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不论是人类古老的原始信仰、魔法、哲学、宗教,又或者是现代奇幻文学、游戏动漫中的世界观设定,这些都是人类意识形态中的某些部分。
旧日支配者,相信不少人对这个词并不感到陌生。无论是克苏鲁神话的小说、克苏鲁风格的游戏,还是现在流行的克苏鲁跑团,凡是接触过这些不可名状之物的人,多少都能对旧日支配者的描述说出一二,但却很少有人真正思考过旧日支配者对于这个时代究竟意味着什么。

 

根据小说中的描写,旧日支配者其能力远远超过人类想像,普通的人类只是看到它们就会陷入疯狂;但仍有一些外星种族、古代文明或疯狂的神秘宗教崇拜它们,希望得到它们的力量。这些耳熟能详的内容相信大家早就倒背如流了,也没必要我在这里多说什么。坚果君常年研究哲学、神话、历史、宗教和心理学,热衷于将各种看起来互不相干的线索拼凑起来,尽干这些在克苏鲁神话中最为禁忌的做法。嗬,准备好作死了吗?就让我来带你们走进这个不应该被理解的全新世界吧。据我多年的研究发现了一个对于那些克苏鲁教的邪教徒来说是个好消息,然而对于这个世界却是一个灾难的推论——旧日支配者不是仅存于小说中的虚构存在,它们确实一直在侵蚀这个世界。人类文明多次面临过严重的危机,却依然存续了过来,它曾经没有被摧毁,也不会再这个时代戛然而止。

 

旧日支配者绝不是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是一群长着触手的不可名状之物,或者被封印在太平洋南部深海中的古城里。旧日支配者可远比克苏鲁神话的小说古老的多,甚至它们存在的时间远超过人类文明的历史。之所以我依然采用了旧日支配者这个称呼,仅仅是因为这个词汇的用法大家已经很熟悉了,而且无论是old ones这个称呼还是它的中文翻译,表达都很贴切,我没必要再去创造一个新词汇来指代在接下来的内容中将要谈及的内容。如果想要继续了解旧日支配者是什么,以及它们如何侵蚀着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我们需要借助神话学、宗教学以及心理学等诸多知识来解开这个谜团。

 

在人类古老的神话中,各种文明都有一套关于创世的神话,讲述着伟大的众神如何创造了世界,又如何创造了万物和人类。祂们严厉而可怕,向人类颁布了律法,对那些违背祂们意志的凡人发烈怒,用雷电和洪水摧毁悖逆者的据点。人类就在这样的世界观中渡过了漫长的岁月,建立起文明。不知从何时起,在构建人类世界观的神话中出现了一个善神和一个恶神。在善神与恶神的战斗中,祂们创造了世界,继而创造了人类,人类是善与恶的混合体,人如果选择为光明势力而战,死后会升入天堂,若向邪恶势力低头,死后则会堕入地狱。这种最初的善恶二元论神话来自人类千万年的困惑,当人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被这个充满敌意的世界吓坏了,到处都是时刻想要它们命的毒虫野兽和发烈怒的牛鬼蛇神。当人类在绝望与孤独中仰望星空时,感觉到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似乎是来自遥远彼方的异乡人,在旅途中流落到这个敌对的世界。

 

人类开始思考,既然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么一定来自别处,或许是人类心灵中对家的温情记忆让人类意识到在遥远的彼方,有一位善良、慈爱又威严的神,祂远在这个世界之外。而这个腐朽的世界的一切都是由一个邪恶的神创造的,他是这个世界的王,率领他那邪恶的仆从和爪牙想要侵犯上界的光明国度。我们前来这个世界则是与之征战,解救那些被俘获并被囚禁在肉体中的灵魂。我相信这种类型的故事大家在各类动漫、电影、游戏中见得太多了,以至于觉得是老掉牙的俗套剧情。但你们相信我,这类剧本可不是到了20世纪才被小说家和电影编剧以及游戏策划人编造出来的。这个世界观设定在人类文明中已经被不断改编着讲述了至少两千多年。早在基督教出现之前的琐罗亚斯德教,以及诺斯替主义中都含有这种强烈的二元论色彩,以至于到了中世纪一些受诺斯替主义影响的基督教异端教派依然带有二元论思想。

 

