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简介


作为 Strangereal 世界观中最大的防御承包商,North Osea Gründer Industries 或许可以被称为 Strangereal 的洛克希德马丁。直到游戏内的2019年为止,该公司掌握着在战斗机和人工智能开发方面最尖端的技术,在多次战争和冲突中都有它的身影。不管是暗中提供技术还是直接参与,Gründer 产品的出现对玩家来说通常都不是什么好消息。这篇文章将会讲述 Gründer Industries 的历史,它和Belka的关系,它在不同时期的产品。

此前《皇牌空战7》的官网更新了一批人物介绍,角色的头像是正常颜色的(而不是游戏里的绿色),甚至有一些没在游戏里出现的头像(比如三个 AWACS)。各位可以自行点进去看看。

那么接下来进入正题,让我们以时间线的顺序来见证这家公司的发展。

贝尔卡战争和AWWNB起义——早期历史及前身


Gründer Industries 原本并不叫这个名字。在20世纪的某个时间点,South Belka Munitions Factory(以下称为南贝尔卡军工厂)在 Sudentor 成立并成为了Belka联邦的主要武器供应商。南贝尔卡军工厂的武器第一次出现是在贝尔卡战争期间,而在这里有必要讲一讲贝尔卡战争的起因。

由于 Belka 与 Osea 大陆东部的国家常有冲突,再加上 Osea 和 Yuktobania 间的冷战达到顶峰,70到80年代期间,Belka 的领导人为了预防自身遭到入侵,开始了大规模的军备扩充。考虑到当时的世界情势,Belka 进行大规模军备扩充情有可原,但是它到头来也不过是个小国家。1987年,由于大量的军费开销,Belka进入了一段经济大萧条的时期。Belka政府重新编写了部分联邦法律,这导致东部的领土可以自由分裂出去。

于是在1988年,Belka 东部地区相继分离出去,并成为了 Gebet、Ustio 和一个重新独立的Recta。为了维持军备的开发,在1991年,Belka 又将东北的一些领土卖给了邻国,但这并没有将经济状况变得更好。同年,Belka 将西部的五大湖领域卖给了 Osea。接着协助稳定 Belka 国内的经济的名义,Osea 提出要和 Belka 合作一同开发五大湖地区的自然资源。Belka 自然同意了,于是和 Osea 联合建立了五大湖资源探索公司。然而仅仅一个月后该公司便入不敷出;Belka 很快发现 Osea 夸大了该地区的资源储备,而此举很可能是为了进一步伤害 Belka 的经济,而之前分离出去的Ustio共和国的独立背后也有 Osea 的帮助。
贝尔卡的民众怒不可遏,他们对 Osea 的欺骗以及现任政府的无能感到愤怒。Belka 的一个极右翼政党,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迅速抓住此机会,利用 Belka 内部的民粹主义在选举中获胜,掌握了Belka的政权。该政党制定的新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 Belka 的经济状况,南贝尔卡军工厂的各项计划也得以继续进行。

1995年,Belka 发现 Ustio 共和国边境的B7R地区有着大量的自然资源。为了防止经济状况继续恶化,Belka 向 Osea 大陆上的其他国家宣战。东部国家和Osea组成联军并试图反抗Belka的入侵,但 Belka 空军的强大使得它在战争初期取得了巨大进展。Ustio 因为自身军事力量被 Belka 削弱,招募了雇佣兵为其作战,其中最突出的便是 Galm 队的两个佣兵王牌 Cipher 和 Pixy(以及后来加入的 PJ)。Galm 队的表现堪称传奇,联军也得以展开反击。
1995年6月6日,Belka 南部地区已经向联军投降,而为了阻止联军的猛烈攻势,Belka 空军在自己境内的 Waldreich 山区投下了7枚V1核弹,杀死了超过12000个平民。这次事件导致联军停止进攻,并转而与 Belka 政府进行和谈,而在6月19日,Belka 政府和联军签订了和平协议。军队被解散,政府进行大规模重组,Belka 也从联邦变成了公国。南 Belka 地区被割让给 Osea,成为了北 Osea 地区,而南贝尔卡军工厂也变成了 Osea 财产,更名为 North Osea Gründer Industries(北Osea创立者工业)。此次事件也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核武器数量削减。

