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隐遁两载,神作归来:《光之城》明日更新!
飞氘

飞氘

隐遁两载,神作归来:《光之城》明日更新!

这部连载了57年的传奇作品将如何再度光耀世人?

SPECIAL ARTICLE2077-12-10
根据全球情绪追踪中心的数据,过去24小时里共有8亿人的情绪弧线出现一级震荡,其中至少9800万份情绪震弧被认为与这条新闻有关:神作《光之城》即将更新!好
对于习惯定期清空记忆存储的人来说,这部两年前停止连载的超媒体作品已是史前时代的往事,但是那些忠实的粉丝从没有放弃过等待,他们坚定地相信,已经连载了五十七年、看起来永远不会停止的超长乌托邦故事不会无来由地中断。热忱的期盼没有落空,就在北京时间今日凌晨两点零四分,消失已久的“小梦想家”终于更新了个人动态,宣布了这一令人激动的消息。为了帮助遗忘主义者及圈外人士了解这一消息的意义,我们将带您回顾这部神作的历史。
五十九年前,《光之城》开始连载。起初,这部以美国著名的“夜之城”为原型的小说并未引起多少关注。在作者设定的平行时空里,那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科罗纳多湾建立了未来之城的伟大企业家理查德·奈特,并没有在上世纪末那场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中死去。或者准确地说,他的肉身确实遭到了可怕的毁灭,但大脑被及时地复苏并安置进了一副金属之躯中。重获新生的奈特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莱特”,以此表明自己虽经历劫难而仍不舍弃追求光明的心志。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治理,科罗纳多湾成为动荡世界中的文明飞地,并改名为莱特之城(即“光之城”)。众所周知,这不是一个具有复杂情节的故事,而是以开放性的松散架构,叙述了光之城半个多世纪的大事小情。作者采用了新闻报道、个人日志、商业广告、电影海报、政府公告、学术论文、会议纪要等多种形式,勾勒出了这座乌托邦的日常生活。在没有任何机构推广的情况下,这部形态特异的虚构作品在最初数年只积累了数百名的订阅者。然而作者不为所动,日复一日地发布着来自平行世界的信息,就仿佛这一切并非虚构,而只是对现成资料的搬运。
有几个因素让《光之城》慢慢演变为传奇。首先是作者对“夜之城”的镜像式转写。早在上个世纪初,乌托邦类型的故事就开始失去魅力,更不要说在我们这个暴力冲突始终无法降温的世代里,编造一副风和日丽、光明灿烂的未来宏图会是多么费力不讨好的事了。不过,只要坚持阅读一段时间,相信多数人都能够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作者的真诚。“小梦想家”显然没有任何取悦、讽刺或戏谑的意图,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一个乌托邦计划的探索之中。这座虚构的“光之城”,当然被黑暗世界环绕,不可能从我们这个麻烦不断的地球上飞到太空去,但某种难以说清的积极力量灌溉了整座城市的心灵,居民们不论遇到任何内部的问题或是外部的挑战,都在尽力寻求合作与协商,在一种自尊自爱与利他奉献的平衡中实现了持久的团结,因而能够一次次克服危机。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和眼红心热的竞争对手从来没有放弃过破坏、夺取、吞噬这片土地的野心,但在领袖的鼓舞下,光之城的居民可不是什么天真烂漫、不通世故的白日梦想家,相反,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智慧把城市武装到螺栓,击退了寡廉鲜耻的战争贩子。这点燃了希望的火种,更多的人们申请来此定居,为城市注入了持久的活力。在那些宝贵的和平时段里,光之城并不只是专注于自身根基的巩固,也热心科学探索和社会改造,人们深知自己拥有的一切来之不易,必须加倍付出才能将光之城的精神薪火相传。他们培育新的作物,破译疾病的奥秘,发射自己的深空探测器,与整个世界分享智慧,但从来不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经过日久天长的感召,周围的地区开始尝试加入这座希望之邦,有的取得了成功,有的遭遇了失败乃至更严重的退化。总之,作者并没有幼稚地把光之城定位成引领人类这个物种走出泥潭的圣地,而是将其描绘为一直在风雨中飘摇但始终不曾熄灭的火炬,以其有限却坚定的光亮烛照着这个完蛋操的世界。
