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世界快照”也许是回到过去最便捷的方法
乘号

乘号

“世界快照”也许是回到过去最便捷的方法

“美好的过去在未来等着我们”

SPECIAL ARTICLE2077-12-10
美好的过去在未来等着我们
当我对郑扬的采访开始时,他的第一句话如口头禅般脱口而出,看样子已经说过了许多遍。当时我和随行的工作人员一样,有些不明就里,但在这一系列的采访和事件梳理完毕后,也许我们能够理解一些,希望作为创始人的郑扬和他的“世界快照”能一直走下去,正如曾经那些在质疑声中成长的科技应用那般。

“世界快照”的起源在哪里?“烛龙帮”只是一群贪玩的孩子?

从今年五月初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以来,短短半年时间,“世界快照”已经成为能与“超梦”相匹敌的体验应用,成了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事件。在这篇采访汇编里,我将伴着不同用户的采访笔录,对它的发展进行一个时间上的梳理,使其更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简要来说,“世界快照”是在现今我们这个电子脑普及的社会,加之卫星和监控系统全方位升级后才得以产生的事物:它由在公共场合、闹市区、自然开放区等等的每个人看到的场景,经过个人电子脑终端处理后,共联到网络上传输,再与监控系统相互弥补,最后由强大的计算机群运算出的一张现实世界在某一时刻的“备份照片”,就像游戏世界里,地图场景的静止模型,里面的房屋街道、人群车流都是静止的,只是用户们可以在里面任意游走,仔细观察那个时刻里,现实备份世界里的每一人每一物;虽然现阶段它只是静止的,但它来自真实世界,亦与真实世界一样真实。在我的采访里,从那里回来的用户,几乎每个人都说自己从未想到过,一个静止的世界里,会有如此多的奇妙之处;他们说了很多关于它的感受和联想,但真要好好说道“世界快照”,我觉得还是从郑扬和他的团队“烛龙帮”那里开始比较好。
以下是本网编辑对郑扬的部分采访笔录:
郑扬:
可以不在报道里称我们为烛龙帮吗?我们是一家正规公司,有名字:彩虹维度;多好的名字。我要知道后来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定不会随他们取烛龙帮这么个游戏团队的名字,弄得跟黑帮似的。我甚至都不记得这个名字谁取的了,当时我们完整抽出了游戏黑箱关卡里某个时间点的场景全貌,以此推算出守城方所有可能的进攻路线,并拿下了关卡,之后又以这种方式干掉了很多黑箱关卡。
你应该知道,这种黑箱关卡是被其它玩家占领的城堡,没有地图,地形道路随时变化;我们牺牲掉从各个入口进去的先遣队,凭借他们牺牲前取得的场景影像,我们用外挂的计算机算出了在那半个小时内,守方能改变的地图种类,我记得应该是十五种,也许是为了节约成本或者不影响体验,游戏官方的物理引擎设定了这种限制;拿到了全部十五张地图后,我们的第二先遣队开始进入,同时大部队紧随其后,靠着第二先遣队传来的影像做排除法,迅速就将最终地图确定下来,因为对战时是不能改变地图的,所以失去了这个信息优势的守方,在没有火力优势的情况下,通常都会被我们攻克。
多来几次,我们公司那帮小孩就觉得自己像能控制时间、抽取时刻的神,给取了烛龙帮这个帮名,其实都哪跟哪啊,真要控制时间的能力,山海经里烛龙也排不上号,可能他们觉得好听吧,总之,这个名号就在我们圈子里叫响了。为了利于团战,我们的工程师加装在电子脑上的游戏插件对场景的拼接很擅长,并且越来越高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灵感,突然就在猜想:如果插件足够好,同时使用的人足够多,我们能不能在现实世界的某一时刻,抽取出一条街道、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度的即时模型;具体能做什么当时其实也不知道,只是出于好奇,“世界快照”就这样开始了。
采访中郑扬告诉我们,当初他想把它叫做时空快照,可又觉得就现阶段而言,有些言过其实,于是换成了“世界快照”这个更普世的名字。后来的事大家都比较清楚了,在仅耗时三天便做出了建军节阅兵游行的现实备份模型快照后,彩虹维度得到了政府和另一些大财团的支持,迅速扩张开来,一个月后冲上了电子脑应用程序使用量的榜首,和“超梦”交替霸占着龙头位置。

