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克苏鲁神话】虚无主义与BAD ENDING

【克苏鲁神话】虚无主义与BAD ENDING

现代人是被扔入到一个漠不关心的自然之中,这才是绝对的空虚、真正无底的深渊。

巧克力与坚果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不论是人类古老的原始信仰、魔法、哲学、宗教,又或者是现代奇幻文学、游戏动漫中的世界观设定,这些都是人类意识形态中的某些部分。

克苏鲁神话的文学创作可以说是现代诺斯替精神的典型产物。虽然克苏鲁神话本身并不是二元论的,但作为诺斯替精神产物的克苏鲁神话,本身就属于诺斯替二元论中黑暗面的现代文化产物。

在诺斯替主义的诸多特征之中“首先要在此加以强调的,乃是它的极端二元论的情绪,在人、世界、神这个结构中,人与真神一起属于这个邪恶世界的对立面。但是,尽管它们在本质上同属一方,却在事实上被这个世界分开。一般的诺斯替主义体系都认为这个世界是由一些邪恶力量的伪神所创造的,比如克苏鲁神话中的外神与旧日支配者。在诺斯替教派看来,律法根本不是真神的意志。在这个无情的星空下,在这个不再引起神圣感的星空下,人意识到他的极度孤苦。他被它包围并屈服于邪恶的力量,然而由于拥有高贵的灵魂,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邪恶世界的一部分,他的孤单寂寞爆发在一阵恐惧感之中。恐惧作为灵魂对世界的回应,乃是诺斯替文献中一再出现的主题。它标志着内在自我从这个世界的麻木与沉醉中苏醒过来。这个自我还发现,诺斯也就是知识,可以把人从这种奴役状态中解放出来。

 

由于邪恶的世界与生命和灵魂是对立的,对于诺斯替教派来说,人与世界之间的这种疏离需要加深并达到极点,才能从这个世界中得到解救。诺斯替主义的观念导致了伦理上的后果,那就是反律法主义。诺斯替主义想要清除的是古代文明一千年的道德遗产,诺斯替的真神,不同于这个世界的神,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不可名状的、未知的神。其本质只有用不可名状的这类否定性体验才能表达出来,这个神的概念也是一个虚无。换而言之,这个异乡神是一个虚无主义的概念:他那里没有自然的律法以及作为自然秩序和人的行为的律法。

 

在这种思想中,一部分极端的诺斯替主义越走越远,继而认为真正的自我是灵体(pneuma),它是不可名状的精神核心,而肉体的人是邪神创造的,因此与邪恶世界中的自然秩序有着共同的来源。由于这样的来源,律法和道德规范其实是邪神用来对付我们的诡计,使我们被囚禁在这个世界服从于邪神。从世界观的角度看,诺斯替主义的极端二元论主张灭绝人类自身的意识,最终指向毁灭人类自身,以追求世界之外的解脱。古代的诺斯替主义称,只有拥有神秘知识的人才能真正得救。

 

诺斯替主义诚然是人类宗教改革史上大胆而又标新立异的观点,但因一部分极端教派,强调神秘知识和挑战神的权威,逐渐泯灭了人类的基本意识,被正统宗教所不容。在早期基督教的使徒时期,这些异端就已处于萌芽状态,后来他们开始反对基督教观点,极端地自行编写伪经福音书,并宣称是真理隐蔽的书卷。另外,诺斯替主义认为肉体邪恶而灵体良善,进而形成禁欲派和纵欲派,纵欲派允许百姓在寺庙与女祭司发生淫乱,误导了当时许多的基督徒,这也是诺斯替教派陆续灭亡的主要原因。然而诺斯替思想并没有从人类意识中消失,它的思想与精神普遍地存在于历史的各个阶段直到现在。

 

这些古代诺斯替教徒和学者正如克苏鲁神话中的调查员那样,因为各种事件陷入迷惑和恐惧中,开始不断寻求所谓诺斯的知识,随着调查研究不断深入,接触到越来越不可名状之物,他们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最终被疯狂所吞噬。而现代人的精神处境是一种宇宙虚无主义,也是某种二元论,现代人的精神处境有一个决定性的特征,那就是人在现代宇宙论的这个物理宇宙中的孤独感。帕斯卡尔说,“扔入到这个无限浩瀚的空间之中,我对它无知,而它也不认识我,我被吓坏了”。这不只是宇宙时空令人恐惧的无限,不只是在比例上的不相称、人在它的广袤里面的无足轻重,这是“沉默”,正如克苏鲁神话中表达的那样,是宇宙对于人的渴望漠不关心,在其中荒谬地上演着一切关于这个宇宙对于人类事务不闻不问。这构成了人在万物之中的极度孤独。