即便是最刻薄的愤世嫉俗者,面对这部连载了半个多世纪、篇幅已超过两亿字的作品,都不得不承认作者有着毋庸置疑的专注和热忱,也正是这一点,使《光之城》成为几个世代数亿读者的精神慰藉。尽管这个残酷而美丽的世界尚未也可能永远不打算接受这样一片光明乐土,虚构的美好仍对现实产生了影响,被视作人们原本可能拥有却悲哀地错失了的另一种生活。热情的粉丝自发地将故事译成各种语言,组成起了俱乐部,乐此不疲地讨论着乌托邦的一切,甚至在数码空间复刻了规模不一、逼真程度各异的“光之城”。尤其有趣的是,“小梦想家”以惊人的聪敏和幽默感将“夜之城”的部分人物、机构和事件巧妙地编织进了“光之城”。比如,令人闻风丧胆的几大帮派都化身成为不同领域的行会组织:臭名昭彰的漩涡帮被改造成了彪悍威武的民兵团体“伯努利家族”,巫毒帮转型为热衷于把光之城的格言和信念藏进加密艺术品中的先锋数码艺术家“误读帮”,追求“赛博降灵“的瓦伦迪诺学会在一起集体降灵活动中预见了针对市政中心的阴谋活动,为了保卫共同的家园而与其宿敌——六街动物场的肉身原教旨主义牧民——联手阻止了核弹危机。诸如此类。虽然不乏指责之声,认为这种所谓的艺术加工美化了现实中骇人听闻的黑帮分子,但辩护者也有自己的根据:有报告显示,《光之城》的订阅数增长最快的地区正是“夜之城”,一些不愿意透露身份的采访者宣称,几个帮派都对于自己在故事中的形象非常感兴趣,能否被改写进小说也被视为影响力的重要指标。据说,不少以残暴凶恶闻名于世的黑帮大佬,一旦进入复刻的“光之城”世界里,也喜欢按照故事中的形象设定来说话行事,体验体验做一个正派人的感觉,长此以往,他们在现实中的言行也有可能发生变化。专业期刊上已刊载了不少这方面的情绪认知学案例研究,为“艺术能够治病救人”的说法提供了支持。
除了故事本身与现实形成的鲜明对照和互补之外,作者的神秘身份也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半个世纪前,正是人工智能发展的起步阶段,AI广泛介入到艺术创作与商业活动。从技术上来说,在算法的辅助下做到每日更新数千乃至上万字的内容毫无难度。只需支付一点象征性的费用,任何人都有机会与机器合作,全民范围的人机协作艺术实践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如潮水般泛滥起来的,当然和今天一样,绝大多数所谓的“艺术”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价值,注定只能湮没无闻。但“小梦想家”却能脱颖而出,这与TA从不公开自己的个人信息有很大关系。所有与作者进行联系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过:不论是读者的留言与来信、媒体采访的请求、商业机构的合作建议,一律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作者看起来立定决心要做一个幽灵,只通过作品本身与这个世界交流,如果这场交流注定不能在浩瀚的数据海洋里引起任何浪花也无所谓。在这个一切外表和姿态都具有高度欺骗性的改造世纪,“小梦想家”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确乎有着非同寻常的超然。有人相信这个名字背后是又一个赚人眼球的AI项目,但五十年来,没有任何研发公司或文化机构宣称自己与此事有关联,虽然他们很想这么做。也有人认为存在着一个忠诚度极高、保密原则极强的创作团队,但无法说明其背后的运作动机。更具传奇色彩的说法大家当然耳熟能详:理查德·奈特去世后就被秘密组织克隆,长大成人后退出了组织,成了一名网络作家,在文字世界里重建自己的城市。类似的浪漫传说确实能让人情绪发烧个几秒钟,只是与其他猜想一样毫无根据,大家随便烧烧就好。