同年12月,由 Belka 军和联军的部分军人组成的恐怖组织“A World With No Boundaries”(无国境世界,以下简称AWWNB)开始了政变行动。AWWNB 的理念很简单:现在这个世界冲突不断都是因为国境的存在,只要没有国境,就不可能再有冲突,而现在的世界已经不可能改变,只能一切推翻重新再来。所有的成员都为了这个理想化的目标努力着。由于其领导人 Anton Kupchenko 曾经参与 Belka 秘密军事项目的研发,AWWNB 得以夺取了大量南贝尔卡军工厂制造的高科技武器。尽管如此,AWWNB 的计划最终还是被佣兵 Cipher 挫败,贝尔卡战争也正式结束了。战后的 Belka 几乎分崩离析,大量 Belka 人流落到世界各地。

贝尔卡战争时的项目


“Excalibur”

70年代到80年代间,南贝尔卡军工厂参与了“Pendragon计划”,Belka开发大规模报复性武器的计划,在1981年,该公司被政府要求开发了“Pendragon计划”的其中一部分,即“Excalibur”大型反洲际弹道导弹激光塔。塔端的发射口可以每8秒射出一束高能量激光,据技术人员所说,只要搭配轨道卫星反射镜,理论上“Excalibur”的有效打击范围可以达到1200公里。在联军反攻进入 Belka 后,Excalibur 激光塔被Belka部队激活并用于对空,联军遭受了惨重损失。但是,Excalibur 被发现后,在一次行动中被 Galm 队摧毁。这也是唯一一件被 Belka 政府使用的南贝尔卡军工厂制造的武器。
XB-0 Hresvelgr

南贝尔卡军工厂在战前进行了 XB-0 Hresvelgr 巨型空中堡垒的秘密研发,官方称之为“重装巡航管制机”,可以长距离运输50架飞机,同时自身也有不错的作战能力。XB-0的研发和测试在一个巨大的穹顶机库里进行。在Belka政府投降时,XB-0的研发仍在继续。它最终落入 AWWNB 的手中,并被用于轰炸签订和平协议的 Lumens 市以及 Ustio 的 Valais 空军基地。XB-0及其护卫队试图逃往 Belka 北部地区,但是被 Galm 队拦截并摧毁。Kupchenko 的部下在战后带着 XB-0 的相关技术逃往 Estovakia,协助了后者的 P-1112 Aigaion 空中堡垒的开发。
V2 MIRV

“Pendragon 计划”的另一个成果便是 V2 MIRV 导弹,Belka的大规模报复性武器,其内部装有多个核弹头,使其可以同时打击多个目标。根据 Osea 军后来的预估,该武器能摧毁一半 Osea 联邦境内的大都市。到贝尔卡战争结束为止,研发的 V2 导弹只有一枚。但是,南贝尔卡军工厂保留了 V2 的图纸。

这枚 V2 被藏在阿瓦隆大坝(Avalon Dam)设施内而一直没有被发现,但是被 AWWNB 夺走。AWWNB 打算使用这枚 V2 对全世界进行毁灭性打击,以求抹去国境并创立新秩序。直到阿瓦隆大坝将水排干之前,联军都没有发现 V2 的所在地。在 V2 发射前,Galm 队的王牌 Cipher 钻入阿瓦隆大坝内,并将 V2 的控制设施全数摧毁,阻止了 V2 发射。
ADFX-01/02 Morgan

