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作为《只狼》原型浅考的第二部分,国之篇会出现一些与神之篇交叉重叠的内容,推荐没看过神之篇的朋友可以先去了解一下其中提及的原型和典故。
本文默认读者了解《只狼》的基础设定和大体剧情,故不会对游戏内信息进行大段落的复述。如果没有实际玩过游戏,或者玩过游戏但不太清楚剧情的朋友,可考虑阅读观看一些梳理剧情的文章和视频,网上有不少狼学家认真创作的优秀作品。
考据的基本原则是不采纳完全被确认是伪论的观点,如果说到历史疑论,文中会指出并列举一些有代表性的观点,由读者自行判断是否具有参考价值。个人认为这些不确定的疑论也是历史考据的魅力之一。

国之篇 从苇名国到日本国

战国时代,剑圣苇名一心仅靠一代人便夺回国家,成为北方霸主。如今苇名到了危急存亡之时,苇名之将被告知拯救苇名的关键是御子。
战国时代、北国之雄、苇名。
结合这三个条件很容易想到战国时代的会津芦名氏,这个大名曾占据日本东北陆奥的会津地区,符合游戏中的地理位置,芦名和苇名在日语中同音,都读作あしな。
《只狼》中出现的人名,很多都来自于会津芦名氏的关系者,比如苇名氏的庶家平田氏,对应芦名四天的平田氏。但是游戏中的苇名氏与会津芦名氏的对应关系止步于名字对应的程度,接着考据下去毫无收获。
那这个游戏的人物和故事完全没有借鉴具体的历史原型吗?宫崎英高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回答得很巧妙。以下内容来自于方块游戏《只狼 影逝二度》亚太地区发布会宫崎英高机核专访,精彩的提问和回答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本文将会多次引用其中的内容。
《只狼》选择了日本战国时代作为背景,但游戏中的“苇名之国”并非是真实历史中存在的地点。游戏故事是以某些历史为基础改编的,还是完全是架空的呢?是否会有被大众所熟知的战国人物登场的可能? 宫崎英高:确实,虽然是战国时代,但是“苇名之国”在日本的历史是不存在的,是一个架空国家。里面出现的人物、地点等等,也都是虚构的,因此也不会有大家熟知的战国时代的武将登场。
宫崎英高明确表示不会出现熟知的战国武将,但是游戏故事是否以某段历史为基础改编,他的回答很含糊。顺着思维惯性,玩家可能会以为《只狼》的故事改编于日本战国的某个历史片段,就像市面上大部分战国题材的游戏一样。
其实还存在另外一种答案,《只狼》确实借鉴了现实历史,但这段历史并不是发生于战国时代。苇名国灭亡的故事原型其实来自于平安时代,平安时代一系列的历史事件导致幕府的诞生,而大名割据的战国乱世则是幕府时代中的一个“小插曲”。宫崎英高这回玩了一个把戏,《只狼》实际上讲的不是战国的故事,而是与战国有关的故事。
平安时代开始于公元794年,第50代天皇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结束于公元1192年,武家出身的源赖朝一统天下,被封为征夷大将军并建立镰仓幕府。整个平安时代的兴起和衰落,都被塞进这个以战国时代为背景的微观架空世界中。
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法来构建《只狼》的世界观,是本文最后要探讨的核心问题,当所有零散的线索串联在一起,答案将浮出水面。《只狼》不只是一款好玩的游戏,还隐藏了许多难以想象的深刻思想,并且呈现了FromSoftware逐渐成熟的重构美学。
这里还要多说一句,文中的考据和分析仅出于个人对游戏的理解,没有办法核实制作者真正的想法。无论是脑洞,还是过度解读,都诞生于挖掘游戏丰富内涵的过程之中,希望可以通过本文让更多玩家体会到《只狼》不同层面的魅力。
让我们从游戏中一个微小的细节开始对苇名之地的考据。

日本国名之谜

如果你玩的不是日文版本,很可能会错过这个细节,游戏中至少有五处提示这个虚构世界的名称:
一、开场动画中的第一段话,说故事发生在战国末期的日本(ひのもと)。
二、罗伯特的爆竹,在物品描述中提到罗伯特和父亲来到了日之本。
三、交给苇名一心苇名酒的对话,也提到被战乱的日本(ひのもと)。
四、在幻廊中与变若御子的对话,提到神龙从故乡来到日本(ひのもと)。
隻狼:竜胤を、返す? 変若:そうです 竜胤は… 故郷を放たれ、この日本(ひのもと)に流れ着いたもの あるべきではない場所に、あるべきではないものがある ゆえに、我らのような歪んだ命を生み出そうとする者が 絶えぬのでしょう 竜胤や、竜胤に連なる我らは… きっと、帰るべきなのです 西へ…。神なる竜の故郷へと… ただ、如何にしてたどり着くか… それが、まだ分かりません
五、枭的战斗残渣,物品描述中提到枭的目的是扬名于日之本。
戦いの残滓・大忍び 梟 心中に息づく、類稀な強者との戦いの記憶 今はその残滓のみが残り、 記憶は確かに狼の糧となった 大忍びの梟は、 身に余る野心を抱き、竜胤の力を欲した さあ、己の真の名を、日の本に轟かせるのだ 全てはそのための謀であった
游戏中凡是出现日本国名的对话语音,字幕写着“日本”,读音是“ひのもと”;出现日本国名的物品描述,文本写着“日の本”。可以推测对话字幕和物品文本不是由同一批人负责,最后没有统一校对。
ひのもと(hinomoto),直接写成汉字即“日の本”,比较官方的解释是平安时期对日本一词的古典训读,不同于现在把“日本”读作“霓虹”或者“泥碰”。ひのもと的读音应该是出现于“日本”这两个汉字从中国传入日本之前。
日之本作为日本的异称,在一些影视游戏作品中代表了架空世界的日本,比如《甲铁城的卡巴内瑞》和《战国Basara》。但是作为考据文章,不会满足于这种程度的理由,我们默认宫崎英高作品中出现的典故都不是敷衍随意添加的,接着挖一挖“日之本”这个词的来历。
这得先从“日本”这个国名的来历说起。
日本国名的来历至今都没有统一定论,主要原因是日本过去很长时间都没有文字。汉字从中国传入日本后,日本人才有能力用文字记载历史,文盲时代发生过什么事情,只能通过日本人流传的口述故事或者其他国家的史料中寻找线索了。
西晋陈寿在《三国志 魏书 倭人传》中记载,中国东面海岛上一个叫“邪马台”的国家,统一周围的小国,邪马台女王叫“卑弥呼”,被魏帝封为“亲魏倭王”。
这是我国对日本比较早的记载,《后汉书》也提了几句倭奴国,不确定和邪马台是不是同一个国家,日本人到现在也没弄清楚邪马台国和女王卑弥呼具体是日本历史中的哪群人。总之我们中国最初称呼日本为倭国倭奴国
后来日本一个强大的氏族占据了现在的关西奈良一带,自称やまと(yamato)。随着势力扩张,やまと变成整个国家的名字。汉字传入日本后,日本人选择“”字来表示やまと,之后奈良时代的元明天皇给やまと换了两个意义更好的汉字“大和”,大和主要是国内使用,在外面还是被别的国家叫作倭国。
《晋书》、《宋书》、《隋书》等中国史籍上陆陆续续记载着倭国来天朝进贡的事件,直到《旧唐书》和《新唐书》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倭国者,古倭奴国也。 日本国者,倭国之别种也。以其国在日边,故以日本为名。或曰:倭国自恶其名不雅,改为日本。或云:日本旧小国,并倭国之地。 ——《旧唐书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东夷》
日本,古倭奴也。 后稍习夏音,恶倭名,更号日本。使者自言,国近日所出,以为名。或云日本乃小国,为倭所并,故冒其号。 ——《新唐书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东夷》
倭国向大唐报告要更改国名,理由是觉得倭字不雅,国家靠近日出所以改名为日本。两个版本的唐史却出现了一些矛盾:《旧唐书》中说日本是倭国分出去的一个小国,然后吞并了倭国;《新唐书》中说倭国吞并了一个叫日本的小国,冒用其名
据推测,倭改名日本发生于7世纪初,早于《古事记》和《日本书纪》这两部日本最早的史籍,所以日本方面没有明确的史料记录来解释国名的来历。中国方面则可能是进贡使者语言交流时出现偏差;或是史籍编撰时弄错了,著史书的往往都是后朝人,出现错误不是个例。
日本的国名到底的是怎么来的,出现了许多观点:有人坚持日本这个名字由大和朝廷原创,有人认为是武则天赐予倭国日本之名,还有人怀疑大和朝廷确实盗用了他国的国名。日本东北古代史研究学者高桥富雄是最后一种观点的拥护者,他认为“日本”这个名字来自于日本东北地区一个叫日高见国的古代国家,大和政权曾击败此国,盗用其名。
神之篇中曾提到过丈的原型是日本武尊。《日本书纪》的景行天皇章节中,景行天皇让日本武尊征讨不服从统治的部落,这段记载中出现了日高见国的名字:
廿七年春二月辛丑朔壬子、武內宿禰、自東國還之奏言「東夷之中、有日高見國、其國人男女、並椎結文身、爲人勇悍、是總曰蝦夷。亦土地沃壤而曠之、擊可取也。」秋八月、熊襲亦反之、侵邊境不止。
日本东北的部落被大和朝廷称为虾夷,虾夷建立了日高见国,人人纹身,民风彪悍,土地肥沃。紧接着下面一段是《日本书纪》中日本武尊讨伐虾夷的具体描述。
爰日本武尊、則從上總轉、入陸奧國。時、大鏡懸於王船、從海路𢌞於葦浦、横渡玉浦、至蝦夷境。蝦夷賊首嶋津神・國津神等、屯於竹水門而欲距、然遙視王船、豫怖其威勢而心裏知之不可勝、悉捨弓矢、望拜之曰「仰視君容、秀於人倫、若神之乎。欲知姓名。」王對之曰「吾是現人神之子也。」於是、蝦夷等悉慄、則褰裳披浪、自扶王船而着岸。仍面縛服罪、故免其罪、因以、俘其首帥而令從身也。蝦夷既平、自日高見國還之、西南歷常陸、至甲斐國、居于酒折宮。
这段描述信息很多,讲日本武尊来到陆奥国,也就是后文将会反复提及的奥州,位于现在日本的东北地区。虾夷的首领被视为国津神,所以当我们拨开神话的外衣,所谓的国津神和恶神,指代的是不服从统治的人。日本武尊征服虾夷的方法是公开了自己的身份,现人神指的是天皇,现人神之子即皇子,皇子在最早的史书中写作御子。平定虾夷后,日本武尊离开了日高见国。
总结成一句话:在不知道具体时间的过去,日本武尊(丈)来到陆奥(苇名),自曝天皇之子(御子)的身份,使当地人折服。
虽然无法确定日本的国名是否源于日高见国,以及该国是否真实存在,但是在日本的东北地区确实有把日本读作ひのもと的旧俗,这个读音比にほん(霓虹)和にっぽん(泥碰)古老得多。
平安时代末期的歌学书《袖中抄》中记载,坂上田村麻吕在东北征夷途中,用弓箭箭尾在一块石碑上刻下“日本中央”四个字,这块石碑被称为壶之碑(つぼのいしぶみ),此碑一直是未被找到的传说之物。1949年青森县发现了一块刻有“日本中央”的石碑,位置与史料记载有所矛盾,坂上田村麻吕东北征夷最北到过志波城(现在的岩手县),而青森县位于日本本州的最北端,这块碑被认为也有可能出自其他征夷将领之手。
日本中央之碑现在被保存在青森县的日本中央之碑纪念馆中,学界无法鉴定此碑是否是《袖中抄》中所记载的壶之碑。如果此碑不是后世伪造之物,说明“日本”的地理概念可能发生过变化,过去指代东北地区,区别于西南的大和朝廷。不考虑真伪,单看这段故事本身也很蹊跷,当时的政治中心在京都一带,难以解释为什么会留下坂上田村麻吕在东北刻碑标记日本中央的事迹。
室町时代,东北地区的陆奥豪族安东氏安藤康季,被称为奥州十三湊日之本将军,并且得到了当时天皇的认可。
《诹方大明神绘词》也有相关记载,14世纪初北海道的虾夷分为三个团体,分别为渡党虾夷唐子虾夷日之本虾夷。此时南边相邻的日本本州东北是安东氏的管辖范围。
到了战国时代,丰臣秀吉在信件中曾多次使用日之本的字样,信中一起出现的奥州、出羽和津轻皆是日本东北的地名。
出羽・奥州・日ノ本之果迄モ被相攻、御仕置等堅可被仰付候 ——《武家事纪》
奥州・津軽・日の本まで、さしつかわされ、そのうへ、国々御検地 ——《太阁样军记之内》
日本的东北地区与日之本这个名字存在着微妙的联系,而《只狼》的故事发生在东北,架空世界的名字是日之本,这就很有意思了。
存在争议的不仅是国名,日本的国旗日之丸也可能起源于东北。普遍认为日之丸的原型是曾经代表大和朝廷的锦之御旗,以及平安末期源平合战中双方所用的红旗和白旗。
历史记载中出现最早的锦之御旗是1221年承久之乱时后鸟羽上皇赐予将领的赤底金日银月锦旗,代表天皇和朝廷,朝廷举兵反抗北条氏掌权的镰仓幕府最后以兵败告终。下文会提到这个北条氏即是这段历史里成了新“鱼王”的平氏后人。
《只狼》中源之宫的鼉太鼓上出现过金日和银月,此太鼓的原型由镰仓时代源赖朝献给朝廷,而源赖朝一家的短命血脉则是被上面提到的北条氏掐断的。
朝廷沦落成起兵反抗的一方,并被武家镇压,其直接原因是平安末期源氏和平氏席卷全国的战乱,最后源氏获得胜利掌握了实权。在源平合战中,源氏持白旗,平氏持红旗。
但无论是朝廷的锦之御旗,还是源平的白旗红旗,都与现在日本国旗上的日之丸有所差别。
一个更接近现在日之丸的线索出现在京都清水寺的《清水寺缘起绘卷》上,该绘卷记载了平安初期(公元800年左右)坂上田村麻吕讨伐虾夷的过程,虽然绘卷创作于1517年,坂上田村麻吕征夷的事迹却早于源平合战和承久之乱。
这幅画的右侧是代表朝廷的坂上田村麻吕军,左侧被击溃逃跑的是虾夷军,注意看虾夷战船上的标志,和现在日本国旗的日之丸基本一样。虽然绘卷创作时距离坂上田村麻吕征夷的时代已经过去700多年,但是搞错标志这种低级错误应该是不会发生的。
这张图中另外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乌云中的雷神协助朝廷军队战胜了虾夷。游戏中苇名城天守阁道场中挂着一副类似的画,古代苇名将士依水而战,侵略者伴随着乌云和雷电而来,双方都穿着平安时代的大铠。
国名“日本”和国旗“日之丸”是不是“借用”的呢?本文仅从游戏考据的角度粗浅查阅了一些资料,无法给出答案。如果日本的国名和国旗确实来源于异族,显而易见这将有损于民族自尊心,不如将这些问题永久搁置,反而还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用较长的篇幅来解释这些看似与游戏关系不大的事情,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有助于我们重新审视《只狼》世界的地理位置,游戏中提到的日之本不一定完全对应现实中的日本国境。龙之返乡所提到的西方,也就不一定要离开现实中的日本本土,也许只是到关西或者九州等日本西侧地区。
二是想更自然地过渡到苇名人民的历史原型,那些曾经生活在日本东北的虾夷人,他们不断抵抗大和朝廷的侵略,最终还是未能避免从历史上消失的命运。

虾夷 不肯被朝廷招降的“异端”

天處乎上,地處乎下。居天地之中者曰中國,居天地之偏者曰四夷。
大和民族在“如何与其他民族相处”这个问题上,受到了邻邦中国的华夷观念影响。中华民族认为华夏为文明礼仪之邦,立于世界中心,华夏之外皆为蛮夷。根据方位,给四周的外族起了不同的称呼,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统称四夷。
作为中国的学生,日本也认同了这套观念,视大和朝廷为文明开化,南北两侧为化外之地,东北的夷人则被称为虾夷。游戏中罗伯特爆竹的物品描述中提到的南蛮,指的是战国时代从南洋渡海而来进行贸易活动的西洋人。
夷人尚未王化,从朝廷的角度开疆扩土自然是名正言顺的事情。无论是神话时代平定苇原中国、日本武尊征熊袭征陆奥,无非做得都是类似的事情。东北地区距离关西的大和朝廷较远,所以虾夷一直都没被完全征服,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平安时代。
根据读音不同,虾夷分为えみし(emishi)えぞ(ezo)两种,二者都写作虾夷,所代表的群体却不一样。
虾夷(えみし)是我们上面说的古代虾夷,汉字也可写作“毛人”,虾夷生活在关东和东北地区,从上古时代开始,古代虾夷一直没有被大和朝廷完全征服,直到平安时代初期,坂上田村麻吕击败虾夷首领阿弖流为(アテルイ),朝廷开始建立军事驻地加强对东北的控制。虾夷名字的由来据说是因为他们毛发浓密如虾须。虾夷与大和民族主要区别不在于民族差异,而是政治立场不同,他们不肯服从朝廷统治,根据记载虾夷部落的人种混杂,也有来自大和的移民。
虾夷(えぞ)是指平安时代结束到现代,生活在北海道的阿依努族原居民,阿依努族是目前唯一被日本政府承认的本土少数民族,他们所居住的北海道以前一直被称为虾夷地。
前后两者之间的关系目前没有权威的定论,有的观点认为东北古代虾夷被夺去家园后逃到北海道,变成了现代的阿依努人;有的观点认为古代东北虾夷和北海道虾夷是完全不同的种族,二者在某个时代共存,还有观点认为两种情况兼有,不是绝对的继承或者共存关系。本文暂且假定古代虾夷和北海道虾夷存在模糊的承接关系,都遭遇了大和朝廷的侵略和统治。
本文主要讨论对象是古代虾夷えみし,如果不特别指出,下文中出现的虾夷皆指えみし,而北海道虾夷えぞ直接用阿依努人表示。
想知道虾夷的来历,需要追溯到一个更根本的问题:日本人是从哪里来的?
公元前12000年左右,日本进入绳文时代,绳文人以打猎和采集为主。之所以叫作绳文时代,是因为当时出现了花纹复杂的绳文土器。《塞尔达传说 旷野之息》中席卡古代科技的风格借鉴了这些绳文土器,让新手闻风丧胆的守护者实际上是倒置的火焰土器。
公元前3000年左右,日本从绳文时代过渡到弥生时代,人们开始大面积耕作田地,形成农耕社会。相比狩猎和采集,农业大幅度提升了生产效率,村庄可以容纳更多人口,部族也更加强大。
日本是如何从狩猎采集社会转变成农耕社会的,也是说法各异。一种观点是绳文时代的日本人自学成才,形成农耕文化自然过渡到弥生时代。
另一种观点认为科技进步源于“抄作业”。日本公元前3000年左右才形成农耕社会,而此时中国人已经种了4000多年地,携带成熟耕种技术的新移民从大陆来到日本导致日本科技跳级。弥生时代的这些新移民被称为弥生人,他们淘汰并同化了冰河期从大陆踏冰而来的第一批移民,也就是原住民绳文人。
现代日本人被认为是绳文系和渡来系融合的后代。有些日本人呈现出鲜明的绳文人外貌特征,毛发茂盛,浓眉大眼,有悖于我们对日本人的刻板印象,通过对比图片能体会到具体的差别。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只狼》中的角色形象也有这种外貌特征上的差异。男性角色中,佛师、枭和鬼形部等人有明显的绳文人特征,毛发重眼窝深,而狼、弦一郎和一心等人的面貌更倾向于弥生人,永真、阿蝶、变若御子等女性不太好判断。
大部分渡来系移民从日本西侧登陆,将先进文化自西向东扩散,以关西为中心诞生了大和政权。而在偏远的日本东侧,原住民与渡来者交集较少,保留了绳文的文化和习俗,以狩猎采集为生,文明程度和生产力都不如蓬勃发展的西方大和。
中央政权和土著之间的摩擦延续到平安时代,大和朝廷终于完成了统一日本的愿景,然而没过多久,天皇的朝廷被武士阶级取代,进入了长达700年的幕府时代。《只狼》让玩家通过弱势的虾夷人视角见证这段曲折的历史。

