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你还在超梦?那简直弱爆了。来真实搏杀吧!《夺城》真人搏杀俱乐部安利
康夫

康夫

你还在超梦?那简直弱爆了。来真实搏杀吧!《夺城》真人搏杀俱乐部安利

游戏体验什么的还是拳拳到肉最过瘾!

SPECIAL ARTICLE2077-12-10
从枭城回来第三天,终于坐下来写测评。实际上脑海中还都是三天前那场游戏的画面:冷雨中废弃的堡垒,12个老玩家惊心动魄的搏斗,尔虞我诈,你死我活,以及场外热烈的欢呼和一路飙升的打榜筹码。
作为一个什么游戏没见过的老司机,这种高峰体验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而且,我其实根本没机会亲自下场,只是围观,就嗨了!
所以,本文是专为吹爆《夺城》而来。体验爆棚,全程高能!
《夺城》并不是“超梦”新作,而是最近突然爆红的真人搏杀俱乐部的线下游戏主题。实际上,它就是半个世纪前流行过的剧场狼人杀的进阶版。
和依靠虚拟现实技术的“超梦”截然相反,真人搏杀俱乐部以线下实景真人对抗为卖点,玩家入场随机抽取角色卡,换上相应的服装、获得相应武器和技能,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游戏时间里(据说还有持续两天一夜的,太疯狂了),亲身扮演游戏角色,并力争完成任务。
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是我的菜,毕竟我是一个喜欢进入战斗态就要开启凤凰特效加成的浮夸型玩家,不走复古路线。不过,和我一个战队的哥们非拉着我去凑热闹。他作为推凶类游戏排行榜top3的玩家,被邀请参加这场专门为高阶玩家准备的《夺城》。这场《夺城》不但全程直播,还开放场外打榜押注,可以说噱头很足了。我哥们是个胜负心很强的人,他不在乎能不能开特效,只要能赢。我是纯围观心态,答应跟他一起去。
我们俩到枭城的傍晚正逢雨季黄昏,骤然增大的降雨量在街道泛滥四溢,密集如鳞的霓虹招牌从大厦顶端延伸到高架桥下面,和不夜城并不相同。枭城是半个世纪前的企业战争中争夺最为激烈的咽喉重镇——攻城战,守城战,巷战,围困,大火,谍战……如今,这些往事纷纷成为搏杀游戏中的背景。
晚上八点,冷雨之中的游戏场地聚集着大量玩家、粉丝。时间一到,12名角逐者在欢呼声中进入场内,从一只木桶中盲抽写有名字的木牌,随后,他们有一分钟时间找到并开启存放各自服装物品的木箱。紧接着,狱卒将换上囚服的玩家们蒙上双眼,带入竞技场,宣布游戏背景——
企业战争。红蓝军队对阵枭城城下,都希望能拿下这座重镇,而枭城城主希望促成双方议和,保住自己的城主之位。就在停火期间,和平委员会的精神领袖被暗杀,一时间形势大变,剑拔弩张。到底是谁利用暗杀破坏和谈,各方都要找出凶手,于是,会长遇刺前接触过的12名士兵被押入堡垒,等待审判。不过,这些士兵各自都还有隐藏身份,他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而是要完成各自的任务,并且活到最后。
我哥们是一个非常胆大心细的玩家,我和他组队杀过硬核推凶局,人送外号“推土机”,就是特别能推(理)的意思。所以我没怎么担心他的表现,打算趁着开局这会儿到场外买点儿奶茶烤串,边吃边围观。没想到就这么十分钟的功夫,第一名玩家已经淘汰出局了!开场高能啊我去!
