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曾雄霸世界半个世纪的电子衣帝国是如何灭亡的?
迟卉

迟卉

曾雄霸世界半个世纪的电子衣帝国是如何灭亡的?

Cybera的落幕——电子衣帝国的兴起与衰亡

SPECIAL ARTICLE2077-12-10
2077年11月9日下午,在Cybera总部的一间会议室里,公司首席执行官劳尔·林签下了他作为CEO的最后一份合同。
在征得董事会一致同意后,Cybera将电子衣和脑机接口业务以3.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大洋彼岸名为“海马”的一家小公司,这份报价不到该公司鼎盛时的二十分之一,但已经是他们眼下最好的选择。作为公司CEO,亲手将Cybera带入辉煌又带入末路的劳尔·林,在完成此次交易后正式辞职。
目前,Cybera仅剩下部分服装销售业务仍在运作,作为半个世纪以来的可穿戴设备巨头、Cybera始于服装销售,最终又回归到服装销售。曾经站立在世界之巅、几乎垄断全球可穿戴设备的它,如今主要收入来自于资产投资和微薄的门店利润。
屹立半个世纪的巨兽轰然倒下,嗜血的野兽们一拥而上的时候,失望地发现它甚至没有留下多少可供瓜分的尸体。在漫长的内耗和竞争对手的挤压下,Cybera早已变成了一具徒有其表的空壳。
回溯Cybera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家将传统工业与新时代技术结合起来的消费品生产公司,Cybera的崛起就和它最终的落幕一样有其必然性
Cybera的创始人巴塞罗谬·雷比奥最初只是欧洲的一个小服装店老板,2030年,他通过自己在大学读书的侄子、结识了来自亚洲的年轻留学生王彤,当时,雷比奥雇佣王彤为他销售服装,而王彤问他能不能低价买下那些残次品和退货服装,她想要把一些电子设备粘贴在服装上,做成廉价的可穿戴式装备。
雷比奥敏锐地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他为王彤找到了一家代工厂、又找到了一家游戏公司,将“王氏电子衣”和当时最流行的数款网络游戏连接起来。当时,相关的动作捕捉技术已经成熟,但王彤开发的“皮肤电位反馈”技术使得电子衣可以部分反馈游戏中的触觉,在视听之外又多了一种感受虚拟现实的方式。
起初购买电子衣的多为深度游戏玩家,但随着技术和市场日渐成熟,电子衣也开始走入大众视野。
2035年,雷比奥突发心脏病去世、这位老服装商人没有儿女,在遗嘱中,他将公司留给了王彤和他的侄子。但这两名年轻的工程师完全没有处理商业公司的经验和知识,因此他们聘请了劳尔·林来担任公司的CEO。从而开启了近三十年的“劳尔王朝”。
来自美国的劳尔·林抵达公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雷比奥-王-电子服装公司”直接改名为“Cybera”,并拿出公司当时四分之三的流动资产,收购了一家当时技术最先进的非植入式脑机接口研发中心。
在长达一年的内部战略调整和市场开拓后,Cybera最出名的产品“e套装”被推向了市场。它包括一套多平台软件、一件连帽卫衣和一条长裤——帽子内侧有两环可拆卸软金属带、用以读取穿戴者的脑电波、操控包括但不限于手机、电脑等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只需要安装了相应的软件即可。
在卫衣的内侧和长裤的内侧同样安装有六条可拆卸感应带,它们由摩擦产生的静电供电、为使用者提供模拟的皮肤触觉反馈。在数年后推出的e套装2.0版本里,感应带被增加到了八条,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模拟触感。
E套装将Cybera带入了它的辉煌时期。劳尔·林很擅长抓住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在不断对穿戴式电子设备更新换代的同时,Cybera保持着它作为服装销售商的本色,不断地推出不同款式颜色的e套装。为服装增加闪烁的发光带、也出售可替换的感应带配件。公司的年利润和股价都在同步飙升。
在之后的十年里,Cybera一路突飞猛进,全世界的年轻人都以拥有一件流光溢彩的Cybera为荣。
与此同时,由于相关技术面临强烈的伦理争议,Cybera的董事会叫停了第三代脑机接口的相关研究工作,王彤未能说服劳尔·林,于是愤而出走,并将自己持有的Cybera股票全部出售给董事会,从而彻底离开了她前半生全力打造的这家公司。
受竞业协议限制,王彤选择跳过已有技术专利、尝试在一片空白的基础上进行新的研究,并用出售股份的资金成立了一家名为“海马”的实验室。
三年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推出了“幻世”头环,这种头环价格低廉,可以收集大脑电信号操控电子设备,并用电磁信号刺激脑神经细胞,创造出远超出电子衣可以提供的触觉甚至是味觉反馈。起初,这种技术被贬斥为“电子致幻剂”,但很快便因其安全可靠、体验良好而风靡全球。消费者们纷纷脱下笨重的电子衣,换上轻便的头环——“只需要戴上它,你就可以感受整个世界”。
“幻世”头环给了Cybera沉重一击,而随后、传统服装商开始纷纷推出贴满反光条的普通衣物。这些衣物过去只是买不起电子衣的人们穿戴的潮流仿品,但如今却成了压垮Cybera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保住自己的市场,Cybera也开始出售类似的头环。但公司董事会不愿意割舍服装销售、制衣和纺织品相关业务,在这些沉重负累的拖拽下,Cybera终究没能赶上技术的潮流,并且渐渐衰败下去。
但此时,Cybera仍然拥有突破困境的能力。据相关高管称、王彤曾经返回过Cybera,并带来了全新的电子衣技术。但劳尔·林此时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说服了董事会拒绝王彤的回归,并放弃电子衣开发,将所有的精力用于追赶最新的电子头环技术,但这条路最终通向了Cybera的末日。
如今,电子头环市场被“幻世”和“盲视”两家亚洲公司瓜分,Cybera的市场份额仅占5%,而且在出售时还在不断下跌。
最终,王彤从大洋彼岸再次归来,通过自己开创的小公司“海马”收购了Cybera的电子衣生产业务。由于王彤拒绝接受采访,因此我们并不知道在买下Cybera的残骸时,建立这家公司、又被这家公司背叛和拒绝、独自出走、自力更生、从科学家到创业者的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科学与技术需要理性,但商业需要疯狂。”
这句话写在劳尔·林的自传中。该书曾经极为畅销、共印刷一百万册、发行于“幻世”头环上市18个月前。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2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