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

上回说到。东汉第四任皇帝汉和帝幼弱即位,迫害其生母的皇后窦氏临朝训政,聘请她的兄长窦宪为侍中,得以执掌机要,其余窦氏成员亦以此担任宫禁要职。

然而由于窦宪在腾达的这一年里先后暗杀了曾弹劾其祖父的朝廷官员以及有与窦太后私通嫌疑的皇室成员而遭到百官的责难。不得已,窦宪只得请求外放,暂时离开洛阳避开风头,经太后同意,命窦宪为车骑将军,讨伐北匈奴。

那么这回,该是讲到东汉国舅窦宪北征,以煌煌军功撑起家门荣耀的事迹了。

燕然勒石:武功隆盛背后的暗流涌动

章和二年(公元88年)十月,在这个即将改元的前夕,车骑将军窦宪受命节制北军五校、黎阳营、雍营三只常备中央军,并得到北方十二郡、内附羌族、胡人的调度权限。此外,朝廷命令驻守边疆的度辽将军邓鸿和归顺的南匈奴左谷蠡王、左贤王、右呼衍王等部接受窦宪指挥。
这时窦宪车骑将军幕府下,副将为前度辽将军、执金吾耿秉,将军假司马耿夔,中护军班固、主簿崔骃、记室令史傅毅,步兵校尉邓叠、射声校尉郭举,副校尉阎盘、军司马吴汜、梁讽、任尚、赵博等。
于是,约7000人以上的中央军和万人以上的左谷蠡王军队浩浩荡荡地集结到朔方郡的鸡鹿塞(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磴口县西北阳山哈隆格乃峡谷南口);而邓鸿率领8000人左右的本部加羌族、胡人部队则早早待命于稒阳塞(今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阴山北麓的盆地区域)等候调遣。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按:东汉时期军事建制有中央军与边防军,中央军分南军、北军、三营。 南军主要有五官郎、左署郎、右署郎、虎贲郎、羽林骑五支部队,长官皆为中郎将,属光禄勋管辖;北军有屯骑、步兵、越骑、长水、射声五营,各营以校尉为长官。北军本属于中尉(后改称执金吾),东汉时期独立成立北军中侯为总指挥。南北军主要负责京师洛阳的防务,此外还有执金吾的治安部队、卫尉的南、北卫士令;宫掖、公车司马令等组成首都的军备。 首都之外设有黎阳营、雍营、虎牙营(即长安营)为两京(洛阳、长安)区域内的常备军。上述所有的“营”编制人数不等,总体上大约在千人上下。营部平时不设将军,战事通过任命将军授予调度权。一营有五部,一部设置长官部校尉、副官军司马、次官为军假司马;部下设置曲,长官为军侯、副官为假侯;曲下设置屯,长官屯长。特殊情况下有部不设校尉,长官则为军司马;亦有独立团性质的别部,长官为别部司马。 中央指派的将军一般有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前将军、后将军……等等,等级依序递减。原则上大将军地位次于三公,特殊情况下准许“位同三公”;窦宪开始大将军地位可能超越三公,仅次太傅。 除中央军以外,渔阳营、度辽营、象林营、扶黎营常备于边疆,将军以营名为前缀,后期为因应更险峻的情势又设置任务型的将军称号。
翌年的永元元年(公元89年)六月,窦宪带领这17000左右的军队自鸡鹿塞出发,沿着天山南缘,邓鸿亦率部沿着阴山北麓峡谷于满夷谷(今内蒙古乌布拉口子到乌拉特中旗的峡谷)会合。
随后大部队极有可能地通过中蒙边境噶顺苏海图,进发到涿邪山(今阿尔泰山脉东缘,地点很有可能在达兰扎达嘎德盆地)修整,接着沿着阿尔泰山脉走向朝西北进军,并在稽落山(今不详)遭遇北匈奴单于,窦宪分派副校尉阎盘和提拔成将军司马的耿夔协同南匈奴左谷蠡王师子、右呼衍王须訾发骑兵突击,大破北匈奴。
首战告捷的汉军立刻展开追击,双方跨越阿尔泰山间的峡谷,到达涿邪山与燕然山(今杭爱山)之间的纵谷地带,最后北匈奴军大部被消灭在私渠比鞮海(有时简称私渠海,今蒙古乌布苏诺尔湖)。此次战役成果斩首一万三千级,重挫北匈奴,战后有十一个部落闻风投降,粗估二十万余人。
为了记下这个历史性的一刻,窦宪让著名的史学家、文学家班固创作赞词《封燕然山铭》,并在燕然山壁上,后人则以“燕然勒石”称呼这一光荣的时刻。
第一次战役的重大胜利对窦宪的洗污名有一定程度的帮助,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反对窦宪的功绩压倒他先前的过错,足以荫蔽他的家族成员。
永元元年九月,当窦宪凯旋帝国北境,汉和帝及时派遣中郎将在五原郡(今内蒙古包头市)拜窦宪为大将军,并先后欲封武阳侯、冠军侯,食邑两万户,不过在窦宪谢绝之下皆作罢。
同时,窦宪的弟弟窦笃被提拔为卫尉,窦景升为奉车都尉、加侍中,窦瑰迁驸马都尉、加侍中;而窦宪辞谢的爵位也为这些亲戚所补偿,三人分别封为郾侯、汝阳侯、夏阳侯,各六千户。
此外窦宪的几个叔父,窦霸升任城门校尉,窦褒起任将作大匠,窦嘉则进入少府任职;窦宪的女婿射声校尉郭举的父亲也承蒙而为长乐少府。至此,窦氏家族在朝廷的影响力渐渐成为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
窦宪封为大将军之后,他的幕府自然也有一定的调整,原本的步兵校尉邓叠升为征西将军、加侍中,并担任副将,空缺则由他的弟弟邓磊接任。原车骑将军司马耿夔升为右校尉,原执金吾耿秉转调光禄勋,度辽将军邓鸿则升任大鸿炉,原职由定襄太守皇甫棱接任。
不过,这一时期来自北匈奴的威胁还没完全接触,其残部仍然具有一定规模,于是窦宪随后又发动数次攻击以肃清反抗力量。
第二次攻击在一年后的永元二年(公元90年)五月,副校尉阎盘受命攻取伊吾地区(今新疆哈密市伊吾县)。
第三次发生在当年十月,南匈奴左谷蠡王从鸡鹿塞越过狼山(今阳山),一路将北匈奴驱赶到河云以北(今蒙古国西北乌布苏省)。
最后一次行动发生在永元三年二月,左校尉耿夔自居延塞(今甘肃省张掖市)北出金微山(阿尔泰山南麓)消灭最后一支北匈奴的有生力量,并且生俘北匈奴单于的母亲阏氏。
此役标志着窦宪北伐以大获全胜告终……
然而,金微山大捷的同一个月,汉和帝元服,一些早已不满窦氏家族膨胀的官僚们是以渐渐形成了一个反对力量,他们以皇权的捍卫者自居,自认为刘氏幼主的侧翼,并默默地等待着反击时机。汉和帝方面自然也想着抓住机会摆脱实际上等于杀母仇人的窦太后,亲自执掌权力。在国舅窦宪驰骋北疆之时,殊不知洛阳内早已是暗流涌动……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I
羅罡
羅罡

34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89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