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

< SYSTEM BOOTING >

GCI VER 1.01 SYS START

PROCESS: 0%

BOOTING SUCCESSFUL

BACK TO DATA SPACE <非脑机接口访问 › DATA NUMBER | 0033914
油巷故事:最初的温暖
灰狐

灰狐

油巷故事:最初的温暖

夜之城的某个下午,有人在用火烹饪食物

SPECIAL ARTICLE2077-12-10
海伍德区西北,贴近荒原的地方,有一条被称为油巷的狭窄街道。在夜之城周边,有许多这样的地方。荒原上的流浪者,从别的城市来想碰碰运气的淘金客,或者想隐匿身份行动的特殊人士,都会选择从这样的地方进入夜之城。
油巷不过是几十个通道中的一个,非常普通。如果非要说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它处于森村铸造厂的下方。巷子两侧分别矗立着六根冷却水管道,让这里的温度始终保持在35摄氏度以上。
油巷本不适合人类长时间生存,时刻不停的高温让这里的人类身上始终向外冒着汗水,好像被油浸过,这就是油巷这个称呼的由来。但温暖可以驱散荒原上夜晚的寒冷,让那些胸怀大志的瘪三不至于在进入夜之城之前就活活冻死。外来的人们聚集在此,通过油巷,就成了夜之城的一部分。
有人的地方就有需求。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商业。
油巷两侧,高耸入云的大厦脚下,摆着一个又一个快餐小摊。即使在令人窒息的高温下,小摊上也时不时地冒出一团白色的蒸汽,夹裹着各色食物的香气。每个小摊后面都有一张微笑的脸,原生的、或者机械的。
这些是进入夜之城之前,你能感受到的最真诚的笑容。
老陈的小吃摊在油巷的中部,靠近荒原的位置,非常的不起眼。铺子前面的几个大号不锈钢盘子里,摆放着几个完整的心脏、肺、还有堆成一堆的肠子,那些内脏在油巷湿润的空气下泛着光泽。摊子一侧还有一个钢制大桶,里面卤着各式杂碎,深棕的卤汤将一切染成黯淡的颜色。大桶放在一团同样黯淡的火上,懒洋洋地冒着泡。老陈时不时地搅动一下大桶,让里面的东西更均匀一些。
在这里,不见天日,也没有四季交替,时间似乎毫无意义,只有本能在驱使着人类的行动。这样对摆摊的小贩也有好处,永远有人处于饥饿的状态,那就意味着随时都有人会走过来,用不多的积蓄换些食物。
此时,饥饿的人更多一些,大多数摊子前面都有顾客。

狂徒

老陈从大桶里夹出几块内脏,在案板上切成细长的丝,再配上一些红色绿色的配菜点缀,最后将杂碎盛进两个碗里端给顾客。
这次的两个顾客要稍微阔绰一些,还点了一份牛心。牛心筋道有嚼劲,需要爆炒才能完美地保留口感。老陈从不锈钢盘子里挑出一个新鲜牛心,三下五除二切成薄片,一把扔进旁边热好的油锅。牛心在锅中发出悦耳的爆裂声,让几十米外的流浪汉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老陈用锅铲不停翻炒牛心,并根据火候将配菜和调料加入到锅中。大概过了一两分钟,牛心炒好了。老陈将还在滋滋作响的炒杂碎端在顾客桌上,便退回去,继续坐在蒸汽笼罩的角落里。
两个食客端酒碰杯,开始大快朵颐。油巷里卖的酒,都是夜之城最底层的人自己酿的,味道不好,但是烈。几杯下肚之后,其中一个食客就有些微醺,身体泛出熟虾一样的红色。那人脱下上衣,露出单薄的身体,从他的左肩向下,沿着手臂的肌肉方向,画着淡蓝色的粗线,遍布整条左臂。
“新的纹身吗?”同伴问道。
“什么纹身!你他妈看仔细了,哥们要加入漩涡帮了。”那人大声说道,用手指着自己的手臂,“过几天,就去找迈瑞医生,从这儿和这切开,把这个拿掉,换上一个义肢。到时候……”
“哥你真厉害!”同伴兴奋地打断准漩涡帮的话,“要换个什么型号的?JBQ-4000吗?哥你可得带带小弟啊!哥你是怎么加入漩涡帮的,给我讲讲呗。”
“那是当然!”准漩涡帮大手一挥,自己给自己灌了一杯,“以后在夜之城,有什么事找我就行。”
这一桌的顾客声音很大,逐渐吸引了不少周围的人。他们慕名来到夜之城,只知道这里能够一步登天,过上夜夜笙歌,花天酒地的日子,但是苦于找不到门路,连第一步该如何迈出都不知道。几个懂得交际的人堆着笑脸凑过来,有人甚至直接拖着凳子,坐在准漩涡帮这一桌。
“老陈,加酒加菜!”“好嘞。”老陈高声应道,从角落里站起身,给这一桌又搭配了几个下酒菜,有凉拌有烧烤。多放盐和辣椒,那些人吃着口渴了,就会再要酒喝。
围观的越来越多,准漩涡帮的酒也喝到位了,面红耳赤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开始吹嘘在漩涡帮的所见所闻。他的故事有两分真实,三分道听途说,剩下的五分都是胡说八道。不过围观的人对夜之城并不了解,无法分辨准漩涡帮狂徒言语之中自相矛盾的地方。他们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夜之城会敞开好客之门,来迎接这些带着美好期望的流浪汉。
酒精将油巷里的气氛烘托到高潮,准漩涡帮成员在众星捧月式的吹捧中逐渐醉了。人群散去时,他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只有嘴里还在嘟嘟囔囔地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光荣事迹。老陈走过去,拉起他画满手术线的左手放在扫描器上,准备收取这顿饭钱。没想到,这个准漩涡帮成员的账户上分文没有,他在来这里之前的打算是吃霸王餐来着。
老陈叹了口气,这样的性格倒是适合在夜之城混饭吃。幸好,刚才有许多不明故里的人纷纷掏钱请客,让老陈赚了不少,所以他也就不再追究了。不然,这小子在加入漩涡帮之前,就会失去他的手臂的。