用户体验实录:用未来的方法走过去的路

对于它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我们觉得把接受采访的用户们的感想直接呈现出来更为贴切,以下为本网编辑所整理的用户采访笔录:
用户:烂泥沟里的老好人 现实职业:二手房销售 采访时间:2077.10.23
我说我已经做了一次新疆独库公路的徒步旅行你信吗?五百多公里,在世界快照里,那些静止的雪山沙漠,雷电暴雨,我一个细节都没落下,全程走完了。要我说,世界快照唯一的缺点就是让我的电子脑维护成本增加了,但我的工作实在太嘈杂了,我需要安静需要独处。所以相对来说,我更喜欢独自去那些让人舒展心胸的地方,我几乎零距离观摩过火山喷发,那些凝固在空中的爆裂岩浆简直了;彩虹维度的工程师们实在是他XX的牛逼了,就在上周,我从官方放出的折扣体验快照里选了一张,那是正在下着暴雨的四姑娘山,我花了一些钱,做了个定制,让客服把雨滴体积调大了些,然后把其中一些变成可接触的实体,固定在空中。你猜怎么着,我在悬停的暴雨中踩着抓着那部分可接触的固体大雨滴,一路攀上了万米高空的雷暴云里,你知道从雷暴云里的闪电和旋流中看依稀可见的四姑娘山是什么场景吗?创世或末日的精彩也不过如此。
用户:Carter1005 现实职业:省级粮库线路调度员 采访时间:2077.10.16
它促使我作了决定,虽然伤心但也感到解脱。我昨天才用过,去的是上星期六下午5点半的那张快照,在大十字车站,这是我两年来第一次看见我妻子,你没猜错,我们已经完蛋很久了,只是我自个还巴望着能挽回而已。我在她面前站了很久,和她一样安静,看着她的脸庞她的身姿,仍像当年遇见她时那么漂亮,甚至更漂亮,虽然在快照模型里她一动不动,但看得出那脸上容光焕发、心情愉悦,似乎只要我不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整个人都会变得美好。这多么年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着她,我算是想通了,如果我那么令她痛苦,是她所有烦恼的根源,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决定同意离婚,说来有些奇怪,感觉上像是她感染了我,我也想再度美好起来。之前我听说一对冷战的情侣,因为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的一张快照里相遇而和好,我不指望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了。
用户:沙王的主人 现实职业:“超梦”出租旗舰店店长 采访时间:2077.11.07
它们其实差别还蛮大的,在我看来,它们俩其实都不属于同类竞品,“超梦”是很私人化的沉浸式体验,每个独本都是别无二家的享受;而“世界快照”更像一场发现之旅,从一个未曾有过的角度去欣赏世界;他们负责备份世界和文明,而我们则保管着灵魂和人生,我希望我们都能尽力发展下去。很多人批评“世界快照”对于隐私的影响,有什么影响?那都是公众场合,如果真有什么隐私,那也是世界的隐私;人们总是喜欢看别人的缺点,却看不到好的地方,“超梦”当年也一样被非议,可实际情况呢?我说大点,我们都在为社会和文明做出贡献,时间越长,人们会越感谢这两项技术。
用户:小猫不care你 现实职业:“皮肤”审查部主任 采访时间:2077.10.29
我唯一的错就是诚实待人,我就不该告诉人力资源我周末喜欢去海豚中心的那家咖啡店。他们也是够有闲心的,从彩虹维度的网站购买了好几张那里的快照,发现我在去那家咖啡店前去了临铺的异星情趣设计沙龙,然后查到我以前是那里的会员和签约设计师,再然后?再然后他们就解雇了我,认为我有不良癖好,不适合“皮肤”审查这项工作;所以准确点说,我是已被解雇的“皮肤”审查部主任。我真想指着他们鼻子骂!我没有影响任何人,那只是个爱好而已,犯法吗?人家那是个正规营业场所,又不是窑子,里面都是对于服装与义肢拓展领域的讨论和研究,让人们显得更有吸引力的尝试,况且我已经感到厌倦了,为了这份工作,我是去清算合同和劳务费的;我既不是犯过法去应聘警察,也不是虐待猫狗去领养宠物,那只是以前的一个爱好而已,已经过去了,我只是想寻求一份新的职业发展,我从没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却得不到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世界快照”这种东西的存在,抹杀了人们重新定义自我突破自我的机会,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你的过往不存在一丝丝周旋的余地,它是没有进家入户,没有盗取私人空间,但它抹杀了人们的社会性自由。
