伯的慷慨者·利奥波德四世(Leopold the Generous),利奥波德四世尽管并不是他老爹的长子,但却在1136年继承了爵位,后世也并不清楚这一安排的目的是为何,可能的原因是当时的长子亨利已经被授予了莱茵行宫伯爵的领地。由于和皇帝康拉德三世同母异父的亲缘关系,利奥波德获得了朝廷从韦尔夫家族手中剥夺的巴伐利亚公国。在自己的兄弟,弗赖辛主教奥托的帮助下(弗莱辛位于巴伐利亚境内),利奥波德成功滴在巴伐利亚站住了脚。不过利奥波德四世的统治十分短暂,在1141年便暴毙于巴伐利亚的Niederaltaich大教堂。

最后要说的是亨利二世(Henry II Jasomirgott),亨利老哥是前面三个人的大哥,而他的绰号Jasomirgott据说是他的口头禅“Yes, so help me God”的德语空耳版。在1140年4月,皇帝康拉德三世给与了他绝嗣的萨利安王朝曾经的领地:莱茵行宫伯爵领。统治了不到1年,亨利就继承了自己弟弟利奥波德四世的奥地利边疆区和巴伐利亚公国,于是他又在1143年奉还了莱茵行宫领。

康拉德统治期间,亨利老哥始终与自己的同母兄弟站在同一战线上,并于1147年5月陪同皇帝参加了第二次十字军。在同年10月第二次多里莱乌姆之战(Battle of Dorylaeum)中惨败给塞尔柱土耳其人后,亨利和康拉德的侄子,未来的皇帝腓特烈(其实也是亨利的侄子)险中求生回到了德国。等到了1152年腓特烈当选为皇帝之后,为了尝试跟韦尔夫家族和解,红胡子在1156年将巴伐利亚重新还给了狮子亨利,但作为对巴本堡家族的补偿,奥地利边疆区被正式升格为公国并完全独立于巴伐利亚。

之后,奥地利公爵亨利选择将维也纳作为自己的居城,这使得维也纳从此之后一直作为公国的首府。在1176年为了应对一位依靠农民起义军的普热美斯贵族 Soběslav II 跑到奥地利领土上作乱(又是普热美斯),亨利二世领军出征,但不幸在梅尔克附近的桥上连人带马坠河并于次年逝世。亨利二世一生有两段婚姻,第一次是娶了先皇洛泰尔二世的女儿,第二次则是娶了拜皇曼努埃尔·科穆宁的侄女,这两次联姻得巴本堡家族的声望巨增。其中,亨利二世和科家大小姐育有二子,继承公爵头衔的则是大儿子利奥波德五世。
6、十字军之王

高尚者·利奥波德五世(Leopold V the Virtuous)是亨利二世的长子。在他出生时,他老爹刚刚被红胡子腓特烈升格成为公爵,当亨利二世坠桥后,利奥波德于1177年旋即成为第二任奥地利公爵。承袭爵位的利奥波德很快便支持波西米亚的腓特烈对抗前者的堂兄 Soběslav(后者曾在奥地利作乱间接导致亨利二世坠亡)。作为回报,奥地利与波西米亚在1179年签署了和平条约。

公爵利奥波德于1182年前往圣地朝圣并在返回的途中受到了匈牙利国王贝拉三世和拜皇阿莱克修斯二世的热烈欢迎(毕竟是外婆家的亲戚)。回到德国后,利奥波德开始跟施蒂里亚公爵·奥托卡四世(Ottokar IV of Styria)谈判并最终在1186年签署了格奥尔根贝格协议(Georgenberg Pact),协议约定,当奥托卡四世死后,施蒂里亚将被并入奥地利公国。
在这里我们还要简单介绍一下施蒂里亚公爵领,这个公国的前身是施蒂里亚边疆区。当奥托大帝击退马扎尔人的入侵后,他的儿子奥托二世于976年在收复的巴伐利亚领土上建立了卡林西亚公国(Duchy of Carinthia)与维罗纳边区,并将它们从巴伐利亚公国中剥离。