失败者

人群逐渐散去,一个人影从角落里走出来。他走到老陈摊子的边缘地带,迟疑地观望着。老陈看到了那个人,一幅刻奇派打扮,粉色蓬松的头发,一身肮脏破旧的皮衣,脸颊和脖子胸口的皮肤中埋着霓虹色的装饰线。这身打扮精致昂贵,之前在夜之城应该过着不错的生活。可惜他现在精神萎靡,眼神涣散,完全没有刻奇派那种亢奋的状态。
这是个失败者,被夜之城嚼烂消化之后吐出的残渣。他已经失去了在夜之城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却又舍不得就此离开,只能在夜之城的边缘徘徊,像行尸走肉一般,不死不活地生存着。
老陈轻轻摇了摇头,假装背过身去忙活别的。刻奇派环顾左右,发现再没有什么人注意这里,于是快步走近老陈的摊子,抓起桌上的食物往嘴里猛塞。他吃得太急太快,一块骨头卡在嗓子眼里,刻奇派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一下子老陈不能再假装看不见了,他盛了半碗汤,送在刻奇派面前。刻奇派接过碗来,喝了两口,嗓子的不适才慢慢褪去,埋在皮肤内的荧光饰条在血压升高的状态闪烁放光,现在也逐渐黯淡。刻奇派抬起头来,尴尬地看着老陈。
老陈面无表情,又递过去一份烩杂碎,“饿了吧,慢点吃。”
既然被发现了,刻奇派索性不再偷偷摸摸的,他端坐起来,动作里还带着一丝往昔的优雅。若不是实在饥饿难耐,他大概还会向老陈要一副刀叉,用绅士的方式进餐。
老陈收拾好自己的摊子,返回到座位上,看着刻奇派吃饭。当一餐饭快结束的时候,老陈才开口:“黑客?”
刻奇派缩了缩手臂,意识到是自己的纹身暴露了身份。
“能不能帮我进入系统,调整一下下个月的用水配额?”老陈自然地说。
刻奇派愣了一下,夜之城底层的管理系统漏洞千疮百孔,这样的事简直不费吹灰之力。随即他便明白过来,老陈是让他以这种方式来换饭钱,可以说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他的尊严。刻奇派点点头,通过植入在手臂内的虚拟机操作几下,然后对老陈说:“弄好了,那个……谢谢。”
“我应该谢谢你。”老陈回应说。
“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刻奇派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可才说了个开头,就被老陈打断,“我还想麻烦你个事,行不行?”
刻奇派没想到老陈对他的苦衷毫无兴趣,他咽了口口水,说:“嗯……行……你说。”老陈手指一划,将一个地址发给刻奇派,不等对方再说什么,老陈就转过身,在下水堆里不知去忙什么了。
刻奇派看完信息,抬头看着老陈的背影,他意识到老陈暂时不会再转过来了,便对着老陈微微点头,安静地离开。

