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身体托管中心游记:大兴安岭旁的“桃花园”
迟卉

迟卉

身体托管中心游记:大兴安岭旁的“桃花园”

如何用算法让肉体保持生存?

SPECIAL ARTICLE2077-12-10
“——我们公司的车出去接客户了。”李月臻笑着说,“所以只好打车过来。”
这位“身体托管中心”的女负责人有一头橘红色的乱糟糟短发,笑容爽朗。她的公司人手很少,但是占地广阔。这座位于东北大兴安岭边缘的小镇于四十年前被废弃,先后被改造成农垦基地、度假村和老年疗养中心,而如今她和她的公司接手了整个镇子。将它打造成一个避世之所。
北方夏日的阳光下,“桃花园”三个大字在镇宅石上闪闪发光。
“——本来想用桃花源的,被注册了。”李月臻摇摇头,“现在想抢个公司名字很难,桃花园其实也被注册了,所以我们登记的名字是桃花园2077。”
出租车驶入园区,这里的建筑多少还保留着前电子时代普通村镇的风貌,菜园和农田围绕着一栋栋小房屋,路上有很多行人,每个人都戴着“幻世”或“盲视”的全感官头环、身上穿着特殊的银色连体衣。缓慢而平稳地行走着。
我站在路边看了一会儿,有一个穿连体衣的男人和另一个男人越走越近,眼看就要撞上的时候,两人以一种缓慢如同舞蹈的动作错开身,各自向前。
“算法优化过很多次了。”李月臻补充道,“我们的算法是最好的,电刺激操控,自动行走,确保躯体每天的运动量。保证每一具托管的身体都很健康。”
“他们会做复杂的事情吗?”
“多复杂?”
“比如操纵一些设备。”
“做不到。我们又不是控制僵尸的巫师。”她开了个玩笑,“我们并不是控制他们的大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充分使用自己的大脑,他们可能在驾驶无人机、可能在虚拟现实里飙车、甚至是在操控另一具机械身体。在这种时候,他们无暇顾及自己的躯体需求。而托管中心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身上的衣服里织有柔性传感器和电流刺激器,用来刺激他们的肌肉自动行走。”
“进食和排泄呢?”
“会有信号给到他们。然后他们‘醒过来’自己处理。如果不想自己处理,也有固定的算法来解决。”
“我可以看一下吗?”
“排泄不行,我们要尊重顾客隐私。食堂在这边。”
托管中心的食堂很大,一些穿着连体衣的“客户”摘了头环、正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咽,一看就是“醒来”的那种。但食堂的另一边还有一些人,他们依旧带着那种将眼睛和耳朵都包裹进去的全感应头环,用一种缓慢优雅的动作将食物送进口中,机械地咀嚼并咽下去。
“这也是通过电刺激做到的?”我问。
“我们主要操控手部的动作,咀嚼和吞咽是人体的本能反应。理论上可以认为他们在自己喂自己。”
我向李月臻提出想进一步了解这项技术。她点点头,把我请进了销售部。
“我们所有的技术细节都写在宣传册里。”
“那里面可没有电流刺激蛙腿收缩的实验。”
“这是误解和偏见。”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月臻的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就好像她觉得并不值得为此生气,“我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你电一只没有头的青蛙,看到蛙腿收缩。然后你看到一个东西,号称可以通过电流让你在不必分心操控身体的情况下、让你的身体自己运动起来。你就觉得自己是那只青蛙。但其实这两件事完全不相干,甚至连基础的技术原理都不一样。一个是神经电刺激,一个是肌肉电刺激。”
我向她道歉,但她摆了摆手。
“上世纪这个镇上发生过一次火灾,一群人烧毁了这里上千亩的农田,因为他们觉得新品种的玉米有毒。搞技术的人,都需要学会把技术解释给每一个人听,不是出于义务或者责任,而是为了生存。”
她给了我一条银色的长裤,让我穿上。
“看到前面那个红色十字了吗?肌肉电刺激会在那里让你拐弯。你可以选择在那里拐弯,或者任何时候拐弯,我不会告诉你刺激结果拐向哪里。你走过去,再走回来。”
我按照她说的做了,走过去,红色十字,我没有拐弯,笔直向前,再走回来。拐了个弯,走到她面前。
“你没开电刺激?”
“开了,但是你‘很注意自己走的路’,所以你不会被影响。”
她递给我一只老式掌上游戏机,只有俄罗斯方块的那种,“现在一边玩游戏一边走路,走过去再走回来。”
我开始玩游戏,走过去,拐弯——
我猛地停下来,身后有个红叉。
路线另一端,李月臻向我微笑点头。
“你交出自己的注意力,这件衣服接管它。”她说,“非常自然,你感觉到电击的震颤了吗?”
“完全没有。”
“肌肉电位非常微弱,但已经足以让我们调动起那些肌肉来行动。”她说,“在这里托管身体的客户都是出于自愿和自身的需求,他们在虚拟世界里有太多有趣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美好的事物要去经历。现在的全感官头盔连嗅觉都能够模拟,而身体在这种情况下太累赘了。”
“也许吧。”
她看了一眼我的表情,笑了,“你不认同我们的做法。”
“你们满足了一种需求,但我不认同这种需求。”
李月臻笑容依旧,“那你需要见一见另一些人。”
小镇被街道分成十字形,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区域被划为复健中心,在这里也同样随时可见穿着银色连体衣的男男女女,基本都是老人、偶尔会见到几个年轻人。不过这些人头上戴着的是细细的脑桥头环,而不是虚拟现实操控器。
“——这里主要接收那些截瘫、瘫痪、还有各种脑部疾病损伤后遗症的患者。他们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神经系统控制身体。因此向我们求助。
“——对他们来说,现实就像是一座山,随时会向他们倒下来。
“——但这件衣服让他们能够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给了他们重新站起来行走的能力。重新稳定地握着勺子吃饭的能力,以及自己上厕所的能力。”
“——他们中间有些人的恢复程度相当惊人,不仅可以照顾自己,还可以成为我们公司的员工,照顾那些在虚拟世界遨游的人。这也是一种需求,但很多人支付不起这样的需求——好在那些托管身体的健康人支付得起。而我可以将这些利润转移到复健中心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些人已经有了回到外界的能力,他们可以生活,可以照料自己的生活。但是外界不接受他们。很多公司会问他们:如果我们的7G信号断网了,你是不是就会立刻倒在地上。但其实他们的衣服内部有支持备份系统。可以让他们在失去控制的情况下平稳地行走和坐下。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邀请你来采访——我希望他们能够回到工作和生活中去。”
她不停地说着,说了很多,邀请我去看那些整洁舒适的“客户旅舍”,然后又邀请我吃晚饭。
厨师是一名正在康复的中风后遗症患者,也穿着银色的连体衣,他颠大勺的手势有力而平稳。
晚餐的每一道菜都非常美味。
暮色四合,来接我的出租车和去接“客户”的面包车擦身而过。李月臻挥手向我告别,在群山的阴影下,她单薄的身形被灯光照亮。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5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