80年代中期,南贝尔卡军工厂开发了 ADFX-01/02 Morgan 实验性战斗机,其目的是作为武器试验平台,并且有着超越当时所有战斗机的性能。这两架飞机同时也是 Gründer Industries 的“Advanced Dominance Fighter”(ADF)系列战斗机中最早的两台。该公司还开发了“Zoisite”战术激光武器(TLS),“Hyperthene”多用途空爆导弹(MPBM),以及“Morganite”电子对抗吊舱(ECMP),作为原型机使用的特殊武器。Morgan造了两台,其中 ADFX-01 只能携带其中一种武器,而 ADFX-02 作为更加先进的原型机,有着加固的机身,并可以同时携带以上3个武器。一些改进使得 ADFX-02 装备的 TLS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整方向,ECM 系统也被增强,它可以干扰一切接近机身的导弹,唯一的不受保护的是机身下方的进气口。ADFX-02 被 AWWNB 夺走并成为叛变的 Pixy 的座机,尽管有着三件实验型武器,Pixy 还是被 Cipher 在阿瓦隆大坝上空击落了。ADFX-01 则从未参加过实战,它后来被联军缴获,并在接下来的15年中成为了 Osea 联邦的财产。

Usea大陆政变——Zone of Endless项目


Usea 大陆政变(Usean Coup d’état)原本是《皇牌空战2》的剧情,但是 Project Aces 在2011年发布了《皇牌空战:突击地平线遗产》,也就是AC2的重制版,在这个版本中,政变的起因和剧情都更加完善,官方材料以重制版的剧情为准。

尽管在贝尔卡战争中几乎失去了所有超级武器,自身也从 Belka 公司变成了 Osea 公司,Gründer Industries 仍然保留着自身的技术,一切并没有结束。ADFX-02 虽然被击毁,但 Gründer 成功在阿瓦隆水坝附近搜集到了飞机的残骸,并获取了朝思暮想的实战数据。再加上有了 OADF 的资金支持,以 ADFX-02 为基础,Gründer 着手进行下一代先进战斗机的研发。1998年,以 Spring Sea 条约为契机,Usea 大陆爆发了政变并陷入内战。出于未知的原因,五架赤红色的战斗机出现在战场上并协助了叛军。它们最后都被佣兵 Phoenix 击落或击伤,但这些飞机的身份依然不明,就连它们是否有人驾驶都无法确定。实际上,这五架飞机都是 Gründer Industries 新项目的成果。

Usea 大陆政变前的项目


Zone of Endless 人工智能计划

贝尔卡战争期间,因为“圆桌的鬼神”Cipher 的活跃,Belka 传奇般的空军遭受了毁灭性打击,1995年后,为了弥补空军的损失,Gründer 决定开发无人机AI,计划代号“Zone of Endless”(简称“Z.O.E.”)。一个名为 Theodor Sander 的贝尔卡王牌飞行员在战后加入了 Gründer Industries 的 UAV 研发部门,为 Z.O.E. 项目的研发提供了基础数据。为了取代飞行员而研发的的 Z.O.E. 人工智能,其最重要的特性就是可以通过连续的战斗收集数据,分析出目前的弱点,然后加以改进,甚至比真正的飞行员还要高效。

Usea 大陆政变期间,或许是发现了测试 Z.O.E. 的完美场地,Gründer Industries 将五架装备了 Z.O.E. 人工智能的战斗机投入到实战中去。它们都被涂上显眼的赤红色涂装,除此之外又没有任何标识,使它们看上去似乎不属于任何国家。其中的 F-14D 和 F/A-18E 在被击伤后便会为了保留数据而主动撤退,之后出现的 YF-23 和 F-15S/MTD 都被佣兵 Phoenix 成功击落,这些无人机都是基于现有的战斗机改造的,但是在最后一战中出现的则是由 Gründer 自行研发的战机。
装备了Z.O.E.人工智能的战斗机
ADF-01 Falken