最初的卡林西亚公国,除了直辖的公国领地外,还节制着伊斯特里亚、卡尼奥拉和卡林西亚三个边区。但在1012和1039年,伊斯特里亚边区(Istrian march)和卡尼奥拉边区(Carniolan march)分别从公国中被剥离。而卡林西亚边区的称呼则逐渐因为边伯们的居城施蒂尔(Steyr)演变成了施蒂里亚边区(March of Styria)。

在主教叙任权之争中,时任施蒂里亚边伯的壮汉·利奥波德(Leopold the Strong )和他的儿子奥托卡三世(Ottokar III )逐渐从卡林西亚公国中独立出来并继承了原公国的北部领土。之后,奥托卡三世的继承人奥托卡四世则在1180年被红胡子腓特烈升格为公爵。当1192年奥托卡四世死后,利奥波德被皇帝正式授予施蒂里亚公国,这次领土合并也标志着现代奥地利的雏形产生。
视角回到我们的主角利奥波德五世,在1189年腓特烈大帝启程发动第三次十字军时,由于要解决和“好邻居”匈牙利国王贝拉三世的纷争,利奥波德并没有跟随皇帝出行。等到1190年听闻红胡子淹死的消息后,他启程从威尼斯出发并在1191年参与了阿卡城最后的攻城战。

之后发生了一件大家熟悉的事件:在皇太子施瓦本的腓特烈死后,利奥波德成为了德军的指挥官,但一同出场的狮心王理查和法王菲力二世则拒绝和利奥波德平起平坐。当阿卡城被攻陷后,利奥波德的公爵旗被他的表兄弟,蒙费拉的康拉德(Conrad of Montferrat)立起,然而,瞧不起公爵的理查搞掉了利奥波德的旗帜(鉴不鉴啊?),公爵便愤然返回了奥地利。据说,此公在圣地作战时鲜血侵染了外袍,于是将染色的红白布作为了家族的新旗帜。

本着有仇必报的觉悟,利奥波德对着新任的皇帝亨利六世痛斥理查,把他批判了一番。此外,理查还被利奥波德怀疑谋杀了他的表兄弟——不久前刚当选耶路撒冷国王的蒙费拉边伯康拉德。等到理查离开圣地回国时,由于在维也纳被认出,老仇人利奥波德便逮捕了狮心王并将其带到了皇帝亨利六世的跟前。

理查之后被迫交纳给亨利六世天价的赎金并向其称臣,而我们的公爵利奥波德自然也参与了分红。不过天道好轮回,利奥波德由于囚禁了十字军同僚,被教宗克莱门三世绝罚。为了能够替自己干的好事擦屁股,利奥波德五世准备再一次东征赎罪,可惜计划没能成行:在1194年的比武大会中他的脚因为坠马被压断。在训练有素的外科医生的建议下,他被砍掉了腿(又是我们熟悉的配方)并死于足坏疽。
利奥波德同志还有一个弟弟,被称为默德林公爵·亨利一世(Henry I of Mödling),这位爷在1177年从他的老哥手中被授予默德林的土地。在利奥波德启程参加十字军后,亨利代表巴本堡家族出席了1191年皇帝亨利六世在意大利的加冕礼。由于亨利的头衔——默德林公爵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公爵领,而是奥地利公国下辖的名誉称号,因此亨利的支系对于战争和开疆扩土并不热衷,他们对于艺术反倒更加感兴趣。亨利死于1223年,并和他的哥哥利奥波德五世与侄子腓特烈一世葬在一起。亨利有一个儿子,被称为小亨利三世(Henry III the younger),在1236年小亨利死后,默德林支系便绝嗣。

对奥地利支系而言,自利奥波德五世死后,家产又一分为二:大儿子天主徒·腓特烈一世(Frederick I the Catholic)继承了奥地利公国;小儿子高贵者·利奥波德六世Leopold VI the Glorious)则继承施蒂里亚公国。当1195年腓特烈正式成为了奥地利公爵后,他要解决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帮老爹擦屁股。此公首先将狮心王理查送回了国并交还了部分赎金,为了在教廷中为自己的家族进一步正名,腓特烈还欣然答应参加下一次的十字军。