隐形的作者使得《光之城》成为极为罕有的影响力巨大却没有直接创造任何经济收益的文化杰作。所有商业开发的邀请都没有得到允诺,粉丝们则在无声的默许下进行着非商业性的翻译、改编与同人创作,也由此分化成不同的阵营:忠诚的核心粉坚持应该遵守精神领袖——没错,一个身份不明、从不在作品之外发声的ID成为了许多人的精神指引者——的路线,将一切衍生创作都视作无偿分享的人类财富,另一部分则认为“光之教”——是的,存在着一个以这部长达两亿字的小说为典籍的类宗教团体,尽管其成员看起来更像是一群游荡在数字空间的角色扮演爱好者——教导我们要宽容、尊重并通过劳动来满足自己的生存需要,光之城也并未完全消灭私有制,因此付出了个人劳动的衍生创作可以换取合理的经济回报。后一种说法很快被一些商业开发项目所采纳。最初发起冒险的是一些不太知名的小公司,他们在未获得授权的试探性地开发了几个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确实没有任何人提出侵权诉讼,这进一步强化了人们关于“小梦想家已铁了心不在小说之外介入任何世俗交流“的印象。更大胆的开发陆续登场,尽管这种有悖原作精神的行动激怒了铁粉,导致每一场产品发布会都会引来“光明朋克”们的示威与骚乱。对此,“小梦想家“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沉默,不受影响地发布着新的故事。恰恰是这份沉默,让一些试图染指这部神作的产业巨头犹豫不决,法务部分的专业人士一再提醒:作者暂时的容忍也许只是未来痛下杀手的圈套。(老实讲,知道巨头们这么尊重法律可真让人安慰)后来的戏剧性一幕想必大家曾经有所耳闻:当某头商业巨鲸(为了不惹麻烦,名字就不提了)打算豪赌一把,通过法务部的周密计划,收买了一批被忠实粉唾弃的“叛徒粉”,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光之城》的故事中不动声色地引入了一场发生在“莱特城”之外的侵权诉讼案,庭审过程中出现的意外事件最终引发了一场暴乱。据说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新情节使得巨鲸的开发项目被无限期搁置了。当然,这只是未经公开证实的又一桩商界传说罢了,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对“夜之城”的改写、作者的神秘身份以及围绕作品产生的种种传奇事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孕育,最终成就了一代神作。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年月里,《光之城》塑造起一种盲目的确定感:不论世事如何变迁,潮流如何更替,“小梦想家”的讲述永远不会中断,也许会有读者会厌倦、离开或者死去,也许超体量的规模会吓退新一代的年轻人,也许热力学第二定律昭示的宇宙大沉沦会提前降临,但《光之城》的故事会永远继续,这已成为一种信条。因此,两年前的停更一度成为轰动全球的热点新闻。当然,此前的情节已有所铺垫:在一次出访旅行中,莱特遭遇了又一次暗杀而陷入昏迷,野心勃勃的军工娱乐复合巨头们看到了希望,加大了对光之城的渗透力度,不同社团和行会之间的矛盾也开始升级。恰在此时,一张神秘的黑幕从天而降,将整个城市与外界隔绝,从此,世人再也没能接收到“光之城”的任何消息。
读者们震惊不已。有人怀疑作者年事已高因此丧失了往日的乐观而准备给故事一个灰暗的收场,有人则推测作者受到了胁迫或诱惑而故意让故事走向庸俗的路线,有人关心作者是否遭遇意外或被盗取了账号。不论外界如何揣摩,“小梦想家”一如既往地无动于衷。有人身陷迷茫,说自己毕生的信仰就此崩塌,有人心有不甘,自己动手补写续篇,有人因爱生恨,要求以法律手段制裁作者。不论铁粉们如何痛苦不堪,“小梦想家”一如既往地无动于衷。更多的人愤慨不已:现实辜负了梦想,人类至今也不愿意造出一座真正的“光之城”,那个一直倔强地飘摇于风雨中的火炬便就此熄灭了,从此任由人类沉沦于暗夜。当然,这样的悲情阐释在我们这个残酷却美丽的世界里并没有多大市场,作为新人类的你我生来就对这种滥情主义具有免疫力。像一切轰动一时又终被遗忘的事情一样,《光之城》停更引发的情绪波动几个月之后也就平复如初了。如今,被广泛接受的是这样一种解释:因为神秘屏障的出现,光之城进入了“黑幕时间”,在信息与物质完全隔绝的情况下,人性的黑暗是否会破壳而出?辛苦建立的桃花源是否终将万劫不复?这将是史无前例的考验。今日的突发新闻,让这种解释看起来颇为可信。不管怎样,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黎明时分,光之城冲破了黑幕。”
“小梦想家“写下的这一句话,让千百万读者心头一颤。如果你是铁粉,此刻应该默念这句祈祷:
“愿众生心怀慈悲,身放光明!”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3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