用户:这是使命 现实职业:缉毒刑警 采访时间:2077.11.03
和网警相比,我对这东西其实并不算太熟悉,我是个比较老派的人,自然也没那么敏感娇贵,自己行得正,有什么怕别人看的。我支持“世界快照”大力发展,和社会的安定、家人的安全、孩子们的健康成长相比,那些所谓的伪隐私算个屁,都是惯出来的臭毛病。若不是彩虹维度想低调些,我们局全体干警会兴高采烈给他们颁发锦旗和荣誉奖章,你知道上个月我们靠“世界快照”的工程师们连续一周的加班熬夜,找到了已经逍遥法外三年的贩毒团伙的老窝吗?你知道他们害了多少人,害了多少还没有辨别是非能力的年轻人,那些小伙子小姑娘本应有大好的未来,一天不抓光这些人渣,就会不停有人被他们引入歧途。如果有什么要我评价的,我只想说“世界快照”的功能还不够强大,希望它能大展宏图,发展成“世界明镜”,让一切罪恶和阴暗无处遁身。这真没什么可怕的,我保证如果它侵入了私人空间,我会第一个告诉你们。
用户:neverland 现实职业:“旅见”公社采景师 采访时间:2077.10.12
你猜刚过完的十一黄金周我赚了多少?即使算上通货率,也比十年前的导游多了上百倍,为什么?因为我的个人能力?我从不否认我在这行的能力,但谁造就了这个大环境?当然是“世界快照”!我是导游出身,这个行业前几年都算不上落日行业了,它根本就是已经入土的行业,谁能想到有了“世界快照”以后,这行完全脱胎换骨,就像做了一次彻底的电子脑和义体改造那般,以全新的方式重生了。对于向彩虹维度提供电子脑观察信息的用户,只要有其他用户来过他们采集的“快照”,使用过他们的数据,彩虹维度都会给予一定比例的提成费用作为回报,虽然单价不高,但数量多了以后,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日常工作外一笔不错的收入,你甚至不需要特别去做什么事,只需开启共享提供信息就行;这大大增加了用户们的积极性,也加速了它的发展,这在商业上不就是一个良好的双向刺激吗。再说回我的工作,相比普通人,我当然更能发掘美好的地方和景色,也清楚人们想要去哪些地方,想看什么,我采集那些漂亮的地方,挖掘那些人迹罕至的世外之景,我们采景师的观察信息使用量要比普通人多得多得多,现在这既是我们这行的重头收入,也一定程度拉动了各旅游地的传统收入;对了,还有我女儿,可能因为耳濡目染,她一直想做我这行,之前我非常反对,因为那时我知道这行早就不行了,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它重焕青春了,我支持她,这也让我们的关系好很多,突然间我就变成了最好的母亲,我所有的知识和经验,都会尽全力交给我女儿,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当她的良师益友。其实最让我感叹的,是“世界快照”发展出一个大多数人没想过的社会,人们只要出门,只要有活动,就有收入;大家早就麻木了,把所有科技进步看成理所当然,倒退一百年,这不就是当时的人向往的乌托邦吗。
用户:宇宙金丘 现实职业:建筑师 采访时间:2077.11.10
如果我不了解它,我是不会坐下来和你谈这些的,实际上我算“世界快照”的深度发烧友,我和我丈夫都是,他是名结构工程师。彩虹维度的这项应用帮了我们大忙,解决了我和很多同行的舟车劳顿,凡事只需要一张“快照”。我比较擅长大型的商业综合体设计,把“世界快照”添加进商业中心人流导向测试里,效果要比以前好得多,我们以前在设计好的建筑模型里导入人流模拟,所得到的结果总是和现实差别很大,那最多只能算个避免犯原则性错误的方法,为什么?因为以前我们所导入的人流同样也只是些参数的模拟,就像软件里固定的几种类别选项,没有和现实接轨;人流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他是一个区域或者一个城市的动态水流,我们也不可能为了一座建筑去造方圆五公里、十公里甚至一整座城市的模型,太耗费时间成本,有了“世界快照”,我们只需要在新建筑落址周围选十张左右不同时刻的“快照”,就可以演算出在原有城市基础上,人流和新建筑的互动,因为此时导入的“人流”是基于现实情况的延伸演算,所以得出的结果和实际效果会符合得多。不过,虽然说了它的各种好,可仔细想来,除了工作,生活中这项技术其实越用越让我害怕,你知道‘波江座’吗?新区的生态商业中心,那是我和我丈夫的杰作,我最浪漫的约会,是和我丈夫在‘波江座’的人流高峰期的“快照”里XX,在我们共同的杰作里,在“热闹”的、“人头攒动”广场中央XX。我还做过更多稀奇古怪的事,在那些过去几天、上一周的世界备份里,那些过去时刻的人的静帧里,我仔细观察过很多人和物,突然就联想到那件让人有些害怕的事:我开始恐惧公共场合,也许今天,也许现在,在这间茶餐厅里,就会有些来自明天来自未来的鬼魂,在贴着我的面窥探我。