很快机会就来了:皇帝亨利六世为了能以自己老婆的名义统治西西里(他老婆是著名的欧特维尔家族的继承人),决定跟教皇克莱门三世进行一场PY交易——亨利六世将再以神罗皇帝的名义进行一次十字军,来换取教皇对施陶芬家族统治西西里的支持。由于有大把的德意志诸侯踊跃报名,这次十字军也被称为德意志十字军,这其中就包括腓特烈一世和他的叔叔,默德林公爵亨利一世。但不幸的是,皇帝还没正式开拔就于1197年9月28号在西西里受风寒死了,接着神罗又陷入了施陶芬与韦尔夫家族争权的内战中。

先期抵达耶路撒冷的大批领主听闻皇帝驾崩,便立马跑路回国武装保卫家产,剩下的一批军头则继续圣战,这其中就包括了腓特烈与亨利。在1198年4月16日,腓特烈在从巴勒斯坦返回阿卡城途中病倒并死于圣地,之后的德意志十字军也在攻下贝鲁特与西顿(Sidon)之后就草草结束。
腓特烈一世死后,小老弟利奥波德六世重新统一了施蒂里亚与奥地利。和他的老哥一样,利奥波德同样热衷于讨伐异教徒。此公先后参加了收复失地运动,阿尔比十字军和第五次十字军。利奥波德活了54岁,长期担任两地公爵达32年之久,因此巴本堡家族在他生前威望达到了巅峰。在家族联姻上,他的妻子是来自安杰洛斯家族的拜占庭公主西奥多·安吉丽娜。在帝国事务上,他则负责调解皇帝腓特烈二世与教皇格里高利九世的矛盾。由于其声名远扬,大批文人墨客聚集于维也纳,据说,德意志的民间史诗尼伯龙根之歌也创作于他的宫廷之内。利奥波德六世死于1230年7月28日,之后他的儿子,腓特烈二世继承了公国。

7、时代的落幕

嘴欠的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the Quarrelsome)并不是利奥波德六世的第一继承人:利奥波德六世的长子小利奥波德9岁时爬树摔死了;次子亨利15岁时在堂爷爷亨利一世死后继承了他的默德林公爵头衔,因而被称为亨利二世(Henry II, Duke of Mödling),但此人于1228年英年早逝,只留下一个女儿赫特鲁德(Gertrude)。因此利奥波德的三儿子腓特烈二世在他老爹死后承袭了爵位,而默德林公爵的头衔则被转封给了亨利一世的儿子,前文曾提过的小亨利三世。
从绰号可知,腓特烈二世就不是一个善茬。在1230年继任公爵后,他首先和当朝皇帝,施陶芬的腓特烈二世就不对付。巴本堡的腓特烈有一个姐姐玛格丽特嫁给了皇太子亨利,但亨利1234年直接反了自己的爹(带孝子),而巴本堡的腓特烈则被怀疑参与了自己姐夫的密谋。之后巴本堡的腓特烈又因为与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的龃龉惹恼了皇帝。等到了1235年,因为又一次拒绝皇帝的召见,巴本堡的腓特烈被朝廷宣布驱逐,并且皇帝还授意波西米亚国王·瓦茨拉夫一世(Wenceslaus I of Bohemia)入侵奥地利。如此糟糕的情形一直持续到1239年,由于施陶芬的腓特烈被教宗绝罚,巴本堡的腓特烈趁机夺回了领地并和皇帝达成了合约。

在1241年,公爵腓特烈又要面对蒙古入侵的威胁。当可汗的军队开始侵袭匈牙利与克罗地亚后,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呼吁西方王公和教宗助其御敌。于是,我们的腓特烈公爵便假模假样地派出了一只很小的远征军来支援自己的邻居(但很快就抛弃了贝拉四世)。随后在蒂萨河之战(Battle of Mohi)中,匈牙利联军遭遇惨败,由此腓特烈不得不直面饮马多瑙河的蒙古人。但在击退了两支蒙古人的先遣队后,由于拔都退军,腓特烈和他的奥地利公国得以逃过一劫。

