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发掘、致敬与映射:《肯塔基零号路 · Act 1 》里埋藏的艺术内容体验

发掘、致敬与映射:《肯塔基零号路 · Act 1 》里埋藏的艺术内容体验

一个读者在第一幕中的随记,发掘几个互文文本

锹甲TT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这里记录的是我在玩《肯塔基0号路》第一幕时,发现它所指涉的一些文学文本,包括小说、诗歌、戏剧文本和学术论著等。 当然也有一些是它本身没有指出或本就无关,但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姑且一提,不必深究。 也要感谢优秀的UP主们录屏解说,疏通了剧情流程,指明了很多容易被忽略的信息点。大家可以移步B站观看(并催更)

麦教授      乱堆糖果

开场的Conway和在暮色公路上行车的氛围,让我想起了凯鲁亚克《在路上》的结尾,一个情感抽离的后现代版本。

加油站地下室的乐队三人组Emily、Ben、Bob玩的桌游关联到“Psychogeography”的概念。这里引述豆瓣同名小组的阐述:

心理地理学是心理与地理结合的学说(或者说是方法论、视角),探讨环境如何作用人的心理与行为,还讨论人们对环境的想象。通常在心理地理学文本或影像中有漫游者的形象出现。

Conway就像一个“漫游者”。虽然游戏第一章更像是公路漫游,但我不免想到城市漫游者波德莱尔、本雅明,以及佩雷克的《重温维兰街》(影片链接),段义孚的《恋地情结》等。国内15年还引进出版过一本加拿大作者的《此心安处:日常生活中的心理地理学》,读者寥寥。

游戏对马尔克斯和《百年孤独》的指涉是很明显的,但从农庄小屋里Weaver消失那时候起,我就感觉这些情景也像另一部小说里的。尤其是在矿井里,坐煤车行进途中,不开灯时,凭借车上闪光可以看到周围都是死去矿工们的鬼影。这让我完全对应上了胡安·鲁尔福的《佩德罗·巴拉莫》。一个人鬼莫明的村落科马拉(Comala),某种程度上刺激了马尔克斯创造他的马贡多(Macondo)。附上我以前读完随手记下的《佩德罗·巴拉莫》概要,当心剧透

加油站老头Joseph说以前在电脑上写诗。据麦教授发掘,这个Joseph和他的故人同侪Donald、Lula,现实原型都是活跃于上世纪后半叶的电脑科学家和人工智能先驱。其中Lula Chamberlain对应的真实人物William Chamberlain,曾编写过一个会写诗的人工智能程序Racter,它还出了世上第一本人工智能诗集《The Policeman’s Beard Is Half Constructed》。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去书架上找来一本几年前看过的《数字文学:从文本到超文本及其超越》,翻翻书末人名对照表,虽不见Joseph和Donald,但张伯伦同学就在其中:

P254

一段里还提到了乌力波(Oulipo)和德勒兹,可以说很有趣了。再翻翻这本11年出版至今各大电商平台仍在售,豆瓣仅有18人读过的冷门专著,又翻到了Conway在加油站电脑上看到的,Donald邮件里提及的“Xanadu”,书中给出了“仙那度计划”的详细介绍:

P35
P36
P37
P38
《公民凯恩》审校错误吧……

Márquez家农庄的两层小屋的设计,据国外网友Magnus Hildebrandt指出,源于阿瑟·米勒《推销员之死》的经典布景。在作为舞台布景时,这个屋子也可以供现实与梦境两种场景设定来使用。比如,表现角色做白日梦时,他可以穿墙而过。这和游戏氛围、倏忽消失的人物等,也有一定程度的暗合。(文章链接)

Lee Cobb (Willy), Mildred Dunnock (Linda) , Arthur Kennedy (Biff) on stage in the 1949 opening production of Death of a Salesmanon Broadway

Magnus Hildebrandt的文章还指出,游戏中某些破败场景的设计,还有诸如老Joseph这样境遇颇为困顿却又奇里古怪的人设等,这些创意可能源于美国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时期,以及一定程度上被这段由繁荣到虚无,充满颓败、阴翳和非现实感的历史所赋形的所谓“南方哥特文学”。作者提到了福克纳,《喧哗与骚动》里的意识流呓语铺叙着南方没落地主家庭的衰亡史;也提到了惊世骇俗的弗兰纳里·奥康纳和她阴森诡谲的《智血》,还有麦卡勒斯和她的名作《心是孤独的猎手》(这本我没读过,似乎讲的是一个大萧条后被边缘化的南方小镇和一群孤独至死的居民)。另外,文章作者还提到了斯坦贝克,他虽然不被认为是南方哥特的派系作家,但他的名作《愤怒的葡萄》是关于大萧条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小说。

爱德华•霍珀,《加油站》,194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回到加油站发现扛鹿角的Carrington,他要排一出改编自弗罗斯特长诗《雇工之死》的大型实验戏剧。这首诗通过农场主夫妇的对话,讲一个年老的雇工塞勒斯 [Silas,也是《肯塔基0号路》的开发者Cardboard Computer在另一个游戏《流散的气球(Balloon-Diaspora)》中的主要角色名],曾出走另谋生计,但在叙述的当下已回到雇主家中,拖着濒死的身体来躲避艰难寒冬。对待此事,雇主带着实用主义的冷酷,而他妻子怀着人道主义的温情,老雇工则以自己劳动者的尊严面对死亡。在游戏中,Conway和长诗里的老雇工塞勒斯有着隐约的对应关系,例如Conway的雇主也是一对夫妇,Lysette和她的老公Ira。后面在矿井剧情中,我们通过Conway的回忆得知Lysette的老公和孩子都已去世。而Conway对雇主Lysette女士的情谊颇深(想起她的笔迹),也似乎回应着《雇工之死》中,好心的农场主妻子玛丽对老雇工塞勒斯的同情和关心。

Carrington还说比起实验戏剧,伪科学(Pseudoscience)是命运对他更高的感召。伪科学是臆想与工程之联姻,产生占星术、颅相学、火星运河理论、顺势疗法这些诗意的结晶。他的伪科学诗意理论将如何获得一种戏剧表达?

The Roots 2002年专辑《颅相学》封面

还有一些其他的点,我给自己Mark一下:

Márquez家两个表姐妹儿时常在矿井玩耍。Weaver的父母是采样矿工小调去做民间音乐研究的象牙塔式学者,Shannon的父母则是矿工。Conway的老板夫妇的儿子Charlie喜欢听噪音般的电脑实验音乐。不葬人的家族墓园,“Nowakowski”、“Padilla”是谁?Weaver 如何用数学语言将西语转译为英语?

……

这才是第一幕,游戏后续似乎会涉及更多当代艺术形式, 装置、噪音、多媒体、数字技术、实验话剧等等,以及更多不可预测的内容。这些和游戏文本、角色群会产生怎样的联动,编码成怎样的文本网络,最后生成怎样的游戏体验,我就慢慢玩吧,反正能赶上它出最终幕吧……

116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