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不知不觉2019年将要过去一半,时间飞得实在太快。在这上半年里,除了吃喝拉撒睡,推理小说依旧占据了我一大半的闲暇时间。在此推荐这上半年里我所看过的推理小说TOP 5。

《今日诸事大吉》 辻村深月

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天。四对新人将在同一酒店的不同时段、不同房间完成终身大事。伴娘加贺山妃美佳、新郎铃木陆雄、花童白须真空、婚礼策划人山井多香子,以不同身份投身这四场婚礼的男女,相继遭遇意想不到的紧急状况:有人假扮新娘,有人想引发火灾,甚至有人萌发了杀意。在这诸事皆宜的大吉之日,四场婚礼究竟该如何收场?
辻村深月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女作家,去年刚凭借《镜中孤城》一书拿下日本书店大赏。我也是非常幸运地买到了辻村深月老师在台湾的签名书。
说实话,《镜中孤城》在完成度和阅读曲线上要高于《今日诸事大吉》。但《镜中孤城》是我去年读的书,因此只能忍痛让它落榜了。
说回《今日诸事大吉》吧。
这本书有四个POV视角,分别是四场婚礼的伴娘、新郎、花童以及策划人。同一天,同一酒店,不同时间,四场婚礼。敏感的读者也许已经嗅到了某种诡计的独特味道。但我敢打保票,这本小说绝不是青崎有吾那种除了诡计一无所有的推理故事。
发生在同一天同一处的这四个婚礼。
双胞胎的婚礼上姐妹撕逼那段在我看来是写得最好的,毕竟碧池撕逼是辻村深月最擅长的题材。

另一场婚礼的新郎在作恶的同时又期待一个天赐的“制动器”,这种情绪想必很多人都深有体会。

花童视角的那场婚礼故事颇似伊坂幸太郎的风格,小男孩保护大姐姐的设定俗套但温暖。

最后是婚礼策划人的故事,辻村深月通过这个工作人员的视角将所有故事串起来。
整本书的内核类似法国电影《婚礼的意义》,探讨的是婚礼这个在现代社会中仪式感大于实际的活动究竟意义何在?婚礼莫非只是人类妄想留住幸福而创造出来的幻觉。难道真的是婚礼创造幻觉,幻觉承载婚姻?

《夜行》  森见登美彦

十年了,我们谁都没能忘记她。 十年前,京都,鞍马火祭,长谷川从我们五人眼前消失了。她就像被虚空吞没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有留下。 十年后,对长谷川的思念使我们五人在鞍马重聚。火祭之夜,我们说起这十年的经历时意外发现,在这十年间,我们每个人都曾在各自的旅途中见过一幅名为《夜行》的铜版画。这五幅铜版画使我们分别经历了诡谲的事件,也映射出了她在我们心中留下的孤独。
《四叠半神话大系》、《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作者鬼才森见登美彦回来了!
将《夜行》称为推理小说其实有些勉强,它至多只能算作含推理元素的恐怖奇幻小说。这次他写的不再是废柴大学生的冒险,而是一个略带恐怖的诡异怪谈故事。

不管国内国外,大部分的读者想来都是通过动画《四叠半神话大系》《春夏苦短,少女前进吧》才了解到森见登美彦。对于这一点,森见登美彦自己亦心知肚明。
在《夜行》的自述里他就说道:
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写怪谈那种有点恐怖的东西来着,读大学的时候。所以除了《太阳之塔》,我也写了怪谈集《狐狸的故事》。
他将《狐狸的故事》和《太阳之塔》一并投稿参选,没想到得奖的是《太阳之塔》。此后出版社的约稿自然也是希望森见能够继续写类似《太阳之塔》里那样魔幻主义校园喜剧故事。可森见登美彦的初心其实是怪谈小说。在采访中他说道:
不过热闹的小说写多了,就会想要再写回那种静谧的故事。
(以上内容摘自《夜行》译者单元皓的相关文章,更多关于森见登美彦的创作分析请移步欣赏)
《夜行》就是森见登美彦的初心大爆发。在这本小说中,与消失的长谷川有过交情的五位同学分别遇到了不同的离奇体验。比如在陌生的城市碰到了不可能会在那里出现的自己的妻子,在火车上发现窗外出现了和自己儿时回忆一模一样的洋房等等。
森见登美彦最擅长的以景映情除了校园喜剧外,在怪谈小说中依然有强大的作用力:
坡道的左手边连缀的民家的灯火消失,右手边的杂木林如沁身般黑暗。坡道途中的路灯伫立亮,前方如暗色无底的隧道一般……抬头看向坡道上方的时候,穿着白色夏服的女性从黑暗的侧里现身,伫立在路灯下扬起右手,朝着这边微笑。那是正在等我的妻子。
比起功成名就的《春夏苦短,少女前进吧》,这本算得上恐怖小说的《夜行》或许更合他的意。如若有一天得到动画化,多半是不能再让汤浅政明监督了,不如让清水崇试试。(笑)