我赶紧在小屏幕上点回放,挂点的不是我哥们,是另一个挺有名的玩家。他的身份是城主的亲随,任务是刺杀蓝方军长,栽赃给红方,引发两军冲突。这位大哥相当心急,上来就动手,估计想趁对方没做好准备的时候一击致命。不过他其实并不鲁莽,也耍了个心眼儿:没用随身匕首,而是找到药剂师弄了点毒药,对蓝方军长投毒。万万没想到,蓝方军长身边有一名军医,他的技能是可以迅速辨毒、解毒。于是,这位大哥不但没能得手,还被当场反杀,并且直接暴露了城主一方的真实目的。估计他的队友内心是崩溃的,场外押了他的粉丝也是崩溃的。
搞清楚状况之后我赶紧找我哥们在哪儿,有没有被仇家盯上,找来找去都没看见。我一度以为他被关小黑屋了,实际情况也差不太多——这哥们在一个不见天日的机械库里,给机械师跑腿打杂。估计是不想引起其他玩家注意,又想暗中观察局势。挺鸡贼。哥们拿到的角色是遇刺会长的保镖,隶属红方,他的任务是找到凶手,给会长报仇。在替机械师找到一张丢失的武器图纸之后,机械师送了他一柄老式匕首,并告诉了他一个重要信息:墓地的守陵人曾经和会长交情深厚,是他可以信赖的人。于是,哥们顺利完成了找到接头人的任务,并且留下了口信,等待他的队友汇合。与此同时,又有两名玩家被杀出局。每次有人“阵亡”,场外就升起炸响一朵烟花,打榜榜单上的排序重新调整,粉丝群里有人欢喜有人嚎。
和半个世纪前流行过的剧场狼人杀相比,《夺城》有了许多升级的地方。比如义体能力的设定和应用,很有新意和时代感。军医之所以能反杀刺客,是因为他的义体中存在的防御体系设定,而在后续游戏中,我哥们因为接头口信被有窃听功能义体的玩家截获,险些跟冒牌队友接头。好在,紧急关头,他真正的队友挺身而出,干掉了冒牌货,留下了一条小命。而这个真正的队友,竟然是之前“护驾有功”蓝方军医!真是潜伏得相当的深啊!当场外粉丝在大屏幕上看到军医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从枪口下救出保镖,全场都沸腾了。好吧好吧,我哥们和军医的玩家确实都挺帅的。观众的嗨点我理解,我理解。
当然了,剧场狼人杀的精髓始终是不变的。凭着优秀的游戏机制设计,欺诈、阵营、暗杀、推理等玩法在《夺城》中都得到了极致体现。虽然有共同的主线任务,但游戏自由度非常之高,一方面,只要能完成任务,玩家搞出什么操作都可以,另一方面,玩家还可以按照自己的人物性格,选择拒绝甚至背叛任务。这就刺激了:你的阵营里很有可能出现一个叛徒,而你没法通过游戏给出的确定信息判断这位队友到底是不是叛徒。如果遇到纠结型玩家,他还有可能一会儿是队友,一会儿是叛徒。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游戏进入第二阶段之后,系统发布了终极任务:夺下枭城。游戏时间结束时,活着进入枭城城门的一方为胜。此时场上还剩7个玩家,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活到最后就意味着要用各种方式干掉别人。场上局势更加凶残,不但没人离场买奶茶,连卖奶茶的小妹也溜进来围观了。我哥们和军医的支持率分别名列第五和第三,名列第一第二的分别是蓝方军长和城主。
然后我哥们和军医开始密谋翻盘。军医已经搞清楚了蓝方军长就是杀死和谈会长的凶手,让我哥们和他一起去偷军长的行凶证据。军医的逻辑是这样的:军长的武力值全场最高,想杀他太难,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获得军长是凶手的实锤,在最后的法庭审判中指认军长,并通过投凶杀死军长。
这个法子应该说很保险。但我哥们经过之前的惊魂一刻,有点草木皆兵,对军医半信半疑。这个鸡贼的家伙提出分头行动,军医去投证据,他自己去杀城主。
然而,军长也不是个吃素的。他通过完成附加任务,打开了隐藏剧情:想要通过城门,必须获得代表枭城居民的支持,而居民和城主早就有仇,谁杀了城主,他们就支持谁。于是这位杀伐果断的军长毫不犹豫地设了个局,在观景台把城主给宰了。
所以!当我哥们抵达观景台的时候,城主已经被军长给杀了!我哥们差点和军长撞个正着!所幸他匿得及时,没被发现。然而但是!军医来了!军医偷到证据之后火速撤退,没想到在观景台下面和军长撞了个正着!军长顿时嗅到了叛徒的气息,攻击力加满,准备弄死军医。
我不得不说,玩家的颜值在获得粉丝支持率上有决定性作用。当军医被军长屠的时候,场外的妹子们一片嚎叫,简直振聋发聩。我玩游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好吗!算了算了。
总之,这时候我哥们正躲在边上,纠结是跑路还是救人。他们天秤座的玩家自带纠结属性,又想当英雄又怕死。好在,今天他英勇了一把,突袭军长,救走了军医。讲真,他要是溜了,我怀疑场外的妹子们饶不了他。不过,这一下也完全暴露了两个人的阵营。红方和蓝方都不得不改变原有策略,紧急思索新的对策。
审判钟声敲响,幸存的6名玩家进入军事法庭。红方拿出证据,实锤蓝方凶手,蓝方开始上手段了:他们根本不反驳,而是以共同入城为承诺,得到了两名中间派的投诚。于是一顿操作猛如虎,众人为了避免和攻击力最强的蓝方军长火并,在最终投票中,管他是非黑白,一致把军医投出去了!