ADF-01 Falken,Gründer Industries 制造的原型机,基于 ADFX-01/02 Morgan 开发。根据 Pixy 留下的实战数据,Gründer 意识到 TLS 系统是十分高效的武器,但是 Morgan 上的 TLS 体积过大,用支架直接加装在飞机顶部的设计仍太过粗糙,于是 Falken 的 TLS 系统尺寸缩小了许多,并收在机身内。激活 TLS 时 Falken 的驾驶舱将会向上抬起,并显露出藏在机头内部的 TLS。Morgan 的继任者依然采用了前掠翼追加鸭翼的布局,拥有着更高的机动性,这可能是因为 Belka 空军的传统:使用机动性出色的战斗机猎杀敌机。尽管 Falken 的机翼布局违背了新一代战机追求的隐身性能,但因为 Gründer 是前 Belka 公司,在机动性方面的执着并没有改变。

Gründer Industries 还在 Falken 上应用了另一项先进技术。Falken 舍弃了座舱盖,而是使用了 COFFIN (COnnection For Flight INterface)系统,座舱的部分用装甲覆盖,外界的信息则通过机头上安装的16个摄像头以及多个传感器在座舱内的屏幕上重新构建,以传达给驾驶员(或者 Z.O.E. 人工智能)。由于 COFFIN 系统仍在研发初期,驾驶员只能通过声控指令控制飞机。COFFIN 系统以不能弹射为代价,换来了对飞机更全面的控制。

尽管如此,ADF-01 Falken 还是不敌佣兵 Phoenix,并在叛军基地上空被击落。官方资料并没有提到 Gründer 是否在战后去收集了 Falken 的残骸,但他们保留了 Falken 的图纸。

第一次大陆战争与 Free Erusea 起义——量产型 X-02 Wyvern


Erusea 开发的超级战机 X-02 Wyvern 并没有在大陆战争期间开发完成,尽管如此,Erusea 在战后继续了 X-02 的开发,并成功制造了六架 X-02,这些战机后来被 EASA 改造成无人驾驶的版本。2006年 Free Erusea 起义时,该组织偷走了这六架X-02,用作对抗 ISAF 的最后手段,但六架飞机全部被 Mobius 1 击落。在这之后,ISAF 的主要国家 FCU(Federation of Central Usea)不知通过何种途径获取了 X-02 的图纸,并试着制造了一些样机。这引起了 Gründer Industries 的兴趣。它从 FCU 处取得了 X-02 的图纸,并用自己低成本制造战斗机的方法造出了至少一架 X-02。开发 X-02 的经验使得后来 EASA 与 Gründer 的接触成为可能。

环太平洋战争(Circum-Pacific War)——Grey Men 组织


前面提到 Gründer Industries 已经正式成为 Osea 公司,而 Gründer 的老板也向 Osea 宣誓忠诚。然而 Gründer Industries 实际上仍然心向 Belka,因为他们的老板是 Belka 的 “Grey Men”组织成员。

Grey Men 组织由一群 Belka 民粹主义者组成,成员中不乏商人,政治家和军官,在贝尔卡战争后的15年间,他们试图重新挑起 Osea 和 Yuktobania 之间的战火。Grey Men 利用成员的经济实力和政治权力构建了人脉,并在 Belka 和 Osea 的边境获取了几个战略设施,还用特工渗透了 Osea 和 Yuktobania 的政府和军队。2010年,计划终于开始实施,而结果就是两国之间爆发的“环太平洋战争”。Grey Men 暗中操纵着战争的进行,阻止了双方的和谈,并让 Osea 和 Yuktobania 政府的激进派掌权以让战争持续下去。Gründer Industries 在战争期间向交战的双方都提供了兵器,从中获取了大量利润。

