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赛博坟场:“不死鸟”

赛博坟场:“不死鸟”

作为一个赛博人,该如何体面得死去

SPECIAL ARTICLE2077-01-30
在远离城区的边缘地带,是整个城市的墓地。
夜晚的灯光在远离城市的地方一点点衰退,在到达这个墓地的时候,就只剩下了墓碑发出的淡淡萤光。整个墓地向着西北延伸而去,越往远处,灯光越为稀疏,最后完全消弭在了夜幕之中。
赛诺是这里的守墓人,主要是为智能监控来提供辅助,减少不必要的上报。赛诺有时候觉得这玩意儿就是个人工智障,他一晚上处理的警报判断有一半都是那该死的老鼠又在到处乱窜,剩下的那一半是追老鼠的猫。
漆黑的房间里放着四台显示器,正发出幽幽的光。今晚除了墓园西区有两只老鼠咬坏了墓碑的显示线明天需要上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这对赛诺是个好消息,今晚又可以像以前那样糊弄过去了。
郊外的工作是枯燥的,但对于赛诺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份工作远离那流着脓水的城市中心反而让赛诺如释重负。天知道他上份工作差点要了他的老命。现在虽然说薪资没有之前优渥,但包吃包住,环境还不错。
房间的另一端就是员工的休息区,是公司给他们配给的休息站。赛诺在角落里给自己安排了一张工作桌,用来处理些从坟场里捡回来的零碎部件。
墓地的占地面积很大,如果把整个城市周围墓地的面积加起来,可能有中心城区一半的面积。城市人生前对于义肢等人造物的疯狂崇拜,而死后却又转化为对于肉体的完整的疯狂追求。每个赛博人在接受身体改造时,身体中所剥离的任何一部分,都偏执的要求保留,甚至是拔下来的智齿,割掉的阑尾都会要求处理者密封交还给自己,并且在临终时完全的与身体一起长眠地下。
当然,这是体面人的死法。
在墓地里,除了规整的坟墓园区,每个墓地都有单独的一个区域留给那些在路上惨死或者在城市中莫名其妙就失去性命的人。这些人往往没有什么靠谱的家族势力,也没有雄厚的资财可以让他们拥有一块完整的土地。赛诺这块墓园的西北角就是这些人在这块墓区的最后归宿。有限的能源不可能用来处理这些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死去的人体像是垃圾一样被随意堆放在巨大的墓坑中。
尸体渗出的水和着雨水一起渗出在坑底,墓坑中弥漫着尸体腐败的恶臭。无数更为低等的生物在死去的肢体之上和之间涌动。就连墓坑周围的地面都有些泥泞。
赛诺不愿去那个区域去检查,一般去一次,身上的恶臭往往要持续一周才能完全消除。他甚至都想要去定做一个鼻部的部位阻隔器,好让他再也不要闻到那该死的臭味。幸好那块区域的价值不高,公司也就懒得去详加管理那个大烂摊子。
但有时候赛诺也会偷偷去那个人间地狱高搞点东西,操作桌上水桶中浸泡着的就是他的战利品。
半年前,上一个墓坑刚刚完成掩埋,将尸体与完全封闭在了土层之下。也让赛诺有了机会去搞点外快。埋在人体内的这颗小小的芯片,现在来说就是这个生命体某种意义上所有的存在价值,越好的芯片,意味着这个人获得成功的可能性越大。但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负担的起芯片的高昂费用,所以黑市上就流传着一些所谓的“厂货”。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为自己的孩子或自己得到更好性能的芯片。
曾经城市里也曾流传着这样的都市传说,说黑市上那些芯片,很多都是在死人身上剥离下来的,甚至有人专为芯片,“杀人越货”。赛诺曾经根本不信这些鬼话,但现在,桌上的芯片说明这个都市传言的前半部分,或许是真的。
前天夜里,赛诺借着当值的便利,穿过西北部的掩埋场,找寻在土壤之下标记好的人类残肢。夜色照在赛诺黝黑的皮肤上,发出淡蓝色的光。汗水慢慢渗出皮肤,落在被挖开的土地上。随着赛诺的动作,周围慢慢冒出了冷色的火苗。