这种善恶对立的二元论来源于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感到绝望与虚无的感觉,在这种二元论构成的世界观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旧日支配者的影子了。虽然在洛夫克拉夫特之前的世代中,人们不使用旧日支配者这个词汇,而克苏鲁神话本身也并非二元论,但是旧日支配者这个恐怖文学中的设定显然是来自绝望虚无的那一面心理感受。

在希腊文明晚期的时代,将这种二元论思想发挥到极致的是诺斯替主义。自从20世纪50年代在埃及发现诺斯替主义经书《拿戈·玛第文集》以来,诺斯替主义研究已成为西方学术界的一个焦点,学者们不仅把诺斯替主义看作历史上的一场精神运动,而且把它视为人类对自身处境的一种独特反应,并且认为诺斯替思想与精神普遍地存在于历史的各个阶段。古代的诺斯替宗教只不过是这种思想与精神最典型的体现而已。但是诺斯替主义的精神原则已经体现在现代精神之中。约纳斯认为,在诺斯替主义的诸多特征之中,首先要加以强调的,乃是它的极端二元论的情绪。古代的诺斯替主义将人与世界描述为对立的,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称作德穆革,它是邪恶的,无知是它的本质。它不能为人确定人生道路。这个令人感到极端陌生的造物者不可能是真神,这个邪恶的神祇只是盲目的行动,没有知识也没有仁慈,这个低级造物主是一个类似于阿撒托斯的存在,它也是盲目痴愚的。从人的视角来看,它是绝对邪恶的。

 

因此,这个世界是知识的反面产物。来源于统治与压迫的意志。这个意志的无知就是这个世界的精神本质,它跟智慧与爱毫无关系。宇宙的律法就是这种统治的律法,而不是神圣智慧的律法。它的内在本质是无知。与此相对,人的本质是知识——对于自我与神的知识:这决定了他的处境是无知中潜在的智慧,黑暗之中的光明,这种关系乃是它异在于这个世界、在这个黑暗无垠的宇宙中没有伙伴的根本原因。诺斯替主义者被吓坏了。他发现自己孤苦伶仃,他的孤单寂寞爆发在一阵恐惧感之中。恐惧作为灵魂对它的世间存在的回应,乃是诺斯替文献中一再出现的主题。

 

看到这些描述,各位克苏鲁教徒是不是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让我们来进行一个对比:

沧海一粟,生命是奇迹,但也是偶然。人类的文明并不是神的旨意,而只是无穷的宇宙中的一批过客而已。在宇宙中,有远远更为强大的旧日支配者们。它们的力量无比强大,弹指间可以毁灭无数宇宙,而它们的心灵也多半是邪恶的,只为自己的想法而决定行动。人类文明的续存?它们并不关心。光看见它们,就足够让人过度惊吓而变得疯狂。而它们若降临在一个宇宙,给这个宇宙能带来的也只是毁灭。这段关于旧日支配者的描述和古代诺斯替主义者们那对自我处境的孤独绝望与虚无感简直是跨越时空的一致。

 

在诺斯替主义那里,还有一个概念,创世者德穆革是一个无知的邪神,是这个世界的万物之主。无知这个词在诺斯替主义文献中出现过无数次。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中,阿撒托斯是旧日支配者外神们的领袖,它的别名又叫“盲目痴愚之神”,有时也被称为“万物之主”。诺斯替神话和克苏鲁神话中的创世神在智障方面的相似程度也是惊人的。当然,我举这些例子不是为了去证明什么洛夫克拉夫特有抄袭嫌疑这种无聊的事情,依据洛夫克拉夫特的人生经历,及所处的时代背景,我也不认为他对诺斯替思想有所研究。即便如此,这两者在结构和精神气质上却有着如此之高的相似之处。由于洛夫克拉夫特所处的时代,信息没有现在这样便捷,而且当时流行的科幻和恐怖题材也没有克苏鲁那种风格的,因此可以直接排除跟风作的可能。考虑到人类的心理结构是基本相同的,即便在现代文明社会,人类深层的感官及情感架构都仍然类似石器时代的情形,没有多大改变。因此,这种创作的相似性来自于集体潜意识。在心理学中常将潜意识比喻为深海,在精神分析中梦境里出现的水下场景,通常也是潜意识的象征。引申到文学创作中,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克苏鲁是被封印在太平洋南部的深海中,因为旧日支配者一直潜伏在集体潜意识中。自从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旧日支配者就通过潜意识向人类呢喃着疯狂。
I
巧克力与坚果
巧克力与坚果

153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76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