为了给予 Yuktobania 能够和 Osea 抗衡的科技,Gründer Industries 向 Yuktobania 提供了他们造出的 X-02 以及第二代 ADF-01 Falken 的图纸,但是,Yuktobania 准备制造的 Falken 在开战后便因为资金问题而停止开发了。Osea 在战争期间从 Yuktobania 处夺取了第二代ADF-01 Falken 的图纸,使得它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造出 Falken 的国家。该公司还在北Osea(原南Belka)和Belka领土之间挖了一条隧道,在 Grey Men 密谋夺取 Osea 在冷战期间研发的超级武器“SOLG”(战略型卫星轨道炮)后,该公司还将 SOLG 的控制设施建在了这条隧道内。在 Grey Men 的种种阴谋暴露后,该组织将 Gründer 制造的一枚 V2 导弹装载到了 SOLG 里,准备向两国进行核打击,但是被 Razgriz 队挫败。战后,Grey Men 组织被解散,交战的双方签订了和平协议,Gründer Industries 似乎并没有受到很严重的惩罚,而是持续着他们的军火生意。

环太平洋战争期间的项目


ADA-01 Adler

官方设定集“Aces at War”中提及了一种由 ADF-01 Falken 为基础开发的衍生机 ADA-01 Adler,两机约有42%的共同零件,后掠翼的设计使其的隐身性能高于 Falken。Adler 原定作为攻击机,在 Falken 的护卫下进行对地攻击,同时也是“Hypersthene”大范围歼灭武器(SDBM)的实验平台。SDBM 由 Morgan 搭载的 MPBM 开发而来。两种导弹均使用了一种名为“聚气”的物质,MPBM 为了安全减少了“聚气”的使用,但SDBM则是为了完全利用“聚气”的威力研发的,一枚 SDBM 的威力可以媲美小型核武器。因为“聚气”的不稳定性,Adler 在翼尖装载了两个和冷冻库差不多的装置,用于在低温环境中储藏两枚 SDBM。同时,Adler 还搭载了4门30mm机炮用于近距离空中支援。Gründer 造出了一台 Adler 的原型机用于实验,但因为 SDBM 的复杂程度,ADA-01 Adler 最终没有投入实战使用。

实际上,Adler 原定作为《皇牌空战5》的原创机出场,但因为开发时间的限制被迫取消。SDBM 至今没有在任何一款《皇牌空战》中出现,但根据原设计师的描述,其效果将类似于《皇牌空战5》中 Hrimfaxi 和 Scinfaxi 潜艇所使用的空爆导弹。以该机体为基础的 ADA-01B Adler 在《皇牌空战:无限》中有出现。

灯塔战争(Lighthouse War)及战前发展


Z.O.E.项目的延续以及黑客技术,新型战机

Gründer Industries 在环太平洋战争中存活下来后,没有停止它的业务,而是继续发展。它将部分业务转到了 Usea 大陆上,并继续开发 Zone Of Endless 人工智能计划以及第7代战机,该项目现在由 Schroeder 博士主导。在 Osea 和 Usea 大陆上的其他国家联合修建太空电梯的计划宣布后,Erusea 国内的激进派自然感到不满。Gründer 利用此机会与 EASA(Erusean Air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Erusea 国家航天局)接触并向其提出合作,而 EASA 正好有完善和改进 Erusea 无人机技术的想法,便接受了此项提议。于是,以 Erusea 的老王牌 Mihaly A. Shilage 的数据为基础,Gründer 进行了新一代 Z.O.E. 人工智能的开发。该公司也在两头接业务:2010年左右,EASA 向 Gründer 提出合同,希望后者能帮忙改进自家的 X-02 Wyvern;Gründer 还承包了给太空电梯生产部件的工厂。