桓武天皇与平安时代的开启

首先我们需要重新定位一下游戏世界的时间轴。从故事原型的角度,《只狼》世界的“现在”对应平安时代的最后一刻,而没有直接表现的“过去”对应平安时代的初期和中期。在保持战国题材外皮的前提下,实际上《只狼》的时间轴应该向前挪四百年左右。
游戏中大部分古老事物的原型,都与开启平安时代的桓武天皇有关。
桓武天皇是日本第五十代天皇,生母高野新笠是百济武宁王的后代,说到这里可能已经有朋友察觉得到,这特殊的出身与游戏中何物相关,关于这点下文会细说。
此国山河襟帯、自然作城。因斯勝、可制新号。宜改山背国、為山城国。又子来之民、謳歌之輩、異口同辞、号曰平安京。
平安时代开始的标志是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通过游戏和官方设定集的信息,可以确定平安京的宫城平安宫就是源之宫的原型。在“再访源之宫”章节会罗列出一系列线索,说明北方高山上这座神秘的宫殿与日本曾经的政治中心有何关系。
迁都平安京,最主要的目的是摆脱奈良政治势力和奈良佛教的影响,当时佛教与政治关系紧密,新的皇都需要以平安京为中心的新派佛教,桓武天皇派遣最澄空海入唐求法,两位大师返回日本后,分别创建了天台宗真言宗,此二宗后来成为平安佛教的核心。游戏中的仙峰寺与平安二宗关系紧密,在“仙峰寺与佛教”章节,让我们拆解仙峰寺层层重叠的原型组合,探讨佛教在《只狼》中的现实意义。
神之篇考据了樱龙原型之一是诹访大明神,也就是日本神话中的建御名方神。掌管诹访大社的诹访氏拥有特殊的大祝传承,现人神大祝代表了神明本身。初代大祝诹访有员在一些文献中记载是桓武天皇的皇子,对应了游戏中御子的起源。
平安时代初期,皇室的变动埋下了一个伏笔:臣籍降下。从桓武天皇开始,由于皇族人数太多,给朝廷造成不小的经济压力和权力交接时的隐患,于是一些没有机会继承皇权的皇子们被降为臣籍,他们失去了名义上的皇族身份,而实际上同皇族血脉相同,在某些需要的时刻,屡次出现恢复皇籍的例子,比如宇多天皇和醍醐天皇。
降籍的皇族中最著名的氏族,当属平安末期对抗的源氏平氏。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源氏和平氏,指的是桓武平氏分支伊势平氏清和源氏分支河内源氏,因为这两个分支实在太有出息了,后世被直接以源平称呼,桓武平氏来自于桓武天皇的五皇子,而清和源氏来自于第56代天皇清和天皇。相同的赐姓不代表一定有比皇室更深的血缘关系,比如清和源氏与村上源氏,但是他们一定都来自于皇室。源平合战的源氏和平氏,分别对应游戏中的淤加美一族壶之贵人
平安时代初期的这些重要事件,几乎构成了《只狼》架空世界中一切古老事物的起源:
  • 源之宫的起源
  • 仙峰寺的起源
  • 龙胤和御子的起源
  • 淤加美一族和壶中一族的起源
本章节的最后,还要再讲一件桓武天皇的丰功伟绩:派遣征夷大将军坂上田村麻吕讨伐东北虾夷,对应了苇名之地被镇压的历史
大和朝廷先是派纪古佐美去讨伐镇压虾夷,结果在东北屡吃败仗,虾夷首领阿弖流为以少胜多,战胜了纪古佐美的朝廷军队。
坂上田村麻吕接替纪古佐美出征,一步步将战线向北推移,最后成功击败并劝降了阿弖流为,将其押送至京城。坂上田村麻吕认为东北是虾夷之地,应该以夷治夷,有利于当地的统治和稳定,这种看法却遭到了宫中贵族的反对,贵族们认为夷人不可信,不能留下后患,于是阿弖流为被斩首。
游戏中没有明说苇名之地最初是如何被侵略的,也没有出现一个以坂上田村麻吕为原型的角色,但他对推动整个故事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文章末尾对DLC猜测部分会进一步分析以坂上田村麻吕为原型的BOSS出现的可能性。
随着虾夷被瓦解,大和朝廷在东北逐步建立镇守的城寨,归顺的虾夷被称为俘囚。天高皇帝远,只靠远在西侧的中央朝廷派遣官吏和军队难以有效统治北方,朝廷要求一些氏族移居至此地管理俘囚,这些俘囚之主在东北生根发芽形同军阀,于是北方又出现了新的威胁。

中央与地方的角逐

距离坂上田村麻吕征夷大约过去了二百年,当时东北最强大的氏族是安倍氏。看到这个姓氏你可能会想到当今某位大人物……的小弟。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安倍氏在自己的领地修建防守用的军事要塞,对朝廷的上贡也开始怠慢,大和朝廷怀疑安倍氏可能会造反,命令东国的源氏去讨伐安倍氏。
东北看似不毛之地,为什么会被朝廷如此忌惮?一是军事优势,虾夷民风彪悍,以打猎为生,从小受到充分的训练,即便归顺也比普通大和士兵善战;二是经济优势,东北地区矿藏丰富,尤其盛产黄金,《宋史》对此有所记载:
其地東西南北各數千里,西南至海,東北隅隔以大山,山外即毛人國。 國之東境接海島,夷人所居,身面皆有毛。東奧州產黃金,西別島出白銀,以爲貢賦。 ——《宋史 卷四百九十一 列傳第二百五十 外國七 日本國》
源氏讨伐安倍氏的这场战役,名为前九年之役,政府侧主力是河内源氏源赖义,源赖义的盟军之中有一个我们很熟悉的名字,诹访氏
神之篇中诹访大祝受到神罚的故事前半段就是这场前九年之役。诹访为信身为当时的大祝不能离开诹访,为了协助源赖义他让自己的儿子诹访为仲出征奥州,让我们看看奥州这边都发生了什么。
源赖义联合东北出羽地区的清原氏击败了陆奥地区的安倍氏,并将安倍氏一族赶尽杀绝,被牵连的同党奥州藤原氏即是苇名氏的原型。奥州藤原氏的祖先是平安中期的藤原秀乡,在神之篇中讲了他帮助龙女退治百足获得蜈蚣切,也就是狼从变若御子取不死斩的原型。此时的奥州藤原氏还只是寄人篱下,初代目藤原清衡的父亲藤原经清是朝廷派到东北的官吏,因为迎娶安倍赖时之女,站错了队伍。
源赖义对藤原经清有超过一般人的仇恨,责备经清的氏族曾经效忠于源氏,如今却变成叛徒,为了加剧经清死亡的痛苦,行刑时使用的是一把锈刀
前九年之役从结构上来看,与《只狼》中上古时代淤加美一族对苇名的侵略战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根据龙之舞面道具上的描述,淤加美一族借助神龙之力,而前九年之役源氏得到了诹访氏的协助。苇名众为了对抗淤加美一族铸造了对其有奇效的锈丸,历史上正好相反,源赖义用锈刀杀死了奥州藤原氏之祖藤原经清。
前九年之役的结果是安倍氏覆灭,藤原经清被处死。经清之子藤原清衡逃过一劫,他的母亲改嫁出羽清原氏清原武贞,藤原清衡也随之改姓清原。清原氏协助源赖义讨伐安倍氏有功,继承了奥州六郡的领土,源氏离开奥州返回东国,诹访氏也返回了诹访。
清衡的母亲改嫁清原家后,与清原武贞生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清原家衡,清原武贞原来还有一个叫清原真衡的儿子,到这里也许有人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可以参照下面这张关系图,红框中的五个人是下一场斗争的参与者:
二十年后奥州再次发生战事,史称后三年之役。事情起因是清原武贞去世,族内开始争夺清原氏的继承权。后三年之役也是神之篇中诹访大祝被神罚故事的后半段,诹访为仲此时已经继承了大祝之位,按规矩是不能离开诹访的,但他执意要亲自跟随源赖义之子源义家再次出征奥州,虽然打了胜仗却落得悲惨的下场。
在这场清原氏的内斗中,源氏本来打算协助第一继承人清原真衡,不料真衡突然病死。奥州六郡领土遗产准备平分给清衡和家衡各三郡,但是家衡以血缘原因不满分配结果,偷袭清衡的住所,清衡再次逃过一劫,然而他的家人都死于这次偷袭。
此时走投无路的清衡求助了二十年前的灭族仇人源氏,在源氏的帮助下,后三年之役以清衡淘汰了清原氏其他所有继承者而告终。
朝廷以内斗为由,没有对源义家和清衡封赏,然而二者在前九年之役和后三年之役中得到的好处,给一百年后两大家族最终决战留下伏笔。源氏两战成名,源义家用自己的财产分赏将士,进一步巩固源氏在东国的地位和声望。清原清衡收回奥州全部的领地并改回原姓藤原,奥州藤原氏从此成为北方霸主,统治日本东北长达百年。
《只狼》的架空世界可以看作是平安时代的简化版本,游戏中出现大量收养设定代替了复杂的家族血缘,使人物关系变得简单。
后三年之役存在一个转折,因为清原氏第一继承人暴毙,源氏向藤原清衡伸出援手助其复兴氏族,然而百年之后奥州藤原氏所创造的一切又都被源氏后人收回。《只狼》中是否曾经存在这样的伏笔呢?苇名一心二十年前夺回自己的国家,临终前却坦然接受了苇名必将灭亡的命运,从故事因果循环的角度,或许他曾经借助某种力量,料到了将来要付出什么代价。
苇名一心为什么藏有黑色不死斩,以及盗国之战中他为什么需要使用黑色不死斩,游戏没有明确的交代,在此做一些猜想,可当作二次创作来看。
不死斩最主要的用处是斩杀不死之力衍生出的不死之物,二十年前使用不死斩也许是为了针对前统治者势力的御子或者契约者。一心在某处求得黑色不死斩后,斩杀了龙胤相关者,因此引发了两件事情。一是让他意识到维系一个国家不能依赖龙胤,二是樱龙和龙胤因此受到不良的影响,导致苇名之地的衰败。这两件事照应了苇名最后的灭国,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心坚持保护现任御子九郎但不依赖他的力量。
在讲奥州藤原氏是如何灭亡之前,先看看平泉这个城市,和游戏中的苇名城有什么样的对应关系。

黄金之国 奥州平泉

藤原清衡把根据地定在奥州的平泉(现在岩手县一关市北侧)。通过前后三代人接近一百年的努力,平泉成为平安后期日本第二大的城市,据推测当时平安京人口约10-15万,平泉人口约5万,不过看平泉的还原图似乎城市规模不算大。
苇名城具体在哪里呢?游戏中的道具描述中提供了一些线索。
霧がらすの羽 霧がらすの羽を、束ねたもの 忍義手に仕込めば、忍義手となる 葦名より北に離れた薄井の森には、 正体掴めぬ猛禽が棲む 中でも霧がらすは、 確かにいるが捕えた者はおらぬ 掴まえたとして、羽を残して消えてしまうのだ
まぼろしクナイ まぼろしお蝶の使ったクナイ 「手裏剣」の強化義手忍具の作成に使える 投げると音が鳴り、 クナイを追ってまぼろしの蝶々が飛ぶ うら若き頃、お蝶は、葦名より北に離れた 薄井の森にて修行を積んだ 彼の森は、霧とまぼろしで満ちている 幻術を修めるには、またとない場所だ
雾璃鸦之羽和幻之苦无的物品描述中提到一个叫薄井森林的地方,并且二者都强调薄井森林位于离苇名稍微远一些的北方。
根据薄井这条线索,试着寻找一下是否有符合条件的地点。虽然没有找到薄井森林,通过《旧高旧领取调帐》数据库(只能追溯到江户时代的记录),可以查到日本东北曾经有两个叫薄井村的村庄,二者都位于现在的秋田县。
平鹿郡的薄井村(一号)1889年与宫田村合并为馆合村,在现在的横手市雄物川町薄井一带。
山本郡的薄井村(二号)1876年与比井野村合并为二井村,1902年二井村改称为二井町,经过反复合并,2006年并入能代市。
这两个薄井村都在平泉的西北侧,其中薄井村一号的所在地更符合游戏中描述的位置,距离平泉约50公里。
《只狼》中另一处出现薄井的地方是枭在修罗结局里说出了自己的姓氏是薄井,但是薄井森林和薄井姓氏在游戏中没有表示出直接的相关性,所以本文将二者分开考据,枭的章节再讲他的姓氏有什么典故。
第二个与苇名城有明显地理位置关系的地方是金刚山仙峰寺。默认游戏中地图是上北下南的话,仙峰寺位于苇名城北方的金刚山上。最后苇名城被内府入侵烧毁时,大火没有波及到仙峰寺。
平泉最著名的寺庙是平泉以北的关山中尊寺,由藤原清衡修建。随后二代目基衡、基衡夫人和三代目秀衡也分别修建了毛越寺(后重建)、观自在王院(现遗迹)和无量光院(现遗迹),可惜平泉覆灭时这些寺院都被大火烧毁,唯独中尊寺得以幸存。
游戏一开始的目标是去苇名城的望月楼解救被软禁的九郎。
花菖蒲の文 何者かによって井戸底に投げられた文  九郎殿の狼殿へ  貴殿の宿命、今は月見櫓にあり  井戸底を脱し向かわれたし  刃が無くとも、貴殿ならば  忍び行けば辿り着けましょう
通过花菖蒲之信和偷听看守士兵的对话,可知软禁九郎的地方叫望月楼,日文写作“月見櫓”。月见橹是战国时代天守用于赏月的阁楼,窗户打开后视野宽阔,用于吃喝玩乐欣赏月亮。月见橹一般都在天守的东侧,这一点也验证了仙峰寺位于苇名城北侧。
比较典型的是松本城的月见橹,一看就知道是宴会用的建筑。
冈山城的月见橹是独立结构,不与其他建筑相连。
高松城的月见橹比较特殊,原来是用来瞭望远方的着见橹,后改为月见橹,所以窗户窄小。
九郎被软禁的地方,类似冈山城独立结构的月见橹,同时有一些仓库的感觉。为什么九郎要被软禁在月见橹之中,也许借用了平泉的一个典故,中尊寺上下山的参道叫作“月见坂”。
游戏中九郎至少住过两个地方:平田宅邸和苇名城的望月楼。三年前平田宅邸被山贼和内府的忍者袭击后,九郎被转移到苇名城的望月楼,具体过程游戏并没有告诉我们。
九郎的原型是平安时代最著名的悲剧英雄源九郎义经。源义经前后两次得到奥州藤原氏的庇护,居住在平泉。
第一次是源义经16岁时投靠三代目秀衡,可惜并没有查到源义经当时具体居住在平泉何处。
几年后源义经离开平泉,协助兄长源赖朝剿灭平氏。不料兄弟反目成仇,被源赖朝讨伐的源义经走投无路,再次寻求秀衡的帮助。回到平泉后源义经和家属部下住在高馆,这里也是源义经最后丧命的地方。从中尊寺顺着月见坂下山,尽头就是高馆的义经堂。

苇名国出现的家纹

《只狼》的官方设定集确定了苇名城出现的两个原创家纹分别是苇名氏家纹和平田氏家纹。
苇名氏家纹的构图来自于现实存在的杜若纹,杜若纹是公家专用的家纹。
游戏开始时,永真向井中丢下一封名为“花菖蒲之文”的信,有玩家对此表示疑惑,花菖蒲是谁?为什么游戏通关了也没遇到过名叫花菖蒲的角色?
花菖蒲其实是一种花的名字,这封信之所以叫做“花菖蒲之文”,是因为上面印着苇名氏的家纹,也就是花菖蒲纹,而平田氏的家纹是花菖蒲的花蕾,对应平田氏是苇名氏庶家的设定。
花菖蒲(ハナショウブ)是野生品种挑选培育的观赏性植物,日本东北地区从战国时代开始人工培育多种颜色品种的花菖蒲。花菖蒲生长在湿地之中,水生村神轿处和源之宫湖边的大量花菖蒲暗示了苇名之地的丰富水源,可见制作团队在场景设计上的用心。
为什么游戏中原创的花菖蒲纹要采用杜若纹的构图呢?这其中隐含了一个源于平安时代的典故,先来观察一下杜若花的样子。
看出杜若与花菖蒲有什么关系了吗?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没看出来就对了,上图的花是中文的杜若花,与日文的杜若花并不是同一种花。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中文的杜若花在日语中叫做ヤブミョウガ(薮茗荷)。日本人学习汉字时把杜若花的名字错给了另外一种叫カキツバタ的花,这种花的中文名是燕子花。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花菖蒲和杜若花同为鸢尾科鸢尾属,外观十分相像,日语中有一个惯用语:“何れ菖蒲か杜若”,用来表示两个美好的事物难以选择,通常用于在两名女性之间犹豫不决。(大人的答案当然是……)
这里需要指出,如果细分的话菖蒲和花菖蒲也是不同的细分品种,但是日常中通常不做具体区别,本文也暂且把菖蒲和花菖蒲当成同一种类讨论。
“何れ菖蒲か杜若”的典故来自《太平记》,平安时代末期的源赖政退治了怪鸟“鵺”,朝廷赏赐给他一名叫作菖蒲前的美女,菖蒲前被混在十二名美女之中,让源赖政从中找出菖蒲前,源赖政感慨道:“五月雨に沢べのまこも水たへて いづれあやめと引きぞわづらふ”,大概意思是五月下雨涨水,实在难以区分混在茭白之中的菖蒲啊。
平安时代末期社会动荡不安,平氏掌权时源赖政是位阶最高的源氏朝臣,后来因为对平氏不满与后白河天皇的皇子以仁王起兵反抗,战败切腹。
此时大和朝廷已经摇摇欲坠,源氏与平氏之间的战火烧遍除了东北以外的日本全境,北方的奥州藤原氏虽然没有插手,但也在准备应对不可知的形势变化。

平安末期 皇权衰落和武士阶层崛起

平安末期日本全国的乱世虽然没有直接表现在《只狼》的故事中,从游戏的一些细节可以发现争斗的痕迹。
平安时代开始皇族陆陆续续被赐姓降为臣籍,到了平安末期,清和源氏的分支河内源氏和桓武平氏的分支伊势平氏,成为最有实力的两家。
1156年朝廷内部分裂爆发保元之乱后白河天皇崇德天皇争夺皇位并拉拢武家,最后后白河天皇战胜崇德天皇继承皇位,这也是武家干涉朝政的开端。
支持后白河天皇的主要有河内源氏源义朝、伊势平氏平清盛和摄津源氏源赖政等人,源义朝是源义经和源赖朝的父亲,平清盛是平氏的核心人物,源赖政上文刚刚提到。
后白河天皇上位没几年又爆发平治之乱,源义朝等人不满于平氏的得势,趁平氏离开平安京时软禁后白河上皇(第一次,此时已退位为上皇)。平清盛回京平乱,源义朝战败被斩首,相关族人也随着被肃清,源赖朝流放伊豆,源义经送往鞍马寺生活。
河内源氏失势后平氏控制朝廷。1179年平清盛发动治承政变,软禁后白河法皇(第二次,此时出家为法皇),逼迫高仓天皇退位,推自己的外孙安德天皇上位。
后白河法皇的皇子以仁王和源赖政起兵,并向全国源氏下达讨伐平氏的令旨。虽然以仁王和源赖政兵败,两股源氏势力响应号召起兵反平。一边是伊豆的源赖朝,另一边是信浓的源义仲(木曾义仲),源赖朝和源义仲是堂兄弟,但二者关系恶劣。源义仲曾在诹访大社修行,掌管诹访大社下社的金刺氏是他的心腹。
源义仲最著名反平战役是俱利伽罗峠之战,《源平盛衰记》中记载,源义仲摆火牛阵战胜平维盛,使其率领的十万军队损失过半。跟随源义仲参战的还有他的部下巴御前
俱利伽罗峠之战让平氏元气大伤,带着后白河法皇、安德天皇和三神器逃离京都。源平最终决战于坛之浦之战,败势已定后大部分平氏族人和携带三神器的安德天皇投海,平氏势力几乎全灭。据说三神器只找回了镜和勾玉,天丛云剑消失在大海之中。
打赢了俱利伽罗峠之战的源义仲先于源赖朝入京,不料与朝廷发生摩擦,把逃回京城的后白河法皇软禁于法住寺(第三次),自封“征东大将军”。源赖朝派兵讨伐造反的源义仲,最后源义仲在宇治川之战战败,死于逃亡。
有能力一统天下的武家此时只剩下两家:源平合战的胜利者源赖朝,和北方一直没有插手的藤原秀衡。源赖朝和藤原秀衡心中都清楚,彼此必有一战,这场战役即是《只狼》最后苇名灭国的原型,导火索是寻求藤原秀衡庇护的源九郎义经。