 

古代诺斯替主义者是被扔入到一个敌意的、反人性的自然之中;而现代人则是被扔入到一个漠不关心的自然之中,这才是绝对的空虚、真正无底的深渊。在古代诺斯替的观念中,敌对者、邪灵至少还是人形的,既便在陌生之中也有几分熟悉;而且,这种对立本身也提供了生存的方向——虽然这是一种否定性的方向,但是它的背后支持着否定性的肯定,从这个邪恶的世界中得到解脱。但是现代虚无主义中冷漠的自然甚至于连这种敌对性也没有了,从这个自然中根本不能得出任何方向。

这就使得现代诺斯替虚无主义与古代诺斯替主义对这个世界的恐惧比起来,还要更加无限地极端、更无限地绝望。宇宙绝对地冷漠,是一个真正的深渊。只有人在忧虑着,在他的有限中没有面对别的,唯有面对死亡。他孤独地忧虑着他的偶然性,忧虑着他的无意义性,这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处境。而克苏鲁神话正是在这样一种精神状态中创作而成的。小说中那些缺心眼的异教徒,和那些陷入非常态事件的调查员,正是被虚无主义笼罩着的现代人的写照。

 

洛夫克拉夫特创作克苏鲁神话的时代是20世纪20-30年代,刚好处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也是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当时纽约流行一首儿歌:“梅隆拉响汽笛,胡佛敲起钟。华尔街发出信号,美国往地狱里冲!随着股票巿场的崩溃,美国经济随即全面陷入毁灭性的灾难之中,可怕的连锁反应很快发生:银行倒闭、工厂关门、工人失业、贫困来临、内战边缘。农业资本家和大农场主大量销毁“过剩”的产品,用小麦和玉米替煤炭做燃料,把牛奶倒进密西西比河。股票巿场的大崩溃导致了持续四年的大萧条,这次经济危机很快从美国蔓延到其他工业国家。对千百万人而言,生活成为吃、穿、住的挣扎。各国为维护本国利益,加强了贸易保护的措施和手段,进一步加剧恶化世界经济形势。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一个重要根源。1929年10月末从华尔街开始的经济恐慌迅速蔓延,导致了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德国的经济是靠美国发展起来的,所以受害最大。企业倒闭,经济萧条,失业人数直线上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德国无力赔偿。于是,德国人在失业,通货膨胀,外交屈辱的困境中,民族心理转趋极端。

经济危机更使社会各阶层的矛盾不断激化,旧日支配者在整个德国那集体潜意识中呢喃着疯狂,人民群众对魏玛共和国政府极为不满,强烈要求建立一个拯救德意志民族、给社会带来安定,给人民带来幸福的新政府。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一个来自奥地利发疯的艺术家让梦魇成为了现实,并血洗了这个世界。无数生命被献祭给了那名号为资本的旧日支配者。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人们还没来得及注意到克苏鲁神话发出的警告——旧日支配者它们回来了,就已经有无数人成为了祭品。而在半个多世纪前,那个游荡在欧洲的幽灵,蒸汽朋克先知 卡尔 海因里希 马克思的预言就已经作出了警告。二战结束之后又过了半个多世纪,人们已经淡忘了被屠杀和支配的记忆,百无聊赖的当代人,在茶余饭后将慵懒地目光落在了那本破旧的克苏鲁神话上,忽然从他们睁圆双眼中透出黯影的虚空辉光。这个时代的人们也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被那称作现代虚无主义的情绪所笼罩,克苏鲁神话中的世界观非常切合地表达了现代人的内心感受。各种克苏鲁题材的电影、游戏、动漫应运而生,人们进入这些荒诞怪异的故事中,扮演着调查员的角色。就当人们像一根会思考的稻草那样,在无尽的虚无中品尝着猎奇的滋味时,潜意识深处那旧日支配者的梦境已经渗入了现实。我们也该认真思考克苏鲁神话发出的警告了。

173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