在激进派的推动下,Erusea 军方将 Gründer Industries 提供的无人机装进集装箱中并送进 Osea 港口,宣战后激活这些无人机,迅速将 Osea 的海军瘫痪。Erusea 还用 Gründer 的黑客技术获取了 Osea 的军用卫星,并篡改了 IFF 数据,使得一些 Erusea 军队的计划成为可能。同时,Schroeder 博士被 Gründer 派到 EASA 的盐湖研究基地,在那里对 Mihaly 的数据进行分析。Mihaly 也和其他的一些 Voslage 飞行员组成 Sol 实验中队,使用后座带有“Copro”人工智能的 Su-30SM 和 Su-30M2 收集作战数据。
战争期间,许多 Gründer 的工作人员搬到了 Erusea 控制的区域,后来卫星被击落后,Erusea 军队内部陷入了混乱,主要是激进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斗争。激进派继续利用 Gründer 的技术,而保守派将 Gründer 与 EASA 之间的合作视为一切祸害的根源,保守派军队曾试图在 Anchorhead 湾上空击落 Schroeder 博士乘坐的 EASA 运输机,部分极端的保守派士兵甚至在泰勒岛上杀害了大量 Gründer 的员工以及他们的家人。Schroeder 博士决定将 Gründer Industries 的计划进行到底,于是他带上 Mihaly 的最新数据前往太空电梯,试图将该数据上传给 Usea 各地的无人机工厂。虽然 Schroeder 最终回心转意,两架新型无人机还是被制造了出来,幸好 OADF 的王牌 Trigger 阻止了它们。

灯塔战争前以及战争期间的项目


MQ-99无人机

Erusea 空军在战争初期使用的 MQ-99 无人机便是由 Gründer Industries 制造。MQ-99 没有武库鸟上装备的 MQ-101 那么先进,但在外形上与传统战斗机更加相似。MQ-99 的小型机身使其可以被装进集装箱中并利用火箭助推发射。大量 MQ-99 在宣战前被 Erusea 用集装箱偷运进入 Osea,并瘫痪了 Osea 国内的舰队。后来,MQ-99 被用于构建 Erusea 的自动防线,一旦有敌军飞机跨越防线,战略 A.I. 便会发射大量 MQ-99 前去拦截。但是,Osea 指挥部通过惩戒营 Spare 队测试了该系统的漏洞,并成功穿越了这条由无人机构建的防线。

战争后期,一些装在集装箱里的 MQ-99 被 Erusea 激进派激活使用,但对已经习惯与无人机作战的 OADF 不再构成威胁。
X-02S Strike Wyvern

Erusea 自主研发的初代 X-02A Wyvern 虽然在设计时有着先进的性能以及隐身性,但其他国家也开始运用隐身战机或是利用大量雷达干扰加以反制。X-02 的可变式前掠翼提供了极好的操控性,但设计上的缺陷使其容易结构疲劳,引起破裂或者折叠装置故障。再加上第一次大陆战争后 Erusea 的军事工业被大规模削减,EASA 于2010年将 X-02A 交给 Gründer Industries 进行改造。Gründer Industries 将此前制造 X-02A 量产型的经验和其技术结合起来,成果就是 X-02S Strike Wyvern。虽然外观上似乎没有太大区别,Gründer Industries 其实在内部对 X-02 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

首先,Gründer 采用全新的材料减轻X-02S的重量,3D矢量喷口改为锯齿设计,以降低飞机的红外线特征以及噪音。Gründer 还更新了 X-02S 上装配的飞控以及电子战仪器。X-02S 同时也改成了双座布局,新型的武器设备可以由后座的飞行员或AI操控。在进气口下方的导弹舱可以搭载格斗弹,进气口之间的武器舱则可以装配特殊武器:增强版的“Dark Fire”四联装空空导弹,或者“Star Fire”反舰导弹。EASA在暗中也继续让 Sol 队测试 X-02S,并将其作为自己研发的“Arclight”电磁轨道炮(Electromagnetic Launcher, EML)的实验平台。Sol 队的领队 Mihaly A. Shilage 后来从研究基地获取了一架装有“Arclight”和 Copro A.I. 的 X-02S,并用在他与 Trigger 的对决中。最后 X-02S 被 Trigger 击落,但 Mihaly 存活了下来。关于 X-02S 计划之后的发展暂时没有太多信息。
ADF-11F Raven