《推理竞技场》  深水黎一郎

推理竞技场”是一档人气可与“红白歌会”媲美的全民推理娱乐节目,规则十分简单,最先破解谜题的挑战者即可获得高额奖金。这一届以“推理宅”为主题,吸引了十四位名副其实的推理达人前来挑战。果然,节目一开始,选手们就十分踊跃——看到他们给出的解答,你是不是也跃跃欲试了呢? 这么烂的推理,亏他说得出来——你心里正这么想呢吧? 可以可以,来吧来吧,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最有趣、最刺激的“推理竞技场”,胜者的奖金一辈子都花不完啊。 但你真的猜得出正确答案吗?
深水黎一郎毕业于庆应大学文学部,2007年凭借《终极诡计》获得梅菲斯特奖,就此出道。

听到“梅菲斯特奖”这个名头,老道的推理读者肯定心里有数了:这绝对是个有想法的作者。(梅菲斯特奖和直木奖、乱步奖的区别就在于它比起文学性看重推理)没错,相比于前面介绍的两本创作理念较为严肃的推理小说,《推理竞技场》的创作态度是很随意的。它的创作初衷就是深水黎一郎对推理读者和作家之间的斗心眼的讽刺。

小说用书中书的方式,描写了十四位推理读者对同一个推理故事的不同解答。十四个人,十四个解答,十四个诡计。还有比这更便宜的写法吗?
《推理竞技场》用解构主义的方式将推理小说里最老梗的“暴风雪山庄”模式颠覆到底朝天,双胞胎诡计、叙述性诡计、时刻表诡计,全都包含在内。所以,正如《Undertale》的元叙事那样,《推理竞技场》简直可算作是推理文学领域的元小说。但我更愿意叫它量子力学推理小说,真相在被推理出的那一刻就会坍塌。

当然了,也因为这个缘故,《推理竞技场》在文学方面实在乏善可陈,可以说小说写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最低限度了。
如果你是重度推理迷,尤其是新本格后的推理迷,那么我强烈推荐。

如果你是轻度推理迷,偏爱古典推理或硬汉派推理,那么我建议你将这本书弃如敝履。

《赤色博物馆》  大山诚一郎

看穿阴谋吧!贵为警界精英派公务员却甘为‘警视厅附属犯罪资料馆’馆长的神秘美女,以及希望早日洗刷污名、回归搜查一课的巡查长。联合战斗的二人挑战的‘陷入僵局、走进迷宫’的困难事件是……? 不可预测的神技诡计冷冽彻骨,大山诚一郎首部本格警察小说!
之前我在机核给大家安利过大山诚一郎老师的《密室收藏家》。《赤色博物馆》和它一样是短篇集。(推理作品推荐)
大山诚一郎的特点就是诡计设计出色、伏线隐藏得好、故事逆转程度高,往往能在很短的篇幅内将单纯的诡计写得很丰富。我认为从纯推理的角度看,他不逊于很多推理名家。(PSP上推理游戏《诡计对逻辑》里由他负责的“被切断的五首”这一章,我至今仍然相信没有一个玩家可以不看攻略、不靠运气推理出全部真相)
但大山诚一郎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文笔很干瘪、笔下角色缺乏弧光,用现下时兴的话说就是满篇尽是工具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我心中的地位难以继续攀升。
窃以为推理小说所追求的连续逆转很大程度依赖于伏线隐藏得是否巧妙。作者必须在故事最后呈现给读者一条在阅读过程中很难想到却又十分合理的逻辑链。在这个领域,大山诚一郎可以说是一流中的一流。
《赤色博物馆》的每篇故事不过两万余字左右,包含的信息量却相当充足。
在每一篇故事的开头,大山诚一郎都会借主人公之口将案件调查报告一五一十地描述出来。然后他就可以用案件的大量旁支末节内容将真正属于推理小说的那条逻辑链给隐藏起来,这是推理文学创作层面的藏木于林之法。
比起《密室收藏家》中“少年与少女的密室”里那样令人惊讶的诡计来,《赤色博物馆》中的诡计相对而言略显平庸。眼尖的读者读两篇后应该就能发现这本书所使用套路的端倪。