北方霸主奥州藤原氏的陨落

因为父亲在政治上的落败,源义经儿时被送到京都鞍马寺生活学习。鞍马山传说有大天狗出没,源义经晚上偷偷跑出去和大天狗学习武术。游戏中苇名一心带着天狗假面外出清除刺客,也许就是来自于天狗保护源义经的典故。
1174年,16岁的源义经拒绝出家并离开鞍马寺。通过一个来自奥州的黄金商人帮助,源义经投靠了奥州平泉的藤原秀衡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奥州藤原氏三代目藤原秀衡极具政治头脑和领导才能,苇名一心在领导者方面的形象,可以看作是融合了初代目清衡的气量和三代目秀衡的智慧。
1180年源赖朝伊豆起兵,在平泉生活了6年的源义经听到兄长的消息,决定追随源赖朝讨伐平氏。这一举动却遭到了秀衡反对,秀衡料到源氏兄弟二人可能会反目。在源义经的坚持下,秀衡只好派人护送其离开奥州。
源义经在宇治川之战灭义仲,在坛之浦之战灭平,屡立战功后私受朝廷封赏引起了源赖朝的猜疑,兄弟二人果然开始对立,源赖朝迫使后白河法皇下旨讨伐源义经。1187年2月,走投无路的源义经带着家臣再次投靠秀衡。
源赖朝畏惧秀衡的能力,不敢轻举妄动,一边向朝廷告状秀衡包庇源义经试图谋反,一边派人到平泉刺探秀衡和源义经的情报。这一阶段对应了游戏中苇名国被内府入侵之前,孤影众早已渗透进苇名城,等待苇名一心的生命燃尽。
不幸的是,源义经投靠平泉仅过去九个月,秀衡病死。局势急转,对抗源赖朝的重担转移到秀衡的继承人身上。苇名弦一郎这个矛盾的人物形象,极有可能参考了藤原秀衡的两个儿子藤原国衡藤原泰衡
藤原国衡虽为长男却是庶出,母亲是虾夷人。国衡具有大将的气概而且父母都有东北血统,受到众人期待,国衡对应弦一郎的出身和武士风范。
藤原泰衡的母亲是来自京城的贵族,一直以来都被当作贵公子对待,后来作为一个不称职的领袖亲手葬送了平泉的未来,泰衡对应弦一郎的偏执和作为。
藤原秀衡为了防止两个儿子被源赖朝挑拨离间内斗消耗,做了一件我们现代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将泰衡京都出身的母亲改嫁给国衡。这样泰衡和国衡既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又是义父子,也就是说,泰衡既是秀衡的儿子,又可以看作是秀衡的孙子(国衡的义子)。这可能是把弦一郎设定成一心孙子的典故。
秀衡死前留下遗嘱让泰衡继承自己的位置,并叮嘱国衡和泰衡一定要拥护源义经,三人合力对抗源赖朝。
得知秀衡病死后,源赖朝开始行动不断对泰衡施压,威胁泰衡如果不交出源义经就讨伐奥州。泰衡无视父亲的遗嘱,派兵突袭了源义经的住所高馆。逃跑无望的源义经了结正妻乡御前和女儿的性命后自杀。泰衡把源义经的首级泡在酒里献给源赖朝,源赖朝反而以杀害源义经为理由正式进军奥州。
泰衡与父亲意见相左私通源赖朝,以为满足源赖朝的要求就能保住平泉。对应游戏中弦一郎试图以异端之雷拯救苇名,而降雷之术来自于淤加美一族,淤加美一族又是源氏的原型。泰衡逼迫源义经自杀,对应弦一郎在苇名被入侵时不顾城池,追到芒草原上抢夺龙胤之力,最后导致九郎因斩断不死而牺牲。
藤原国衡作为平泉军总大将,在阿津贺志山迎战源赖朝的镰仓大军。国衡战败后泰衡火烧平泉逃之夭夭,逃亡途中被抓住斩首,奥州藤原氏的灭亡距离秀衡去世仅仅过去两年。平泉的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源赖朝兵临城下时已是一片灰烬。
泰衡逃跑时还给源赖朝写信,表示自己不知道父亲秀衡包庇源义经之事,已经奉命将源义经讨伐,为什么不封赏反而出兵。这段史料记录在镰仓幕府编撰的史书《吾妻镜》中,是不是伪造丑化就不清楚了。
游戏中入侵苇名城的内府军,明示了其原型是统一战国的德川家康军。内府是内大臣的别称,德川家康曾担任此职位。内府军的家纹也来自德川家康的葵纹。在苇名灭国的原型奥州合战中,内府军也指代了源赖朝的军队。虽然源赖朝没有上任过内大臣的职位,他的儿子源实朝当过内大臣。
从镰仓幕府开始到江户幕府结束,真正掌管国家实权的官职是征夷大将军。幕府将军指的就是征夷大将军,这原本是为讨伐虾夷专设的军职,最早由平安初期的坂上田村麻吕实际担任。后来武士阶层上位,征夷大将军失去了征夷的本意,成为武家政权最高实权者的职位,比如镰仓幕府初代征夷大将军源赖朝、室町幕府初代征夷大将军足利尊氏、江户幕府初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康。
随着奥州藤原氏灭亡再无其他威胁,后白河法皇驾崩后征夷大将军源赖朝正式建立了镰仓幕府。武士阶层接替天皇统治国家,进入了漫长的幕府时代,而日本战国是幕府统治期间众多武士大名混战的一段历史。《只狼》实际上偷偷讲了武士崛起和幕府起源,说这是一个阐述日本战国时代根源的故事也不为过。

苇名之地的人与鬼

《只狼》的故事原型讲完后,再看看受苦的苇名众们又都来自于什么历史典故。
游戏中反复出现了“”这个概念,比如游戏初期的拦路虎精英怪赤鬼、标准流程首个BOSS形部鬼庭雅孝、隐藏BOSS怨恨之鬼、永真说自己的剑术不斩人只斩鬼、孤影众说苇名之地有鬼等等,为什么在这个游戏中要屡次提及鬼,这得说到日本文化中鬼的形象。
中国文化中的鬼,多指人死后的亡灵,常用于鬼屋、闹鬼这类词。日语中的おに虽然借用汉字中的鬼字,概念却与中国的鬼不太一样,形象更接近野人,红皮肤、浓密的毛发、头上长着角、半裸着身体。
日本神话传说中最著名的鬼当属鬼首领酒吞童子(托某些游戏的福,想找一张正经图片实在是困难),传说平安时代的源赖光和赖光四天王退治了酒吞童子,广为流传。
民间还流传着源赖光退治土蜘蛛的传说,土蜘蛛原指上古时代不愿意归顺朝廷的山贼,后来被艺术创作成妖怪,同理酒吞童子等鬼的形象也可能来自于大和民族对蛮夷的记忆。
鬼的本体究竟是什么,说法众多。有人认为鬼是古代先民或者从大陆渡来的其他人种。这些人生活在深山中,身材高大毛发浓密,这其中包括了虾夷人。
与鬼类似的形象还有山男,又被叫作山人或大人,他们同样生活在山中,有的场合也被当成是鬼。
日本东北曾经是虾夷人的领地,存在着很多与鬼有关的民间故事。在青森县弘前市鬼沢地区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古代有个农民叫弥十郎,与深山中高大的鬼关系很好,二者经常以相扑为乐,鬼要求弥十郎不要告诉别人关于他的存在,并在夜里偷偷帮助村子修建堤坝,弥十郎的妻子忍不住去偷窥,之后鬼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当地人把鬼留下的锄头和蓑衣供奉在鬼神社之中。
可见在日本东北,鬼的形象相对比较正面,东北人民也并不抗拒使用鬼字来命名,比如前九年之役中,安倍氏首次击败朝廷军的战场叫作鬼切部
游戏中红皮的山贼、重藏、赤鬼明显借鉴了鬼的形象,重藏是山贼们的头领,曾经是相扑,喜欢饮酒,对应的原型应该是酒吞童子。赤鬼可能是从山中被抓来的大男,不幸遭遇了残忍的实验。
这些面目狰狞的野蛮人可能才是此地真正的原住民,依山而生变成流寇,三年前被枭和内府利用袭击了平田宅邸。还有一个可疑的细节,袭击平田的山贼穿着的胸甲上有平田氏的家纹,也许这些装备是他们抢来的,或者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游戏里还有一个出身于山贼并且名字里带鬼字的角色,鬼庭形部雅孝。他曾经是苇名一带有名的山贼,败给一心后归顺苇名成为弦一郎的师傅。他是否与袭击平田宅邸的山贼众有关,游戏中没有交代。
戦いの残滓・鬼形部 心中に息づく、類稀な強者との戦いの記憶 今はその残滓のみが残り、 記憶は確かに狼の糧となった 鬼形部は、葦名に名を轟かす賊の頭目であった だが一心に敗れ、その強さに惚れ込み、 賊党ごと召抱えられた その後、葦名弦一郎の傅役まで努めた
鬼形部的姓氏鬼庭也来源于平安时代的东北地区。藤原北家后裔斋藤实良平安末期来到奥州伊达郡的茂庭村,传说他退治当地的大蛇,成为茂庭村的领主,村子从茂庭村改名为鬼庭村,斋藤实良也改名为鬼庭实良。到了战国时代,鬼庭实良的后代鬼庭纲元是陆奥的战国大名,丰臣秀吉觉得鬼庭这个姓氏不祥,让他把姓氏改回茂庭,于是鬼庭这个姓氏就此消失了。

与神明一同前往遥远的西方

在游戏中我们会遇到两种非常讨厌的敌人,仙峰寺像老鼠一样跳来跳去的乱波众,和铁炮堡垒把玩家打成塞子的铁炮众,他们的原型都出自宫崎骏的经典作品《幽灵公主》。
乱波众和铁炮众分别对应动画中的唐伞连石火矢众,唐伞连和石火矢众试图夺取神明长生不老的力量,与幽灵公主和山神为敌。《只狼》除了借鉴了其形象以外,在故事和思想表达上也与《幽灵公主》有一些联系。
不了解日本历史的朋友看了《幽灵公主》会以为这是一部主要表现人与自然如何相处的环保故事,实际上这个故事不仅讨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还涉及到大和民族和虾夷等少数民族之间的摩擦与和解。
男主角阿席达卡(アシタカ)是一名古代虾夷部落少年,故事开始时告诉我们他的祖先阿弖流为(アテルイ)曾在五百年前败给坂上田村麻吕,也就是上文讲到平安初期发生的事情,阿席达卡的部落被迫躲进深山中隐居几百年,以此可以推测《幽灵公主》的故事大概发生在公元1300年左右的室町时代。
某日,一只失控的野猪山神袭击部落村庄,阿席达卡阻止山神时被迫杀死了神明。他受到山神作祟的诅咒,族人告诉他只有前往遥远西方的大和之国才能解除诅咒。本该将来成为族长的阿席达卡触犯弑神禁忌,按族规削发逐出部落永远不能回来,离开时也禁止任何族人送别。
被阿席达卡杀死的野猪神是来自出云国(神之篇提到过大国主神等国津神源于出云神话)的神明,产生的诅咒又要被阿席达卡一路西行带回到大和之地,这样的设定是不是和《只狼》中流离失所的樱龙有些类似呢?
阿席达卡来到大和之地后发现,不同于自己那些对神灵保持虔诚的族人,当地的大和民族已经不再敬畏神明,他们用先进的武器迫害和猎杀这些山神试图获得永生的能力。而他手臂上的诅咒便是来自于山神对人类的憎恨。
神话是关于人的寓言,神和鬼的背后也都是人,《幽灵公主》中山神对人类的憎恨,可以理解为崇拜自然万灵的原住民对侵略者的憎恨,所以诅咒会选择阿席达卡这个古代虾夷部落的少年为其发声。
《只狼》中也有类似的内容,游戏剧情中反复提及了修罗和化身为鬼。除了指在杀戮中迷失以外,也包含了民族的仇恨和怨念,这种由迫害产生的愤恨哀叹,在枭和佛师这两个本地人身上分别以不同的形式体现,我们先从狼的义父枭这个饱受争议的人物说起。

离群的无主忍者 枭

枭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个角色,关于他存在很多可以考据的细节。也许是因为开发成本控制,最后在游戏中呈现出来的信息少得可怜。
おはぎ 変若の御子がくれたお米で、 九郎がこしらえてくれた、おはぎ 一定時間、HPがゆっくりと中回復し、 加えて体幹が常に回復するようになる 腹を空かせた狼に、 黙って義父は、おはぎをくれた あのおはぎは、とてもうまかった このおはぎも、きっと、とてもうまい
九郎制作的萩饼让狼想起往事,沉默寡言的义父曾拿出好吃的萩饼给肚子饿了的狼吃,侧面表现了回忆中枭对养子的温柔。然而我们在游戏中实际接触到的义父,却是一个阴险狡诈的野心家,没有交代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落差。
我们对这个角色的了解相当有限,人物身世、内心矛盾、以及谋反的驱动力,几乎都是一片空白。他最后的所作所为,根据游戏提供的信息也只能理解成想要摆脱忍者卑微的命运。
游戏的创作者是不是真的设计了下面这些最后没有公开的内容,我没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以下的考据分析仅基于我个人的理解和猜测。
枭拥有庞大的身躯,让人羡慕的发量,正常的日本人不太会长成这个样子,官方首次公布枭的形象时,机核曾有人质疑过枭是否为虾夷人。(或者是安德烈转世)
官网的人物介绍用两个词形容枭:离群的忍者(はぐれ忍び)稀有的忍者(類稀な忍び)
离群(はぐれ)这个形容词在《黑暗之魂》中出现过,重返不死院时地面坍塌,玩家会发现下面的牢房里关着离群恶魔(はぐれデーモン),这说明枭可能曾经属于某个氏族或者组织,因为一些原因脱离了组织。
稀有(類稀)在《只狼》中还出现在各个BOSS的战斗记忆以及七之念珠的道具描述中。
心中に息づく、類稀な強者との戦いの記憶
因为BOSS都是独特的存在,所以说他们是稀有的强者,这很好理解。
七の念珠 ちぎれた数珠の玉を、鬼仏に供えて束ねた念珠 手に入れると、身体力が成長し、 HPと体幹の最大値が上昇する 念珠を成す数珠玉は、それを持つにふさわしい 強者たちが持っている ある大大名に仕える、類まれな相撲取りがいた だが酒に溺れ、放逐され、野盗に落ちた その後の名は、うわばみの重蔵という
七之念珠中描述重藏曾经是某位大大名门下稀有的相扑,可能有两种解释:形容相扑这个职业本身很稀有;或者是指作为相扑的重藏本人是稀有的,比如他是一个虾夷出身的相扑,同理枭是稀有的忍者可能指他是虾夷出身的忍者。

枭与狼 不同文化的信仰差异

枭最显眼的特点是战斗时环绕在他身边的猫头鹰,这也许是他代号的由来,操纵猫头鹰的忍者。玩家与枭首次交战于天守阁,枭身边并没有猫头鹰,回到三年前的平田宅邸第二次与枭战斗时,进入第二阶段后猫头鹰出现配合枭的进攻,使用鸣种对其无效说明不是枭释放的幻术,根据时间线的先后顺序,可判断枭也许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猫头鹰守护。
猫头鹰在大和文化中的印象主要来自中国,有代表“死亡”的不详含义,并被认为是不孝鸟,不孝即背叛。后来因为フクロウ在日语里谐音是“不苦劳”,反而又变成吉祥的象征。(万能的谐音)
枭,不孝鸟也。 ——《说文解字》
日本神道教很少出现猫头鹰,而在北海道的阿依努文化中,猫头鹰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枭的原型可能是虾夷人,所以有必要顺着线索考据一下虾夷后世的北海道阿依努文化。
阿依努人的神话信仰与大和民族截然不同,阿依努的神灵被称为卡姆依(カムイ,kamuy),存在于卡姆依世界。卡姆依们以动物等形态降临于现实世界,给人类带来肉和皮毛。动物死后灵魂返回卡姆依世界,然后根据人类的表现来决定下次何时降临。在阿依努人眼中动物都是神灵的化身,并认为吃肉和穿着鸟兽皮衣是神灵的庇护。
卡姆依的至高神是部落守护神コタンコロカムイ(Kotan Kor Kamuy),其动物形态为岛枭(シマフクロウ),岛枭是日本特有的大型猫头鹰,双翅展开最长可达1.8米,头部拥有明显的耳状羽毛,这些特征都与义父的猫头鹰极其相似。除了从大陆误飞而来的少量雕鸮,日本本土的其他几种主流品种猫头鹰都没有耳羽,而且体型偏小。枭肩膀上猫头鹰羽毛制成的披肩,也对应了阿依努人穿鸟羽衣的习惯。
岛枭之神コタンコロカムイ的神德是守护村庄部落,游戏中虽然没有说明枭在苇名国担任的具体任务是什么,狼作为枭的养子被命令保护居住在平田宅邸的御子九郎,那么枭至少要对平田宅邸的安保负有间接责任,三年前枭暗通内府和山贼导致平田宅邸被袭击,违背了岛枭之神コタンコロカムイ的神德,失去神灵的庇护也就说得通了。
狼的名字可能是枭在收养他的时候临时起的。
盗国之战后的战场上枭遇到了拾荒的主角,这一段剧情的对话非常有意思,我们来回顾一下枭都说了什么。
野良犬が、心すら亡くしたか(野狗连心都失去了吗?)
枭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用野狗来称呼他。
大和信仰中的狼神叫作大口真神,原型是日本狼,大口真神的神德是保护人类的庄稼,驱赶野猪等破坏农作物的野生动物,而且大口真神也被称为御神犬,可见这个农耕社会对狼的崇拜已经转移到了人类驯化的狗身上。
比如供奉大口真神的武藏御岳神社,现在还提供为爱犬祈福的业务。
共にくるか、餓えたよ(跟我走吗,饥饿的) そして、戦場で拾われた狼は、修行の末、熟達の忍びとなった (之后从战场上捡到的狼通过修行,成为了技艺精湛的忍者
然后孩子抓住了枭的刀,或许枭此时想到什么所以决定收养面前这个孩子。第二句话中的称呼从狗转为狼,拉近了二人的距离。
阿依努信仰中的狼神是狩猎之神ホロケウカムイ(Horkew Kamuy,原型是北海道已经灭绝的虾夷狼,神德是把娴熟的狩猎技巧教给阿依努人,因为阿依努人还保留着狩猎文化,他们把狼神当作技艺高超的猎人崇拜。传说恶神降临时,其他卡姆依在战斗中陆续阵亡,只剩下狼神ホロケウカムイ坚持到最后。可惜的是阿依努神话的资料非常稀少,没有找到这段传说更详细的出处。
枭与狼父子二人关系的前后反差,正好反映了两个民族根据自身需求产生的信仰差异。
阿依努文化中,猫头鹰是保护家园的守护者,狼是娴熟的猎人。二十年前盗国成功,苇名众当家作主掌管自己的命运,义父枭有一颗慈父的心,收养了主角狼,并将他培育成技艺精湛的忍者。
大和文化中,猫头鹰是带来死亡的背叛者,狼是如同狗的忠诚卫士。当代表大和的内府压境,苇名国被绝望笼罩时,义父枭摇身一变成为阴险狡诈的野心家,而主角狼忠心耿耿守护着自己的主人御子九郎。
同样以狼为主角的作品《狼与香辛料》也出现了类似的文化差异,女主角赫萝(ホロ)的名字可能取自阿依努狼神ホロケウカムイ,《狼与香辛料》的故事开始前,赫罗北方的故乡约伊兹很久以前被摧毁,她来到南方却被当成丰收之神供奉。
在另一款表现日本文化的经典游戏《大神》中,狼与猫头鹰的对手戏出现在游戏流程后半段。大神来到卡姆伊之地(即北海道),发现当地人都带着动物的面具,携带狼面的オキクルミ想凭借一己之力拯救村庄,携带鸟面的サマイクル是顽固保守的现任村长。虽然《大神》中猫头鹰的头饰分配给了另外角色,サマイクル村长的身份暗示了他与岛枭之神コタンコロカムイ的关系,オキクルミ和サマイクル二人最后握手言和,协力击败了魔神。这两个角色的名字也都取自于阿依努神话中的人类英雄。