斗士

喧闹过后,油巷再次安静下来。荒原上的太阳已经西沉,只留下一丝昏暗的光。夜之城开始喧嚣起来,吵闹的音乐夹杂着零星枪声和尖叫穿过层层建筑到达油巷,经过热浪和蒸汽的过滤,成了一阵阵沉闷的鼓点。无处可去的人早早在油巷附近找到栖身之所,以熬过荒原上的寒冷和漫漫长夜。可是油巷的夜市不能休息,无论任何时候都可能会有顾客上门。
油巷的尽头来了两个人,他们从荒原来,身上带着风沙的气息。两个人延着油巷,走走停停,像是想要在油巷两边的小吃摊中挑选一个,吃点东西。最后,他们停在老陈的杂碎摊前面。
老陈打了个哈欠,堆起笑容,“两位吃点什么?”两个人皱着眉头,仔细端详着摊子前面摆放着的各种杂碎,还不停地咽着口水。“要不我给你们介绍……”老陈已经困了,他强打起精神,向顾客推销自己的产品,可是话音未落,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样东西,有着寒风凛冽的味道。
老陈揉揉眼睛才看清楚,眼前是黑洞洞的枪口。
“你们……”
“少废话,把手伸出来,把钱都转给我们!”顾客低声吼道。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大概每周都能遇到一两次。夜之城名声在外,总会吸引一些嗜血的豺狼慕名前来。他们认为夜之城就是无法无天的地方,只要拳头够硬,就可以闯下一片自己的天地。
事实确实如此。可是这些外来的人不知道,在夜之城,拳头够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一只大手从老陈身后的蒸汽中伸出来,握住那支枪,还有握枪的手。大手稍微使了些力,那支枪,还有顾客的手融合在了一起,成了一团形状特异的艺术品。
手的主人从蒸汽中显现出来,他的身高足有两米,光头,脸上镶嵌着金属铆钉作为装饰物。这张脸并不是他身上金属含量最多的部分,他脖子以下的躯体,已经完全改造成了义体。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齿轮、油泵和液压关节都发出微微的机械声。大块头的胸口,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子,里面装着他的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着。心脏和脑袋,大概是他身上仅剩的生物器官。
这时候,持枪的土匪才惨叫起来,向后跌坐在潮湿的泥巴里,痛的满地打滚。而他的同伴认出来面前这个大块头,“巴顿·钛……钛鼓?”
巴顿·钛鼓这个名字,在两年前,还是无敌的象征,他是夜之城竞技场绝对的王者。钛鼓性格残暴,打法凶狠,全身都针对格斗进行了大比例的改造。在他的拳头之下,很少有能够撑到第二回合的对手。钛鼓拥有压倒性的攻击力,大多数对手在几拳之下身体就被打的七零八落,无法战斗。
巴顿·钛鼓没有弱点,他甚至将自己的生物心脏裸露在胸膛外面,只要轻轻一击就可以结束他的生命,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斗士能够做到。
直到两年前,钛鼓败在了一个少女手下。那个少女像风一样在钛鼓的拳影里穿梭,却不会被击中。钛鼓用尽全身解数,还是碰不到那个少女的一根头发。少女没有出过一招,她在戏耍钛鼓。巴顿·钛鼓徒劳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直到筋疲力尽,动弹不得,心脏在玻璃容器里疯狂跳动,几乎爆掉。
最终,钛鼓举手认输,然后消失在公众视野之中。没想到他隐藏在这种地方。即使钛鼓败了,他也仍然是夜之城最强的人。
两个土匪还保留着一丝理智,他们连滚带爬地逃离油巷,跑回到荒原。从此关于夜之城的传说,又增加了一段虚无缥缈的故事。

老板

老陈在这里摆了二十年的小吃摊,在那之前他也曾在夜之城叱咤风云,后来据说惹了某个大佬,只好隐姓埋名在油巷这种地方。
“是他救了我的命。”钛鼓说道,他咧嘴笑着,有着一丝憨厚。这个时候的钛鼓跟传说中完全是两个样子。
“当时只是随手救了他,没想到就让他缠上了。”老陈无奈地说。
当年钛鼓初来夜之城,就像刚才那两个土匪一样,是个愣头青。觉得自己拳头大,就可以横行霸道了。没想到遇到了硬茬,身上中了六枪,奄奄一息。幸好他遇到了老陈,得了一条活命。之后钛鼓变得聪明了,只有确定了自己能赢,他才会出手。
巴顿·钛鼓能在竞技场屹立不倒,除了凭借凶狠残暴和钢铁身躯之外,更多的是思考。后来遇到了那个天才少女,钛鼓意识到,是退休的时候了。于是他选择隐退,回来找自己的救命恩人。
“当初你是怎么救了钛鼓的?”我问道。
“他去找六节帮的麻烦,结果让他们包围了,一颗子弹打爆了他的心脏。我给他换了一颗心,后来这家伙就变聪明了,我猜,这里面有我的功劳。”
钛鼓指着自己的胸膛,“就是这颗。”
“你在油巷这种地方,还能做那么复杂的手术?”我接着问。
老陈看了一眼他的摊子,货架上各种下水码放成堆。他微微一笑,低声说,“不难,不难。”
从荒原上吹来的风经过油巷,仿佛哨子一样尖啸起来。老陈向后缩缩,脸隐藏在大锅的蒸汽里。
“来到夜之城谋生的人,都不容易。”老陈慢慢地说,“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I

COMMENT

请先登录或绑定手机号

共有评论 4热门最新