磷,这些存在在人类身体中的元素,如今又在这块土地上富集,随着赛诺的动作被点燃,随着他一同跳跃。义肢准确的探知到了先前的标记,并顺利的将芯片从尸块上拆解下来。半年的掩埋并没有让尸体完全腐烂,芯片上还带着尸块残留的组织,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在简单的清洗之后,赛诺拿着泡有芯片的桶向管理员宿舍走去。
夜色将隐未隐,冷色的火苗跟随着赛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墓场的东南方向。
经过一天时间的浸泡,赛诺挖出的这两块芯片已经渐渐显露出它原来的样子。在用清水将浸泡液和腐败的尸体组织清洗掉之后,塞诺还需要将芯片的外表拆离,将芯片 完全格式化,清除它之前使用过的痕迹。
这是两块刚上市不到一年的芯片,看来这两块芯片的主人还没来的及好好享用这最新款的芯片,就惨遭不幸。外壳的拆洗赛诺已经非常熟练。但芯片内容的格式化却可能伴随着不小的风险。一般的芯片会设有保护期如果在保护期内遭到了同级芯片的入侵,则会向城市管理处发出警告,入侵者很有可能受到攻击或被逮捕。但这个期限却并不是永远。
赛诺观察过,那些给钱贿赂他来回收芯片的芯片公司内部人士,一般只会选择半年以上的区块进行回收。所以赛诺物色的芯片一般都是在半年以上。这两块芯片时间虽然已经超过了半年,但毕竟靠近保护期,让赛诺比较谨慎。如果这两块芯片再不快点出手,等到新的芯片发布,价格将大打折扣。
赛诺小心的将信息读取清除装置链接上了其中一块芯片,在简单查阅芯片内没有任何隐藏 的攻击型文件后,赛诺对芯片内的信息开始进行擦除。机器在嗡嗡作响的工作着。这是一台他从黑市上淘来的信息清除装置,是贩子们用来售卖给那些心怀不轨,企图擦除别人相关记忆的人,现在却被赛诺用来将芯片翻新。
信息擦除的阶段是最容易遭受攻击型文件攻击和保护期攻击的时候,赛诺的精神显得的有些紧张。他不得不找点别的事情来分散这紧张的心情,要知道他的心都已经快要跳出他的胸腔了。但这两块芯片不菲的成交额也将给他带来丰沛的收入。自古风险与机遇都是共存的。
赛诺起身浇了浇窗台上的“不死鸟”。
这种植物在城市里很难见到, 是从小就生活在墓区的同事告诉他这叫“不死鸟”,似乎是从西北方向墓地的尽头被风,或是那该死的老鼠带到了员工生活区,并在他的窗缝中扎了根。
赛诺在城市中似乎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菱形肉质叶片长着豹子一样的花纹,叶片的四周全部是这个东西的幼年体,密密麻麻在叶子旁边长了一周,并且有的幼年体甚至已经长出了根须。
仅仅用了一年,这东西就在赛诺的窗台上长成了一小丛。这种只要有一点土壤和生存空间就能存活的植物和他可怕的繁殖方式甚至在一段时间内都成了赛诺的梦魇。在梦中“不死鸟”不断繁殖,最终将他和这间小小的公寓吞噬,最后整个城市都被不断生长的“不死鸟”吞噬。
但现在,这颗“不死鸟”却成了赛诺枯燥生活中的一个乐趣。毕竟再强悍的不死鸟,也很难在城市中找到属于它的一小寸天地。这偌大的城市,绝对不会给这种东西扎根的机会的。这样想来,这颗“不死鸟”在赛诺心里又觉得有点好笑。
赛诺又看看了监视器,今晚他守护的区域十分正常,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
很快,芯片上的信息就被清理完成了。这块芯片的主人在这一刻,完成了他的第二次死亡。将初步处理好的芯片装入密封袋。赛诺又开始对剩下的一块芯片进行处理。
刚才顺利进行的芯片清理工作无疑让赛诺松了一口气,看起来这个时段的芯片也是安全的。对于手中的这块芯片的处理,赛诺就显得放松了许多。在检查完没有攻击型的文件之后,赛诺对于这块芯片的主人有点好奇,开始翻看他之前留下的一些信息。
几片缓存的记忆和几张精心收藏的图片让赛诺简单的了解了这个芯片主人的一生。不出意外,这个芯片的主人和这个坟场墓坑中的大部分人的遭遇相差无几。一样出身贫寒,一样努力奋斗,企图在那个巨大的绞肉机里立足,最后被人枉杀在路上。然后被抛入墓坑。