依水而行的阿依努恶神

如果枭和狼代表阿依努神话中的神明,他们的对立面是什么呢?
阿依努的卡姆伊不全都是善神,也有象征灾难的恶神,其中一位可能与《只狼》有关的恶神卡姆伊是传播扩散疫病的痘疮之神パヨカカムイ(Payoka Kamuy)。パヨカカムイ的名字本意是行走的神,可能含有疫病会顺水传播的意思。素材道具脂蜡瘤死蜡瘤的道具描述中,记载着把不死病人身上结成的黑瘤取下后放入水中漂流的习俗。
死蝋の瘤 人の体内で黒々と育った死蝋の瘤 呪物にまつわる強化義手忍具を作成する筒薬 深い段階の作成に、使われる 長く長く、死なず病を患えば、 自ずと瘤も黒々と育つ 瘤取りが済めば、水に流すが習わしだ
传说中痘疮之神パヨカカムイ如果与人类结合,会产生出一种死而复生的人形怪物カスンテ,唯一能将其彻底杀死的方法是把上下颚分开,阻止其复生。カスン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水生村那些病态的村民。
パヨカカムイ的动物形象是白色的鸟,在阿依努文化中白鸟是不详的象征。
恰恰相反的是,大和文化中存在广泛的白鸟信仰,来自于丈的原型日本武尊。日本武尊在讨伐虾夷途中英年早逝,死后化作白鸟升天,人们在各地建立白鸟神社纪念日本武尊。
日本武尊征讨虾夷想必会被当地人视为灾难,大和人崇拜他,虾夷人惧怕他。阿依努信仰中白鸟被认为是不详的疾病之神,也许是日本武尊把大和的某种疾病带到了东北也说不定。
据说痘疮之神パヨカカムイ以人的形态出现时身穿带有唐草纹样的衣服。《只狼》中恰好有一位重要角色的衣服上有类似的花纹,猜猜他是谁?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这个人就是我们保护的九郎,九郎蝉色外衣上的原创纹样,从整体结构和排列方式来看可能改编于辔唐草纹。辔唐草纹是平安时代公卿常用的有职文样,公卿指太政大臣、左大臣、右大臣、大纳言、中纳言等朝廷高官。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苇名国可能存在的隐患

怎么理解枭的所作所为?以下是我个人的一些观点。
枭造反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他认为苇名氏已经没有资格统治这片古老的土地了。
游戏中有个小细节,在修罗结局中狼杀死老年一心后枭拿着黑色不死斩回来汇合,枭镜头之外的另一只手提着弦一郎的头颅,并摆在了一心尸体的旁边。即便弦一郎有高纯度的变若水维持其不死,也不一定必须要把整个头砍下来,那么枭这么做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憎恨。
结合对苇名氏原型奥州藤原氏的考据,可得一个游戏中没有实际证据支撑的推测:苇名氏可能并不是原生的本地人。
平安时代的奥州藤原氏作为陆奥的俘囚之主,一直被认为是虾夷血统,这样有利于维持在当地的声望。有一部名为《苍蓝虾夷之血 藤原四代》的长篇小说,描述奥州藤原氏清衡、基衡和秀衡三代人的故事。此书作者今东光的经历也很特别,他不仅是一名作家,32岁出家成为天台宗僧侣,他的祖上出身于津轻地区(现日本东北青森县),所以自称是虾夷末裔“东夷之沙门”,后来担任关山中尊寺的住持,晚年开始创作这部长篇历史小说,可惜去世前没有完成此书。
也许是出于虾夷的传统习俗,清衡、基衡、秀衡、泰衡四人死后被木乃伊化处理,存放在中尊寺金色堂中,泰衡逃离平泉时被斩首没有留下全尸,只保留了头颅。(图片有些重口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
有关学者在1950年和1987年两次对奥州藤原四代的遗体进行DNA鉴定等医学调查,确定了奥州藤原氏不是虾夷出身,容貌体态也没有虾夷人的特征,藤原氏祖孙四人都是典型的大和民族血统。我们现在知道,奥州藤原氏是平安时代中期藤原秀乡的后代,被派遣移居至东北,一步步成为奥州的统治者。
苇名一心二十年前夺回了苇名之地的统治权,可如今却坦然面对灭亡的命运,在一心喝苇名酒的对话中,表明了他对苇名现在形势的态度:
一度は好機となり、国盗りを果たした だが… 今は、死地にある… …ハッ、皮肉なことよ
曾经趁着好的机遇夺回国家,可如今又陷入了死局,事与愿违啊。
一心没有明说苇名真正的危机是什么,但是已经沦落到无法挽回之势。这也许就是枭憎恨一心的理由,外来者始终是外来者,不能代表本地人的利益,枭需要力量和计谋重建属于本地人自己的势力。

义父名字中的故事

枭的战斗记忆上面写着,他背叛苇名的直接目的是让自己的名字响彻日本。下面将会考据枭的姓氏,以及虾夷和阿依努人的遭遇,挖掘“让名字响彻日本”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修罗结局在被孝子背刺之前,枭喊出了自己名字的前半段,我们知道了枭的姓氏是薄井。薄井这个姓氏的典故,无法确定只是巧合还是制作组真的有意为之。
【薄井】 日本姓氏語源辞典 臼井の異形。栃木県さくら市馬場では草分けと伝える。栃木県那須郡那須町漆塚に江戸時代にあった。 アイヌ系。個人名。北海道白糠郡白糠町のウヘンスーが薄井勇一に改名。推定では1875年頃。
在《日本姓氏语源辞典》中,薄井这个姓氏主要来源有两个,前者是氏族名,后者是个例。
薄井作为氏族姓,是臼井的异称,二者在日文中都读作うすい。臼井氏又是千叶氏的分家,臼井氏之祖臼井常康在平安末期跟随千叶氏的千叶常胤,同属于源赖朝势力,并参与了讨伐平泉的奥州合战。战后奥州千叶氏继承藤原氏的领地,成为奥州新的统治者。到了战国时代,千叶氏与臼井氏依然很活跃。这个薄井姓氏的来源对应枭协助内府军灭亡苇名国。
千叶氏的众多家纹之中,有两个在《只狼》中出现过。
一个是九耀纹,在游戏开场CG中被苇名一心击败的田村主膳,衣服背后的家纹就是九耀纹。
另外一个是五三桐纹,这个家纹在游戏中无法直接找到,需要解包游戏的贴图文件。桐纹是最常见的家纹之一,桐纹来自于天皇象征的桐竹凤凰,后来被许多大名使用过,现代政府一些部门和皇室相关的机构依然在使用五三桐纹。
游戏前期通往苇名城的路上会遭遇数名精英侍大将,这些武士的背后印着平田氏的家纹。把游戏数据解包后,同时打开侍大将马甲的贴图文件和法线贴图文件,会发现上面的家纹不同,正常贴图上是平田氏家纹,而法线贴图上是五三桐纹。
五三桐纹应该是游戏开发过程中占位的图案,正式版被统一更换成平田氏家纹。官方设定集中侍大将的原画也证实了五三桐是原案,实锤制作团队忘记修改这张法线贴图。
薄井姓氏的第二个出处是个例,1875年左右有个叫ウヘンスー的阿依努人改名为薄井勇一。为什么一个普通人改名会记录在姓氏辞典中?就又要说到大和民族对少数民族的迫害了。
北海道曾经叫虾夷地,1869年正式改名为北海道,同时政府启动了北海道开荒计划。1871年日本政府颁布户籍法,将阿依努人划分为“平民”阶级一视同仁,阿依努族的风俗习惯都被禁止,接受日语和化教育。在这样的背景下,阿依努人被强制将本名改成和名。
阿依努人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姓名,因为日本政府一直都不承认少数民族,可以说民族之名也丧失了。直到这个世纪的2008年,日本政府重提此事,正式认可北海道的阿依努族是本国的少数民族。在长达一百多年的漫长岁月里,阿依努人被迫抛弃自己的民族文化,所以游戏中枭想要扬名于日本的另一层含义可能指的是让民族之名延续,堂堂正正活下去。
如果把以上这些原型联系在一起,结合我个人的联想,则会产生这样一个枭的形象:
枭曾经是苇名之地一个部落的成员,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自己的家人,被外来统治者收留,改名并成为忍者侍奉外来统治者,后来枭机缘巧合转而投靠苇名一心,盗国之战夺回苇名的自治权,杀死自己的旧主,被称为无主的忍者。二十年后内府压境,苇名国日薄西山,枭认为一心辜负了苇名,于是私通内府,试图先推翻苇名氏再自立,他的所作所为偏离了道义,氏族的神灵也不再眷顾他,最后死在自己养子的手上。
被迫改名,私通外敌,企图建立新的政权,是不是感觉很熟悉?这正是奥州藤原氏初代目藤原清衡在前九年之役和后三年之役的经历。
不知道创作者在原案中是否为枭提供了类似的人物背景,希望官方将来通过某些方式可以补全《只狼》中这些缺失的故事。

御灵信仰 政治斗争的失败者们

平安时代,右大臣菅原道真被左大臣藤原时平污蔑陷害,贬官九州最后抑郁而亡。据说菅原道真死后,京城出现异相,皇子病死,宫中的清凉殿遭受落雷,朝廷认为是死去的菅原道真在作祟,立刻恢复其生前职位,修建天满宫镇压其怨灵。御灵信仰成型于平安初期,平安时代出现了大量的御灵,菅原道真就是其中最著名的御灵之一。
御灵信仰表现出日文文化难以理解的一面,无论好坏都要参拜。御灵信仰中参拜的御灵大多都是政治斗争和战争中牺牲的敌人,防止死者化为怨灵报复,对他们参拜祈祷怨灵转化成御灵保佑国泰民安。可以说参拜御灵的地方必出现过怨恨。
苇名国各处可以看到大量的御灵冢,以及两种死灵系精英敌人:无首七面武者
无首曾是为苇名而战的将领们,他们身首异处,这种死法通常也是古时战败将士最终的命运。通过道具描述,我们可以感觉到大部分无首似乎都死于走火入魔后造反,他们为了护国“误入歧途”。对谁造反?处决者又是谁?游戏中语焉不详。
遭遇无首难免后背一凉,配合诡异的音乐有种怪谈的感觉。无首的形象来自日本妖怪河童,无首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主角背后掏屁股的动作,还原了河童会偷取人类尻子玉的传说,无首那一圈不科学的头发,也是致敬了河童中年秃顶发型。河童、鬼和天狗作为日本最有代表性的三种妖怪在《只狼》中齐聚一堂,可以感觉到FromSoftware对妖怪的选择非常克制,没有去堆砌符号化的经典妖怪形象。
平安时代著名的御灵不得不提平将门,平将门在关东自立新帝试图推翻天皇的统治,被藤原秀乡讨伐后斩首。关于平将门之死有一个奇特的传说,挂起来示众的头颅几个月都不腐烂,怒瞪双眼,大喊道:“我的身体在哪里,谁敢与我一战”,吓得围观者四处奔逃,最后头颅飞向空中寻找自己的身躯。
另外一种御灵敌人七面武者的名字,可能取自平将门七人影武者的传说。《俵藤太物语》中记载,平将门有六个如影随形的替身护卫,面貌身型相似,外人分不清哪个才是平将门的真身,藤原秀乡讨伐平将门时也被众多影武者迷惑。
千叶县千叶市的七天王冢被认为是平将门七骑武者之墓,据说其中葬着平将门的六名替身武者:藤原玄茂、藤原玄明、多治经明、坂上遂高、平将赖、平将武。
让面貌身材相似的影武者混淆敌人视听,是古代保护首领安全的有效方法。因为那时没有照相机等现代手段来记录外貌细节,除了亲近的心腹很少有人知道首领具体的容貌。黑泽明的著名电影《影武者》便讲述了战国时代武田信玄的替身久而久之入戏动情的故事。在游戏领域,前几年某款同为断手设定的一线大作也讲了一个类似影武者的故事。(防剧透点击)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误入歧途的护国勇者

游戏中共出现了五个无首(其实是六个),击败后掉落的道具描述了他们的遭遇。
在苇名城附近一个阴暗的洞穴里,有一个无首守在荒凉的五轮塔周围。这里应该是他的首冢,长期无人来参拜。
剛幹の御霊降ろし 「剛幹」を身に降ろす、首無しの遺魂 一時、体幹ダメージを軽減する 形代を消費すれば、何度でも使用できる 首無しは、かつて護国のため、 道を踏み外した勇者の成れの果て 鎮めの首塚はあるが、長く参るものはいない
这个首冢无人参拜的无首,对应被坂上田村麻吕击败的阿弖流为。阿弖流为和同党母礼被劝降后押送入京,宫内贵族认为不能留下祸患将二人处以斩首。阿弖流为的身体和头颅据说分别葬在不同的地方,具体位置众说纷纭。
1994年纪念迁都平安京1200周年,京都清水寺为阿弖流为和母礼建碑认可其正面历史形象和功德。
旁边的说明碑写道:“八世纪末,日高见国的虾夷首领阿弖流为抵抗中央政府的数次侵略,后被坂上田村麻吕降服,和同胞母礼一起押送京城。坂上田村麻吕向政府求情失败,二人802年于河内国被处刑,在坂上田村麻吕开基的清水寺境内立显彰碑以鉴这段历史。”
大阪府枚方市的牧野公园是传说中阿弖流为的首冢所在地之一,2007年在牧野公园中重新为其立冢碑,每年举行正式的参拜活动。
时代变迁,国家和民族观念也随之改变,是大逆不道的乱贼还是保卫家园的民族英雄,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
夜叉戮の御霊降ろし 「夜叉戮」を身に降ろす、首無しの遺魂 一時、最大HPと体幹が大きく減少するが、 攻撃力と体幹攻撃力を大きく強化する 形代を消費すれば、何度でも使用できる 首無しは、かつて護国のため、 道を踏み外した勇者の成れの果て この勇者は、双子として生まれるはずだった 二人いたならば、宮の貴族に敗れるなどは…
源之宫湖中的双无首,其原型可能是藤原泰衡藤原国衡两兄弟。藤原泰衡在秀衡去世后私通外敌逼死源义经,做了一系列错误的决策葬送掉奥州藤原氏的未来,而国衡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没有出手阻止。两人如果能合力(协助源义经),也许就不会败给宫中的贵族(源赖朝)了吧。
发狂的无首和消失在森林之中的无首暂时没有发现具体的原型。找到的一些素材都比较牵强,就不在这里列举了。
沉入苇名城河中的无首可能是争议最大的,描述这个无首遭遇的文字中提到了一场语焉不详的叛乱。
吽護の御霊降ろし 「吽護」を身に降ろす、首無しの遺魂 一時、物理攻撃によるHPダメージを軽減する 形代を消費すれば、何度でも使用できる 首無しは、かつて護国のため、 道を踏み外した勇者の成れの果て 護国に狂った武者は、 を企て首を刎ねられ、その身は堀に沈んだ
这个无首对应前面所说的平将门。平将门谋反被斩首,头颅挂在城中示众,身体去向不明,有人认为是同党偷偷将身体取走,也有可能是被沉入护城河中。
游戏中这位被斩首的护国勇者谋划了一场什么样的叛乱呢?

苇名城中暗藏的神秘叛乱

苇名城一个隐秘的角落提及了一场过去发生的叛乱,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场叛乱指的是无首谋划的叛乱,以下推测仅供参考。
苇名城废弃地牢靠近七面武者出现位置附近的过道中,有一个残破倒塌的五轮塔。调查此塔会显示五轮塔上的碑文文本。
这里同时列出了日文、繁体中文、简体中文三个版本的碑文文本,其中繁体中文的翻译是错误的。被镇压于此的是苇名人民的亡灵,他们被夺走了国家并被处以极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立御灵五轮塔的是当时的外来统治者,侵略苇名后屠杀了大量的苇名人民。
这个五轮供养塔提供的信息,符合我在神之篇中考据鸟居时的推测。此处附近的投身处立有源之宫风格的鸟居,说明这个废弃地牢过去可能是源之宫势力占领苇名时使用的场所,五轮塔和投身处之间是出现七面武者的空地,七面武者会掉落一把名为“奉魂”的龙之仪式匕首,这把匕首很明显也来自于源之宫。
形代流し 刃も柄も真白い短刀 HPを形代に変換する 本来、この短刀は形代流しに使われる 白い刃で削り出した己の形代を、 源の水に流し、竜に奉る儀式だ 刻まれた銘は、「奉魂」 それがこの小刀の真の名
奉魂匕首的物品描述上写着,将形代纸人顺水漂流是源之宫供奉神龙的仪式,而这把匕首在游戏中的实际作用是以血换取形代。再考虑到隔壁的古代牢房和深不见底的投身处,也许这里发生过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
接着继续调查五轮塔,仔细观察会发现五轮塔的石碑上刻着清晰的字迹,让我们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平田ノ乱 (あ?刑?)死者 (御?仏?)霊 鎮める
碑文上有些字难以辨认,但不影响整体句意,这句话的意思是平田之乱的死者灵魂镇压于此。结合游戏文本和实际碑文的内容,可以得到以下信息:
过去苇名之地被外来者占领,苇名人民在平田起义试图夺回国家,起义失败被处刑,此事件被称为平田之乱。统治者在废弃地牢建造了五轮塔镇压死去的苇名亡灵。
也许沉入护城河的无首谋划的“叛乱”就是这场平田之乱,被当时的统治者斩首并沉尸护城河,在历史上留下了谋反的污名,跟随护国勇者起义的大量苇名人民也一齐被杀害。护国勇士发狂的原因可能是饮用了变若水,或是堕入修罗化身为鬼。废弃地牢则可能是过去外来者镇压用的牢狱,一心复国后被废弃,所以现在叫做废弃地牢。苇名之地在创作之初的历史设定或许要比游戏中表现的更加黑暗和压抑。
从游戏开发的角度,游戏文本和场景贴图显示的内容不同,可能性最大的原因是游戏缩水。游戏文本删除了平田之乱的内容,但是场景的贴图没有随着修改。
平田宅邸和废弃地牢都是缩水的重灾区,存在大量没有交代的谜团,比如平田宅邸为什么会有隐藏的地下佛堂,废弃地牢的入口为什么有平田氏的家纹等等。
关于平田之乱,说两个算不上是原型的历史事件,毕竟仅靠一个名字想要考据实在太难了。二者都是日本东国发生的虾夷叛乱,看似独立的事件之间存在微妙的关系。
平安中期的宽平元年(889年),日本关东地区发生宽平延喜东国之乱,叛乱持续了很长时间。当时关西的中央朝廷对关东的治安问题无力处理,动员各地武士协助镇压做乱的俘囚,这一事件成为后来武士阶层崛起取代皇室统治的伏笔之一。平定这场叛乱最直接的受益者是坂东平氏,903年出生的平将门后来继承了坂东平氏的遗产。
天庆2年(938年),平将门反抗朝廷自称新皇的前夕,东北出羽地区又爆发了名为天庆之乱的虾夷叛乱,有人认为这场叛乱与平将门不无关系,平将门的父亲曾经是陆奥的镇守府将军,在一些文献中记载平将门有一个叫平将种的弟弟,可能是出羽虾夷叛乱的主谋。
天慶2/大饗、〈不出簾外、〉七日節会、射礼、射遺、園韓神祭、無上卿可行事、将門事、不録、覧円堂会無童、賀茂祭、斎王依雨不渡河、出羽賊乱、神今食、依方忌不幸、繁時叙位事、祈雨事重可被行、於法性寺行法事、御書始、新嘗会、依納言以上不参無行幸、臨時祭、宣命参議奏事、陰陽寮依准三宮進新暦事、従内給誦経巻数度者等、 天慶2.4.17/十七日、出羽国馳駅言上凶賊乱逆与秋田城軍合戦事等、左衛門督入夜参入、夜国解文令外記送家、 天慶2.5.6/六日、出羽国馳駅使来、其解文云、賊徒到来秋田郡、開官舎、掠取官稲、焼亡百姓財物、又率異類可来云々、
当时关白太政大臣藤原忠平的日记《贞信公记》中简要记载了这场叛乱,日记中提到贼群中有“异类”这个细节显得有些神秘。天庆之乱的过程细节以及镇压者是谁,在史籍上没有留下记载。

