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第二篇真篇来了!不同于踏上自己道路后就鲜有迷茫的麦佩尼,真的一生更是充满了困惑与仿徨,因而想要真正理解真的想法,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附上第一篇麦佩尼的分析

动机

游玩《黄金之国伊拉》后相信大家对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不过在开头还是强调一下真的根本动机:他并不是因为重要的劳拉死了,怀着报社的心态灭世的,甚至灭世也是无奈中从灭那里接受的想法。真他真正不满的是神所制定的巨神兽-异刃-巨神兽的规则——异刃难道就是作为人类的附属品,为人类而活着的吗?甚至在生命结束后,也仍旧要化为巨神兽继续为人类服务吗?在第十章还特意由幻境里的青龙爷爷亲口表述了这个观点——“生为异刃,沉睡,度过难以想象的漫长时光,成为了巨神兽,再次度过难以想象的漫长时光,最终像那样消失,没有确定的目的却要度过犹如永恒的漫长时光。载着你漂荡在云海上就足够了吗?那就是我的一切吗?”
真虽然贵为“伊拉的秘宝”,甚至有着最强异刃的称别称,但本质上却是一个非常温柔体贴,不愿伤害他人的异刃(除非劳拉遇到危险),这些已经在《黄金之国伊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此就不多赘述了。
但在黄金国中,真有几次微妙的心理变化值得我们注意:

第一次,真找到了过去自己的日记,了解到了成为食人种的方法,同时也在心中悄然种下了对于异刃存在意义的疑问。
第二次,在伊拉之胎了解到了异刃与巨神兽循环的真相,并向青龙提出了“异刃是否真的希望如此”的问题。
第三次,与灭对战时与灭的对话,让真想起了高特、杀死劳拉母亲的强盗等一路上走来所看到的人类之恶,使他产生了迟疑。
不过即便内心萌发了疑虑,因为劳拉的存在,真还是一直相信着人类与异刃之间的牵绊,甚至在劳拉死后,真也没有因此放弃希望。

但劳拉之死无疑是真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可以说从那一刻开始,本篇中的真的出现就变成了必然)。
那么500年间发生了什么,使得真变成了本篇的样子呢?因为这其中留白太多,本文仅以个人理解推断出最为合理的解释:

真在劳拉死后依旧相信人类与异刃的牵绊,他将见证&达成劳拉说的“人类一定能够改变”立为了自己继续前进的意义,但却在孤独的漫长旅途中越来越多地见识到了人类的恶,并直面了大量的人类将异刃视为战争工具、阿卡狄亚通过管理异刃为异刃戴上枷锁而各国表示接受的现实。
这些都让真的内心越来越痛苦而失望,而此时却也没有劳拉或其他人在身边支撑他了(佐田被教廷抓走做食刃种实验)。

最终,本篇50年前的斯配比亚占领古拉一战成为了压垮真的最后一根稻草——要知道古拉可是真与劳拉在伊拉沉没后仅存的回忆之地了啊。当目睹斯配比亚在古拉上的战争,古拉因此生灵涂炭,面目全非,繁荣的白色椅子付之一炬的时候(同样也见证到了战争中异刃痛苦的样貌),真绝望了,他累感人类终究无法改变,自己失去了继续走下去的意义;而更恐怖的是,劳拉死前“不想被忘记”的话语使真无法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此时失去生存意义的他已然不能算作“活着”,而仅仅是因为劳拉的话语而“没有死”罢了,从这一刻起,劳拉死前的话语才真正变成了“诅咒”,使得没有目标的真就那样流浪在街头苟活,直到和灭再次相遇——
灭发现此时的真非常迷茫,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就和现在的自己一样,于是他向真伸出了手——之后,灭给真指出了去见神,以及灭世这条路,使迫切需要重新树立自己存在意义的真把这作为了自己的新的“使命”。

于是,“伊拉”诞生了,接着,便有了汇聚其他相遇的食人种成员(义经,弁庆,尼娅),寻找焰,准备机械异刃等一系列行动(佐田应当是听闻了伊拉的名号而前去进行了接触,发现了真并加入了伊拉)。