原主记忆中的一个上了锁的文件引起了赛诺的注意。这引人遐想的文件名让赛诺以为里面储存着什么绝世佳人。在废了一番功夫将锁打开后,里面的内容却让赛诺大吃已经。这并不是什么美人的记忆录像。而是一段荒野探索的记忆录像。
在快速看完这一段记忆之后,赛诺的心久久难以平复,甚至忽略了监视器上的异常显示,由于久久未操作已经被赛诺编写的辅助器自动审核为正常状态。
这是一段关于墓区西北尽头的探索记忆,墓区的尽头被乱葬坑和浓雾包裹,就算是作为管理员的赛诺也无法说明这个墓区的西北尽头到底是什么。而这段记忆录像的主人,走出了迷雾,走出了墓区,来到的确是一片赛诺前所未见的区域。
在记忆中看来,这应该也是片墓区。不过墓碑并不是他所熟悉的亚克力或这是由石材和显示装置结合的墓碑。由于环境湿润,朴素的纯石制石碑上覆盖着一层青苔,石碑上刻着几行简单的信息,不过赛诺并不能认出其中的内容。半米高的长柱石碑密密麻麻的矗立在浓雾中。向着石碑林的外侧走去,石碑逐渐被交替的树木取代。这是赛诺从未有见过的高大树木,赛诺叫不出名字,只觉得仰视这些树木,心中油然升起一种敬畏感。再往前走,原主的记忆却突然中断,赛诺猜测可能是因为昏迷。将这段空白跳过之后,记忆再次出现就是在一个奇怪的房间里。
不同于城市中的逼仄和幽暗,阳光从巨大的窗户里洒落到屋内。室内的生活用品被有序的摆放着,与他日常生活中的东西十分相似。不同的是这些物件似乎并没有安装智能控件或是其他电子元件。
记忆中的人称呼原主为“雾中人“并十分新奇的打听着他们口中的城市的样子。记忆中的人虽然对于城市中的生活十分好奇,但当原主邀请他们一起回去的时候,记忆中的人又纷纷表示拒绝。
听记忆中的人说,他们似乎早就知道“雾中人“的存在,原主并不是第一个到达这片地区的人。在记忆中的原主在那片神秘的区域里度过了半年多了时光。由于记忆可以共享味道,赛诺觉得在他记忆中感受到的味道好过他之前吃过的任何一种食物。赛诺感受着在那块区域中人民的安静的生活,在一个完全没有电子设备的地方,在一个传话基本上需要具身在场的地方。完全没有城市中幻想小说中所描绘的混乱。
这一段记忆被原主记录了下来,并小心的保存在了芯片中。也让赛诺可以有机会看到墓场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感受完这半年多的记忆并完成芯片的清理工作之后,太阳缓缓照量了东方的云层,微弱的光芒透过雾气无力的照入赛诺宿舍的窗户上。给窗边的“不死鸟”染上了一层浅白色的光边。
他在那块区域中也见过“不死鸟“,那里的不死鸟比这里更加粗壮,虽然有丰富的土壤也有丰富的空间和阳光,虽然是同样的繁殖方式,但由于大量其他植物的存在,让“不死鸟”也不得不参与到残酷的自然竞争中。”不死鸟“最后也不得不和自然中的其他生物相互妥协。无论在那边还是这边,“不死鸟”都没有像赛诺梦中那样占领世界,但都在用它的方式在努力活着。
在简单的交接班之后,赛诺怀着对于那片区域的回味进入了梦乡。梦中的他又回到了芯片记忆中的那片区域,他像是林中的一只自由的鸟儿在树林的光影中穿行。
太阳缓缓升起,驱散了墓区的部分迷雾,网络上的大眼论坛里爆出的一篇关于20多年前突然出现的异乡人的文章,引起了巨大的关注。但当赛诺从那梦乡里出来看到这篇文章时,官方已经出面辟谣,说那些异乡人口中的乌有邦是杜撰,异乡人也没有惨死而是突然消失。不可能存在没有芯片的地区。而那篇文章,也成为众多都市流言之一,最终成为了一则新的都市传说。
但赛诺却知道,那个乌有邦是真实存在的。他感受过那里的阳光,清凉的空气和令人敬畏的巨树。傍晚,将芯片交给接头人,赛诺已经在计划下一次外快交易了。赛诺仍旧在努力生活,就像之前一样。
不过或许有一天,赛诺也许会穿过层层迷雾,亲眼去看看那里的巨大树木,去看看长在那里的“不死鸟“。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1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