仙峰寺 佛师 以及游戏中佛教的现实意义

《只狼》中的佛教元素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奇妙氛围。接触游戏之初就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游戏中的佛教对政治方面的隐喻更重一些。一直不知道该从什么角度展开,直到国之篇完成多半才找到一个自认为比较理想的切入点。
尽管游戏中的佛教在细节方面的运用非常考究,但本文不会从这方面下手。而是回归人本位谈一谈那些笃信佛教的人、佛教对日本的影响以及创作者如何把这些信息融入到《只狼》的世界观中。
平安时代之前的奈良时代,以平城京(现奈良市西部)为中心兴起了六大佛教宗派:三论宗、成实宗、法相宗、俱舍宗、华严宗、律宗,统称南都六宗
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后,为了摆脱奈良政治和佛教的影响,希望以平安京为中心发展新的佛教宗派来辅助朝廷统治。入唐求法的传教大师最澄和弘法大师空海回到日本后,分别创建天台宗真言宗,此二宗为平安时代佛教的核心。征讨虾夷开疆扩土是当时中央朝廷面对的重要问题之一,镇护国家的佛教在这方面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游戏中的仙峰寺由多个现实原型重叠组成,每个原型的选择都有所理由。下面将按仙峰寺原案、地理位置、外观、本殿、奥之院、幻廊的顺序,考据其中都隐藏了什么样的典故。
仙峰寺原案 会津高野山八叶寺
一个叫“クズ底”的技术流狼学家博客公开了部分游戏弃用文本的内容,可知仙峰寺早期的名字是八叶寺,对应福岛县会津若松市的诸陵山八叶寺
水源の村と、菩薩の谷 見事、二つの神器を手に入れたな だが、不死断ちには神器だけでは足りぬ 八葉寺に行き、不死の秘密を探ってくれ
八叶寺在战国时代受到会津芦名氏的庇护昌盛发展,后被另一位东北的战国大名伊达政宗烧毁,重建成现在的八叶寺。
八叶寺是真言宗寺院,也被称为会津高野山。下文会说到真正的高野山金刚峰寺是真言宗的总本山,由真言宗祖师空海大师开基。
除了与会津芦名氏关系密切以外,八叶寺有供养死者的特殊行事,在一种叫过去帐的法具上记载故人的戒名和法号;安置施饿鬼塔婆供养;把故人的遗骨、遗发、遗齿放到小型的木制五轮塔中供养等等。
从这个原型的选择,可以看出游戏创作之初已经确定好了游戏舞台将是日本东北,并且以芦名氏曾经供养的八叶寺为原本,敲定与供养死者关系密切的仙峰寺。
仙峰寺地理位置 关山中尊寺
关山中尊寺,天台宗东北大本山,创立者是奥州藤原氏一代目藤原清衡。中尊寺位于东山道陆奥国平泉的北侧,符合游戏中古地图的位置。平泉陷落时,因为中尊寺与平泉有一段距离最后得以幸存。游戏中苇名城的火海也没有波及到仙峰寺。
奥州藤原氏经营平泉的一百年中,清衡修建中尊寺,基衡修建毛越寺,秀衡修建无量光院,以中尊寺为代表的平泉寺院及遗迹现在被列入日本的世界文化遗产。
天台宗又被称为天台法华宗,以大乘佛教的妙法莲华经为基础。法华经提倡人人平等皆可成佛,所以日本的天台宗创立后,最澄大师与弟子们积极奔赴各地传教,促进了东北的稳定。根据寺传,中尊寺的前身是最澄的弟子慈觉大师圆仁开创的关山弘台寿院。圆仁俗姓壬生,出身于东国的壬生氏,后来成为第三代天台座主。
中尊寺和“不死”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关系,奥州藤原氏前后四代领主的遗体都被制成木乃伊存放在中尊寺的金色堂中,这种特殊的殡葬形式是当时虾夷的习俗还是出于什么特殊的意愿,理由不明。
仙峰寺外观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
音羽山清水寺,北法相宗大本山,平安中期到明治时代之间也兼修真言宗。清水寺最明显的特征是由139根木柱支撑起来的悬空舞台,这种结构被称为“悬造”或“舞台造”,游戏中仙峰寺也采用这一结构。
上面这张原画可以看出仙峰寺最初的造型更接近清水寺,正式版修改了屋顶和舞台的形状。
清水寺的创立者是坂上田村麻吕,讨伐虾夷后坂上田村麻吕返回平安京,在清水寺中进行平定参拜,这也是阿弖流为的显彰碑设立在清水寺的原因。清水寺象征大和朝廷对东北的讨伐和统治,坂上田村麻吕希望阿弖流为能回到东北夷人治夷,这与天台宗的最澄大师观念相似。
仙峰寺本堂 莲华王院三十三间堂
三十三间堂,正式名称为莲华王院本堂,是天台宗妙法院的境外佛堂。三十三间堂中金壁辉煌的佛像群令人印象深刻,创立者为平安末期的后白河天皇
平安末期的第77代天皇后白河天皇仅在位两年,就让位给第78代天皇二条天皇,让位的目的是以上皇的身份进行院政
退位院政这种畸形的政治模式是为了对抗藤原北家类似中国历史上外戚干政的摄关政治。之前的天皇曾经尝试直接反抗公家,在前文的御灵信仰部分曾提到,宇多天皇任命菅原道真为右大臣,与左大臣藤原时平共同执政,试图削弱藤原氏的权力,但当醍醐天皇继承皇位后,菅原道真被谗言陷害,贬官至九州抑郁而死,以藤原氏的胜利告终。
上皇通过院宣,越过天皇下达命令,可以有效压制藤原北家干政。然而这么做产生了新的问题,上皇派和天皇派出现分歧开始对峙。
几经软禁和复权的后白河院见证了政局的动荡和皇权的衰败。在他院政的几十年,先后经历五位天皇轮流上位,分别是二条天皇、六条天皇、高仓天皇、安德天皇、后鸟羽天皇,并在不同时期与二条天皇、平清盛、源义仲、源赖朝等人对立。
京都法住寺(当时叫法住寺殿)是后白河上皇院政时期的离宫,平清盛受命为上皇在法住寺内修建了三十三间堂。源义仲上洛后与朝廷产生摩擦,突袭并烧毁了法住寺殿,软禁后白河院。
平安时代多位天皇笃信佛教,后白河天皇退位开始院政11年后,遁入空门成为法皇,可见佛教在平安时代的巨大影响力。日本的僧兵也开始出现在历史舞台上,平安末期许多寺院都拥有强大的僧兵武装,同样笃信佛教的朝廷贵族难以应对寺院的僧兵,间接提高了武士阶层的重要性。
武藏坊弁庆是平安时代著名的僧兵,传说他在京都五条大桥上与过路的武士决斗,败者要留下自己的刀具,当收集到999把刀时,吹着笛子路过此地的源义经击败了他,于是武藏坊弁庆死心塌地成为源义经的郎党,效力终生。《只狼》引用了武藏坊弁庆的千本刀典故,在游戏中分别呈现于守护仙峰寺大桥寻求千本刀的甲胄武士和守护源之宫朱桥手持薙刀的破戒僧
僧兵直到战国时代依然很活跃,游戏中平田庄和苇名城出现了专门针对忍者的僧兵,亲切地督促玩家练习看破。
历史观点认为后白河法皇对佛教的依赖和无能,导致朝廷式微被武家取代。平清盛、源义仲等武家陆续被消灭后,源赖朝逼迫后白河法皇院宣讨伐朝敌奥州藤原氏。当河内源氏扫清一切障碍,也就意味着平安时代的结束。
仙峰上人这个角色的设定,或多或少可能参考了后白河法皇。
仙峰上人出身神秘,在苇名之地建立仙峰寺,对应后白河天皇离开平安宫,遁入空门后居住在法住寺,并下令修建三十三间堂。仙峰上人追求不死,试图再造另外一个龙胤,对应后白河法皇出家后依然试图通过院政掌握国家大权。仙峰寺的僧人们抛弃佛法追求不死,象征出家的僧人沾染政治,偏离修法的正道。
附虫这种从源之宫流出的劣质不死之力好比失去天意的王权,仙峰上人开悟后想把神龙送回西方,对应沉迷于佛教的后白河法皇,出家后还想通过佛教匡正皇权。
著名魂学家VaatiVidya在视频中提出了仙峰寺的一个细节,变若御子将红色不死斩交给狼时,存放红色不死斩的木箱表面刻着源之宫的神纹。这把疑似来自源之宫的红色不死斩一直由仙峰上人保管,这也暗示了仙峰上人和源之宫可能存在某种关系。介于不死斩在《只狼》中特殊的意义,至少创作初期的仙峰上人应该不只是一个僧人那么简单。
永旅経・蟲賜わりの章 永い悟りの旅路へいざなう経典。その一節 あの子に渡して欲しいと、託されたもの 我、蟲を賜わり、幾星霜 死なずとは、永き悟りの旅路なり 死なぬ訳もまた、悟らねばなるまい 神なる竜は、西の故郷より来られたという 我に、蟲を授けられたは、なにゆえか
回顾仙峰上人留下的《永旅经》,似乎隐藏了另一层意思。后白河法皇坐在三十三间堂之中,是否也曾思考过相似的问题:“我被赐予皇权历经沧桑,将这样的权力授予我的缘由又是什么呢?”
仙峰寺奥之院 高野山金刚峰寺
高野山金刚峰寺,真言宗总本山,由弘法大师空海创建。游戏中的奥之院可能参考了金刚峰寺的大师教会,造型上进行了一些修改,比如入母屋造样式屋顶的朝向。
空海大师入定于金刚峰寺的奥之院,信徒一直相信空海大师到现在在活着,保佑世间平安。3月21日是大师入定之日,每年3月21日全山僧人都要参与“正御影供”仪式,运送更换御影堂中供养的御衣。
游戏中想要完成龙之返乡结局,需要找到两本仙峰上人留下的《永旅经》。变若御子告诉狼去仙峰寺后面的洞穴里找仙峰上人,第二本《永旅经》就放置于仙峰上人的尸体处。出来告诉变若御子仙峰上人已死时,变若御子表现得很惊讶,说明仙峰寺中的僧人也一直认为仙峰上人还活着,就像高野山金刚峰寺奥之院中的空海大师一样。
不同于天台宗人人平等皆可成佛的观念,真言宗以大日如来的密严净土为教义,追求即身成佛。宫崎英高把即身佛的概念再创作成了仙峰寺中身上爬满蜈蚣的不死求道者,竟然没有引起现实中佛寺的非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空海大师似乎认为虾夷是野蛮不可教化的。空海的汉诗文集《性灵集》第一卷,有一首写给好友小野岑守的杂言诗,名为《赠野陆州歌》,空海以此诗庆祝小野岑守上任陆奥守。
以下是个人整理的简体中文版,如有错误请指出。
日本丽城三百州 就中陆奥最难柔 天皇赫怒几按剑 相将幄中争驰谋 往帝伐 今上忧 时时牧守不能刘 自古将军悉啾啾 毛人羽人接境界 猛虎豺狼处处鸠 老鸦目 猪鹿裘 髻中插著骨毒箭 手中每执刀与矛 不田不衣逐麋鹿 靡晦靡明山谷游 罗刹流 非人俦 时时来往人村里 杀食千万人与牛 走马弄刀如电击 弯弓飞箭谁敢囚 苦哉边人每被毒 岁岁年年常吃愁 我皇为世出能鉴 亦咨焉刃局(这里可能少两个字) 千人万人举不应 唯君一个帝心抽 山河气 五百贤 允武允文得自天 九流三略肚里吞 鹏翼一搏睨此境 毛人面缚侧城边 凶兵蕰库待冶铸 智剑满胸几许千 不战不征自无敌 或男或女保天年 昔闻妫帝干舞术 今见野公略无匹 京邑梅花先春开 京城杨柳茂春日 边城缓暖无春蕊 边垒早冬无茂实 高天虽高听必卑 况乎鹤响九皋出 莫愁久住风尘里 圣主必封万户秩
空海把陆奥地区比喻为豺狼之境,虾夷人如同罗刹,不织衣不耕地。他认为这样的蛮夷应该当作非人来看待。空海作为佛学大师表达出如此偏激和消极的看法,需要结合当时特定的政治环境来考虑。
仙峰寺幻廊 奈良东大寺
奈良东大寺,华严宗大本山,创立者是第45代天皇圣武天皇。在仙峰寺的所有寺院原型中,建成于奈良时代的东大寺最为古老,它代表了日本历史上佛教对政治影响的根源。也许正因为如此,创作者把东大寺放在了仙峰寺如梦境般虚无缥缈的幻廊之中。
官方设定集中幻廊中央建筑的原画,和东大寺的大佛殿几乎一模一样。
正式版修改了唐破风的形状、屋顶样式以及墙壁装饰的细节,去掉了屋顶醒目的金色鸱尾。在源之宫中我们还有机会看到这些金色鸱尾。
东大寺虽然现在属于华严宗寺院,奈良时代兼学南都六宗,平安时代又加入新兴的天台宗和真言宗,成为八宗兼学之寺。平安初期的桓武天皇鼓励发展以平安京为中心的新兴佛教,东大寺作为南都佛教寺院发展受到限制。到了平安末期,后白河法皇对东大寺的修缮作出很大贡献。
后白河法皇出家后,曾在东大寺中受戒。源平合战的前夕,平清盛下令火烧南都寺院,东大寺烧毁了包括大佛殿在内的很多建筑,后来在源赖朝的帮助下,后白河法皇作为导师为东大寺举行“大佛开眼供养”仪式并开展了修复工作,镰仓时代东大寺再次复兴。
东大寺和远在东北的奥州藤原氏也有交集。东大寺烧毁后需要大量的修复资金。有记录曾记载,源赖朝为修缮贡献一千两黄金,藤原秀衡考虑到平泉稳定发展,需要维护与中央朝廷的关系,贡献五千两黄金。平氏灭亡之后,源赖朝变本加厉,要求平泉向朝廷的进贡需要在镰仓中转,秀衡避免冲突只能照做,当源赖朝又要求再为修复东大寺贡献三万两黄金时被婉言拒绝。
幻廊中央以东大寺大佛殿为原型的建筑内部,在游戏中叫作奈落堂
奈落是佛教中的地狱,日语中奈落也指舞台下面,可能是因为舞台底下比较黑暗,另外一种类似都市怪谈的说法认为华丽的舞台背后往往存在着嫉妒和怨念,化作魔物潜伏在舞台之下,时而作祟造成舞台事故。
幻廊建筑的底部和仙峰寺一样,采用由木柱支撑的清水寺“舞台造”结构,所以奈落堂这个名字取了漂亮的双关,既指下面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也指木柱支撑的悬空舞台之下。

《火之鸟》中的虚假佛教

幻廊的原型东大寺还与游戏中的一个角色有关,那就是废弃寺院中指导玩家的雕佛师
佛师是专门制作佛像的雕刻职业,平安时代之前朝廷有统一的造佛所提供佛工的工作,到了平安时代造佛所纷纷倒闭,雕佛工作者以僧侣的身份在各大寺院雕刻佛像,被称为佛师。
游戏中的雕佛师作为被佛陀感化的代表,原型来自于手冢治虫的鸿篇巨著《火之鸟》凤凰篇的主角我王
《火之鸟》凤凰篇的故事以两个主要角色我王与茜丸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展开,二人的命运令人唏嘘。
我王出生后遭遇事故,失去一臂一目和自己的父亲,母亲因此疯癫。童年遭遇不幸的我王一直被村民欺负,某日再也无法忍受羞辱而大开杀戒,逃离曾经生活的村庄落草为寇。
逃亡途中,我王遇到了京城雕佛师“大和的茜丸”,善良正直的茜丸被我王抢走衣物并砍断右手的手筋,在寺院的雕佛大师教导下茜丸拾起希望,重新拿起刻刀。
我王一路烧杀抢掠秉性多疑,亲手错杀至爱后沉浸在痛苦之中,此时一名高僧出现在我王面前,带着他去日本东北的奥州修行。
勤奋努力的茜丸收到宫中贵族的命令,要求他在三年内必须完成凤凰的雕像,可凤凰究竟长什么样茜丸并不知道。有幸得到了贵人相助,茜丸被告知九州筑紫国有火之鸟的传说。
我王和茜丸第二次相遇于京城,茜丸认出了曾经伤害自己的我王,但没有记恨于他。茜丸动身前往九州寻找火之鸟,而我王跟随师傅准备去奥州平泉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王在师傅的引导下开始试着雕刻佛像,发泄心中的怨念和苦闷,我王雕出的佛像虽然面目狰狞却栩栩如生。
途中我王被当地人认出是曾经的恶贼,关入监牢。在牢狱中我王雕刻了大量面目狰狞的佛像,这也是游戏中废弃寺院场景的原型。
我王出狱后找到师傅,发现师傅来到奥州平泉的真正目的是入定即身成佛,我王在坐化的师傅面前大彻大悟,参透了生命的真谛。
后来我王和茜丸被贵族召集雕刻寺庙的鬼瓦,二人再次相遇。
完成凤凰像的茜丸功成名就,但他对人间疾苦的领悟不及命途多舛的我王,比赛中所雕的鬼瓦虽然技艺精湛,却缺乏我王鬼瓦蕴含的情感。我王即将获胜时,沽名钓誉的茜丸爆出我王曾经的恶行,官方最终采用了茜丸的作品。而我王受到举报的惩罚被砍断了另外一只手,隐世于山间。
故事的最后,我王雕刻的鬼瓦被藏于佛寺的仓库中,某日仓库着火波及到寺庙中的大佛堂,茜丸藏身火海之中,隐居的我王超度了离开人世的茜丸。
我王和茜丸都曾在梦中见过火之鸟,火之鸟将二人送入截然不同的转生轮回。我王永世为人,在反复犯罪和赎罪的因果报应中挣扎,而茜丸永世不再为人,感受世间其他万物的生命。
强烈推荐有兴趣的读者去欣赏一下《火之鸟》凤凰篇的原著,本文用贫瘠的语言只描述了这部巨作的一点皮毛。伟大作品所蕴含的思想真诚且充盈,从不同角度可以读出不同的感受,与上文所提到的《幽灵公主》类似,宫崎英高在游戏中致敬《火之鸟》也不仅仅是借用经典的人物形象。
凤凰篇的故事背景是奈良时代圣武天皇在位时劳民伤财屡次迁都,十年间从平城京到恭仁京、难波京、紫香乐京,最后再次迁回平城京,其间天灾不断社会动荡。
受唐朝影响,圣武天皇笃信佛教,祈求佛祖保佑国泰民安,741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大势兴修国分寺,进一步加剧了人民的疾苦。
大和国的国分寺是东大寺,也是全国的总国分寺。我王的师傅良弁僧正,历史上是东大寺的开山。凤凰篇中作者借良弁之口,批判当时已经被政治利用的“虚假的佛教”。
我王和茜丸最后比拼的就是雕刻东大寺大佛殿的鬼瓦。东大寺建成后屡遭大火和地震,平安末期被平家放过一次火,战国时代也难逃被烧毁的命运,现在的东大寺大佛殿重修于1709年,规模仅为原来的三分之二。
逼迫茜丸雕刻凤凰的贵族橘诸兄是降籍的元皇族,任当时朝廷的右大臣,后晋升左大臣,他掌握朝廷大权,重用有遣唐经历的吉备真备,后者在漫画中也与茜丸有所交集。
圣武天皇743年下令准备修建东大寺大佛,747年开始修建,752年建成并举行大佛开眼仪式。
在大佛修建期间,圣武天皇主动让位于皇女,即第46代天皇孝谦天皇,部分文献记载,圣武天皇主动让位的原因是他一心向佛,选择遁入空门。
大佛建成不久,左大臣橘诸兄官场失势辞职,藤原仲麻吕崭露头角干涉政局。他扶持第47代淳仁天皇为傀儡,推行儒家为基础的唐风政治,遭到朝廷内的佛教势力反击。
藤原仲麻吕被扳倒后,孝谦上皇复位改名为称德天皇,当红僧人道镜独揽大权,甚至有取代天皇之势。称德天皇驾崩后,道镜很快被朝内其他势力打压失势。
飞鸟时代发生了壬申之乱,天武天皇从天智系夺权。之后皇族施行近亲结婚,后代体弱多病最后断绝了血脉。第49代天皇光仁天皇又回到了天智系,而下一任桓武天皇则是本篇文章开端的主角。当时佛教对政治的干涉根深蒂固,导致桓武天皇二度迁都以摆脱奈良佛教势力的控制,这就是为什么桓武天皇如此不待见奈良佛教和东大寺的原因。
随着迁都平安京,出现了天台宗和真言宗两大平安佛教,然而政治与佛教的关系再次越走越近,包括后白河天皇在内的多位平安时代天皇出家为法皇,以神道教为根基的中央政权过分依赖佛教,可见奈良时代的遗毒影响深远。
游戏中的不死之力暗指权力,仙峰寺的僧侣误入歧途追求不死也就对应了我王的师傅良弁口中“虚假的佛教”。以东大寺大佛殿为原型的幻廊中央建筑内并没有供奉大佛,而是象征佛教中地狱的奈落堂,上面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下面是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这样的场景设计是否隐含了创作者的讽刺之意呢?