隐私与权限的泄露?

总的来说,在这些采访过程中,我们的大多数受访对象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种既好奇又担心的情绪,我们并不想去揣摩或者预测什么,报道是把事件和资讯更清晰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不过对于人们的担心,彩虹维度也有一些话想对大家说。
以下是本网编辑对(彩虹维度的创始人兼CEO)郑扬的部分采访笔录:
郑扬:
除了一些商业上的合作,在“世界快照”里我们提供的移动工具和传送通道都是免费的,我只是想让大家都参与进来,更好地拓展它。
你知道世界快照能如此成功靠的是什么吗?靠的是你、是我,是我们每个人,如果大家对此没有期望、没有兴趣,单凭我们公司想要把它做到如此规模是不可能的,正是每个个人传来的数据才让“世界快照”成为可能,所以不要说彩虹维度破坏了什么、磨灭了什么,如果真有,那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造就的结果。
我不打算说什么安慰或者好听的话,只是想摆出清晰的事实,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有清晰的认识,我还是那个观点,那些都是公众场合,如果你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有人担心它会进入私人空间,我只能说他们太高看我们了,电子脑又不是我们造的,开不开启共享是每个用户握在手里的权限,真要担心,也该去找电子脑制造厂商嘛,再说了,真要偷窥,无人机,纳米采象仪什么的可比这个好使多了,又简单,哪需要这么复杂。
但鉴于人们的一些担心,我们和政府的相关部门已经在努力,我们会制定一些法规,比如更严格的划分公众场合等级;在“快照”内近距离接触某个人需要提交申请,且会留下使用记录;那些被使用的“快照”数据里有您的信息的,哪些人使用过的,都会定期回传给您。许多更透明的规定我们都在拟定之中,大家无需过多担心,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更好地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和便利。

美好的过去在未来等着我们?

在这次采访中,郑扬向我们述说了一些他从未在公众场合谈过的想法。所以在这篇采访汇编的最后,关于“世界快照”,我们同样还是把总结或展望交给它的创造者:彩虹维度。
以下是本网编辑对(彩虹维度的创始人兼CEO)郑扬的部分采访笔录:
郑扬:
要说开始就有什么宏大的理想,想去改变什么,那是假的,刚才说了,只是好奇,看到能赚钱后,便继续了下去。但当我得知一名悲痛的父亲想要购买她女儿出车祸前,在餐厅过生日时所有时刻的“快照”后,我决定把那些“快照”全部免费交付给他,我并不想说自己的什么好,只是想尽能力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如果我们的系统算力足够快,也许,我只是说也许,将来有一天在“快照”成型之前,可以提供一些警示,避免这类悲剧重演;那个时候我知道,我要将这件事继续做下去,要把它变成更有用东西;我们的团队已经在尝试将他女儿的“快照”备份做成动态的,这本该是明年末再计划的事,但现在我们主管级别以上的工程师都在忙碌这件事,下个月,第一个为时10秒的“流动快照”就会完成。我并不是什么冷漠的人,你们说的“烛龙帮”也不是什么怪异团体,我们只是一群富有好奇心的人,也想让世界变得更好。
“世界快照”想要真实流动起来,难点并不在于动作轨迹,而在于保持物体材质的动态真实和触感,这对于现在的计算机和电子脑来说,有些超标了,如此算力的机器还没有问世,但我相信它很快会到来;我们畅想一下这番场景吧,在“世界快照”运行几十年后,那个时候,人们想念已逝的父母时,可以到很久以前的“快照”世界中,陪伴父母一天的行程,再不会忘记他们活着时的神态;你也可以到爱人的儿时,在她身旁一起荡秋千,看看你从未见过的她;这是回到过去最实惠、最现实的办法。
在我心中还有更令人激动的期望,我们和建筑行业的合作启发了我,他们对人流导向的测试让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我们的“快照”数据足够多足够细,也许我们可以像设计院对现实人流动向进行延伸演算那样,对流动的“快照”世界进行延伸演算,它可以成为一个自洽运行的世界,当现实世界有了新的科技进步,我们会将它加入“快照”世界;那么,那些即使是电子脑也无法治好的植物人,大脑残疾患者,付不起义体手术费用的残疾人,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加实惠自由的新世界,瘫痪的青年能奔跑在想要居住的城市中,古稀的老人也可以重回年轻时代的生活里。当人群足够多后,生活在里面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足够多后,如果我们可以把流动的“世界快照”加速,他们会比我们更先到达未来世界,在“快照”世界发明出更先进的科技,反馈回现实世界。
也许这些设想有很多都违反了基本科学理论,但谁又说得准呢,也许有一天,在“世界快照”,过去和未来都可以去,正如我常说的:美好的过去在未来等着我们,美好的未来已经从过去开始孕育。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0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