我哥们,这位天秤座墙头草,见势不妙,果断倒戈,也向蓝方投诚了。按照游戏设定,“投诚”可不是口头承诺就行,而是要把自己的武力攻击系统全部交给对方,这样,投诚了的玩家永远无法对新上司发动攻击。
军医被当场处决,尸体送往墓地,其余人在蓝方军长带领下进入通往枭城的隧道。这原本是游戏结束前的短暂过程,所有玩家的义体能力和攻击系统全部暂停,场内已经响起Ending BGM的旋律。然而,你永远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因为本场游戏最重要的转折就在此刻发生了!
我哥们,掏出那柄机械师赠送的老式匕首,看准蓝方军长的脖子,猛力扎了下去!(玩家全身都穿有感应式皮肤衣,受到攻击时不会产生真实伤害,但系统会记录伤害值,伤害值达到一定程度,玩家受伤或死亡。)另一名玩家,也在同一时间,对蓝方军长的侍卫发动了攻击!原来,这名玩家的角色是城主的亲随,他为了给城主报仇,选择了假投诚、真行刺。
在没有义体功能和武器系统加持的隧道里,最后的角逐变成了原始肉搏。这场爆裂的厮杀令场外气氛进入炽热状态,保镖(也就是我哥们)的支持率迅速上升。最终,保镖和军长进入经典1V1场景,两个人都血槽已空,只看谁命大。场外押注率迅速上升,我也押了——押了军长。讲真,这种拼体能的项目,我哥们估计不太行。
然后,高能又来了——已经死了的军医杀回来了!而且还带着墓地守陵人和机械师等几个NPC助阵。在场外热烈欢呼下,军医和保镖联手杀死了军长,红方获得了最终胜利。
然而,最后通过枭城大门的只有保镖一个人,军医死在了隧道内。
原来,军医和保镖在身份败露后已经预料到投票中可能发生的意外,他俩约定,如果有一人被投出局,另一人一定要保留实力,避免和军长对抗,然后在通过隧道的时候发动攻击。由于军医的角色在系统设定中没有攻击能力,但可以完成一次假死,因此死遁的任务就落在他身上。军医在墓地复活后,得到了己方支持者守陵人的帮助,并且联合守陵人,说服了数名堡垒中的NPC角色,得以重返战场,并协助队友获胜。只不过假死技能的使用意味着玩家会在短时间内真正“死亡”,因此,活到最后的只有保镖。
游戏结束之后,所有玩家和NPC重新出现在场中,得到了观众们的热烈欢呼。保镖获得本场MVP,“军医”和“军长”以同样票数获得“最有魅力玩家”头衔。军医在游戏中表现出的策略、机智、隐忍和牺牲,“军长”所展现的杀伐果断、铁腕作风,为他们赢得了大量粉丝。不得不说,这一局全程高能,和同车玩家的水准分不开,各种意想不到的操作层出不穷,也得益于游戏机制的紧凑密集,给了玩家很大的自由度。
全场游戏看下来,我感觉《夺城》确实制作一流,无愧第一届线下搏杀游戏金奖的名头。游戏场景恢弘复杂,服装道具制作精良,音乐视效恰如其分,NPC演技一流,非常能带人入戏。“超梦”的玩家多少有点看不上实景游戏,觉得不够刺激,我来这里之前也是这个想法。不过身临其境围观之后我觉得,怎么说呢,“超梦”可以无限放大感官刺激,却无法提升对玩家心灵的震撼。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爱,恨,猜疑,忠诚,联合,背叛,必须面对面才有更深入的体会,这是视听语言无法达到的。
从枭城回来之后这几天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什么时候自己组一车。然而几个热门场子的预约已经排到三个月之后了。如果有人想上车的话可以给我留言或者发信,目前想的是去玩一个逃生主题或者航海主题的场子。最好非恐。估计会选比较高的难度,新手三思。玩完再来写测评!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1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