被抑制的修罗之火

说回到雕佛师这个游戏角色,他和我王类似受到佛陀的感化,不断雕刻佛像抑制心中的火焰,我认为他所看到的火焰,不光是迷失自我的杀戮,也包含了导致他杀戮的起因。
众所周知,雕佛师最后变成了可选BOSS怨恨之鬼,日文直译是怨嗟之鬼。引发雕佛师化身为鬼的直接原因是兵临城下的内府入侵者。
戦いの残滓・怨嗟の鬼 心中に息づく、類稀な強者との戦いの記憶 今はその残滓のみが残り、 記憶は確かに狼の糧となった ある男が、修羅になりそこない、 怨嗟の炎の積り先となった 因果ゆえ、なかなかに死にきれぬ だが、鬼となり、ようやく逝けた
日文中“怨嗟”一词来自中文,表示怨恨叹息之意。
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 ——《古柏行》杜甫
怨嗟的情绪更接近对不公的抱怨,常用来表示人民不满的情绪。《只狼》中的怨嗟,可以理解为苇名本地人经受常年累月的侵略和镇压所产生的怨气,这些怨气在佛师的身上积累,或者可以说,他是苇名本地人的代表。
荒废寺院中一个细节,雕佛师所在寺庙的门上方有一块牌匾,上面字迹模糊。试着调节亮度和对比度,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似乎写着“火怨”或者“火怒”二字。
东北出身的小说家高桥克彦,写过一本以虾夷英雄阿弖流为对抗中央朝廷和坂上田村麻吕的长篇历史小说《火怨》,2000年此作品获得吉川英治文学奖。尽管利用各种方法去观察牌匾,还是不太确定游戏中的这个细节是否致敬了这本小说的名字。
如果FromSoftware打算继续扩展《只狼》世界观,补充修罗和鬼等概念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下文对DLC的猜测会再谈一谈这方面的延伸。

再访源之宫

神之篇曾提出了一个问题,名分如同皇城的源之宫究竟有何来历。经过进一步的考据,以及官方设定集公开的新信息,答案已经可以确定,源之宫的原型是平安时代的都城平安京
让我们再次前往源之宫,整理一路上遇到的细节线索,感受宫崎英高是如何把源之宫和平安京联系在一起的。

水生村 前往皇宫的必经之路

游戏中能获得各种增益效果的道具,叫作MIBU气球(ミブ風船)。日文中ミブ可以写作壬生,壬是天干第九位,五行属水,所以壬生和水生在日文中意义相同,读音也相同。中文版直接将ミブ翻译成了壬生。
銭寄せのミブ風船 源の水を内に秘めた、招財祈願のミブ風船 黄色いミブ風船を割り拝み、 その水を浴びたものは、 一時的に銭の入手量が上昇する ミブは水生。水が生まれることを指す 葦名衆にとって、源の水は、 それ自体が詣での対象なのだ
在物品描述中特别指出“壬生即水生”,明显告诉玩家这里存在谐音典故。与水生相比,现实中壬生更常用,大量带有壬生的地名集中于京都,也就是曾经的平安京。
京都的中京区,有一片区域以壬生为名,位于平安京的右京。平安京的右京(西侧)多湿地,于是政治和文化中心逐渐向左京(东侧)转移。这片区域地势低且潮湿,也是壬生村名字的由来,壬生村更早也曾被叫作水生村。得益于丰富的地下水源,壬生村特产“壬生菜”非常有名。
因为染布需要大量的水,京都的壬生地区过去聚集了很多染坊。游戏中的水生村,我们也能发现纺织机和晾晒的染布,设定集上写着“血染的晾布”,可能意味着水生村用血染布(血液应该是无法染布的),或者指代红色的染布。
壬生地区还有一个名为“壬生寺”的著名寺院,不过没有发现壬生寺与游戏中水生村附近的废寺有什么相似之处。幕府末期,壬生寺是新选组的根据地,因此新选组有一个别名,“壬生狼”。
游戏中前往源之宫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水生村的神轿。在现实中,如果想要进入平安京的皇城大内里,从正南的罗城门走中轴线上的朱雀大路,会穿过壬生村所在的地区。

破戒僧 宫门的永恒守卫者

乘坐稻草人来到源之宫大门,从淤加美门后面突然跳出一个怪尼收门票。一些玩家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源之宫的门卫是个僧人?
原案设定稿中可以看出破戒僧守护的更像是寺院的院门,而不是正式版中的城门,红叶飞舞的场景也更符合仙峰寺秋季主题,把破戒僧放在源之宫似乎有赶工和缩水的嫌疑。
个人觉得破戒僧出现在源之宫,除了可能是赶工修改了流程,也隐含了创作者的一些想法。这么安排正好暗示平安时代佛教的状态,天皇笃信佛教,遁入空门后在佛堂中继续执政,皇宫大门由僧人来守护。把八百比丘尼长寿传说、不死的附虫和镇国佛教所产生的扭曲权力联系在一起。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是过度解读,宫崎英高在《黑暗之魂》设定集的访谈中曾提到他会在游戏中设计一些难以理解的细节,破戒僧是否有这方面的象征意义,只有宫崎英高本人和制作团队知道。
大冢:其实我十分好奇,持续溃烂的生物是如何诞生的? 宫崎:持续溃烂的生物与普利希拉一样的情况是一样的。在已有明确概念与设定形象的情况下,把这种怪物委托给外包的设计师。持续溃烂的生物是最早的恶魔形象。恶魔诞生于混沌之火,而这家伙大概是在混沌之火还不安定的最早期诞生的。因此虽然缠绕着混沌之火,却无法适应,是个不断燃烧、不断溃烂,疼痛而残忍的形象。所以他一直露出悲伤的表情,一直在哭泣,是伊札里斯的女孩们的幼弟,不过却养育得体型庞大。因为带有这样的形象,所以特地做了个设定,从他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到克拉格姐妹的遗迹。恐怕他一直在盯着姐姐们看吧,只有那样才是他的幸福。 藁谷:只要在BOSS房间试着眺望一下,说不定就能明白了。 宫崎:不,我想应该无法明白吧。《黑暗之魂》里有许多没有明示的隐藏设定,而在这些隐藏设定中,这个设定也属于特别难以理解,也无从理解的那种……总而言之,尽管拥有这样的设定,但在实际的设计工作中,设计师却一直没能理解那种悲凉的感觉,因此整个过程也挺艰难的。该怎么说呢,说到炎之巨人,大家都会自然而然地设计得非常勇猛。
破戒僧官宣的原型是八百比丘尼,日本很多地区都有关于八百比丘尼的传说,她是一个吃了人鱼肉获得千年寿命并出家为尼的少女,把200年寿命让给当地的国主后周游各国,800岁时进入石洞入定。
水生村的神轿在一个天然洞窟之中,我们会在洞窟的石门前迎战破戒僧的幻影。这个场景的原型是传说中八百比丘尼入定的地方,位于福井县小滨市空印寺。

留守在平安京的孤独女子

验票后进入源之宫,很多玩家忍不住跳入水库游泳,然后被站在大樱上的水库管理员用雷枪戳得死去活来,这个精英叫“淤加美之长 静”。
说起平安时代和“静”,了解一些源义经故事的朋友应该会想到源义经的爱妾静御前
源义经与源赖朝决裂后,乘船逃亡九州,不幸遭遇暴风阻拦与其他将士分离。源义经带着静御前与随行的亲卫只好上岸改变逃跑路线,静御前在吉野与源义经分别后准备回京,被僧兵捕获送到源赖朝的镰仓大本营。
静御前被迫在源赖朝前面跳舞,不禁唱起思念源义经的歌曲激怒了源赖朝。此时静御前已经有了身孕,按源义经和静御前的身份和当时的社会习惯,女孩会被培养成白拍子,男孩则会被培养成武士,源赖朝下令静御前生下来的如果是女孩就帮她抚养成人,是男孩不留性命,最后静御前生下的男婴被源赖朝的手下沉入海中。失去爱子的静御前和母亲返回平安京,没有留下更多的记载。
御灵信仰章节说到菅原道真死后宫内天降暴雷,贵族害怕菅原道真的怨灵化为雷神,修建北野天满宫供奉火雷神,可见当时的人很容易把怨念和雷电联系到一起。想象一下返回京城后静御前的心情,源义经被源赖朝迫害可能一辈子再也无法见面,自己为源义经生下的孩子又被源赖朝杀害。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源之宫的大樱上站着一个遥望远方的淤加美人,她会操纵强力的雷电,被接近后又弱不禁风。(游戏中为数不多只有一条血的精英敌人)

渡舟而来的神秘女武者

另一个与淤加美一族有关的角色,是游戏中没有正式出现的,她的名字来自平安时代的虚构人物巴御前。虽然涉及到巴的剧情很少,我们从巴御前的事迹中依然可以找到一些与游戏的对应。
巴御前被认为是一个虚构人物,她的事迹主要出现在《平家物语》和《源平盛衰记》这两部军记物语中。巴御前是源义仲手下的女武将,在《源平盛衰记》中还是源义仲的爱妾。
《源平盛衰记》中,巴御前协助源义仲打赢了上文曾提到的俱利伽罗峠之战,这场战役的两个重要元素都在《只狼》中有所体现,被击败的平氏主将是平维盛,也就是源之宫中的壶之贵人维盛的原型。据说源义仲是靠火牛之计战胜了平维盛,对应苇名城中的火牛BOSS。
《平家物语》中,巴御前出现在描述源义仲败亡的部分,源义仲在宇治川之战败于源赖朝势力后命令巴御前逃跑,不要随自己一起送死,巴御前逃往东国,销声匿迹。巴御前这段离开源氏流亡的故事正好对应游戏中巴离开淤加美来到苇名之地。

壶中贵人 平氏与鲤鱼

游戏中玩家会遇到两个奇怪的NPC,躲在罐子里收集鳞片的壶中贵人。源之宫中的壶中贵人叫作维盛,取自于平氏的平维盛。平维盛最后以跳海了结自己的生命,在源平最终决战的坛之浦之战中,战败的大量平氏族人也都选择跳海自杀,民间有传闻,死于水中的平家人后来变成河童出没。
壶中贵人想要变成鲤鱼王,来源于中国的鲤鱼跳龙门,这个典故在日本也被熟知,鲤鱼顺着瀑布上行,跳过龙门化身为龙。游戏中两个常驻效果的技能也出自鲤鱼跳龙门的典故。
登り鯉 弾きを成功させたときの 体幹ダメージが上昇する常在効果 葦名流は、源の水の流れと縁深い 襲い来る刃を、見事に弾き返す様 それを滝を登る鯉に例えた 下り鯉 弾きを成功させた後、数秒間 攻撃による体幹ダメージが上昇する常在効果 葦名流は、源の水の流れと縁深い 刃を弾き返し、そこに苛烈に畳み掛ける様 それを滝を下る鯉に例えた
壶中贵人不崇拜神龙,转而追求成为鲤鱼之王,鲤鱼终将跳过龙门成为龙。壶中贵人的另辟蹊径对应现实中平氏激进的夺权方式,比如平将门造反试图推翻朝廷统治,平清盛让直系血亲天皇上位,而源赖朝最后选择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建立镰仓幕府,正如源之宫中守着樱龙却不去参拜的淤加美一族。
壶中贵人收集鱼鳞,可能来源于平氏的家纹。除了扬羽蝶以外,平氏还用过鳞纹(三角力量)作为家纹。
当收集足够的鱼鳞,壶中贵人会送给主角有毒的鱼饵用来毒死老鱼王,老鱼王死后壶中贵人会变成新鱼王。历史上平氏虽然输给了源氏,后来却靠类似的方法成了“新鱼王”。
源赖朝统一天下,上任征夷大将军后仅仅过去7年就与世长辞。嫡子源赖家18岁继承幕府将军,不料政治斗争站错队伍很快被架空,流放至伊豆禅修寺幽闭。流放第二年,源赖家被人暗杀,始作俑者是源赖朝正室北条政子背后的北条氏
第三任镰仓幕府将军是源赖朝的另一个儿子源实朝,上任时12岁,政权由北条氏控制。源实朝28岁被兄长源赖家之子公晓以复仇为名暗杀。
源赖家的后代四男一女全都死于非命,其中两个儿子被北条氏暗杀,一个儿子被逼自尽,一个儿子暗杀源实朝后被处刑,女儿难产死亡,而源实朝没有留下任何子嗣,河内源氏的血脉就此断绝。
就像游戏中给老鱼王下毒的壶之贵人,协助源赖朝统一天下的北条氏通过阴险的手段最后成为了“新鱼王”。北条氏自称是桓武平氏分流,其家纹正是三鳞纹。
另外还有一个有趣的小典故,源之宫中有一些淤加美人蹴踘。镰仓时代的史书《吾妻镜》中记载,源赖家和源实朝都是蹴踘高手,甚至到了沉迷的程度。
《吾妻镜》是在北条氏掌权的背景下所著的官史,后世认为其立场偏颇,抹黑源氏三代洗白歌颂北条氏,所以历史究竟是什么让人深思。

源之宫大内里

源之宫左侧的水生庭院附近,有一座被鱼王破坏的大桥。这座桥在官方设定集上的名字是“通向大内里的太鼓桥”,这说明桥对面的建筑群即是源之宫大内里。在日本,大内里指皇宫,平安京的大内里又叫作平安宫。
源之宫中心的建筑在设定集上的名字是“大极殿”,大极殿是日本历代大内里的正殿。这个名字来自于中国“建中立极”的宫殿概念,从三国时期曹魏洛阳宫开始,皇宫的正殿被叫作太极殿。
是时,大治洛阳宫,起昭阳、太极殿,筑总章观。 ——《三国志·魏书·明帝纪》
源之宫的大极殿对应了平安宫的大极殿,殿北即是天皇居住的内里,也就是内宫。内里位置偏右,中轴线上的中和院是天皇祭神的场所。在游戏中,对应中和院的应该是内里后面的樱龙神域。
大极殿作为大内里的正殿,本应是举行重要国事的地方,可是源之宫的大极殿看起来并没有这样的职能,一层是封闭的空室,二层两侧摆放了几个可能和御子有关的摄末社。这个细节还原了平安宫大极殿的特点。
平安宫大极殿多灾多难,曾发生过三次大型火灾,前两次大火后重建修复,第三次大火将大极殿彻底烧毁,没有再次修复。
屡次遭受火灾和重建导致大极殿被弃用,天皇执政的场所转移到内里的正殿紫宸殿,于是高位的贵族公卿们进入内宫谒见天皇。
源之宫大内里深处的建筑大门紧闭,只能通过潜水绕到侧面进入,此处传送点叫“宫之内里”,表明这里即是源之宫的内里。进去后发现贵族们正在吃人,设定集上将其称为“啃噬生祭的仪式”。
这个贵族们“开会”的阴暗房间在设定集上的名字是“宫之内里 谒见之间”,说明这里是源之宫中贵族谒见御子的场所,还原了平安时代内里的紫宸殿处理朝政的特色。也许《只狼》的架空世界不存在天皇,过去的御子坐在这个房间中间的位置统治源之宫。源之宫的衰败以及贵族们在此所做的可怖之事,可能正是因为御子不在其位造成的,有些《黑暗之魂3》的味道。

源之宫中的“草木屋”

1000多年前的平安宫现在已经不复存在,镰仓时代以后平安宫多次遭遇火灾,年久失修成为废墟。我们现在可以参考的复制品主要来自京都的平安神宫京都御所
1895年,纪念迁都平安京1100周年,明治政府修建平安神宫,还原了大极殿为主的朝堂院。平安神宫本质上是神社,主祭神是桓武天皇和孝明天皇,桓武天皇是平安京的创立者,而孝明天皇是明治天皇的父亲,留守京都的最后一位天皇。江户幕府结束后,天皇和皇室随着明治新政府转移到了关东的东京。
平安神宫的外拜殿以八分之五的比例还原了平安宫大极殿。可以看出它的造型和源之宫的大极殿完全不同。平安宫大极殿经过两次重建,至少存在三种不同的样式,外拜殿复原采用的是最后一次重建的样式。根据学者考据,平安宫大极殿最初可能是双层结构,这一点上更接近源之宫大极殿。
源之宫的淤加美门几乎是复制了平安神宫的应天门。应天门原来是朝堂院的大门,平安京的罗城门和大内里的朱雀门可能也都是类似的造型。
平安时代中后朝廷衰败,平安宫由于天灾人祸逐渐被废弃。天皇移居到宫外的临时居所生活,京都御所是其中一处离宫。京都御所保留至今,让我们有机会看到古时平安宫内里的样子。
源之宫中有一处令许多玩家疑惑的地方,宫中遍布代表平安时代的朱红色建筑,唯独通向樱龙神域的内里是一个古旧的“草木屋”,甚至有人怀疑源之宫和内里不是同一时代建设的,实际上产生这种反差的真正原因是日本特别的建筑理念和工艺。
京都御所的正殿紫宸殿,作为平安宫内里紫宸殿的复制体,是举行重大仪式的场所。注意看紫宸殿不同于上述平安神宫的特殊屋顶,游戏中的源之宫内里也继承了这种特点。
这种不用瓦片的特殊屋顶工艺叫桧皮葺,是日本特有的建筑技法,由加工的桧木皮制成屋顶。桧(ヒノキ,中文:日本扁柏)是日本最高级的木材,采用桧皮葺的建筑往往也是最高规格的宫殿、神社或寺庙,比如上面所说的紫宸殿和天照大御神的伊势神宫。
京都御所中采用桧皮葺的建筑都是曾为天皇所用的核心建筑,而其他附属建筑以及还原大极殿的平安神宫普遍采用了瓦葺。(不过平安神宫东神苑的尚美馆是桧皮葺)
所以通向樱龙神域的这间“茅房”才是源之宫中最高贵的建筑。
平安时代红柱青瓦白墙的建筑风格受到了盛唐和佛教的影响,但作为国家象征的皇居和神社坚持着古老的传承,我们可以在日本文化的各个方面感受到这种积极学习接纳其他文化又不忘传统的反差感。
紫宸殿附近的清凉殿是天皇过去居住的御殿,同样也是桧皮葺屋顶,清凉殿对应源之宫内里后半部分的寝所。顺便一提,菅原道真死后作祟,宫内被雷劈的就是清凉殿。
清凉殿中的昼御座御帐台,同样出现在源之宫内里的寝所中,这些都是平安时代王公贵族们休息用的代表物件。
帐台白布上有些密集恐惧的有职文样是朽木茶印文(朽木茶摺型),紫红色布筋上的有职文样是蝶鸟白印文(蝶鳥白摺型),游戏中只有鸟纹,没有画出蝴蝶。
壁代的图案是凤凰纹和祥云。在设定稿中采用的是凤凰丸纹,正式版改成了凤凰有职纹,可能是为了更符合平安时代的风格吧。
门框挂着御帘,御帘上侧有图案的部分叫作帽额或者天布,圆形图案是木瓜纹,三角形图案是蝶纹
这些图案都是代表平安时代的常用样式,个人认为在游戏中应该没有特殊的含义。源之宫中的细节相当考究,还有很多建筑装饰等方面的有趣考据,因为和《只狼》的故事主题关系不大,打算放在番外篇里说,不知道下一次要鸽到何时。