接着,为了解决和老对头波西米亚的矛盾,腓特烈公爵于1245年转手将自己的侄女赫特鲁德嫁给了瓦茨拉夫的长子。在这期间,公爵还一直与皇帝腓特烈二世进行着PY交易,交易内容包括:从阿奎莱亚牧首区(Patriarchate of Aquileia)夺取卡尼奥拉边区(March of Carniola);将奥地利公国升格为王国(然而这些下大棋并没有什么卵用)。在1246年,腓特烈公爵与复国的贝拉四世因为边境冲突又一次短兵相接,在6月15日进行的莱塔河之战中,腓特烈公爵虽然击垮了贝拉四世的部队,但自己也在战斗中身死。
由于没有留下任何子嗣,因此当腓特烈二世于1246年身死后,巴本堡家族的男丁断绝。而公爵的侄女,赫特鲁德被认定为腓特烈二世的法理继承人。可能是害怕煮熟的鸭子飞了,波西米亚国王瓦茨拉夫很快就为自己的长子与女公爵·赫特鲁德举办了婚礼,但不幸的是,瓦茨拉夫的儿子次年就病逝。

一方面,为了替自己的头衔找一个靠山,这位年轻的女公爵在1247又嫁给了策灵根家族的巴登边伯·赫尔曼六世(Herman VI, Margrave of Baden),并于次年生下了儿子腓特烈。不过,赫尔曼六世很快就被不服管的奥地利地头蛇打跑,这位女公爵也只好带着自己的孩子逃到了迈森并被怀疑在1250年毒死了自己不争气的老公。

另一方面,波西米亚国王瓦茨拉夫对奥地利依然死心不改,他安排自己的另一个儿子奥图卡二世娶了腓特烈公爵守寡的大姐玛格丽特(玛格丽特的前夫,太子亨利于1242年意外身死),双方在1252年2月11日举办了婚礼,并且受到了曾在玛格丽特与赫特鲁德之间反复横跳的教宗英诺森四世的认可。当1253年奥图卡二世(Ottokar II of Bohemia)成为了波西米亚国王后,此时的玛格丽特却已经50岁。由于双方不太可能有子嗣,因此奥图卡希望教宗让他的私生子合法化,但被英诺森四世断然拒绝。
在被奥地利的地头蛇们抛弃后,赫特鲁德决心夺回家产。因此,她把自己嫁给了留里克的王公罗曼·达尼洛维奇(Roman Danylovich),试图依靠罗曼及其盟友——匈牙利王贝拉四世击败奥图卡。不过在发现赫特鲁德根本不可能重回奥地利掌权后,这位留里克渣男便抛弃了赫特鲁德。

最终在1254年,坚持不懈的赫特鲁德拿到了部分的施蒂里亚领地和每年400银马克作为补偿。等到了1261年,奥图卡二世宣布自己和玛格丽特解除婚姻,而赫特鲁德的这位姑姑在6年后去世。同年,作为唯一法理继承人的赫特鲁德和她的儿子腓特烈拒绝放弃他们对奥地利的宣称,于是奥图卡二世没收了娘俩在施蒂里亚的领地。

在1268年9月8日,赫特鲁德的儿子腓特烈陪着施陶芬的康拉丁在西西里远征中失败被俘,并被转交给了安茹的查理。两人于同年10月29日在那不勒斯被公开斩首。次年,赫特鲁德被驱逐出奥地利并再次逃到了迈森。等到1282年,哈布斯堡的老贼鲁道夫一世把奥地利封给他的儿子后,赫特鲁德的宣称权彻底作废,她于1288年4月24日病逝。
随着赫特鲁德的离世,巴本堡家族彻底从神圣罗马帝国的舞台上退场。在经历了奥托朝的崛起,萨利安朝的蛰伏再到霍亨斯陶芬王朝的巅峰后,这个奥地利家族在大空位时期和施陶芬一起被送进了历史的长河中。尽管家族消亡了。但巴本堡在奥地利地区留下的影响却难以磨灭。之后的哈布斯堡家族也凭借着奥地利这块宝地,成为了中世纪与近代的中欧霸主。
本文翻译和整理自维基百科(德语、英语版)相关词条,如有错位,恳请指正
I
Lee DD
Lee DD

2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660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