注: 印象中本篇有NPC提及“伊拉”这个组织是近些年才开始活动的,不过当时没有截图所以找不到了。个人觉得近期(本篇前50年左右)才成立开始活动也更为合理,否则伊拉这个组织几百年才做了那么一点事......
​那么为什么对神为异刃制定的规则不满,且因劳拉死去以及500年间所见而对人类和异刃平等共存失望的真没有选择通过食人种技术扩张势力,灭杀人类,解放异刃而是选择去破坏规则本身(灭世杀神)呢?这是因为真他明白,世界上也有许多安于现状,愿意守护与御刃者牵绊的异刃,给予他们所谓的“自由”反而对他们是一种不幸,“革命”所带来的只会是分化与痛苦,所以他从未觉得“异刃解放”能够成功,也不愿去进行这种所谓的革命。

因此真接受了灭世的道路——他要破坏这个神所制定的规则,让一切归于无,就不会再有这种痛苦与分歧产生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再让新的食人种产生,收集了水晶也不愿去调谐的原因——他既不想剥夺异刃们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利 ,也不想再让异刃诞生到这个对他们而言或许会觉得痛苦的世界上。
尽管真走上了灭世这条路,但这某种意义上这毕竟是灭灌输给真的意志,真也清楚自己本质上还是在强加想法到异刃身上,只不过不同于会产生长痛的“异刃解放”,灭世带来的是瞬间的阵痛罢了。

所以他在这条路上一直在动摇:和劳拉在伊拉的回忆,内心对牵绊的信任,总让他隐隐对灭世有所抗拒——他只得不断地拿人类如何丑恶来麻痹自己,让自己能够坚持走下去。而同时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渴望着能够得到一个对于异刃,乃至对于人类更好的答案——说到底,异刃为人类而活就是神所制定的真实,灭给了真一个“为自己(异刃)而活”的契机,但真毕竟还是异刃,他的心里还是无法放下“为人而活”的想法,而这也是他本篇面对苏醒的天杯和与之调谐的莱克斯时时常踌躇的根本原因。
在明白了真的这种内心之后,本篇中真的一些行为就变得很好理解了。
第一章末,真在灭已经无法掌控局面的情况下依旧没有主动出手,甚至也没有对逃跑的打捞员们出手,最后也没有选择追击莱焰,本来目的为抓走焰来恢复灭力量的真对于焰的苏醒与再次协调,内心产生了一丝希冀。
第六章末,真明确表达了自己对莱克斯曾有过期待,却因为莱克斯沉浸在自我满足中且忽视了自己异刃而感到失望。
第七章末,莱克斯说明白异刃与御刃者牵绊的真正意义时,真有了明显动摇,也导致了其在战斗中起初没有开启光速秒杀众人,直到莱的“自言自语”让真觉得还是得不到答案后,才动了真格。
万幸的是,在第九章最后和莱的一战中,莱克斯给出了自己思考出的答案,打动了真,让真愿意再一次相信异刃与人类的可能性,重新寻回了自己曾经怀有的生存意义,从仿徨中解脱了。
Extra:

个人感觉高桥真的很喜欢尼采的思想,异度系列中很多思想都在尼采的书中有迹可循(比如阿德尔、真、莱克斯三人就恰好对应了尼采的精神三变中的骆驼、狮子和婴孩)。这里专门再谈一谈这段“交错的道路”:
身后的这条长路:它通向永恒,向前去的那条长路——它是另一个永恒。这两条路背道而驰;它们正好碰头在一起——在门道这里,就是它们的相会之处。门道的名字写在上方:“瞬间”。可是如果有谁选择二者之一继续前行——越走越远,那么,你以为这两条路会永远背道而驰吗?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真在此处选择了怀抱着过去前行,因为只有在“过去”他才能再见到劳拉的笑容;而青龙选择了怀抱未来前行,等待着“新的邂逅”。看似背道而驰的两条路,最终却仍将再次交汇于“瞬间”——在那一刻,执着于过去的真才真正向未来迈进。
真可以说是游戏中描绘得最为含蓄的一个角色,他的绝望愤怒、迷茫仿徨在剧情里都表现得非常克制,鲜有他情绪爆发的时刻;但他却是全篇中最为痛苦的角色——与劳拉度过了17年短暂的幸福时光后,就一直走在令自己痛苦不已的道路上:不像麦佩尼对自己找到的存在意义的毫不动摇,真一直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仿徨。作为异刃他能够选择为了劳拉而活、为了劳拉的理想而活,却无法做到为了自己而活,可悲吗?也许是吧,但在最后的最后,我相信他真正“再次见到了那抹笑容”,对于笑着离开的他来说,这无疑是就是对他而言的幸福吧
I
TAPU ZQAN
TAPU ZQAN

2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86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