樱龙 拜泪 不死之力

某日,宫崎英高在会议上问众策划:这回设计一个与以往不同的龙类BOSS,谁有想法?一位策划提议:我觉得可以参考那个操龙的少年!
樱龙和拜得龙泪颇具东方韵味的设定,可能借鉴了一部经典老动画《魔神英雄传》,国内的80后玩家应该更熟悉这部动画的另外一个译名《神龙斗士》。
在OVA《魔神英雄传 没有终结之时的物语》中,为了解决创界山的新危机,主角战部渡前往神部界之上的天部界寻找拳龙的勾玉。到达天部界的元圣山时正好遇见拳龙生子,拳龙的勾玉即是生子时流下的眼泪。
拳龙生子时,村子里也会有一名人类拳龙子出生,龙泪形成的勾玉则是授予拳龙子的礼物,战部渡被告之是千年之前送到人间的拳龙子,这与《只狼》中御子的概念很相近。
这部OVA动画中也有水质污染的设定,主角的好基友虎王自我牺牲,潜入水中用勾玉封印了魔界大门,战部渡失去自己的拳龙勾玉从拳龙子变回了普通人,《魔神英雄传》版的回归常人结局。
主角提到此时是夏天,神社里的大樱却开花了。最后虎王神奇复活,两人在常樱树下重逢,总之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樱龙的造型不知道是否参考了动画里的拳龙,整体外形、身上的毛和头部两侧的角都很相似。
经过前后两篇文章的考据,如果说樱龙丝毫没有影射日本的天皇,我是不信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只狼》在2018年E3宣传时九郎的身份还是皇子,正式发售却改成御子。
整个龙胤体系借鉴了许多不同的原型,在神之篇中曾考据过樱龙被迫流亡的遭遇和入侵异地击败当地的神明等设定来自于日本神话中的建御名方神和诹访当地神话传说,拜泪的桥段可能来自于经典的动画作品。
上升到国家的象征层面,樱龙直指了受到中国影响的古代日本和天皇系统。
樱龙拿着的武器,原型是日本的国宝文物七支刀。为什么要设计让樱龙使用这个武器,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分析:
奇幻题材中往往越老的东西越厉害,所以设计这类游戏的武器最常见的需求是拥有古老历史的上古神器,七支刀即是最能代表日本历史的武器之一。七支刀的独特之处在于这把铁剑上刻着文字,通过文字可追溯到公元5世纪之前,本文开端曾提到日本很长时间都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七支刀作为日本本土发现的文物,上面记载的文字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
七支刀频繁出现于各种日本游戏中,还有一个原因是它具有明确的造型,而其他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或已失传的武器需要重新设计造型。七支刀在视觉代表性上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上述这种取材方式被大部分游戏所采用,比如《大神》中天照大神把日本神话历史出现过的神兵用了个遍。
接下来需要考虑的是FromSoftware的传统,会在大部分自家游戏中塞一把月光大剑。月光大剑和樱龙一起登场是个很好的选择。樱龙的武器从材质和颜色上看,很接近以往作品中出现的月光大剑。
宫崎英高不喜欢简单粗暴的挪用形象是笔者撰写考据文章的动力之一。在宫崎英高的游戏中,借鉴现实原型或多或少会根据游戏自身的世界观设定进行调整和再创作,由此产生解读的乐趣。
七支刀上所刻铭文如下:
泰■四年十■月十六日丙午正陽造百錬■七支刀■辟百兵宜供供侯王■■■■作 先世以来未有此刀百濟■世■奇生聖音故為倭王旨造■■■世
后世对这段残缺文字有许多不同的解读。从某种角度来看,宫崎英高在游戏中玩碎片叙事不正经说人话也创造了类似考古的乐趣,下一步也许该给文本打码了。(SCP警告)
从这段铭文可知,此刀由百济王赠与倭王,代表了百济和日本的交流。到了平安时代,朝鲜半岛的百济已经灭亡百余年。桓武天皇的生母高野新笠是百济武宁王的后代,也就是说从桓武天皇开始(平安时代开始),日本皇室加入了百济的血脉。2001年明仁天皇在生日前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表示了日本皇室与百济的深远关系,这在韩国引起极大反响。所以用樱龙泛指日本天皇系统的话,七支刀则代表了与百济的关系。
而樱龙的龙形象,代表了日本与中国的关系。神之篇中说过,龙图腾传到日本后没有取代太阳成为天皇的象征,而是与日本本土的蛇信仰融合。但这不代表天皇根本不使用龙图腾,用现在的话来说,受到中国文化影响的古代日本,已经变成中国的形状了。
从天皇的御服上可以感受到日本对中国传来文化的取舍,以下所列举的是历代天皇普遍采用的服饰样式,特定时代存在一些变化。
天皇在平常仪式和外国使臣谒见时穿着黄栌染御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黄袍。黄栌染御袍上的文样是桐竹凤凰,凤凰降临代表帝王治国有方,太平盛世。桐竹凤凰的典故来自中国黄帝得凤象的传说,记载于汉代韩婴所著的《韩诗外传》第八卷第八章:
黄帝乃服黄衣,戴黄冕,致斋于宫,凤乃蔽日而至,黄帝降于东阶,西面再拜稽首,曰:“皇天降祉,不敢不承命。”凤乃止帝东国,集帝梧桐,食帝竹实,没身不去。
重大仪式天皇则会穿着衮龙御衣,也就是龙袍。
红色的衮龙御衣上绣着四爪龙和日月星辰等图案,这一传统从第45代天皇圣武天皇一直持续到第121代天皇孝明天皇,明治维新后龙袍被弃用,对应场合统一穿着桐竹凤凰的黄栌染御袍。碰巧的是,圣武天皇修建了仙峰寺幻廊的原型东大寺,而孝明天皇作为最后一个留守京都的天皇,是平安神宫的主祭神。
就像红柱青瓦丛中坚持使用“草木屋顶”,到了神事方面的仪式天皇改穿纯白色御服,比如御祭服帛御袍。受中国影响改穿龙袍之前,据说帛御袍也是天皇的冕服。白色是日本文化中最神圣的颜色,所以白色动物被认为是尊贵之物,比如日本武尊死后化为白鸟。也许这就是把樱龙设计成白色的原因,但游戏中樱龙白色的皮肤呈现出不太健康的病态感。
皇权在平安末期的急速衰落,正如伤痕累累的樱龙。前文提到平氏挟持安德天皇带着三神器离开平安京,随着源平最终决战坛之浦之战落败,安德天皇跳海自尽,三神器落入海中。后白河上皇选定的下一位天皇后鸟羽天皇在没有三神器加持下继承了皇位,万世一系的天皇系统在神圣性上受到了永久的损伤。
后鸟羽天皇后来成为镰仓幕府时代的首位天皇。经过700多年的幕府统治,本国平民和异国来客甚至到了只知幕府将军不知天皇的地步。
龙胤的不死之力所暗示的事物显而易见,就是权力这一人类创造的虚构之力。无论是组成宗教的教权,还是组成国家的政权,无非是以不同形式将人类凝聚在一起。游戏中九郎授予狼不死契约、弦一郎和枭请求赐予龙胤以及为斩断不死拜得樱龙一泪等情景都颇具仪式感,仪式感在无形之中加固了人们对心中虚构之力的信念。
大和朝廷是以神道教为根基的国家政权,将教权和政权合二为一,所呈现出的即是游戏中最高级的“龙胤不死之力”。相信这种力量的信徒维持着其在现实中的投影,超越个人生命的限制,以集体的形式永存于世。但这种不朽无法离开人的载体而独立存在,当违背自然和历史的规律沦为“失道”,不朽也难逃化为泡影的命运。

《只狼》的世界将走向何方

《只狼》提供了四种不同结局,分别是斩断不死修罗回归常人龙之返乡。这四个结局可以看作是对这个架空世界的世界观设定不同方向的延伸。
根据结局时龙胤和九郎的状态,将这四个结局放在一张图里。龙之返乡中九郎已经没有实体,默认肉体死亡,只保留了精神。
斩断不死与修罗
斩断不死是标准结局,狼最后完成九郎的夙愿,龙胤与九郎双亡。这个结局对应历史上源义经的经历,藤原秀衡病死后,藤原泰衡在源赖朝的压力下突袭高馆,源义经选择自尽。
游戏进展到终盘,狼再一次来到苇名城的芒草原保护九郎,此时弦一郎拿着黑色不死斩砍伤九郎,试图强夺龙胤。红黑两把不死斩承载了对权力干涉的特殊意义,在它们可能的原型中有所对应。
蜈蚣切(红色不死斩)的主人藤原秀乡阻止了平将门自立新帝的造反计划,同时立功的还有平氏的平贞盛,天皇赏赐其小乌丸(黑色不死斩),被视为平氏传家之宝。平安末期平清盛绑架挟持天皇另立新皇等夺权行径,被源氏讨伐,在坛之浦之战中随着平氏灭亡小乌丸也去向不明。
个人认为斩断不死是《只狼》中最有东方意境的结局。有人诟病《只狼》中的复活机制在设定上不如魂系列那样自洽,假如把游戏过程当作狼在雕刻佛像求得内心平静时闪回的记忆片段,那么每一次死亡后回到鬼佛点,便是思绪随着刻刀声回到了面前的佛雕上。他不停的雕刻佛像,一次又一次陷入苇名城灭国保护少主的回忆之中,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他所经历的也许只是现实的历史变故,但记忆中的事物却变得光怪陆离,充满魔幻色彩。
当狼拿到前往源之宫必需的物品后,苇名城被孤影众渗透,站在天守阁看台上的枭与御子九郎有一段对话。九郎问枭有什么企图,他回答道:
我没有任何企图。(たくらむなど、滅相も)
宫崎英高喜欢在游戏中使用生僻和古旧的词汇,认为是很有乐趣的事情,比如枭的称号“大忍び”,无论翻译成什么都和原意有微妙的区别。这种奇特的感觉在转译成其他语言版本后往往就丢失了。
枭在回复九郎时使用的“滅相も”是“滅相もない”的省略,这是表达否定的一种日语固定用法。其中的“灭相”来自于佛教用语,大乘佛教法相宗有四有为相,分别是生相、住相、异相和灭相。
大乘法相宗谓色心之法体,自有生住异灭四相之变化。即言四相者,以其变化分位而名之假法也。本无今有之位名生。生位暂停之位名住。住别前后之位名异。无位名灭。此中前三者为有,故同在现在。一为无,故在过去。 ——《佛学大辞典》四有为相
以我个人对佛教粗浅的理解,出现为生,持续为住,变化为异,消亡为灭,是对世间万物自然规律的总结。这也正好触碰到《只狼》的核心主题,追求不死是违背万物之理的行为。也许创作时考虑到这些,故意让渴望得到龙胤的枭说出这个词。
平安时代末期的随笔家鸭长明在镰仓幕府统治天下后创作的《方丈记》开篇所写:
行く川のながれは絶えずして、しかも本の水にあらず。淀みに浮ぶうたかたは、かつ消えかつ結びて久しくとどまることなし。世の中にある人とすみかと、またかくの如し。 江河川流不息,流过的水已经不是原本的水了。淤积处浮现的泡沫,时而消失时而出现,不会久留。世间之人也正是如此。
在天守阁上击败弦一郎再次见到御子时,御子九郎放弃了之前私自逃离苇名的想法。
死なぬ、というのは、淀みを生む 不死の契りも、変若水も、竜咳も、みなそうだ 人の、人としての生き方を歪めてしまう 私は、竜胤の不死が生む、淀みの連鎖を断ち切りたい 不死会产生淤积 不死的契约、变若水、龙咳都是这样的存在 这扭曲了身为人类活着的方式 我想要斩断龙胤不死产生的淤积连锁
九郎为了大义决定要斩断不死,因为扭曲的不死之力会产生“淀み”。宫崎英高在《只狼》中将这种对永恒的执着比喻成滚滚向前的时间长河中停滞的淤泥,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观念。
《黑暗之魂》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罗德兰的国度。罗德兰是个特殊的地方,似乎不同的时空叠加在一起,不死人们只有在特定的场合可以看到彼此。不死人共同的使命是成为初火的薪柴,延续这个世界。
游戏中是这样形容罗德兰的:“時の流れの淀んだロードランの地”。意为时间流逝淤积停滞的罗德兰之地。罗德兰的王城亚诺尔隆德看起来无比辉煌,但我们最后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幻象,众神早已离开或消失,亚诺尔隆德现在只是一座暗无天日的空寂死城。
而这一切虚假幻象都是历史中不愿前进的淤泥,试图通过传火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去阻止世界的变化。宫崎英高可能想让玩家理解和接受万物的兴起消亡,无论是强大的帝国还是个人的生命皆无法永存于世。
修罗结局中狼看似反常的行为,个人认为并不唐突。当玩家在天守阁上选择听从义父命令抛弃主人,就默认狼作为一个空白容器继承了义父的意志,会做出与义父相同的举动,这包括了对忍者来说最恶劣的行为,背叛。狼无论如何选择,被困于背叛因果循环中的枭最后都将被自己的养子刺死。
把修罗和斩断不死这两个呈对角线的结局放在一起看,分别代表狼将会成为下一个枭还是下一个佛师。二人都表现了苇名之地人民的疾苦和迷茫,前者将压迫的仇恨主动释放出来,陷入修罗和背叛,后者笃信佛教修行克制,最终还是未能控制住内心的怨念之火化身为鬼。这两位作为主角导师的垂老之人,殊途同归以死解脱了痛苦。
回归常人与龙之返乡
回归常人结局主角自我牺牲斩断龙胤,九郎失去御子身份,作为凡人度过余生。
这个结局对应虚构的源义经北行传说。传说源义经逃过了平泉一劫,与武藏坊弁庆向北行进,最后到达北海道。日本东北很多地方流传着源义经北上的事迹。(也可能是为了促进当地旅游业)
藤原秀衡病死后,藤原泰衡在源赖朝的压力下袭击了源义经居住的高馆,传说一个叫杉目太郎行信的影武者替源义经牺牲在高馆,宫城县金成町现在立有他的供养碑。
源义经北行传说里,义经最终到达日本最北的北海道销声匿迹,也许他最后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在北地度过了平静的余生。源义经幸存的故事后来被写入很多文学作品之中,人们都希望这位悲剧英雄能有一个更好的归属。
《只狼》中没有交代九郎在回归凡人结局后的去向,也许为了躲避内府和源义经一样北上过隐居的生活了吧。
龙之返乡对于中国玩家来说是个十分神往的结局,龙的西方故乡让人联想到日本以西的中国。把神龙送回到原来的地方,似乎就解决了一切问题。但是回顾宫崎英高所有的作品会发现,无论《恶魔之魂》、《黑暗之魂》还是《血源诅咒》,几乎没有完美的结局,或多或少有种事情没有按照预想发展的怅然若失。
回归常人与龙之返乡结局呈对角线,实际上是让玩家选择自然赐予我们的生命与人类意识产生的虚构之力哪个更重要。回归常人结局九郎放弃御子身份,以一个平常人的活法感受生命,而龙之返乡结局的走向似乎不是出于九郎本意,在仙峰寺变若御子的引导下将抽象的龙胤送还到龙胤应该存在的地方。
《只狼》所借鉴的《幽灵公主》和《火之鸟》等作品中,都把中央朝廷说成是西方的大和之国,个人认为龙之返乡也许象征着衰落皇权的再次复兴,继续讲关于日本自己的故事。
纵观日本历史,还真有这么一段可以看作是“龙之返乡”的历史。同样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同样是执着于过去之人的挣扎,非常适合拿来做宫崎英高作品的素材。本文最后对续作的展望,会具体说说这个“龙之返乡”具体是什么。