Gründer Industries 还根据 Erusea 空军的需求设计了 ADF 系列中最新的战斗机——ADF-11F Raven。EASA 将 Raven 定义为第7代战斗机。该机型最大的特征在于它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机鼻的控制单元和机翼单元。机鼻控制单元既可以是传统载人驾驶舱,也可以是独立出来的 ADF-11 小型无人机。全新的 COFFIN 系统使得驾驶舱完全装甲化,并通过机身外安装的大量传感器整合资讯投射在头盔式显示器上。武装方面,机鼻单元以一个脉冲激光炮取代普通的机炮,而大部分武器都由机翼单元装载。

ADF-11 无人机单元在机翼单元受到严重损坏时便会脱离,可以继续作战,该设计的初衷是保留 Z.O.E. 所采集的数据。载人版则没有这个功能。Raven 可以通过装载不同的机翼单元来完成不同的任务,游戏中的两机均装备了“RAW-F”制空型机翼单元,其装有最新一代的 TLS 系统,还有机翼下挂载的两个武器无人机,它们都装备了脉冲激光炮(Pulse Lasers)。

Gründer 制造了一架 ADF-11 的原型机,ADFX-10,为白色涂装,侧面还有 Z.O.E. 项目的标识。ADFX-10 被 Strider 队和 Cyclops 队追击,但被 Trigger 在 Bulgurdarest 上空击落。根据设定集中的一张图片来看,ADFX-10 原本也有装载“RAW-F”机翼单元。
次世代战斗攻击机的主流设计概念,是让AI完全自主操控。各国都已经开始测试机的开发,军火商也彼此在激烈竞争。除了高运动性能和反隐形性能外,更需要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依然能单独行动的自主性。 能自主思考、判断,并幸存的钢铁块。如果AI能达到这种境界,那战场恐怕就没有人类可以介入的空间了。而主导开发这些技术的,既非战术士官,也不是航空技师,而是年轻的电脑工程师。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上面第二张图中前景是 Schroeder 博士,跑向 ADFX-10F 的两人则分别是 Simon Orestes Cohen 和 Yoko Martha Inoue,两者均为《皇牌空战3》中的角色,这意味着两人可能曾在  EASA 工作,他们后来会一同到 General Resources 工作,直到 Yoko 被杀。
Schroeder 博士携带的数据制造出来的两架无人机就是装载了新一代 Z.O.E. 人工智能的 ADF-11F Raven,代号为 Hugin 和 Munin,强力的机动性搭配上 Mihaly 所提供的数据产生了恐怖的作战能力,两机在最后一架武库鸟被摧毁后赶到太空电梯,击落了许多 Osea-Erusea 联合部队的战斗机,在那之后它们试图用太空电梯将自身的数据传到 Usea 大陆上其他的无人机工厂以大量生产 ADF-11F,甚至将 ADF-11 机鼻单元分离钻入通往太空电梯底部的海底隧道,展现出了极高的智能。两架战机最后被 Trigger 击毁。

结语


Gründer Industries 的故事告一段落。纵观整个 Strangereal 的近代历史,Gründer 及其前身几乎参与了直到2019年已知的每一场战争。作为一个前 Belka 公司,Gründer 的产品似乎都带着一种 Belka 人特有的报复世界的心理,就连 Schroeder 博士原本的动机也是想为自己的祖国报仇。虽然 Schroeder 最后悔改了,但 Gründer Industries 依然在阴影中,谋划着下一步行动。距离《皇牌空战3》中的2040年还很远,但《皇牌空战7》已经在一些地方埋下了可以将两作连接起来的伏笔。这回已经公布的季票原创机简直就是 Gründer Industries 的狂欢,三代 ADF 战机集合到一起,可能是许多玩家梦寐以求的。

这家邪恶的防御承包商自然不会就此消失,可以期待它在之后的剧情中的活跃。
I
LaFacade
LaFacade

3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07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