在这本书的五篇故事里我最赞赏的后两篇《火焰》《至死不渝的提问》。在这两篇里大山诚一郎弱化诡计,从动机入手,有点连城三纪彦的味道,可谓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人性。
我喜欢用这样一句话形容连城式推理:我吃饭不是因为我饿,而是因为我不能空腹吃药。记住这个套路,阅读类似推理作品时说不定你会挑战作者成功。

《书和钥匙的季节》  米泽穗信

高中二年级的堀川次郎是图书委员。在放学后几乎空无一人的图书室里,他和同为图书委员的松仓诗门每天无事可干。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来了位从图书委员位置上引退的高三学姐。她想要拜托堀川和松仓打开其过世的祖父的保险柜,据说密码就藏在图书室之中…… 放学后的图书室会迎来怎样的谜题,米泽穗信带来的图书室推理故事,开幕!
这是之前在《冰菓》相关文章中提到的米泽穗信新作。(米泽穗信对抗世界系
这本书的主人公同样是高中生,可以看作是折木奉太郎和福部里志的分身。说是分身倒也不确切,堀川次郎和松仓诗门各自继承了折木与福部的部分性格,又加以融合。
松仓诗门负责推理,但性格比起折木来积极很多,并且有相当高的犬儒主义倾向。堀川次郎貌似承担着助手的作用,但比起千反田来,天然黑成分相当高。
校园日常推理是米泽穗信最熟悉擅长的领域,《书和钥匙的季节》中的六个故事经常给我“古典部系列”的错觉。
但由于这是本创作时间相隔不短的短篇集,其中日常的描写部分不如古典部系列的长篇那样令人舒服。轻小说风味比古典部系列更重,堀川松仓二人的日常友情太不生活化,有时候读着读着就情不自禁地想吐槽“你们也太闲了吧”。

不过也可能是我无法理解日本高中生吧- -
米泽穗信的文笔依旧十分典雅,在娓娓道来的描述里将两位高中生身处的世界铺成开。日常推理最重要的就是角色之间的火花与情景的渲染。这正是米泽的长处,他的叙述永远有种沁入骨髓的青春期忧伤。

比如第三个故事“不存在的书”中,当松仓与堀川推理出同学自杀的苦涩内情后,米泽穗信写道:
寒さが不意に染みてくる。窓の外はもう夜で、秋は深かった。(寒意在不意间染上了身。窗外已入夜色,秋意更浓了
虽然《书与钥匙的季节》是本好书,痴迷千反田的我不禁总想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故事分给折木和千反田呢?快把古典部系列的坑填了吧!
小岛秀夫在推特的自我介绍是“我的身体百分之八十是电影”,那么我想自己的身体不说百分之八十,至少有五成是推理小说吧。(笑)
最后说几个荣誉提名。

早坂吝,《OOOOOOOO杀人事件》。以《彩虹牙刷》闻名的エロ推理大师的处女作连书名都隐藏起来挑战读者。可其实噱头大于实际,这本书我认为完全没必要这么玩。其最核心的梗隐藏得是很好,可给我一种“有这个必要吗”的无奈感。

加藤元浩,《Q.E.D.iff》系列。和《名侦探柯南》《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齐名的推理漫画《证明终了》的续作。虽然“证明终了”系列不管从推理质量还是连载年份都不逊色于柯南和金田一,可由于没有动画化,名头远不如那两个死神响亮。续作《Q.E.D.iff》的推理质量和故事水平依然出色,就是这个画工我怎么感觉还不如刚出道时期……

爱德华霍克,《不可能犯罪诊断书》。很传统的古典推理短篇集,都是精巧的小诡计,称之为鸡肋可能有些过分,总体而言没有很大的亮点。谜面很惊艳,谜底也合情合理,但条件限定太死,导致解答不存在惊艳可言。这本书十二个案子的谜面都挺好的,就是谜底欠缺冲击力,但单纯的诡计缺乏精妙的包装,这一点不得不佩服大山诚一郎。
I
巴甫洛夫的忌日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469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