宫崎英高的重构美学

《只狼》用日本战国的外皮讲了一个平安时代的故事,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创作结构至少在游戏领域还不多见。本章节谈一谈FromSoftware为何会选择这样创作的个人理解,以及宫崎英高在创作中借鉴现实原型的思想。
宫崎英高:战国时代是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时代,但是并非是因为我个人的喜好才做了这个选择。就像我刚才说的,还是从游戏的设计角度,这一次想要强调“立体场景”这一点,从而确定了“忍者”这个大前提,那么确定了忍者之后,其实能选择的时代背景就只有两个:战国时代和江户时代。
《只狼》的世界充满魅力并且隐藏了丰富的典故,但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玩法优先于叙事的游戏,在决定讲一个什么故事之前,先要确定游戏的核心玩法。
在访谈中宫崎英高提到《只狼》的创作起始于“立体场景”这一玩法上的卖点,而忍者是最适合在立体场景中行动的身份。敲定游戏的主角是忍者后,游戏的时代背景也就限制在战国和江户这两个历史时代。
从商业角度,战国时代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虽然FromSoftware曾经开发过《九怨》和《御迦》等平安时代背景的游戏,但是这些游戏在制作规模和销售预期上都无法与2019年的《只狼》相比。作为一款由动视负责海外发行面向全球市场的多平台作品,《只狼》承受了更多的商业压力,在选材上也需要更加慎重。
但凡事都有利弊,知名度高的战国时代也有其局限性。战国的历史被充分开发,在各种游戏中一遍又一遍演绎,玩家对这个时代的人和事都太过熟悉,创作难免落入陈词滥调和毫无诚意的形象挪用。比如玩家游玩一款新的日本战国游戏,往往会喜闻乐见织田信长作为反派这次又以什么姿态登场,最后如何被本能寺大火烧死。
但如果对具体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大幅度改编,脱离玩家脑海中的固有印象,又会遭到反对的声音。这些重重枷锁将会极大程度限制宫崎英高团队最擅长的重构再创作能力。
《恶魔之魂》、《黑暗之魂》、《血源诅咒》中,FromSoftware分别对欧洲中世纪和英国维多利亚时代重构,仔细玩会发现其中融入了很多日本人独有的东西,使得这些作品与市面上其他同类作品相比,散发着一种奇特怪异的气质。一旦接受了宫式重构美学,就很难再从那些死板挪用经典形象的游戏中得到满足。
《只狼》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将整块的历史素材丢到熔炉中解构。虽然这次直接点明了游戏的故事发生于架空的日本战国,本质上却和恶黑血类似,把本不应该放在一起的事物按照游戏自身的世界观需求拼贴成一个自洽的微观小世界。
这样大胆的操作体现了FromSoftware作为日本游戏公司主场作战的自信,日本本土的各种文化典故用起来信手拈来毫不手软。中日文化同源,作为一个中国玩家也能一定程度体会到游戏中亚洲文化的醍醐味,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把神之篇和国之篇提到的原型归纳整理,可以还原出平安时代大致的历史事件。游戏的架空世界既没有笨拙地照搬历史,又能让玩家发现游戏和现实的联系。
这种借鉴的方式始于《黑暗之魂》初代的创作。宫崎英高在《黑暗之魂》设定集的开发者座谈中解释了引用现实原型的理由,从最后成品效果来看,试水的小隆德遗迹显然是成功的。
宫崎英高:小隆德遗迹尝试了与其他地图稍有不同的方式。其形象为实际存在的建筑物,也就是以圣米歇尔山为主题制作出来的。当然了,两者并非完全相同,只要比较一下就能立刻发现不同之处。在《装甲核心》中,制作都市之类的场景时也是这样的,策划师也好,设计师也好,甚至连原画设计师也一样,比起从零去创作某样东西,还是实际存在的事物拥有更多的意义,也拥有更大的信息量,因此我也想在《黑暗之魂》中试一试。最终效果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无论如何,这么做还是出现了很多难以从零发现的情报,而能够发现这些情报,也让我们这次尝试有了价值。尤其是从远方眺望时,情报量方面的差异十分显著。不过,因为小隆德遗迹采用了这样的方式,所以是在最后才进入设计阶段的。
如果宫崎英高没有公开小隆德遗迹的原型是法国的圣米歇尔山,想必极少有人会发现二者之间的联系。所以这种借鉴方式的目的不在于直接挪用经典形象。
游戏中的小隆德遗迹和现实中的圣米歇尔山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受水位变化影响的城市。
《黑暗之魂》中的小隆德遗迹是一座被水淹没的鬼城,积水下面是被封印的深渊。开闸放水后水位下降,露出之前被淹没的城区,四处可见浸泡腐烂的尸体,玩家很快会意识到小隆德遗迹中那些棘手的怨灵可能就是封印深渊时牺牲的市民。
圣米歇尔山位于法国西海岸的一个小岛上,此地特殊的地势导致潮汐落差接近15米,满潮时圣米歇尔山会孤立成小岛,干潮时与陆地相连。岛上有历史悠久的圣米歇尔山修道院,据说曾经有许多前来朝圣的人丧命于汹涌的潮水中。
两千多年前凯尔特人来到这里,祭祀凯尔特神话的太阳神百勒努斯(Belenus),并把这座山叫作墓山。然后罗马人从南而来,驱赶了凯尔特人,没有留下任何建筑。
几百年后,主教奥伯特受到米迦勒启迪,在岛上修建修道院。在漫长的岁月中几经易手,被不同的国家和教团管理,修道院不断被增建翻修。虽然外部整体呈现哥特式风格,内部混杂了多种中世纪的建筑风格,教堂是加洛林式,中殿是诺曼式,罗曼式的圣坛在英法百年战争中摧毁,后来以火焰哥特式重建。
宫崎英高所说的信息量,可以理解是历史沉淀形成的层次感,每个细节都有其产生和变化的原因,环环相扣。而不是根据需求一次性创作出来的产物。
圣米歇尔山之所以会成为现在的样子,是不同文化的碰撞融合以及独特地理环境共同造就的结果,设计小隆德遗迹这个场景跳过了对整体外观和符号化形象的临摹借用,真正借鉴的是现实事物的文化底蕴。
创作过程中无法掌握造成结果的所有因,反而赋予了作品生命力和充足的解读空间,使玩家能够从中挖掘出创作者都没有意识到的信息。
与之相对,在访谈中宫崎英高表示他非常讨厌不负责任和偷懒的形象挪用
中村浩:还有,让我有些在意的是恶魔系的敌人。宫崎有讨厌过度直接的形象标志的倾向,也是因为一旦采用了太多既有的标志,反而会对世界观的构筑产生阻碍吧。所以当我最终交出了那样的设计,也不知道评价会怎样。 宫崎英高:唔……那是你想太多了吧(笑)。就像我刚刚说的,我很喜欢那样的结果。当然了,我不喜欢那种不怎么费劲的标志化。有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想给自己的设计增添特征,于是随随便便地在搜索图片中选出眼热的要素加上去,那种做法我就很不喜欢。比方说,山羊头与恶魔感之所以会是一种标志式的惯例,当然是因为它们拥有古老的文化经历。如果以那些文化底蕴为基础不断绘制出新的作品,理应会带上与原本不同的意义。只要是在考虑到这一点的基础上,再采用山羊头这样的标志,当然不可能有人去否认那样的设计。所谓的标志,是因为它们背负着各种各样的意义,所以才会成为标志。与此同时,也意味着后来者难以给它们添上新的意义,所以才会成为设计上的强力武器。总而言之,从结果来说,那些设计真的很不错。
市面上充斥着大量滥用标志化元素的游戏,其中不乏美术水平高超的作品,但因为设计师对借鉴引用的事物缺乏理解,仅仅是为了满足特定的风格需求或者制造噱头,其中的底蕴被无视和抹杀,同时也失去与游戏自身的世界观设定产生化学反应的机会。最后呈现给玩家的游戏世界干枯平淡缺乏吸引力,难以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一些游戏会随意添加宗教内容,只是因为创作者觉得有了这些元素会让游戏显得更酷一些。
笔者认为国内的游戏开发者在设计游戏的世界观设定时,重视这方面的思考是一件事半功倍的事情。尽管这对创作者的个人水平是很大的挑战,不光要熟悉各类游戏,还要广泛涉及游戏之外的各个领域。例如国人喜欢开发武侠题材,武侠是什么环境下产生的,存在哪些思想上的困境诸如此类的问题,每个人对其的理解是有差别的,把这些思考融入到游戏之中,才能避免流于表面的精美画面,沦为DND等西方游戏的换皮作品。
当对文化深层次的引用变得娴熟,不去过度依赖视觉元素来强化表达,创作者便有能力摆脱禁锢,不再受限于固定的题材。
最后说一说碎片化叙事。
游戏中总会出现一些不是特别关键但是让人浑身难受的缺失信息,有人认为这是宫崎英高精心设计的留白,也有人认为是因为宫崎英高不会正常讲故事。可以确定的是,其中一部分缺失是FromSoftware稳健的项目管理能力造成的。在游戏开发规模不断扩大的今天,游戏公司的项目管理能力尤为重要。某些大厂曾经创造无数辉煌,如今却被灾难般的开发进度所困扰。
FromSoftware能以稳定的频率推出相对优质的作品,在业内可以说是“做得快的不如我做得好,做得好的不如我做得快”。从《恶魔之魂》算起,十年内的六部主力作品综合评分都在90分上下,非常不容易。
这六部作品都有不同程度的删减痕迹,砍内容最严重的《血源诅咒》发售已数年,还有人陆陆续续挖掘出正式版废弃的内容,本文也多次对《只狼》中可能删掉的剧情设定提出了疑问和猜测。好的消息是每部作品留下的遗憾并没有被开发者忘记,在新的作品中或许会以不同的形式弥补。
宫崎英高:当然了,作为一款游戏,这个角色也让我感到了些许后悔。葛温是这次的最终BOSS,在这个定位上,应该让玩家把游戏至今培养的所有技能——根据玩家的风格,当然也各有不同——竭尽全力地一股脑儿放出来,与之战斗。在最后的战斗里出现一位让玩家贯彻自我风格去发起挑战的强敌。这种感觉很好。人型、持剑的正统风格也是为了能够带来这样的感受……然而,结果却未能如愿,所以有些遗憾。
对宫崎英高来说,《黑暗之魂》最终BOSS薪王葛温没有符合他的预想。作为最终BOSS,葛温居然可以被玩家利用弹反轻松击败,尽管这样的反差表现了英雄迟暮被初火燃烧殆尽的悲壮,宫崎英高还是希望最后能让玩家与人形强敌进行一场全力以赴的战斗。受限于当时的条件未能满足这一设想。
八年后,我们与剑圣一心决战于苇名城的芒草原上,亦敌亦友的英豪用精湛的剑术一轮轮攻向玩家(还有正义的连发手枪),考验玩家对游戏战斗系统的理解,这也是宫崎英高所有作品本篇中笔者最满意的最终BOSS战。
所以尽管《只狼》在游戏性和剧情交代上留下了一些遗憾,大可期待FromSoftware之后交出更满意的答卷。
本文的最后,根据游戏中缺失的内容和试图想要表达的思想,对《只狼》的DLC以及下一款东方题材续作做一些推测,可以看成是考据乐趣的延伸。

DLC推测 东方的亚尔特留斯

根据以往FromSoftware出DLC的规律,宫崎英高貌似不喜欢老老实实去填本篇挖的热门坑,往往会从玩家想不到的角度补那么几笔。
《只狼》的本篇中有一个着墨不多但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修罗
苇名一心在喝酒对话中对修罗的解释是痴迷于杀戮,一心的徒弟永真说自己的剑术不斩人只斩鬼。枭和佛师这两个更像是本地人的角色都与修罗有关,其中佛师所压制的火焰来自怨嗟,怨嗟又可以代表人民的不满。
如果按这个方向补充,《只狼》中的不死之力和修罗,类似《黑暗之魂》中的传火和深渊的关系,一条明线一条暗线。同时也为苇名之地为什么会被入侵镇压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外面的人惧怕这片古老之地出现的鬼,派人来苇名铲除威胁,而镇压的苦难进一步促使了修罗和鬼的爆发,引起外来者更深的恐惧,形成恶性循环。
在这样的背景下远古时代最初的侵略者,用讨伐虾夷的征夷大将军坂上田村麻吕作为原型再适合不过,他的事迹也能很好地嵌入《只狼》的世界观设定中。
坂上田村麻吕被日本人尊为武神,其战斗力完全有资格放到DLC里面做BOSS。平定苇名之地的理由是本地人堕入修罗化身恶鬼,正如亚尔特留斯到乌拉席露处理深渊一样。与《黑暗之魂》不同的是,这次我们以“乌拉席露”本地人的角度看待整个事件。
  • 坂上田村麻吕是朝廷册封的征夷大将军,连接了源之宫苇名之地
  • 仙峰寺原型之一的京都清水寺由坂上田村麻吕创立。
  • 坂上田村麻吕在东征途中路过诹访并参拜诹访大明神以求成功,也许与同时代的初代大祝有交集,对应游戏中与御子起源的关系,甚至可被设定成是一名借助神龙之力的龙胤契约者
坂上田村麻吕使用过的武器留下了很多传说,这里只选取众多版本中的一部分。
坂上宝剑是坂上田村麻吕最出名的武器,他去世后此剑由天皇代代相传,成为守护国家的皇室珍宝,传说坂上宝剑遇到雷鸣时会自行出鞘。对应到游戏中,这个BOSS会使用代表源之宫的落雷之力
骚速,现保存于播州清水寺(有别于京都清水寺),文物由三口大刀组成,现在无法判断哪个是真正的骚速。这三把刀之中,一口是切刃造,其余两口是锋两刃造,神之篇中提到过是平氏传家宝小乌丸也是锋两刃造。这个武器可以把此BOSS和不死斩联系起来。
黑漆剑,保存于京都鞍马寺,也就是源义经少年时生活过的地方。据说此刀的特殊造型是为了对抗虾夷的蕨手刀。也有观点认为,真正的黑漆剑可能与坂上宝剑或骚速为同一物。与源义经和虾夷有关,说不定这把武器就是平田氏家传由九郎交给狼的楔丸原型。
鬼切安纲,别称鬼切丸,现保存于北野天满宫。坂上田村麻吕曾经将此刀奉纳于伊势神宫,平安中期的源赖光在参拜伊势神宫期间受天照大神托梦,被赐予鬼切,由源氏家传以保天下平安。有观点认为,鬼切安纲才是源赖光的酒吞童子退治传说中童子切安纲的武器原型,在另外一些记载中,源赖光将鬼切安纲借给赖光四天王之一渡边纲,渡边纲用此刀砍断了茨城童子的手臂。游戏中可以设定成一把来自淤加美一族并对修罗有特效的武器,专门用来斩鬼
总结一下这位BOSS的形象:此人来自于远古时代,是苇名之地最初的侵略者,目的是根除修罗之力。他与源之宫、仙峰寺以及御子的起源皆有关系,战斗会使用正版的雷术(雷返逃课就不要想了),两把不死斩也可能是由他带到苇名之地。如何见到这个BOSS,游戏中已经给出答案,通过铃铛进入过去的回忆。
本文完稿之际,FromSoftware放出了一张疑似DLC的截图。
从这张图基本可以确定《只狼》有DLC计划。通过修改细节和复用地形创造不同时空的同一场景,是FromSoftware喜欢使用(省钱)的手法。
代替了竹林的粗壮大树证明这个场景是曾经的废弃寺院,剧情大概率将会与佛师的过去和修罗有关。因为游戏中绝大部分鬼佛都不会与行进方向相背,这个场景很可能是从寺庙出发,利用本篇断掉的吊桥去往山谷对面。静等DLC放出新的预告片,再进行仔细分析。

续作展望 日本历史中的“龙之返乡”

假如FromSoftware未来打算再做一款日本题材游戏,可能会借鉴哪些历史?从思想表达的角度,提一些自己的看法。
宫崎英高想在《只狼》中讲一个“日本如何成为日本”的故事,来自盛唐的文化影响了日本的各个方面,朝廷与少数民族数个世纪的摩擦,武士阶层崛起,朝廷的衰败导致日本进入了漫长的幕府时代。
然而到此为止日本物语只讲了一半,距离故事的完成还差一大步。这个全世界范围内最了解中国的国家经过混杂着必然和偶然的历史变革,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故事的后半段发生于另一个时代交替之际,江户幕府时代末期,简称幕末。德川家康统一日本战国后创建江户幕府,经过200多年的统治,这个政权也步入了垂老之年。
平安时代的一系列因,导致长达700余年幕府将军掌权的果。经过漫长岁月,至高的皇权已被众人遗忘,甚至当时有人不知道天皇的存在。
1853年黑船来航,船体涂着黑色沥青的美国舰队出现在海平面上迫使日本开国。德川幕府无力应对,于是尊皇攘夷和倒幕的声音高涨,那些古籍中所记载天孙降临的权威在人们心中开始复苏。
维新志士坂本龙马少时见证了黑船来航,他师从北辰一刀流精通剑术,同时非常崇尚西方的先进文化技术。后来坂本龙马促使萨摩藩和长州潘成为萨长同盟,起意让无力“征夷”的德川幕府主动将权力交还给当时的明治天皇。
关于坂本龙马有一段有趣的故事,让人不禁联想到掏出连发手枪的剑圣苇名一心。在大正时代创作的《坂本龙马传》中,坂本龙马和土佐勤王党成员桧垣直治有三段依次递进的对话。
坂本龙马见到桧垣直治说:“以后室内乱斗会变多,我喜欢用灵巧的小太刀。”再次见到带着小太刀的桧垣直治,坂本龙马又对他说:“今后已经是用枪的时代了。”第三次见到带着枪的桧垣直治,坂本龙马掏出一本《万国公法》说道:“未来是万国公法的时代了。”
1867年,德川幕府在京都二条城举行“大政奉还”仪式,将名义上的权力交还给天皇新政府,明治天皇随即颁布《王政复古令》。流离失所的皇权再次归位,日本即将不再由武士阶层出身的幕府将军统治。
可惜的是,大政奉还前夕坂本龙马在京都近江屋被暗杀。究竟暗杀者是谁成为未解之谜,至今没有统一说法。有观点认为凶手是维护幕府统治的新选组。
宫崎英高喜欢把游戏背景设定在衰败的末世,末世中总会有人拒绝新时代的到来,极力挽留已逝的荣耀。在幕末的环境下,这类人的代表便是支持幕府的新选组(新選組)。受尊皇攘夷影响,京都不断聚集倒幕志士,新选组因此成立并协助幕府维持京都治安。新选组最初以京都的壬生村为根据地,壬生村即是上文所提及水生村的原型。新选组的前身是“壬生浪士组”,也被叫作“壬生狼”。如果《只狼2》的主角出身于新选组,正好又对应了游戏的名字。
虽然德川幕府将名义上的权力和平归还天皇,统治国家的实权最终还是以战争的形式交接。二者开战于戊辰之年,故名为戊辰战争。战火从南到北波及整个日本,新选组为旧幕府出战损失惨重,局长近藤勇被极刑处死,一番队组长冲田总司途中病死,副长土方岁三带着剩余部队前往当时还叫作虾夷地的北海道,准备最后决战。
旧幕府势力在北海道建立了名为虾夷共和国的新政权,设五棱郭为大本营。箱馆之战土方岁三一骑当千也未能挽回败势,中弹身亡。五棱郭开城投降。德川庆喜被软禁,德川幕府彻底灭亡,历史又一次完成时代交替。后世的文化作品歌颂新选组的忠义和悲壮,但不能否认他们已经成为了阻止历史前进的淤泥。
1876年明治政府颁布废刀令,除皇家、军人和警察以外,一律禁止佩刀。武士和忍者不得不离开历史舞台。
曾经镇护国家的佛教也遭受了打击。新政府为了强化神道教的地位施行神佛分离,政权与神道教政教合一,而佛教不再干涉国政。
虽然政府没有明令禁止佛教,但在民间却引发了更严重的废佛毁释运动,直到今天我们还能在日本看到许多被摧毁的佛像。与此同时,一直以来受阻的基督教被解禁,在日本快速发展。
神道教失去了神秘的面纱,各地的教权上交中央政府。神别氏族禁止世袭,意味着许多传承名存实亡,各大神社的神官皆由政府统一机构派遣。
明治政府还施行了开拓虾夷地的计划,并将其命名为北海道,就像上文考据枭的名字部分所提及的,阿依努人被迫和化弃用本名,民族习俗也被禁止。
某些群体在明治维新中被淘汰并感到绝望,但从整体来看这是向前发展的新时代,正如《黑暗之魂》灭火后的黑暗时代一样。
《只狼》的故事由神明与国家两条线构成,狼寻找仙乡和神龙以求斩断不死,而苇名国面临被内府入侵的危机。以幕末为时代背景同样可以构建出与《只狼》类似的故事结构,寻找神明和国家受难两个故事穿插在一起。
国家线以戊辰战争为原型,讲述“内府”灭亡前的抵抗战。轮回的历史总是有相似之处,江户末期的戊辰战争与平安末期的治承寿永之乱(源平合战与征讨奥州)二者都决定了时代的接替,战争都波及到日本全境,战线从南到北,最后都在虾夷的地盘上决战。
游戏的“现在时”可以定位在戊辰战争最后的五棱郭一役,星状堡垒五棱郭的造型非常醒目。星状堡垒(棱堡)最早出现于15世纪中叶的意大利,这种极具美感的设计在防守方面有效克制了近现代火器。火炮难以在星状堡垒的城墙上轰开有效的突破口,没有弧线的城墙减少守城的死角,无论从任何角度进攻,进攻者都会将自己的侧后方暴露在守城者的火力范围内。五棱郭也是不可多得的游戏场景素材。
“内府”节节败退的过程中,新的主角需要去调查神明故事线,追寻“龙之忍者”的传说。
神明线一系列语焉不详的历史来源于黑船来航。这一事件意味着日本长久以来受到中国影响的华夷观念彻底崩塌,旧世界的游戏规则已经不再适用。从大洋彼岸而来的西方舰队带来的“新东西”让日本人再次发生剧烈变化。
在宫崎英高的作品中,玩家接触的大部分信息都发生于过去,这种叙事方式在传统的《生化危机》也有所体现,对过去的好奇让玩家不知不觉代入了调查员的身份,与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有很好的相性,《血源诅咒》在一定程度上抓住了洛式气氛的精髓。
以黑船来航为原型,设定不知何时的遥远过去曾有西方的古船来到日之本,并将西方列强对日本的影响再创作成更具体的事物,比如古船带来的感染或者血脉。玩家调查这些停靠在海岸边的古老船只的过程,就又构成了一个印斯茅斯阴影式桥段,宫崎英高似乎非常喜欢这部小说,在《血源诅咒》和《只狼》中都曾借鉴印斯茅斯阴影的元素。
在真实历史中,据说黑船来航时真就有一位效力于津藩藤堂家叫作泽村保祐(泽村甚三郎)的忍者被命令秘密调查黑船,他也被认为是历史记载最后一位执行隐秘活动的忍者。新的时代再也不需要忍者这样古旧的职业,后来的间谍特工也已经和我们心目中的忍者形象相差甚远。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然而他从黑船上只偷出来一些面包烟草之类的物品以及几张纸条,其中一张纸条上记载着“英国女人床上功夫很好”……
世界东方的日本处于一个时代结束的边缘时,遥远欧洲的大英帝国正是强大的维多利亚时代,这就又涉及到另一个玩家们日日夜夜惦记的续作了。(虽然历史上的黑船是美国舰队)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那么船带来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呢?作为中国人听下去可能会不太愉快。
随着崇祯皇帝自尽和大明灭亡,汉人政权被满人政权代替。日本江户时代一些儒学者认为中国已经沦为蛮夷,自称小中华的日本应该继承中华正统的衣钵。日本人心中那条东方巨龙的形象正在逐渐倒塌。
皇权光复以后日本开始全面学习西方的明治维新,更是抛弃了曾经的老师中国。1885年福泽谕吉在《时事新报》上发表了著名的《脱亚论》。
九年后的甲午之年,日本战胜清朝,双方签订《马关条约》。
西化的大和民族仿佛被注入新的血液,获得了启蒙。再之后的历史作为中国人都应该永远铭记,化身为野兽的日本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造成了无比惨痛的伤害。
我们那个既好学又令人生畏的邻居,从古至今就是这么一步步发展成现在的日本。文化中一半血液来自中国,熟练使用汉字,研读古今汉籍,现在还保存着模仿唐宋等时代的古建筑;另一半血液来自西方,快速转变成现代国家,却又曾误入歧途成为法西斯的一员。
关于续作,甚至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充满恶意的场景:玩家追随龙之忍者的传说,最后到达新的龙之乡。我们熟悉的那位独臂忍者已经满头白发,不知在此守卫了多久。
击败龙之忍者,在他身后静静沉睡的变若御子旁边参拜再次进入仙乡。响起激昂的西方管弦乐与男女声合唱,其中掺杂着断断续续不再灵动的樱龙旋律,樱龙的残骸旁爬起一只后背长着翅膀口吐火焰,我们同样称之为“龙”的生物。
宫崎英高在这种事情上可是有前科的,所以我毫不怀疑宫崎英高会再次用诸如此类残酷的桥段表现自己的末世美学。那么如果所谓的龙之返乡是上面所描述的样子,你是否能接受呢?
非常感谢有耐心看完这篇拙文,以上是根据我个人的理解所描述的《只狼》世界,如果有不同的见解,欢迎留下评论交流!同时期待《只狼》能够顺利推出DLC,这样就可以准备下一篇原型浅谈了。

参考资料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I
Hshiki
Hshiki

463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7 人关注

评论区

81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